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肯定是有事,在下專門過來一趟,就是為了告訴你們,最近有許多魔域都是沖著陳域主你來的啊,你自己可千萬要小心些,別連帶著一群彩雲仙域的小輩都跟著一起遭到牽連。」

掌雷天尊似笑非笑的看著陳天兵,緩緩開口道。

「多謝告知,不過這件事情,似乎與掌雷天尊你,沒多大關係吧?」陳天兵冷眼看著掌雷天尊,緩緩道。

「呵呵,我這人就是喜歡插手多管閑事,陳域主應該早便習慣了啊。」掌雷天尊淡笑道。

就在場中氣氛格外緊張之時,煉火邪君與一名半邊臉皆是白骨的青年人緩緩從另一邊走了過去,僅僅是朝陳天兵這邊看了一眼,那二人便露出了一絲冷笑。

「瞧,那兩個人,一個是與你們有著生死之仇的煉火邪君,另一個是煉火邪君的靠山,骨聖,煉火那個人不算多厲害,不過骨聖…倒是要小心為上了。」

說罷,掌雷天尊微微搖了搖頭,隨後竟是一甩袖袍,朝仙域大漩渦的中心處走去。

待到這些人全部離開以後,陳揚才皺眉問道,「父親,剛剛那個掌雷天尊口中說的,骨聖究竟有多厲害,為什麼會對那個人如此忌憚?」

「這骨聖,一身修為已經達到了返璞歸真的恐怖境界,一身修為更是無限的接近了仙尊修為,不過…以他們魔域的修行模式來看,應該叫做魔尊。」

「若是那骨聖的修為達到了魔尊,那麼我們仙域除了那幾個隱世不出的老怪物,將會無人是那骨聖的敵手!」

「不過好在我剛剛暗自查探了一番那骨聖的修為,距離魔尊還有不小的一段距離。」

陳天兵一邊說著,只不過眉頭卻是悄悄地皺了起來。

就在這時,仙域大漩渦突然再度劇烈顫動了起來,再然後,一條幾乎細不可查的銀光裂縫突然間裂開,這一細微的變故立即吸引到了所有到場之人的注意力,當下所有人皆是一聲大吼,開始朝著這道裂縫沖了過去。

「大家冷靜,這並不是真正的入口,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這是君無名採取的一種極其血腥的鮮血獻祭,一旦進去便會被吸光全身精血,千萬不要貿然闖進去啊!」

這時,一名穿著白色長袍的中年人突然大喝道。

此人身穿的長袍上赫然浮現出了一道丹爐的印記。

…… 第314章

這道印記彷彿是靈力印在衣袍上的一般,活靈活現,不難看出,這名白袍中年人,便是來自天丹仙域的一名煉丹師。

當這人的身影出現在眾人面前之時,掌雷天尊的臉色忽的變得陰沉了下來,隨後只見他默默地向一邊走了走,口中卻還喃喃著,「天丹仙域的小人,眼不見心不煩…」

掌雷天尊說話的聲音說大不算大,說小也不算小,卻是正好傳入了在場所有人的耳中,頓時仙域大漩渦前的眾人紛紛悄聲交流了起來。

那名白袍中年人自然也是聽到了掌雷天尊的話,不過眼下他卻是絲毫都不在意,反而是一臉的凝重,盯著仙域大漩渦,朗聲道,「若是諸位有人不信的話,那便自己進去試試,不過,若是因此而喪了命,可莫怪在下沒有提前提醒。」

「行了,小子,若不是看在你是天丹子唯一傳人的份上,老子早就一拳揍飛你了,趕緊的滾一邊去,這裡哪有你說話的份?!」

這時,一名扛著鏈錘的紅色皮膚青年人突然向前走出了一步,語氣頗為冷漠的說道。

「這人是?」陳揚站在遠處訝然道。

聞言一直站在陳揚身邊的持劍男子解釋道,「這人是煉獄魔域中的域主,雖然表面上看起來年輕,其實他的真實年紀早已經超過了在場的多數人,至少是與天丹仙域天丹子那些人同一時期的強者。」

「怪不得我會從他的身上感受到一股若隱若現的危機感…」陳揚聞言皺起了眉頭,喃喃道。

而這時,當那名白袍中年人聽到煉獄魔域域主的這一番話以後,則是冷哼了一聲,旋即轉過身去,目光注視著後者,淡淡道,「妖邪之輩,如今也敢光天化日之下顯形了?」

「我還以為,你們這種人,一輩子只敢窩藏在那等陰邪之地呢。」

此言一出,那名煉獄魔域的域主頓時一愣,旋即冷笑出聲,「小子,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煩了吧,天丹子尚未站出來說些什麼,你又是代表的誰人?敢如此大放厥詞?!」

大華恩仇引 「如風的話便是老夫的話,煉獄老妖,欺負我的徒兒,你可真做的出來啊……」

下一刻,一名紅衣老者突然間橫身立在了白袍中年人與煉獄老妖之間,而後目光望著煉獄老妖,淡淡道。

「天丹子。」煉獄老妖皺眉,說了一句。

這名紅衣老者正是天丹仙域域主,天丹子。

此刻天丹子回過頭去看了一眼白袍中年人,吩咐道,「如風,你去後面站著,這裡的事情,交給為師。」

「多謝師尊!」

被喚作如風的白袍中年人哪能不知師尊是專門出面替自己解圍的,當下連忙滿臉感激地抱拳說了一句,隨後便快步向後方退了幾步,漸漸沉默了下來。

當那名煉獄老妖見到這一幕的時候,眉頭不禁向上挑了挑,旋即問道,「天丹子,你莫非真的準備力保這個說錯話的小屁孩了?」

「我說過了,他是老夫的唯一弟子,誰人…也不能欺負!」

說話間,天丹子大袖一甩,頓時一陣狂風甩出,朝向那煉獄老妖席捲而去。

「我接招!」

煉獄老妖冷笑出聲,旋即肩上的鏈錘忽然落入地面,而後被其單手提起,向前猛地甩去,與那襲來的狂風頓時衝擊了一記——

轟!

天丹子與那名煉獄老妖同時向後方退了幾步,這才算是穩住了身形,後者見到天丹子這番表現以後更是狂笑不止,「天丹子,你果然是衰弱了,如今的你…連當年的一半都不如。」

「你胡說,我師尊那分明是在隱藏修為!」

站在天丹子後方的,那名白袍中年人臉色通紅的喝道。

恐怕任誰聽到自己的師尊被其他人羞辱,都不會感到舒服吧,特別是白如風這種嫉惡如仇的人,本就極其討厭魔域之人,眼下又是聽到了師尊受到魔域之人的羞辱,怎能再收斂脾氣,登時便喝罵了出來。

聞得此言,天丹子搖了搖頭,旋即道,「如風,不必多言,此事…你莫要插手了。」

說罷,天丹子再度將目光轉移到煉獄老妖的身上,淡淡道,「怎樣,煉獄老妖,你還想要斗多少招?今天,我天丹子都奉陪!」

「好啊,我今天非得弄死你!」那名煉獄老妖頓時冷冷一笑,說罷便甩起手裡的鏈錘,便欲再度衝上去,與天丹子一戰。

而就在這時,一股說不出的束縛突然將煉獄老妖給活生生困住,就在其驚訝之際,一名半邊面龐皆是白骨的青年人突然一步走出,伸出手掌拍了拍前者的肩頭,淡笑道,「煉獄老妖,我們到這裡來是為了魔帝寶藏,可不是讓你在這裡就拚命的…」

「骨聖,你莫要攔我,待我將那傢伙殺掉以後再一起進入大漩渦也不遲!」

煉獄老妖雖然嘴上這麼說著,但是已經將手中的鏈錘重新甩到了肩上,腳步朝後方邁了邁,顯然是不準備再與天丹子拚命了。

這一幕更是使陳揚感到格外詫異,「沒想到這骨聖居然如此恐怖,就連煉獄老妖都不得不聽他的話,這骨聖…果真不簡單。」

骨聖此刻沒有理會煉獄老妖,而是目光注視著天丹子,淡笑道,「天丹子,在下很是欣賞你的一身煉丹造詣,不如投靠我血骨魔域,到時候,可以將副域主的位置留給你。」

「哼,妖邪之輩,想都別想!」

天丹子冷哼一聲,旋即將身體轉向一邊,不再去看骨聖。

見狀,骨聖卻也不生氣,反而仍舊是一臉微笑的看著一眾仙域之人,沒有開口。

就在這時,那仙域大漩渦內的裂縫間突然又傳出了一陣陣驚人的轟動,仿若要撕天裂地一般,就在下一刻,隨著一聲巨響傳來,那道裂縫猛然間擴大,已經變到能夠躋身兩人進入的大小了。

見到這一幕,在場的所有人皆是瞳孔驟縮,都知道,魔帝君無名的墓穴…徹底打開了!

那麼能夠得到寶貝與否,就全要看自己的造化,與敵人的強度了!

在場的仙域與魔域之人皆是互相看了看,下一刻竟是如同商量好了一般,居然齊齊縱身飛出,全部朝著那微小的裂縫處沖了過去。

「嗎的,給老子滾開!」

煉獄老妖不耐煩地一把將一名修為略低的青年人推開,而後加快了速度。

那人也不知究竟是魔域之人還是仙域之人,總之隨後是惡狠狠地看了煉獄老妖一眼,這才繼續加快速度跟隨其後沖了過去。

所有人都在加快自身速度,想要搶先第一時間進入墓穴,萬一若是這墓穴只能容納幾人進入,那麼自己排在最後,那豈不是吃了大虧了?

轟——

尚未衝到裂縫前,這群來自仙域與魔域兩大敵對勢力的一眾小輩們便已經祭出了自身的法寶,紛紛鬥了起來,只留下一群老成精的仙魔域之人,冷眼看著這群人廝殺。

而陳揚一直跟隨在陳天兵的身邊,所以自然也沒有參與這場提前展開的戰鬥。

「嘿嘿,還都在打呢,那我就先進去了!」

這時,一聲狂笑突然自人群中傳出,隨後煉火邪君的身形突然間出現,而後直勾勾的沖向那近在眼前的裂縫。

「閣下有些著急了吧。」

就在煉火邪君即將衝進裂縫的那一瞬間,一道熟悉的身影突然間擋在了他的身前,定睛看去,赫然是天丹子的唯一傳人,白如風。

「小輩,老子今天不想為難你,也不想跟你們天丹仙域撕破臉皮,莫要逼我!」

眼見自己即將衝進墓穴內,卻突然被一名小輩給攔了下來,煉火邪君的臉色登時便陰沉了起來,當下冷冷地說道。

「仙魔兩域本就勢不兩立,何必說這等虛偽的話呢?」

白如風嘲諷道。

「呵…這可是你小子自己找死啊!」

煉火邪君掰了掰手指,旋即單手一拍地面,一條條粗壯的黑色火蛇同時沖向那白如風,去勢飛快,簡直難以用目光捕捉。

「哼,雕蟲小技。」

白如風冷哼了一聲,隨後單指一點眉心,一尊火紅色的巨鼎突然間浮現而來,瞬間便將那一條條黑色火蛇給吸入了鼎中,下一刻便化作黑色煙霧兀自消散了開來…

「咦,你手中居然有煉天鼎,沒想到天丹子居然連這等至寶都傳給了你!」

煉火邪君頗感驚訝地說道。

「不止這些,令你感到震驚的,還多著呢!」

白如風淡淡笑道,說話間,從自己的腰間摘下一道金色符紙,而後猛地甩向面前的天空,手掌一拍,大喝道,「九陽困神陣,鎮壓!」

那張金符紙兀自飛出,直勾勾的沖向了就站在對面的煉火邪君處,而後化作一條條金色的手臂,瞬間便拉扯住了煉火邪君的手臂與大腿,使其不得動彈。

「九陽困神陣,沒想到世間罕有的八品陣法,居然被你用來困住老子,你還真是大材小用了!」

煉火邪君哈哈一笑,居然也不反抗,而是似笑非笑的看著白如風。



就在這時,就連陳天兵骨聖一行人在內的,所有人皆是一齊出動了,只見他們的身形一閃而逝,下一刻便衝進了那仙域大漩渦的裂縫之中,而後便消失不見。

只留下了,滿地仍舊在廝殺的一群仙魔兩域的小輩。

直到他們發現之後,才知道了,其他人早已經進入到了墓穴之中,眼下更是悔恨不已,連忙收起手中的至寶,紛紛鑽進了那即將合上的裂縫之中。

……

!! 第315章

呼嘯的陰風吹打在陳揚的臉上,似乎還帶著一股淡淡的血腥氣味與潮濕感,陳揚下意識的伸出手去,想要摸一摸自己的臉龐。

「別去碰,這些濕風都有毒,你用手碰一下,立即中毒。」陳天兵在一旁立即提醒道。

「啊?」陳揚聞言一愣,本來還懸在半空中的手臂立即垂了下來,而後才又不解的問道,「為什麼會這樣,父親你是如何看出來的?」

「這個很好解釋,因為你是第一次見識到這種濕風,沒有經驗所以不了解,若是經常見到有人用手碰觸濕風而導致屍體融化的話,想必你也會牢記於心的。」

「這種濕風很奇怪,應該是君無名數千年前弄出來的,這種風吹到臉上並沒有絲毫影響,但一旦你用手臂或者手掌碰觸一下,便會立即引毒入體,長則半個時辰,短則片刻,便會毒發,身體開始融化。」

「不過你也不用擔心,只要不去碰觸,等到離開君無名的墓穴以後,這種毒見陽光便會自動消失。」

陳天兵一邊為陳揚講解著,一邊走在最前方探著路,向左拐了一個彎后突然停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