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陳陽的手放在了雪妮的肩膀上,他的眼睛望著雪妮的臉,嘴裡說道:「雪妮,你要記住,你並不是我的什麼情人,在我的心裏面,你和慕傾怡都是一樣,都是我的妻子!」

雪妮看著陳陽的臉,忽然,她嘴裡嘀咕道:「不要再說這樣肉麻的話了,我都快要受不了了,快跑吧,你今天不還有事情嗎,怎麼還在這裡浪費時間!」雪妮說完之後,忽然加速了起來,跑向了前面!

陳陽看著雪妮跑了起來,他的臉上lù出了笑容!(未完待續)!。 見林思語還是一臉興奮一臉好奇的樣子,歐陽知道,自己要是不說說自己家鄉的那些酷刑,林思語估計是不會罷休的了。只得說道:「既然你真的要聽,那我就給你講講吧。」

說著,歐陽頓了頓之後,端起桌邊的一壺茶水,牛飲一樣的灌了幾口,接著說道:「在我的家鄉,對付一般的死刑犯普遍用的就是斬首刑。在這種刑法之後還有一些更加殘酷的刑法,其中最最殘酷的就要數『梳洗』、『剝皮』、『腰斬』、『車裂』、『凌遲』、『灌鉛』、『鋸割』、『棍刑』、『烹煮』、『油炸』、『俱五刑』、『過山龍』、『開口笑』、『炮烙』、『抽腸』、『梟令』、『刀山』、『火海』等等了!」

說的這,一邊正忙著消滅那些小吃的小寶也已經豎起了一雙耳朵。不過雖然歐陽說了這麼多,但林思語並沒有親眼見過,所以並沒有絕對有多麼的殘酷。

不過,在歐陽進一步的解釋了如何實施這些著名的刑法的時候,林思語和小寶二人總算是知道了一點什麼才叫酷刑,比起帝國的斬首示眾,那簡直就是不能相提並論。

「那玲瓏寶塔一共分十八層,每一層都布置有一種刑法,被我關進這寶塔之內的人會每天品嘗一種刑罰,由於他們現在已經是靈魂的存在,所以並不會死。再加上他們的肉體已經沒了,留下的只是三魂七魄,他的各種感官能力包括痛覺都會比他活著的時候增強十倍。所以一但進入了這裡,那可就是生不如死。或者說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雖然,他們地肉體已經死了,呵呵!!!「歐陽得意洋洋的說道。

一邊說著,一邊還將那玲瓏寶塔變了出來。放在了這桌子之上,讓林思語和小寶二人來個近距離的觀察。而他自己,則站起來去將那已經被自己收走了三魂七魄的家丁來個毀屍滅跡。畢竟,將屍體就這麼放在房間里也是很不雅觀地,再說被人看到了也不好。

只見從歐陽的手中忽然發出一個只有一丁點大小的赤紅色的光球,光球慢慢的飛到了那已經躺在地上的家丁的身上。只是瞬間的功夫,地上的屍體立刻便消失不見了,消失的連一點渣都找不到。

就在歐陽剛剛將那家丁地屍體解決掉,王伯人便已經出現在了門外,當看到歐陽好端端的就站在房間內的時候。他明顯地一楞。

「歐公子什麼時候回來了?害老夫一陣擔心!」稍微一楞,王伯便馬上恢復了。

歐陽微微一笑,說道:「我也剛剛回來。剛剛出去買了點小吃,這不,才剛剛開始吃呢!」說著,歐陽還指了指已經被小寶打開並吃了一點的那一袋子小吃。

王伯也是笑了笑,對歐陽說道:「好了。既然歐公子已經回來了,那麼老夫也就安心了。老夫先回房休息了,歐公子你們也早點休息吧!明天還要趕路呢!」說著。便向歐陽告辭回他自己的房間了。

過了那麼一會兒時間之後,歐陽對著林思語和小寶二人說道:「好了,現在時間不早了,你們早點休息吧。」說著,歐陽打開門走了出去,回到了隔壁的房間去!

……

話分兩頭,那邊大廳之中宴席結束之後,華凌公主和司馬空二人也相繼回了各自的房間。當然,他們住地地方可不是在歐陽等人的邊上。也是。以他們的身份怎麼可能會被安排在歐陽等人住地下等客房。

卻說司馬空一回到自己的房間里,馬上,那個叫小四的隨從輕輕的朝他說道:「少爺,派去刺殺那姓歐的和抓那兩姐弟的人應該都失敗了!」

「失敗了?」司馬空明顯是感覺到有點不敢相信,他可不相信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流浪漢能從一個殺手手中逃脫的掉,再他的眼中,歐陽可不是一個深藏不露地高手。

「是的,少爺。根據這城主府門童回報,在歐陽出去之後,王老頭隨即就跟了出來,而在歐陽回來之後沒多久,王老頭也緊跟著就回來了!所以根據小的推測,是那王老頭救了歐陽,否則,歐陽不可能從殺手說中逃脫的掉。」小四緊接著說道。

「那該死的王老頭,總是那麼礙手礙腳的,找個機會,把他也給我幹掉!」聽了小四的話,司馬空頓時是將王伯恨的牙痒痒的,直恨不得將其挫骨揚灰了!

重重的點了下頭,小四那雙賊眼一轉,接著朝著司馬空小心李翼的問道,「少爺,現在既然刺殺已經失敗了,那接下來該怎麼辦?」

「暫時先別再派人去了,現在姓歐的那小子肯定已經是提高了警惕,我們先緩上那麼一段時間。等進了京城之後,那裡是我們的地盤,我就不信憑我們在京城裡的實力會幹不掉那麼一個流浪漢!」司馬空陰險的說道。

他卻不知道,此刻他們二人所說的話都被歐陽一字不差的聽在耳朵里。

「媽的,現在殺不了我還想進京城殺我,真是不自量力。看我不把你們這司馬一家連根拔起。」歐陽站了起來,心中暗自火大,火大到直想直接飛到京城將那司馬家的家主也就是當朝太師司馬長青給殺了,然後把他們司馬家男女老少來個株連九族。

當然,這只是歐陽自己在心中想想,他可還想將司馬長青這大奸臣留給給小寶親自報仇呢!

不過,雖然他暫時是放過了司馬一家,但對於這城主,歐陽可是心中恨的很,他最最恨的就是這種做幫凶的人了。所以,他想著怎麼樣才能給這城主一個畢生難忘的教訓。

……

******

第二天一直拖到了中午時分,歐陽和華凌公主一行人總算是上路了。當歐陽看到這城主一家男女老少不論親屬家僕一個個全部成了瘸子的時候,歐陽的心中那是一個爽啊。昨天夜裡。為了懲罰這為惡地城主,歐陽將城主府裡面的所有人全部施法變成了瘸子。城主府內不論男女老少不管親屬下人,只要是男的就全部瘸左腿,女的瘸右腿!

當華凌公主和司馬空等人看到城主一家子忍著劇烈地疼痛出來送自己的時候。心中頓時起了一個大大的疑問,這才一夜不見,怎麼這城主府的人全部都了樣了。不僅是這城主本人,就連他的家眷和下人,也全部是好象在忍受著劇烈的痛苦一樣。

「城主大人,您這是?」見到這個城主一家這麼一副慘狀,華凌公主不由的問道。

「呵呵,公主殿下,我這只是得了風濕!」城主勉強擠出一絲笑容,他可不敢說這是神對他這些年為惡一方的懲罰。原來這個城主在早上起床的時候。腳剛一踩到地面,立刻就感覺到從自己的左腿傳來一陣無法用言語來形容地劇通。再看自己的左腳,卻是一點傷痕都沒有。

就在他疼痛難耐的時候。在他地面前竟然忽然憑空出現了幾個字,意思就是說他在做城主的幾十年時間裡為非作歹,現在要懲罰他全家上下所有人,讓他們終其一生「品嘗」劇痛的滋味。同時這中劇痛還會遺傳,意思就是說世世代代都會繼承這種痛苦。直到他們滿門死絕,絕子絕孫為止!

在這個大陸上,所有人都是非常的相信有神靈的存在。所以對於自己地遭遇,他自然而然的就想到了這是神對他自己的懲罰。

見這城主說自己是得了風濕所以才會腳痛,華凌公主自然是不相信,難道世界上會巧合到整府上下百多人全部同時得風濕?這顯示是不可能地。不過,雖然華凌公主知道這城主並沒有說實話,但卻沒有深糾。反正,這不關她的事情,她也就是好奇,才會有這麼一問!

在之後的幾天時間裡。歐陽一行人也就是白天趕路晚上便在那些城主府中休息第二天繼續趕路。這樣一直走了數天,終於在歐陽來到這個世界的第十五天之後,遠遠的,歐陽總算是看到了「天京」兩個大字。

「總算是到了!」看到這兩個大字之後,歐陽知道,自己的目的地總算是到了,不由的開心的說道。聽到歐陽這麼說,林思語和小寶二人也連忙從馬車中探出了腦袋,小寶興奮地朝歐陽說道:「大哥哥,我們到了嗎?」

再看林思語,此刻也是激動萬分!畢竟,這裡是她和弟弟從小一起長大的地方,這裡也是自己的父親含冤被斬的地方!而小寶這麼興奮的原因卻是歐陽說過,等到了京城,就教他法術。現在眼看著就要到京城了,他當然是興奮萬分的了!

歐陽笑呵呵的說道:「是啊,前面就是天京城了,我們總算是到了!」說著,歐陽朝著那一棟幾乎是看不到邊的巨大城牆指了指。

而坐在那匹高頭大馬上的司馬空看到歐陽這樣一副高興的樣子之後不屑的笑了笑,同時心中暗道:「哼,進了城我就不信華凌還能護的了你一輩子!不將你殺了丟到城外喂魔獸,老子就不姓司馬!」

再看同樣也是坐在馬車裡的華凌公主,此刻,馬上就可以見到父母的她自然也是非常的開心。掀起馬車上的竹帘子,朝著歐陽說道:「歐陽,到了京城你準確先去什麼地方?要不先到我家吧,我爹爹可是最豪客的了!」十幾天的相處,已經讓她和歐陽變的是非常的熟悉,稱呼也從原先的歐公子、華小姐變成了現在的歐陽、華凌了。當然,這稱呼上的變化也更讓司馬空這個大醋罈子兼自做多情者將歐陽恨的更是厲害。

「我先去投靠我的一個遠房親戚,聽說他現在在京城裡混的不錯。不過萬一我這親戚不收留我的話,那我可就要去投奔你了華凌,到時候你可別不要我啊!」歐陽開玩笑的說道,其實,他又哪裡有什麼遠方親戚! 第607章泰山北斗

雪妮是一個很容易滿足的女孩子,其實,大多數的女孩子也都和雪妮相差不是太多,只要給一個讓其滿足的理由,就足夠了!

她們所需要的並不是太多,陳陽所做的就是給了雪妮一個美麗的許諾,而雪妮就變的很滿足了起來。

倆人跑了一圈之後,回來的時候,幾名女孩子已經起床了,當然,除了慕傾怡。

陳陽洗過了澡,回到卧室時,慕傾怡慵懶地躺在床上,美眸睜開,似若噙了水的眼眸裡面閃爍著無限的柔情。

雪白的小腿從被子裡面露出來,腳趾頭在頑皮似的跳動著,一翻身時,婀娜的身體曲線玲瓏凸現,溝壑之中,盡顯無限的媚態。

天生就是人間的尤物,只是在之前未經人事之前,慕傾怡終歸無法綻放出她的媚態,當昨天晚上突破倆人的關係,尤其是從一名少女成為女人,媚態彷彿從骨子裡面一下子綻放了出來,讓慕傾怡一舉一動之間,處處彰顯著女人的媚態之美。

陳陽感覺身上的慾火又燃燒了起來,上了床之後,又拔槍怒射。比起昨日那般的痛楚的呻吟聲,此刻的慕傾怡卻嬌艷紅潤,鶯歌婉轉之際處處流露著她的內心的歡喜!

恨不得把自己的身體鑽進陳陽體內才好,陳陽沒有數下,慕傾怡已經泛濫成災了,不得已,只得兩手摟住了陳陽的脖子,嘴裡連聲求饒。

男人大多都喜歡征服,尤其像慕傾怡這般的女人,更希望聽到她們在身下喊著求饒之類的話語,那聲音更像是刺激了陳陽一樣,不僅沒有停下來,反倒是更加用力起來,慕傾怡的聲音很快就高亢了起來,又數下怒射之後,陳陽終於停了下來。

慕傾怡早已經香汗淋漓,那兩腿之間已經濕漉漉一片,摟著陳陽的脖子,說什麼都不肯讓陳陽離開,使勁了女人所能使用的撒嬌本事,惹得陳陽差點又要再來一次了!

當慕傾怡洗漱完走下樓時,有過經驗的女孩子都把目光望向慕傾怡,慕傾怡感覺到不妥起來,挽著陳陽的胳膊,嘴裡嬌滴滴地說道:「老公,都怪你,我以前哪裡有過像現在這般的尷尬!」

「好.怪我,我晚上接受懲罰!」陳陽笑呵呵地道,「讓你明早起不來還不行嗎?」

陳陽這句話說出來之後,就看見慕傾怡的臉頰又是泛紅了起來!女孩子家終究不會像男人那樣無所謂,什麼事情都會說出來,女孩子家再遇到這類的事情時,都會很羞澀!慕傾怡是女孩子,她的臉上掛著羞澀的緋紅,當目光和別的女孩子相遇之後,變得更加羞澀了起來,說什麼都不肯再抬起頭來!

今天是比賽的日子,陳靈和陳百年已經從酒店去了比賽現場!陳陽從海景別墅開車去比賽現場,這一路上,處處遇到堵車,陳陽坐在車裡面,倒是十分的悠閑,不時開著玩笑,完全沒有一點緊張的模樣!

當車到了比賽所在的體育場外面的時候,就看見在體育場的入口處已經有兩個氣球升起來,從氣球上面掉下來長長的條幅……。體育場周圍有警察維持秩序,這次的活動很大,來了很多的人,雖然能進入比賽場地得只有數十人,但卻有數千乃至上萬名圍觀者,警方在安保方面可是投入了大量的人力!

傅塵瑤也在現場,當陳陽和慕傾怡等人下車的時候,傅塵瑤身穿著警服就在距離陳陽大約有一米左右的地方維持秩序!陳陽看見了傅塵瑤,和身邊的幾人說了幾句話,讓她們先進去,隨後,陳陽走向了傅塵瑤。

傅塵瑤背對著陳陽,並沒有注意到陳陽走了過來,等她看見陳陽的時候,陳陽已經站在她的背後了,陳陽笑道:「塵瑤,你今天執勤啊,辛不辛苦……!」

傅塵瑤看見是陳陽之後,很不客氣地說道:「你來試試就知道了!」

「我才不去試呢,我又不是警察,我幹不了這活!」陳陽看了看周圍,嘴裡說道:「怎麼樣,什麼時候有時間,我們單獨見面吧?」

「幹什麼?」傅塵瑤看了看陳陽,說道:「你有什麼事情?」

「男女單獨見面有很多的事情可以干啊,比如說,可以男上女下,或者女上男下,這都是可以選擇的!」

陳陽說出這句話之後,傅塵瑤忽然伸出手來,在陳陽的身上輕推了一把,嘴裡笑道:「你少來,我可警告你,我是警察,你要是敢調戲我的話,我絕對輕饒不了你的!」

陳陽笑呵呵的,臉上一點害怕的表情也沒有,右手反倒是趁著傅塵瑤不注意的時候,在傅塵瑤的臉上捏了一把,傅塵瑤嗔怒了起來,「陳陽,你要是再來招惹我,我就讓你去看守所住上兩天!」

「你陪我不?」

「不陪!」傅塵瑤說道。

「那我不去,除非你肯陪我,我會考慮過去的!」陳陽說著又補充了一句道,「是那種可以脫著光溜溜的,躺在一起,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方式,我比較喜歡男上女下,你要是也有喜歡的姿勢的話,可以提前跟我打招呼,我會滿足你的!」

「滾……!」傅塵瑤被陳陽氣得瞪起了杏眼,陳陽一看傅塵瑤這樣,笑呵呵地說道:「那我先進去了,你先別生氣啊……!」

陳陽笑呵呵地邁步走向入口,他剛走了沒兩步,就聽到背後傳來傅塵瑤的聲音道:「想約我,周末給我打電話,我就周末有時間……不過,我不會跟你在外面過夜,門都沒有!」

陳陽轉過身來,再看傅塵瑤的時候,傅塵瑤已經把身子轉了過去,不理會陳陽了,陳陽笑了笑,他也轉過身去,邁步走到了入口,就在陳陽要走進去的時候,就聽到背後傳來的聲音道:「陸老,您怎麼看這次的比賽……!」

陳陽停下腳步,扭過頭望過去,就看見一名大約有七十多歲的老者在周圍人的簇擁下,正朝入口走過來,那老者留著長長的花白鬍須,身穿著是西裝,手裡握著拐杖!

拐杖陳陽倒是見過不少,但卻沒有見過如此奇特的拐杖,那是一條龍!

一條陳陽所沒有見過的龍,中國一直都有龍頭拐杖的說法,顯然,陸亞光的這條拐杖就是所謂的龍頭拐杖,不過,這條龍頭拐杖和陳陽所見到的那些龍頭拐杖不同的是,這條龍竟然口裡喊著珠子,那珠子是一顆真正的珍珠!

不知道是用什麼手法鑲嵌進龍嘴裡面去的,拐杖的材質也很少見,是難得一見的那種紅木,這種紅木都是生長了數百年的樹最中央的那堅固的部分取來雕刻拐杖。這種材質目前已經很少見了,這條拐杖要是拿去拍賣的話,也在數十萬!可想而是,這名老者奢侈到什麼地步,拿了一根價值數十萬的拐杖出現在體育場,也不擔心他的拐杖被人搶了去!

陸亞光的身邊跟著很多的人,作為中醫協會的會長,陸亞光救過很多達官貴族的命,他擁有著很高的人脈,雖然已經年過七十,但陸亞光看起來還是炯炯有神!他的到來,普遍被稱作是來找茬的!

陸亞光一直都提倡傳統的中醫,講究中醫應該去鑽研數千年的中醫精髓!這次陸亞光的出現,外人都猜測陸亞光是來踢場子的!

陳氏中醫在國內曾經也有名氣過,當年,陳氏中醫出了一名天才中醫陳石輝,陳石輝讓中國的中醫界為之一振,認為陳石輝會讓中國的中醫重新綻放出輝煌的光彩來,會帶領著中國中醫走向一個更高的階層!

但陳石輝卻被陳百年趕出了家門,遠走美國,陳石輝的離開被認為是中國中醫界的一大損失,至於以後陳氏中醫的掌門人傳給了陳石耀都沒有在中國的中醫界引起更大的波瀾了,誰也不會期待一名本來就沒有多少天賦的陳石耀會讓中醫綻放出光彩來!

事實上,陳石耀確確實實沒有做出來什麼值得讓人記住的事情來,甚至於讓陳氏中醫沒落了!只是最近陳陽的高調回國才讓陳氏中醫再次出現在人們的視線裡面,只是人家不再關心的是陳氏中醫醫術,而是關心陳氏中醫的家庭恩怨,陳陽作為陳石輝的兒子,這次回國來,明顯是為了幫自己的爸爸討個公道的!

事實也是如此,從陳陽以後所作所為之中,處處透露著陳陽想要搞垮陳氏中醫的用意,但就在人們認為陳氏中醫會消失的時候,卻突然出現了一個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把所有人的注意力又吸引了過去,陳氏中醫竟然要把中西醫融合進去,而且喊出來的口號是建立新的中醫體系,號稱為新中醫,以區別過去的中醫!

這是很多老中醫所不能容忍的事情,一名學中醫的人竟然把自己的祖宗拋棄,引進西醫的理念,西醫只能輔助中醫,但陳氏中醫卻宣傳說要讓西醫和中醫同等重要,他們的新式中醫會讓更多的人懂得如何治病,讓更多的人避免被庸醫誤導…….!

這簡直就是再向整個中醫界叫板,發出了挑戰書!很多的中醫都是過來看一場好戲的,他們相信陳氏中醫這次一定會成為眾矢之地!

陸亞光的出現,更是讓這種觀點成為了主流,陸亞光被認為中醫最為堅定的支持者,他建議衛生部建立了中醫標準,同時,參與了衛生部多部對於促進中醫發展的指導性意見的編撰,被稱為是中醫推廣最為重要的關鍵性人物!

現在陸亞光已經七十開外,但他還是沒有退下去,就是因為這個原因,他還是中醫最為堅定的支持者!在這個時候,他是不能下去的!

陸亞光出現,早已經被一些新聞記者盯上了,這些新聞記者們都是那種唯恐天下不亂的主兒,他們只關心吸引眼球的新聞,於是,很多的記者們圍了過來,紛紛請求陸亞光發表對這次比賽的看法!

「我只是來看看的,我沒有別的想法!」陸亞光笑著,他在官場很多年了,什麼大場面沒有見過,這種小場面對於陸亞光來講,不過是小兒科而已,他應付自如,談笑之間,已經把這個問題給推開了,讓那些想從陸亞光的嘴裡面捕捉到一些有用線索的記者們有些失望!

陸亞光走到了門口,剛好遇到了陳陽!

不等陸亞光說話,已經有人在陸亞光面前介紹起陳陽來,「陸老,這就是陳陽,也是陳氏中醫陳石輝的兒子……診斷行為學的創始人……!」

其實,就算別人不介紹,陸亞光也認識陳陽,陳陽那次在電視台的辯論給陸亞光留下了很深的印象,陸亞光走到了陳陽的面前,他的眼睛在陳陽的身上打量一下,面帶著笑容,說道:「你出生在中醫世家,卻選擇西醫,這本來就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年輕人,你要知道在中國,中醫有著悠久的地位,不是西醫所能比的!」

「陸老,這個我當然清楚,我也想提醒你,西醫之所以會在數百年內就發展得如此迅速,就因為西醫的診斷準確,讓更多的人了解到到底病從什麼地方出現,從而可以對症治病,至於中醫,恐怕更多的是祖傳的藥方吧!」

「那倒未必,我這些年來,也都是以自己的藥方治病,中國的千金方其中有太多的藥方需要改變、增減,但這並不能影響到這些藥方作為根基來用,這就像大廈根基一般,你可以將大廈建造得富麗堂皇,但你的根基卻在那裡,假如你動了根基,那這棟大廈也將倒下去,不知道,年輕人你是否明白我這個比喻呢?」

陳陽搓了搓鼻子,笑了起來,說道:「我明白是明白,但是,我卻有一個地方並不是太理解,既然中醫的根基不能動,那當年的制定這些根基的人又是從何得知,難道這就是所謂的是上天給予的饋贈嗎?」

陳陽這句話一說出來,陪著陸亞光的那些人的臉色都變了,陳陽這句話明顯帶著挑釁的意味,陳陽這是在指中醫的那些根本不牢靠,中醫的基礎是《黃帝內經》,對於學中醫的人來講,《黃帝內經》就是中醫的基礎,是不能隨意動搖的,直到現在,還有很多的人再研究《黃帝內經》從而得到了新的感觸,宣傳又得到了新的藥方,對於這些學中醫的人來講,《黃帝內經》那就是聖書!

但陳陽這句話卻指出來,這本所謂的聖書卻是幾千年前人寫出來的,假如你們這些學中醫的人還把這本書當做是根基的話,那豈不是說這幾千年下來,根本就沒有什麼進展,還不如幾千年前的人!

大家都認定了陸亞光一定會生氣的,作為一名中醫的堅定支持者,在面對陳陽這一番理論的時候,陸亞光一定會大發雷霆的,這也是很多人所期待的事情,他們就等著看見陸亞光當面教訓陳陽,殺一殺陳陽的銳氣!

但出乎這些人的意料,陸亞光竟然沒有做出反應,他一直等陳陽把話說完之後,陸亞光才笑道:「年輕人,有些事情不是像你說的那般簡單,對於像你這樣在西方長大的年輕人自然不會理解的,假如你願意和我探討這方面的話,我倒是很樂意和你好好的談論一下,你只要提前跟我約定,我一定會抽出時間和你見面的。」

「我想這個沒有必要了吧,我的時間也不多,在這個問題上,我並不認為需要和你有太多的交流,我想你說服不了我,同樣的,我也說服不了你,我們倆人最多只是在浪費時間而已!」

陳陽的這一番話讓那些圍觀的人又是大跌眼鏡,那陸亞光是什麼身份,那在中國就是中醫的泰山北斗,他的話就代表著權威,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和陸亞光說上一句話,哪怕就是一句話,也會讓那些人興奮異常,有可能會救了一條命!但陳陽卻偏偏說要陸亞光說話是浪費時間,這讓很多的人不能忍,不等陸亞光說話,那些人已經忍不住了,紛紛指責起陳陽年少狂妄!

陳陽冷哼了一句,顯然他對於這些人都是不屑一顧的!在他的眼睛裡面,只有面前的陸亞光,這名老者讓陳陽有些看不透心思,雖然陳陽在心理學方面很厲害,但他卻一時間也無法判斷面前的這名老者的真正用意!

陸亞光笑了起來,「好一個有性格的年輕人,我喜歡,年輕人,你的剛剛那一番話我記住了,沒有錯,我只是一個老頭子,和我這樣的老頭子說話是在浪費時間,很好,我現在很想看看到底今天的比賽結果如何!」

「聽見沒有,老爺子生氣了!」

「是啊,都這樣說了,還不生氣嗎……!」

跟著老亞光的那些人小聲的議論起來,陸亞光又沖著陳陽笑了一下,這才邁步走了進去!

陳陽搓了搓鼻子,嘴裡喃喃道:「真是一個性子古怪的老頭子,看來,今天的事情確實會很麻煩啊!」

*www. 門口那一排子穿著閃閃發光的銀色鎧甲,歐陽不由的說道:「京城和普通的那些大城就是不一樣,你看這些士兵,比其他城的那些士兵看上去就精神的多,還有他們身上的鎧甲,比那些牛皮甲可要威風多了,真牛!」

「那當然,這京城可是整個帝國的門面。」聽到歐陽的話,華凌公主驕傲的說道。

歐陽想想也是,這門面怎麼說也要比其他的地方好上一點不是!要是連門面都搞的不好,那麼估計這華夏帝國距離滅亡也就為時不遠了!

馬車才一進城,歐陽便讓趕車的王伯將馬車停下,同時從馬車跳了下來。

「華凌,現在已經進城了,我和小語、小寶也該告訴了,這十幾天來真是多謝你了。要不是有你的幫助,估計我現在早即使沒有凍死在這官道之上也已經餓死了。」歐陽朝著華凌公主感激的說道。

「我們不是朋友嗎,朋友就應該是相互幫助的,不是嗎?」華凌公主朝著歐陽嫣然一笑,同時對林思語說道:「小語,在京城裡要是有什麼事情的話就來我家找我,知道嗎!我家是鎮南王府,很好找的,進了內城隨便問一下就知道了!」

「恩,我知道了華姐姐,一有時間我就去找你。」見歐陽從馬車上下來,林思語拉著自己的弟弟也就跟著下車了,同時說道,雖然她有點不捨得就這麼離開這位剛認沒幾天的華姐姐,但她可更捨不得離開歐陽!

見華凌和林思語那麼一副生離死別的樣子,歐陽不由的笑道,「好了,你們不要這麼一副生離死別的樣子嘛,我們又不是要去什麼地方,都是在京城裡,很近的,想見面的話隨時都可以的嘛!」

歐陽在說這話的時候,司馬空不由的冷冷一笑,「哼,我看這就是你們這一生最後的一次見面了,等華凌離開了,看老子不把你宰了丟到城外喂魔獸不可!」

就算是在怎麼樣的不舍,到最後歐陽還是帶著林思語和小寶二人離開了華凌公主。不是有句話是這麼說的嗎?「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歐陽走的倒是瀟洒的很,但看林思語、華凌公主以及她的貼身丫鬟小翠,早已經是哭的跟個淚人似的。那場景,簡直是讓歐陽看了都心中有點泛酸。

「有必要這樣嗎,真是的,害的我心裡都酸酸的,女人就是女人,天生就是水做的,就這麼一點事情就哭的這樣天崩地裂的!」歐陽心中鬱悶的說道。

只有小寶一人是一點也不受影響,依舊還是那十分興奮的樣子。此刻,他正獨自一人蹦蹦跳跳的走在前面。

「歐大哥,我們現在去哪裡那?你的那遠房親戚是做什麼的,住哪裡啊?」跟在歐陽的身邊,已經稍微有點恢復的林思語言問道,不過雖然已經有點恢復了,但她的一雙眼睛卻還是紅通通的。

歐陽搖了搖頭笑著說道:「呵呵,我在京城那裡有什麼親戚啊。我這麼說就是為了騙騙華凌的。呵呵!」

「騙華姐姐?為什麼?歐大哥,你為什麼要騙華姐姐啊!」對於歐陽為什麼要去騙華凌公主,她自然是想不明白的,於是好奇的問道。

歐陽摸了摸林思語的頭髮,笑著說道:「我要不這麼說的話,我們怎麼能離的開呢?你想,要是我們天天住在華凌公主家裡,那我教小寶法術不就被人知道了嗎,你說對吧!」

聽了歐陽的解釋,林思語點了點頭,表示自己明白了。她還以為歐陽是怕被人偷學了過去呢。其實,歐陽的法術就算是擺在別人的面前,沒有歐陽的幫忙,想學習法術,那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其實歐陽說是要教小寶法術,其實他想傳的也就是修真而已。只不過他怕自己說修真的話,林思語和小寶不明白是什麼,又要讓他解釋半天,所以索性歐陽就說是法術了。不過,這修真和法術真要說起來也就是那麼一回事,沒有什麼本質上的區別!

過了一會兒之後,林思語接著問道:「那,歐大哥,既然你在這京城裡並沒有什麼遠房親戚,那我們現在去哪裡啊?」

被林思語這麼一說,歐陽猛的一拍腦袋,尷尬的說道:「呵呵,你瞧我這記性,我都忘記了我們現在還沒有住的地方。呵呵!小語,你小時候是在京城裡長大的,知不知道哪裡有比較空曠的空地,偏僻一點也不要緊,只要地方大一點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