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麼我肚子里其實至少還有一枚賢者之石對不對?」大佑臉色鐵青。

「這個我不知道,不過按照你當時亂爆發的模樣,誤食賢者之石也不是不可能。」仿冒品大佑一臉無所謂,「你是饕餮,就算肚子里裝幾顆中子彈也沒關係,這麼一顆賢者之石算什麼。」

「呵呵。」腦洞還是不夠大的大佑不想發表任何想法。

「可是你真心不容易啊,明明剛剛覺醒就連老牌的魔法師和魅影也能殺死。」仿冒品大佑一臉小星星地看著大佑,「根據吞噬的魅影中的記憶,之前魔女夜宴是一個魔法師為了讓變成魅影的女友獲得人類新生才召開的。你第一天覺醒就乾死這群傢伙,前途似錦啊。」

「呵呵。」大佑不由地想,我這算不算是戰勝魅影的奧菲以諾?《神王太嬌羞?唯硬撩!》第三百一十二章 大佑表示自己超神了。等級一的新生兒做掉發動魔女夜宴的滿級BOSS,而且還是完整版的魔女夜宴,這個畫面太牛了。呵呵。

可能在知道對方就是史萊姆后,握住仿冒品大佑讓大佑感覺沒啥意義,現在心情好了許多的大佑還是鬆開了自己的手。「史萊姆君,你來說說我都有些什麼特別的能力了?」

「這個有點難講,你之前吞噬的大部分奧菲以諾都太弱,連給我提供養分都達不到,更不能提他們的能力。給我點時間梳理下,還有不要叫我史萊姆君,好歹哥曾經是瑞獸貔貅,給點面子行行好。」

「你有面子才怪啊該死的史萊姆,別以為我不知道你肚子里的這一丟丟偷懶的想法。」大佑嘟囔了一句,「又不知道遇到相同能力會不會相互提升。」

「這個你放心,完全是可行的。」仿冒品大佑繼續搞怪,「如果你吞了一百個剛剛會飛的小鳥,最後你會飛的比一隻老鳥快。」

「那你說,我吞噬了各個世界的最終的大BOSS能不能直接撐爆世界?」大佑開始丫丫了,「要是可以這樣我不介意幫助各個大反派都成長到究極形態,沒錯就是這樣養肥了給我當下午茶。」

「呵呵,你想多了。」仿冒品大佑繼續打擊這二貨,「反派要是太吊炸天,世界直接毀滅你連什麼都吃不到。」

「算了,和你這把嘎嘎說話就是累,以後你就叫小白了。」大佑直接給仿冒品大佑起名,「小白現在把我的能力告訴我。」

「我不叫小白,你別給我瞎起名字。老子好歹曾經也是貔貅瑞獸。」仿冒品大佑表示強烈抗議,搞什麼鬼堂堂瑞獸居然起小狗的名字。

「先別打岔,我到底有啥能力。」

「根據你吞噬的奧菲以諾,你獲得了強化體魄,超級加速,強制覺醒,生命賦予,基因重組,超級五感,植物催生這幾個主要能力,其他能力由於宿主太弱連吸收的價值都沒有。」仿冒品大佑慢慢思索。

「等等,你剛才說我吞噬的奧菲以諾,也就是說除了奧菲以諾以外還有其他物種給我提供能力對不對。」

「是啊,也只有你這種白痴才剛剛發現這一點吧。」仿冒品大佑一臉看白痴的表情看著大佑,「你忘記了嗎,你剛剛覺醒就悶了這麼多魅影,他們的能力或多或少你也獲得了不少。」

仿冒品大佑一提到魅影就興奮起來了。「你別說什麼屁話好與壞的,魅影給我們提供了很多好東西啊,譬如說你的魔力生成在多次強化下就是高級魅影的生成能力也不及你萬分之一,另外有意思的能力也有不少,鑽石獸給你提供了點石成鑽的能力以後你不用苦逼打工,直接轉化幾顆鑽石賣了來錢比搶劫還快;變色龍提供了保護色的能力;各種精靈龍提升了你各種元素的親和力,你現在各元素魔法都可以學習使用……,對了還有最後一項有用的。」仿冒品大佑神秘兮兮地裝神弄鬼,「你知道你是怎麼來到奧菲以諾的世界的嗎?沒錯,就是時空穿梭,那一場魔女夜宴居然誕生了一尾青銅龍,可能是這傢伙太弱了,這個能力真心不強,用完以後還要長時間充能才能再發動,現在你體內的魔力可以支持你發動6次要不要試試看?」《神王太嬌羞?唯硬撩!》第三百一十三章 知道自己有穿越能力的大佑,見FAIZ世界基本已經穩定了,也不願意多留,和過著幸福美滿生活的眾人一一告別後,滿懷著希望,再一次開始了自己的超級作死之旅。

理想是豐滿的,現實是骨感的。儘管大佑信誓旦旦地表明自己很牛批,外加天不怕地不怕的極端能力,但是最後在經歷了五次失敗的穿越后,大佑表示,穿越有風險,穿前需謹慎。

怎麼說呢,大佑這五次穿越都沒有問題,每一次都穿越到了自己想去的世界,但是命運女神就是在和他開玩笑。儘管穿越很開心,但也有許多無聊的時候。不論他去哪一個世界總歸要消耗他自己有限的生命,可是如果去錯時間點將會是非常浪費時間的一件事。

第一次,大佑表示想去法爺的世界去補充魅影帶來的魔力恢復速度,順便去調戲阿歷和晴人,看看能不能把美杜莎發展一下關係,結果穿越發動后的他從天而降直接進入到另一次遠古魔女夜宴。知道魔女夜宴真相的他,把空氣中所有的魔力吸干。在始作俑者準備再一次啟動魔女夜宴后,本來表示自己只是路過,同時只想看戲的大佑被圍攻后,只能大發神威變成奧菲以諾形態把始作俑者吃掉當了回救世主,接著就沒有然後了。

第二次,吸取第一次教訓的大佑認為自己穿越姿勢不對,特地穿了一條紅內褲。這一回大佑表示想去OOO的世界看看GREED究竟和人類有啥區別,然後他直接降臨在800年前王過度使用慾望的力量大暴走的當晚。看著到處肆虐的王和走投無路的GREED,無奈之下,他只能把王和GREED一起封印了。好吧,生吞一坨硬幣實在太蠢。

第三次,認為自己時間跨度太大的大佑選擇了一個時間跨度較短的世界。這一回大佑表示想去EX-AID的世界打遊戲,結果他去是去成功了,不過為什麼這時候的M才是小學生,前兩天剛剛收到GENNGROUP送來的全新遊戲光碟。在和M一起玩全能動作遊戲C聯手通關之後,大佑遊戲病直接發作了,好在大佑讓仿冒品大佑把感染自己的搞事德一口吞掉,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第四次,大佑把目標世界的時間跨度嗦得更短,他想去看四仔的飛機頭直播,趕到FOURZE世界,七十年代風格的建築,讓他差一點吐血。我望光明才剛剛上小學一年級……

第五次,大佑選擇完全沒有時間跨度的世界。這一次,大佑想去GAIM的世界看物種入侵,結果跑過去,發現降臨在一個完全不知道的星球,然後,自己降臨時好死不死一口咬在一個金色的果子上。相樂表示……呵呵,隨便了。

經歷了5次超級悲慘的失敗教訓。大佑悲慘的發現,不是自己穿越時空的能力不夠,而是自己每次想到平成后十年的世界,總有一股力量將自己送往不知名的時間點。

抱著試一試的心態,大佑只能把最後一次穿越的機會獻給前十年的某一位了。斟酌再三,大佑想去見一個男人。放心他不搞基,他只是想去見一個很有意思的男人。

抱著不成功就成仁的心態,大佑發動目前最後一次穿越的能力。《神王太嬌羞?唯硬撩!》第三百一十四章 大佑表示,自己終於成功了。

沒錯,他這一次成功了,雖然降臨的時間依舊有點小問題,但是,看到這個傳奇一般的男人,擁有五條腰帶的男人,紅爹后,大佑表示,大神請收下我的膝蓋。

現在的紅爹還是一個混混,無妻無兒的小混混。唯一的成就就是這個年代最傑出的小提琴演奏家。外表一副弔兒郎當,內心充滿正直。感覺毫無責任心實際內心充滿活力。

不過大佑還知道,這傢伙其實是一個隱藏的一流的小提琴製作大師。他不論做什麼都有極高的天賦,但是熱情並非一直高漲。除了小提琴,沒有什麼可以提起他的興趣。

起初紅音也面對大佑的拜師學藝表示不聞不問,但是在大佑從兜里取出的30克拉綠鑽做學費后,毫無節操地將他收入門牆。

至於為什麼嗎,紅音也會告訴你,自己現在欠了賭場一屁股債,再不還錢對方要剁了自己的雙手嗎?

一開始紅音也對大佑沒有任何想法,只是把他當做自己的冤大頭回頭隨手趕跑就是。但是在大佑燒了第一桌晚飯後就改變了想法,尤其是吃完飯這貨才思如泉湧,創作了一支超級小提琴獨奏曲后更是如此。

「大佑,我現在教你小提琴的基礎。」紅音也站在一旁看著大佑手握入門級小提琴。「抬頭挺胸,將精氣神和小提琴融合在一起。」

大佑一臉嫌棄,這是什麼和什麼,有這麼教人的嗎?我連doreme都不知道怎麼彈啊。

「首先用心感受小提琴,讓它告訴你他想彈的調調。」紅音也繼續說下去,「如果你感覺不到,說明你沒有彈琴的天賦。就算別人教會你所有的指法技巧也枉然,最多當個三流賣藝的。」

「呵呵,你連三流賣藝的都不如吧。呵呵。」大佑繼續呵呵。

「擊中精神,別胡思亂想。」紅音也難得嚴肅起來。「將頭靠在琴上,將所有的精神注入其中。將小提琴給你說的話大聲說出來。」

大佑抱著將信將疑的想法將自己所有的精神集中起來,慢慢感受小提琴的精神。「抱歉我還是什麼都沒感覺出來,這除了是一把初學者專用琴之外沒有什麼特別的。」

「嘻嘻,連這個你都信啊。」紅音也笑的前俯後仰,「小提琴是有靈魂的,你手上這把只是機械廠量產化的產物,作為一個消耗品你當然無法和它溝通。」

隨後他提出自己的小提琴。「我的這一把就不同,是我的老師手口相傳的精品,裡面藏著至少十代人的心血。可是依舊不行。我的目標是在有生之年製作一把傳世佳作。」

大佑準備伸手接下來,卻被紅音也擋住了。「你能體會每一把小提琴的心情嗎?你試著把你手上的傢伙按照他的意願隨便拉個符合他的調調。」

大佑聽不懂他的意思,但是思索了半天直接點了一把火將自己手上的量產型燒了。

「看來你很有天賦啊。」紅音也看著大佑燒琴。「恭喜你給他找到了解脫。沒有靈魂的小提琴還是給他解脫吧。」

隨即,紅音也悠悠地說下去,「我手上的這把琴,雖然是我的老師師門一代代傳下來的極品,可是之前受到過創傷其中許多工藝已經失傳了,沒有一個造琴師傅可以修理。就算如此,這把琴包含的靈魂就可能將你擊垮。」接著他打開另一架琴盒,「這把是我初學者時期老師親手製作送給我的,你拿去吧。」

好吧,原來之前是測試啊。大佑點點頭,將琴盒裡的小提琴拿了出來。將頭靠在小提琴上,一股小清新的感覺撲鼻而來。「原來這就是你所謂的小提琴也有靈魂的意思。」

「好了,雖然我家有點落魄,但是低調也有奢華的。從現在起你就是我的學生了,我的衣食住行就交給你了。」紅音也一臉玩味地說下去。

「最後一句才是重點吧。」大佑不由地腹誹,不過能和自己的偶像近距離接觸,這感覺不差。 自從大佑當上紅音也的學徒后,才知道這混蛋究竟有多坑爹。

第一,這傢伙喜歡沾花惹草。根據大佑不完全統計,從1986年1月1日到1月15日,這傢伙一共搭訕兩百多位女性。平均一天至少十個。用這傢伙的話來講,他是世界女性之友,用大佑的原話來說,他是世界級冤大頭。只要是雌性生物就能從他身上坑錢。但讓人佩服的是,這傢伙能夠片葉不沾身。不過,外表雖然是個浪子,紅音也內心還是很保守的。至少目前而言,這傢伙還是童子軍。好吧有扯遠了。

第二,這白痴喜歡揮霍。紅音也目前已經舉世矚目,他的演奏出場費達到上億日元一曲。大佑一開始在懷疑,早些時候這混蛋被賭場追殺還債到底是真是假。經過這幾天的接觸,大佑發現這傢伙根本留不住金錢,基本上剛剛進賬,就當天晚上花天酒地用乾淨。隨即大佑強制覺醒了一個牛頭奧菲以諾,賦予它人的外表和超級理財能力后,專門為紅音也處理財產事宜。

第三,這小子喜歡找來錢不幹凈的人下手。紅音也除了小提琴家之外唯一的正業就是劫富濟貧。劫來歷不當的富濟自己的貧。經常約黑老大讓他請自己吃飯然後把他吃窮,吃窮就算了,還順便毀掉這些黑老大的吃飯工具,逼迫他們從良。終於明白紅渡接到一卷卷他父親早年坑害人員清單是怎麼來的了。儘管應該算是為民除害吧,怎麼感覺怪怪的?

就算如此,大佑還是決定好好和紅音也相處一段時間。誠然紅音也低級猥瑣下流and不要臉,這傢伙也不是沒有優點的。首先這個人真誠,這傢伙從沒對大佑說過一次謊,也沒有對棘手的問題繞道的行為,一切坦然相見,順其自然,勇敢面對。其次這個人善良,別看這傢伙經常花天酒地的,他大部分的收入都交給了孤兒收養機構,所以未來名護啟介才會這樣崇拜他吧。

不過,紅音也大部分時間都將大佑當做燒飯機器人。沒有比大佑燒飯燒的更好的人類,能夠讓紅音也產生靈魂共鳴的事物不多但是大佑燒的飯是其中之一,也多虧了以前在FAIZ世界收留了眾多後勤保障人員,有他們的指導現在大佑在做起家務才沒有捉襟見肘的問題。不過大佑好像也是個惹禍精的說。

這不,紅音也前兩天剛剛坑害一個賭場大佬,誰想到,這個大佬的背後是一個牙吸鬼。當晚,牙吸鬼直接上門找紅音也算賬,結果遇到大佑。先為這個牙吸鬼默哀一小時……

大佑沒有出手做掉這個牙吸鬼,相反,在把這個傢伙綁架后,拉上試驗台,一套體檢下來,把這隻牙吸鬼變得人不人鬼不鬼後放生了。沒錯,就這樣放生了。放生第二天晚上,紅音也家裡闖進數十隻牙吸鬼,其中就包含被大佑蹂躪的倒霉鬼。幸虧當晚紅音也又去花天酒地躲過一劫。結局大家都懂得,好久沒吃怪物的大佑美美地享受了一頓牙吸鬼大餐,覺醒了生命汲取的能力。

好吧,已經擁有了禁斷果實能力的大佑早已擁有無盡生命,這個以後可能可以用做拯救紅音也。畢竟禁斷果實可以無視因果關係強制創造生命,卻沒法起死回生,現在牙吸鬼補充了這一個弱點,好吧這很強大,果然福兮禍兮。《神王太嬌羞?唯硬撩!》第三百一十五章 紅音也戀愛了。

好吧,至少大佑是這麼認為的。原因無他,這家話更加弱智了。有人說,戀愛中的女人智商為零,好吧男人也差不多。

怎麼說呢,紅音也這兩天回家以後就在床上哼調調,然後一個人犯花痴似得滾來滾去。

終於,2月初的時候,這個傻蛋把傻女人帶回了家,「大佑,這是你師母。百合,這是我徒弟大佑。」一進門紅音也就像個吃到糖果的小孩似得,向大佑炫耀著麻生百合。「大佑今晚燒大餐,把你拿手的都給你師母做出來。」

「yes,sir。」難得的,大佑聽了一次紅音也的話,「師母大人,你喜歡什麼口味的,哪一國菜系?」

「隨便吧。不過別叫我師母,我和這傢伙沒有任何關係。」麻生百合恨屋及烏,連帶著對大佑也沒有什麼好印象,心裡琢磨著一會兒不要吃大佑製作的黑暗料理。但是想到難得能夠坑這個二貨紅音也一頓貌似也不錯。「請注意,我可是很挑剔的。」

「好的,沒問題。」大佑無視了麻生百合的愛理不理,「師傅大人,師娘您請照看好,我立刻下廚。你要點什麼菜嗎?」

「我隨便拉,上個二三十個海鮮,十來個山珍,做幾個烤鴨烤鵝,划幾貫極品刺身,開兩瓶我前兩天弄回來的紅酒就行。」

「好的,請等上半小時,麻煩您把桌子布置一下。」大佑無視愛理看精分的眼神,一路小跑衝進廚房。拿起菜刀讓自己的小弟人形化牛頭人奧菲以諾打下手,根據紅音也的要求開始工作。

紅音也這邊。

「不要去小看大佑哦,」紅音也對著麻生百合微笑著說到,「我和這孩子是真正的師徒關係哦。不過這孩子雖然拜我為師,事實上除了小提琴技術,我什麼都比不上他,他是我唯一認可的頂級人才。和我一樣都是人中之龍啊。」

「呵呵,你又在撒謊。」知道紅音也口花花習慣的麻生百合心中腹誹,但還是沒有說什麼,坐在桌邊等待。「我能不能邀請幾個閨蜜一起來?」

「隨意啦,大佑可以輕鬆搞定的吧。」紅音也對於愛理其他的夥伴很感興趣,既然愛理對自己還沒有產生愛情,他還是決定邀請麻生百合的好閨蜜一起吃個飯。

半小時后,大佑被困在紅音也加的廚房。「師傅幫個忙,我習慣以前自己家的廚房大小,您這邊的廚房實在太小了。廚房這邊被我塞滿了,我困在裡面出不來了。我建議您下一次讓我幫您把您的小屋擴建一下,如何?」

一群烏鴉飛過。麻生百合表示,這麼多年了我見過無數裝比的,但是從沒見過這麼裝比的。

紅音也將自家所有的桌子擺在一起才將大佑做好的小菜平整地鋪張開來。不過不知道為何,麻生百合的好閨蜜聽說她接受了一個男人請客吃飯後集體爽約了。

「看來你的朋友都不來了,那麼我們先開動吧。」紅音也親自開了瓶82年的拉菲。(這是1986年買瓶1982年的拉菲還沒這麼貴,這時1982年的拉菲剛剛出售沒多久。大佑知道囤貨的重要性,直接將80%的拉菲酒買下來,為了孝敬自己的偶像紅音也就送給他200多桶。其實紅音也這貨根本不會在乎這些,當然也不會知道這酒後世賣的多貴,只是大佑買給他82年的就喝了。)

最後這頓飯還是成了紅音也和麻生百合的燭光晚餐。沒錯,就是燭光晚餐。機會難得,這兩個人這輩子沒有機會再像這樣吃一頓飯了,所以為了營造法式浪漫風情,大佑將整整一條街的電線都斷電處理了,然後為二人點了幾十支紅蠟燭,都懂的。

不過讓大佑忽略的是,現在是1月份,還是大冬天的。由於沒有電,自然就沒有暖氣,所以為了吃這頓飯讓兩個人都感冒了,呵呵。麻生百合表示,這輩子不想再來紅音也的大宅子。不過也不是沒有突破性進展與變化,麻生百合成為了大佑的超級小迷妹。正所謂想抓住一個男人的心先抓住他的胃,這句話同樣適用於女漢子。好吧,大佑發現自己做了什麼不該做的。

就這樣紅音也每天早上逼迫大佑為他和麻生百合製作情侶愛心便當。晚上沒事做就和大佑互相學習。他教大佑拉小提琴,大佑教他燒飯。

不由得不說紅音也真的是一個萬年難遇的超級天才,在大佑的指導下這個混蛋燒飯水平突飛猛進,學了半個月後就參加了米其林評星,並順利獲得三星大廚的榮譽。現在有些時候他會額外製作一些甜點給至上藍天會的成員。

好吧祝他戀愛成功,才怪。如果沒了紅渡,他還叫什麼紅爹啊。《神王太嬌羞?唯硬撩!》第三百一十六章 紅音也的愛情遇到了困難,俗稱他有情敵了。一個長著比狗鼻子還靈敏的叫次狼的男人。

長個狗鼻子其實也沒啥拉,他好歹也是加魯魯一組的末裔一條狼長個狗鼻子也沒什麼問題。問題出在這貨也看上了麻生百合。

好吧,麻生百合雖然女漢子了點,平時大大咧咧的。不過該女人的地方比普通女人要有女人味得多。

次狼想要讓麻生百合做自己的新娘,因為這女人的堅強勇敢的品質是一個家族興旺的必要條件。然後為了追求麻生百合,製造了一出出恐怖襲擊,最後讓紅音也認出了怪物的身份。。不過這貨為了保護麻生百合還是和紅音也聯手了。這種人大佑連研究的衝動都沒有,還是和紅音也好好學習做人要緊。

某一天紅音也興沖沖地趕回來。「大佑,這次師傅帶你去看看什麼才是珍品級別的小提琴。」紅音也把拍賣會宣傳單遞給了大佑。「黑暗星辰,傳說中可以竊走使用者靈魂的超級名品。大佑你感不感興趣?」

「哎呦不錯哎。」大佑學著周杰倫的口頭禪,「咦就是今晚啊。」

「我們一起去搞事吧。」紅音也一臉壞笑,隨即帶著大佑去搞事。

拍賣會現場。

麻生百合一臉志得意滿,準備用3000萬買下黑暗星辰。這時紅音也帶著大佑帶著面具來到現場。只見兩個人像調情一般將這把琴抬價抬到20億日元。

接到會長電話后,次狼直接給紅音也來了一發葵花笑穴指。麻生百合抬價抬到20億又1日元。

在拍賣師準備成交時,一個不和諧的聲音傳了出來。

「三十億。」這是大佑在叫價。

麻生百合一臉無語的看著他。

「師傅看上這把琴了,就算你是師娘我也會將它買下來。」大佑一臉玩味地看著懵逼的一對男女。

就這樣麻生百合幫大佑將這把琴提價提到了一千億日元。

「希望你還有錢買下它。」麻生百合一臉復仇成功的模樣。可是看到大佑拿出瑞士銀行終極支票本后,還是後悔沒多坑大佑一點錢。「早知道你們這麼有錢就讓你們買了。」

「謝謝不送。」大佑表示無所謂,反正自己沒錢了造點稀有鑽石錢就回來了,這點小錢無所謂。不過被女人當冤大頭顯然不爽。

當紅音也知道大佑最後花了這麼多錢買下這把琴,他表示很無語。「大佑,我知道你很有錢,但是沒必要亂花吧,你說對不對啊牙吸鬼先生?」

大村緩緩地顯出身形,「我只是想知道,我製作的黑暗星辰,你有沒有資格擁有它。」

「哦,原來這把小提琴是你製作的啊。」紅音也提著琴出現在大村身邊。「雖然你是個怪物,但確實做的很出色。但是,你因為這種原因而襲擊人類的話,還不如趁早將它毀了。」

說著,紅音也操起黑暗星辰,往桌上拍去。可是拍到一半硬生生地停手。

「怎麼了?下不了手嗎?」大村一臉不屑地看著紅音也。

「小提琴是無辜的。」說著紅音也躺在沙發上,撥弄著黑暗星辰。

大村看著紅音也指法技巧都是極為高端的技術,頓時來了興趣。「你,會拉小提琴嗎?會拉的話,就試試看吧」

「真討厭,對小提琴來說有應該演奏的時候和應該讓他聆聽的對象。這兩樣由我決定。」隨即紅音也取出自己的小提琴,「而且現在我的小提琴的情況不太好。高音部分有點偏移了。」

「那把小提琴,我會幫你修好的。」大村很想聽聽紅音也的小提琴演奏,「但是作為交換,你得讓我聆聽你的演奏。」

這回輪到紅音也納悶了,他知道自己這把師徒相傳的名器的問題,由於製作工藝已經失傳了,維修的技藝也應該失傳了才對。但他還是選擇讓大村維修,畢竟這是製作了黑暗星辰的牙吸鬼不知道活了多久的大佬,這或許是這把琴恢復的最後希望。

大村如約將小提琴維修好了,「魂柱有些損壞了,雖然材料快找不到了,但是已經完全修好了。」隨即大村將小提琴遞給紅音也。

紅音也結果小提琴,也不試音,直接開拉。婉轉動聽的旋律穿了出來。讓大佑和大村聽得如痴如醉,不僅身體,連靈魂都為之震動了。

演奏完畢后,大村不由地跪在地上,他發現自己已經失去襲擊人類的衝動。「我終於……找到了能讓我託付黑暗星辰的人了。親你,好好地珍惜它吧。」

「這不是我應該擁有的東西。這把琴追求的並不是我。不好意思。」紅音也一臉歉意。

「原來是這樣啊,但是,你遲早會擁有一把專屬名器的吧。如果你是真正的小提琴家的話,就一定會那樣。」大村道出了殘酷的事實。

「再說吧,話說回來該怎麼解決你呢?不能就這樣放著你不管。」

「這個不用擔心,交給我吧。」被忽略已久的大佑終於有機會插話了。

隨即,大佑身上金光大冒,一個金色的蘋果出現在他的頭上,一根觸手從大佑體內射出插入大村體內。「好了,你已經無法再變身牙吸鬼形態了也不能再吸取人類的生命能量了,但是你依舊保留著牙吸鬼悠久的壽命,你可以從大自然中吸取自然生命能量維生。」

大村嘗試著變身牙吸鬼,但他失敗了,可是牙吸鬼的生命力他依舊保持著甚至還有更強的嫌疑。

「這樣啊,太感謝你了。」大村由衷地感謝大佑,說實話像他這種牙吸鬼沉醉於造小提琴沒有心思去故意襲擊人類。

「這樣吧,黑暗星辰就作為我的報酬,現在是屬於我的東西了。我想賦予這孩子生命應該很有意思吧。」說著大佑再次召喚禁斷果實,將黑暗星辰轉變為類似大村一般的自生自養型生命體。「既然沒有一個人能駕馭這把琴,那麼就讓這把琴自己演奏不就行了嗎?」果然黑暗星辰像KIVAT三世那樣自己飛起來了,模仿者紅音也剛才的表演,獨自在一旁演奏。

還有這麼騷的操作。在場兩個人包括紅音也表示不可思議,一臉看上帝的眼神看著大佑。

「不要這麼看著我,我會不好意思的。」大佑發現自己情不自禁好像幹了很了不起的事情。把這兩個傢伙嚇傻了。 就這樣失去襲擊人類慾望的大村和紅音也師徒住在了一起,平時主要負責紅音也的小提琴維修和知道這對師徒製作屬於自己的小提琴。

不過,現在大村有了新的樂趣。每天品鑒紅音也的演奏,品嘗大佑製作的美食,沒事研究一下葡萄酒釀製以及小提琴木料原樹培植技術。為此他和大佑二人將紅音也家周邊全買下來改造成了莊園。好吧現在不能算是紅家大宅,應該改口叫紅家莊園。現在大佑和大村準備再發展一下搞個城堡玩玩,至於人手不足,呵呵,大佑發現自己憑空捏造的異域者可以被改造成工人奧菲以諾后這就不是問題了。

好吧,雖然這很好玩但又扯遠了。

言歸正傳,至上藍天會這次玩了一把大的,IXA系統1.0版本誕生了。雖然這個系統問題多多諸如會給裝備者帶來極大身體負擔之類的,但是對於這個時代的人類而言,已經是最後的希望。會長大人沒有如約將這個系統交給麻生百合,反而交給了剛剛入會不久的次狼。

好吧,現在麻生百合很不爽,自己母親設計的終極武器IXA系統也就是她的最後遺產交給了一個毫不相干的人。雖然她知道,這個系統應該屬於全人類,但骨子裡對母親的熱愛,使她從一開始就默認這是自己的東西。

好吧,對於麻生百合來將這是極端糟糕的一天,但是紅音也發現自己的春天來了。

周六早上,紅音也依照慣例,在植物園為花兒和樹木演奏。這件事被麻生百合粗暴地打斷。紅音也一開始很生氣,「雖然我知道自己在追求你,但是我現在在與音樂之神穆斯女神約會。」隨即紅音也揮揮手示意麻生百合離開。

「是嗎?那真可惜啊,我是真的想和你去約會的說。」麻生百合一臉遺憾地看著紅音也,「那再見啦。」

紅音也這才反應過來,「我勒個去,我現在就去。」也不管什麼穆斯女神了,丟下小提琴交給大佑為他準備的僕從手上,直接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