「那感情好,民政局走起,我們結婚!」

華新不由鬥志變的高揚了起來。

「嘿嘿,小樣,既然要拿我做擋箭牌,那就也該做點事情了啊!」華新嘴角翹了起來說道。

「OK!」

穆慕沖著華新比了個手勢,旋即就向著林瀟瀟走了過去。

「嘿嘿!」

「送上門來的好豆腐,怎麼說也得瞧瞧這豆腐的品質啊!」

華新看著背對著自己向著林瀟瀟走過去的穆慕。

雖然穆羨的姿色和家世比不上林瀟瀟,但是在京城圈子裡面也是一朵金花,惦記著的人還是很多的。

「嗖!」

華新屈指輕輕一彈,一縷真氣頓時就擊中了穆慕的腳跟。

「啊!」

穆慕頓時就覺得自己的腳上一滑,整個人就向著後面仰到過去。

她張牙舞爪的,想要抓住什麼,卻什麼也抓不住,就向著後邊倒去。

林瀟瀟見到了,更是鞭長莫及,還沒站立起來,就已經看見穆慕一隻腳飛了起來,整個身子向著後面摔倒過去。

想象之中撲通的沉悶聲響並沒有響起,華新早已做好了準備,身子一閃,就來到了穆慕的身後,伸手就攔腰抱住了穆慕的身子!

「你沒事吧!」

毒妃當道:廢物王爺請躺好 「怎麼你們這些大小姐一個個走路都不長眼睛似的,難道想要摔傷了,賴在我這裡不走,讓我養著你們吧。」華新故意說道,旋即低頭,看向穆慕道,「下次小心點啊,屁股摔開花了怎麼辦?」說著,華新就伸出自己的咸豬手啪的一巴掌,就啪嗒在了穆慕的屁股上。

「你混蛋!」

穆慕見到自己背後摔倒,鬆了口氣!

卻哪裡想到華新這混蛋,居然一巴掌啪打在了自己的屁股上,火辣辣的疼。

「知道疼了吧!」

「下次,就要小心了,只是屁股疼還沒什麼,只是肉而已,要是摔到了腦子,碰出了個洞什麼的,你就知道了什麼是後悔了,別亂動,我給你揉揉就沒有那麼疼了,可以活血化瘀!」華新先是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著,旋即就伸出了自己的咸豬手替穆慕揉著,那叫一個揉啊,簡直比輕輕的摸還要輕輕的摸。

「死流氓!」

「你吃我豆腐!」

穆慕哪裡感受不到,華新那是摸呢,還是摸呢,她旋即就掙扎了起來!

(本章完) 「哎!」

「你別亂動啊!」

華新一手抓著穆慕的胳膊,一手牢牢的抓住穆慕的屁股。

「難道你真想這樣子一下腦袋開花啊!」

「林大小姐就是這樣摔倒下去的,都不知道你們這些千金大小姐是吃什麼長大的,走路都走不穩當似乎的!」華新一邊托著穆慕的屁股,一邊唉聲嘆氣的說道。

「混蛋!」

穆慕能明顯感覺到華新手上的力度,捏揉著,簡直就是赤果果的吃自己的豆腐,不要太囂張。但是,因為身子就這樣半仰著,又有著華新的力量控制著,穆慕靠著自己的力量,根本就站不起來,但她的身子卻可以扭動掙扎。

「你個小妖精,還真是會折磨人啊!」

穆慕身子扭動著,大腿一側就不停的碰觸著華新的小腹甚至褲頭。華新的好哥們頓時就感覺到了那種觸碰,一陣陣**的感覺就傳了過來。

「立正!」

華新的好哥們,好兄弟立刻就站立了起來,對穆慕示以最崇高的敬意。

「你個混蛋,你還不放開我,還想吃我的豆腐!」

穆慕見華新無動於蹤,還是這麼托著自己,哪裡不明白這個混蛋在幹什麼,她不斷的掙扎著,便感覺到了靠近華新身邊一側的大腿,好像被什麼硬東西給頂著,穆慕的眼角餘光頓時就看見了華新兄弟正對她敬禮呢,昂首挺胸,鬥志昂揚著呢。

「靠!」

「這得多硬啊!」

穆慕能夠清楚的感受到如同石頭一般的堅硬。

「誰要吃你的豆腐啊,還不是看你們自己不小心,所以幫你們一把唄,你們兩個都是那個樣子,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華新不爽的說道,「那我就放了唄。」華新說這話的時候,突然就鬆開了自己的雙手,穆慕還未反應過來的時候,整個人立刻就向著地面倒了下去,雙手張牙舞爪的想要抓住什麼,就這麼跌倒了下去。

「撲通!」

穆慕的屁股與地面來了一個結結實實的接觸,但是好在華新伸出了自己的腳背,墊在了穆慕後腦的位置,所以頭部並沒有受到撞擊。

「嘶!」

「疼死我了!」

穆慕躺在地上,不由慘嚎著。

「你這個該死的混蛋,流氓,幹嘛突然鬆手啊!」

穆慕不由責怪起了華新,仰頭向著華新看了過去。

不過,她這一看,根本就沒有看見華新,而是被那高高的鼓起給完全的擋住了視線,她的整個眼睛裡面就只剩下了華新的兄弟。

「我說小姐!」

「是你讓我放開你的好吧!」

「不放,你罵我吃你豆腐。放了嗎,你又說我幹嘛要放了你。哎,女人還真是難伺候啊!」華新低頭看向穆慕,很是無語的說道,但是他低頭看下去的時候,正好看見那波濤洶湧,正在顫抖著的凶口,不得不說,這個角度看去,還真是挺美的,尤其是夠大。

「慕慕!」

林瀟瀟見此一幕,反而幸災樂禍的笑了起來。

「讓你奚落哦,看把,現在遭報應了吧!」

「我拉你起來吧!」

華新伸出自己的雙手,沖著穆慕說道。

「把手給我吧!」

華新伸出自己的雙手,就準備去抓穆慕的雙手。

「哎喲!」

「疼死我了!」

穆慕一邊用手揉著自己的屁股,旋即收回了看向華新哥們的目光。

「哼!」

「該死的瀟瀟,就知道笑!」

穆慕見林瀟瀟一邊幸災樂禍,恨得牙根直痒痒。

「起來吧!」

華新一隻手抓著了穆慕的手,就是往自己一拉。

他的力量何其之大,根本就不是穆慕能夠比擬得了的。

穆慕腳後跟還準備蹬地慢慢站起來,穩住自己身體的時候。哪裡知道,華新用力一拉,她整個人就被華新拉著直接往後面縮,誰知道這一下,直接就把穆慕拉了45°起來,但是頭部卻因此穿過了華新的跨步,夾在了雙腿之間。

砰!

隨著一聲沉悶的聲響傳來,卻是穆慕的臉部卡在了華新的胯胯里。

「啊!」

華新也故作意外的喊道,旋即一臉的不好意思。

他故意沒有側過身子,這麼一拉,穆慕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臉部就剛開穿過雙腿,卡在了華新的雙腿間。

「嘶!」

「我的鼻子!」

「疼死我了!」

穆慕哪裡還顧得了自己撞擊在了什麼地方,只是覺得鼻子疼的厲害,發酸,眼淚都流了下來。

「你這個混蛋!」

「老娘和你沒完!」

穆慕用手拍打著華新,雖然看不見,但是手一碰觸到華新的大腿,伸出雙手就是用力猛的一掐。

「嘶!」

「疼死我拉!」

華新雖然並不覺得有那麼疼,頂多像是被蚊子叮了一下的感覺罷了,但還是裝作一副很疼的樣子,開始跳腳。而穆慕的頭就在哪裡晃蕩著,而這個時候雖然鼻子的酸疼過去一點點,她也終於知道自己被擋在了什麼地方,頓時鼻子都氣歪了。

「啊!」

林瀟瀟也是不可思議的看著這一幕。

「這……難道又是意外!」

「如果說自己是意外,還說得過去嘛,那是地面滑!可是,這裡也不是那麼滑,慕慕居然一下子就鑽進了華新的胯下,還真是……」林瀟瀟嘴角不由翹了起來,有些莞爾,叫你奚落我,活該。林瀟瀟心裡這麼腹誹著的時候,就不由跑了過去,伸出抓著了穆慕的手臂,道,「慕慕啊,你可別亂動,我拉你起來!」

「你鬆手吧!」

「怎麼有你在的地方,就有這麼多的意外,是不是你自己故意搞鬼啊!」林瀟瀟狐疑的眼神,看著華新,想要從華新的眼睛裡面看出點什麼東西出來,但是,林瀟瀟什麼都看不出來,只看見華新不好意思的撓著頭,「我也不想這樣啊,她非要鑽嗎,我也沒辦法,哎!」

「鬼信你!」

林瀟瀟白了華新一眼,穆慕聞言,氣的鼻子差點都歪了。

華新見好就收,這才張開雙腿,往後退。林瀟瀟穩住穆慕的身子,旋即攙扶著穆慕就站了起來。

「氣死我了!」

穆慕站好之後,氣的肺都炸了,凶口不停的顫抖著。

「我要殺了你!」

穆慕兇狠的眼神看著華新,旋即張牙舞爪的向著華新沖了過去!

(本章完) 「喂!」

「你幹什麼呢?」

「剛才只是個意外,況且好男不跟女斗!」

「我還能打你不成!」

華新看著衝過來的穆慕,立刻就抓住了穆慕的玉手。

「放開我,放開我!」

「老娘和你沒完!」

穆慕雙手扭動著,掙扎著,兇狠的看著華新,見雙手掙脫不開華新,不由抬起腿,朝著華新雙腿間就是一腳踹了過去,這一腳可還真是狠,怕是一腳下去就得斷子絕孫了吧。

「喂!」

「我和你什麼仇,什麼怨啊!」

「你要這麼對我,你是想要我斷子絕孫么?」

華新氣急敗壞的說道,旋即雙腿一用力,就夾住了穆慕的腿!

「我說了,都只是個意外罷了。」

「看你就是一個這麼不容易吃虧的人,那好了,我還給你就是了,讓你也吃下我的豆腐,這下我們就公平了嘛!」華新說著,雙手猛然一力一拉穆慕的雙手,穆慕整個人就像是熱情的擁抱華新一般,把華新給抱住了,而且死死的抱住了,抱的很緊很緊,然後雙手抓著穆慕的手,就放在了自己的屁股上,「好了吧,剛才攙扶你起來,手放這裡,你認為是吃豆腐,那你吃回來吧,我吃點虧就是了。」華新抓著穆慕的手放在自己的屁股上,大義凜然的說道。

而穆慕就和華新這樣面對面的緊緊的貼著,她那高聳的凶口,就放在了華新的凶口上,隨著氣炸了的穆慕不停的起伏著,磨蹭著,華新那感覺叫一個軟綿綿的舒服啊。

「臭流氓!」

「你你放開我!」

「我要殺了你!」

穆慕氣炸了,身體不停的扭動著。

「哎!」

「好人難做啊!」

「你不想吃虧,我讓你占我便宜,你還罵我,我冤啊,比竇娥還冤啊!」華新滿臉委屈,但是穆慕這麼緊緊的抱著華新,還不斷的扭動的,兩人的身體,就不斷的磨蹭著,這下就糟糕了,華新身為一個正常的男人,頓時就對穆慕身體的磨蹭,給予了最崇高的敬意和尊敬,好哥們好兄弟又挺起了自己的胸膛,向著穆慕敬禮!

「你無恥!」

穆慕頓時就感覺到自己的小腹被什麼棍棒給猛戳似的,立刻就明白了過來。

「你還不放開我!」

「老娘讓你做一輩子的太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