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始了。」,影察覺到周圍的靈力漸漸平靜,就已經知道了,「加油啊,我們一直在陪著你!」

兩股經脈分離出來的經脈終於在那一絲鴻蒙靈力的作用下交錯在一起,而那些被鴻蒙靈力連接的經脈,彷彿是兩個帝國的灰色區域,兩種靈力在那裡竟然不再抗爭,卻也只是不再互相抗爭而已。

「轟!」

歐陽玄的身體里發出一聲炸響,就好像驚雷劈開了空中的烏雲,終於見到陽光,他也不再感受到疼痛。

嗡…!

他的背後,那原本的四個靈環自然離體,它們層層疊加。

歐陽玄獲得的第一個靈環變小,第二個大一圈,套在它的外圍,第三個以此類推,就在第四個靈環外面,第五個靈環終於浮現,血紅色的靈環不斷的相互交錯旋轉,一股莫名的威壓向周圍釋放。

「成功了!」,歐陽玄猛的睜開雙眸,黑白分明的瞳孔中閃過一絲精光,隨後被喜悅充滿,他能夠感受到自己現在的實力,急忙進入精神海,報告給伏蒼喜訊。

然而,伏蒼比他還要高興,因為他可以知道,歐陽玄竟然凝聚出了第五個靈環。

「成功了,小玄你現在也是靈皇了!恭喜你了!嘿嘿!」,影從外頭飄了進來,恭賀道。

「是啊,我也是靈皇了。」,歐陽玄握了握手掌,他覺得自己這如同的一抓,甚至可以抓碎一塊鐵,「看你以後還拿不拿別人的修為說事了。」

「哼,你的路還很長,別這麼得意。」,影不服氣的抬了抬下巴。

「老師,你怎麼了?」,歐陽玄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腦袋,看向伏蒼。

「沒事,我是太高興了。」,伏蒼擺了擺手,「你出去看看自己的靈環。」

「五個?!」,影叫出了聲。

「一環一境界…」,伏蒼口中忍不住喃喃道,「靈環離體了,現在的你,至少可以逆伐一個境界!」 「靈環離體了!」

歐陽玄隱約記得伏蒼說過,晉陞靈皇境后,靈環便可以離體,會有更多的用處,而且極為絢麗。

「是啊,離體了,也就代表著,你現在也有了自己的一些底牌和手段。」,伏蒼一臉的驕傲。

「更重要的是,我之前只是猜測,你每晉陞一個境界就會有一個靈環,沒想到,竟然是真的!」

「難怪老傢伙這麼高興。」,影雙目一亮,靈環的好處和用處伏蒼已經說過,他也希望歐陽玄的靈環越多越好。

「這能說明什麼?」,歐陽玄將靈環收了起來,畢竟靈環對靈力的消耗是很恐怖的,即使晉陞靈皇境,他也覺得自己的靈力不夠靈環長時間的壓榨。

「這說明『鴻蒙鍛神決』承認你,也就是說,你修鍊起來就會事半功倍。」,伏蒼借著道。

伏蒼說過,鴻蒙鍛神決甚至不是屬於他的世界里所擁有的靈決,這說明,這個靈決所屬的世界比他的更為高等,其玄妙自然難以揣摩,可是既然是好事,歐陽玄也懶得揣摩。

「說起來,最近的靈陣修行落下了不少。」,歐陽玄摸了摸下巴,因為在森林裡,之前的靈陣早已琢磨透徹,他想要更為強大的靈陣來觀摩。

「嗯,現在你的實力也有所恢復,是時候回去了。」,影的表情有些激動,畢竟在深山老林呆了這麼久,每天和那些野獸打交道,也是會膩的。

「嗯,不知道當初那個小櫻姑娘怎麼樣了,還有劉老。」,既然已經決定了,歐陽玄簡單收拾了一番,便離開的洞穴。

「我們就這麼走嗎?」,影似乎有些不甘心,又像是捨不得。

「不然呢?」,歐陽玄一邊朝當初城鎮的方向前進,一邊問道,「我們怎麼來的,自然要怎麼走,不要再多給這裡添麻煩了。」

「好吧。」,影點頭,回到了他的精神海。

「當初我給他們爺倆留了一顆靈核,雖然並不是很高階,但是兌換成金幣的話,也應該是足夠他們一輩子錦衣華服了。」

「你小子倒是還惦記他們。」,影的聲音有些不岔,「那個姓劉的老頭當初可是把你視為異類,想要把你趕出村子。」

「不能這麼說。」,歐陽玄眉頭一皺,雖然他也知道當初劉老口中的意思,「雖然他想把我趕出村子,可那是因為我的來歷不明,他怕會給村子帶來不好的事情,情有可原。」

「再說,無論如何,他們都救過我的命,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更何況如果沒有他們,我恐怕早就死了,」

「小玄說的有道理。」,伏蒼捋了捋自己的山羊鬍。

「你不是給他們留了一個靈核嗎?你們應該扯平了才對。」

「是的,可是那個小村莊怎麼會有拍賣行?沒有拍賣行,那只是個長得漂亮的石頭罷了,而最近的只有那個城鎮里的當鋪。」,歐陽玄道,他除了去看望一下劉老與小櫻之外,還有就是,要和那個奸商算算賬。

「那個奸商?!」

提起當鋪,影自然記得歐陽玄兌換金幣的地方,他可是把金幣足足減了一半!更是派人追殺。

「嗯,我怕他們爺倆被那個奸商欺騙,更何況,當初派人來殺我,這筆賬,我要連本帶利的拿回來。」,眼睛里閃過一絲森然殺氣。

當初如果不是依仗著自己的精神力,恐怕歐陽玄早已化作灰土,這個奸商自然不能放過。



半天時間過去,歐陽玄已經到達了靈獸森林外圍邊緣,無奈肚子也餓了,只能就地休息,吃一些東西。

「嗯?」,突然他的耳朵一動,「我好像聽到了打鬥聲?還有一些輕微的靈力波動。」

「靈力波動?在哪裡?」,影立刻提高了警惕,雖然這裡是靈獸森林的外圍,可是也會有高階靈獸出來捕獵,不可放鬆。

「左前方,似乎距離這裡有一段距離。」,歐陽玄眉頭一皺,他隱約聽到了呼救聲。

「我過去觀察一下情況。」,影身影一動就要飛走,卻被歐陽玄攔了下來。

「不用!我們一起過去,那裡似乎有人。」,將火堆撲滅,他又把千幻戴到自己的臉上,朝那裡跑去。



「吼!!」

受傷的鋼毛豬正怒視著面前的五個人類,前蹄不斷的踢著土地,準備衝鋒,而那五個人類,就是讓他受傷的罪魁禍首。

「團長,怎麼辦?」,一個身材瘦小,長相一般的小青年說道,他的手正微微顫抖,竟然是在害怕,「要不我們快逃吧!」

「是啊,瘦子說的對,要不我們逃吧,這個傢伙太強了。」,另一個青年看起來還算壯實,至少沒有那麼不堪。

「不行!」,二人的身後,一個長相清秀,身著防禦靈器的俊秀青年一口回絕。

他的頭髮有些凌亂,臉上也掛著不甘,更是不知為何,有些漲紅。

「我是團長!我說能行就是能行!你們聽我的!把它幹掉!」

其實他的心中正暗自後悔,「誰能想到在外圍會遇到一個三階的鋼毛豬?可是既然下了號令,就應該聽我的,不然我這個團長有何顏面。」

「再說,現在我們還有一個女團員,可不能丟了面子。」,他偷偷看了眼自己身邊一個面容清秀的女子,此刻的她香汗淋漓,男子的眼中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征服欲。

那個瘦子和壯實青年相顧一眼,都看出了對方的心思,「再拼一把,上!」



「他們這是在幹什麼?獵殺靈獸?」,歐陽玄剛好抵達這裡,不過卻並沒有出現,而是隱藏在附近的草叢中。

「看樣子是的,不過這麼多人,還打不過一隻鋼毛豬?」,影的臉上掛著嫌棄。

「呵呵,你是不是跟著小玄久了?別忘了,他們可沒法和鋼毛豬比肉體啊。」,伏蒼呵呵笑道。

「也對。」,影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他們動手了。」,歐陽玄仔細的看著對方打鬥,「這隻鋼毛豬還受了傷,恐怕也是他們搞的,不過受傷后的鋼毛豬發狂了,難怪他們打不過。」

「中間那個傢伙是領頭的?看他的樣子,把自己包裹的嚴嚴實實的,這些防禦靈器恐怕品階不低吧?」,影吧唧著嘴說道。

「哼,看他害怕的樣子,兩個隊友都快堅持不住了,也不願意出手。」

「算了,看情況幫他們一把吧。」,歐陽玄搖了搖頭。



「瘦子小心!!這畜生又要扔針頭了!」

「石頭!!」,瘦子大叫一聲,朝壯實男子跑了過去,二人的手中分別有一塊盾牌,只不過,已經撐不住鋼毛豬這次的攻擊。

「遭了,真的打不過。」,俊秀男子咬了咬牙關,偷偷瞄了一眼面前想要衝出去的清秀的女孩,急忙拉住了她。

「我們打不過的,別管他們了,趁著他們吸引攻擊,我們快走吧。」

然而,他的話音一落,一個身影就從一旁的草叢裡閃了出來。 然而,他的話才剛脫口而出,歐陽玄的身影就從一旁茂密的草叢裡閃了出來,速度快到連二人還來不及反應,他就已經來到了瘦子和石頭身後。

「走!!」,歐陽玄口中輕喝一聲,雙手用力抓住二人後背的衣物,甚至將其穿透,而後身影暴退,將二人帶出鋼毛豬的攻擊範圍,直接來到那個隊長跟前。

「謝謝…」

瘦子和石頭二人還沒反應過來就被帶回來,只知道自己脫離了危險,茫然的道謝,不過,自己剛才的位置被一根根鋼刺射中,更是入地一尺多,心有都有些餘悸之餘。

「先別高興的太早。」,此刻的歐陽玄用面巾遮著自己的臉,看都沒有看眾人一眼,畢竟解決麻煩才是當務之急。

「等等!你不用靈器的嗎?」,瘦子的反應要快一些,想把自己的盾牌給歐陽玄,在他看來,即使這個盾牌承受不了鋼毛豬一次攻擊,至少也可以幫上歐陽玄一點忙。

然而,歐陽玄似乎並不領他的情,隻身向鋼毛豬跑去。

「這人是誰?」,清秀女子眉梢一挑,似乎有些好奇,「好像很不簡單?」

「不管是誰,肯定沒好心。」,他身旁的俊秀男子看她似乎對歐陽玄有些興趣,頓時有些吃味。

他的話似乎引得女子有些不高興,忍不住柳眉輕蹙,「你還要拉到什麼時候?」

「啊?不好意思。」,他訕訕的笑了笑,有些不舍的放開了手。



鋼毛豬見自己的攻擊沒有見效,原本就因為受傷有些怒意的它,現在更是覺得自己被羞辱,十分憤怒。

而歐陽玄就是讓它的攻擊落空的人,救人後反而靠過來,分明是瞧不起它,所以它已經給歐陽玄判了死刑。

「吼…!!」

「生氣了嗎?」,歐陽玄見鋼毛豬踢了踢腳下的土地,竟然朝著自己衝來,嘴角多了一絲弧度。

「小心啊!!」 隱婚厚愛:江少的神秘丑妻 ,石頭這時也反應了過來,心中對歐陽玄暗暗感激,開口提醒道,「這個畜生的力氣大的很,人類可不能和他硬拼!」

「閉嘴。」,一旁的隊長連忙阻止他,「人家喜歡拚命,關你什麼事,讓他自討苦吃去吧。」

「哼!張宇,妄我們以為你是正義之士,才加入你的隊伍,沒想到你見我二人衝鋒在前,卻想丟下我們逃走,你這樣的人,簡直無恥!」,瘦子氣憤道,很顯然,剛才張宇的行動都被他收在眼底。

「我…我那是從長計議,如果我們都死了,誰給你們報仇。」

張宇還想解釋,可惜,瘦子和石頭二人早已聽不進去,就連清秀女子也將他視若無物,這讓他更加看歐陽玄不順眼。

「哼,可惡,多管閑事的傢伙。」



石頭的話歐陽玄自然聽到了,可是他根本不在意,三階的鋼毛豬而已,他又不是沒宰過。

「喝!」,就在鋼毛豬靠的足夠近的時候,歐陽玄口中輕喝一聲,雙手撐住鋼毛豬的獠牙,一拳將它的頭朝地面打去。

「吼…!」

轟…

鋼毛豬被歐陽玄打中,吃痛之下顧不上保持平衡,就這麼頭朝地栽了下去,可是向前沖的慣性卻引導著它的後半身繼續向前,讓它翻了個跟頭,重重的摔在地上。

「小心!!」

這個位置剛好是張宇等人的方向,他們可沒有身體素質可以承受這樣的衝擊,急忙退向一邊,卻還是被一陣煙塵惹得有些咳嗽。

「死吧!」,歐陽玄左手捏劍指,凝聚靈力,鋼毛豬很想翻身,可是龐大的身軀和體重讓它的行動十分不便,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那光束穿透自己的腦殼。

砰!!

猙獰的豬頭被歐陽玄的槍指射中,發出一聲炸響,就這麼在眾人眼前化作肉泥,濺射在一旁,甚至連絕望的吼聲都來不及發出。

「這…」,塵土消散后,瘦子看著眼前已經失去了氣息的鋼毛豬,臉上掛著不敢相信,「這個畜生,就這麼死了?」

「嗯,真的死了。」,石頭也不敢相信,用自己的腳踢了踢它的屍體,竟然一點反應都沒有,興奮道。

「太好了! 重生之醫道修仙 終於死了!」,二人抱在一起,畢竟知道鋼毛豬的強大,現在它死了,他們自然也就活下來了。

「住手!那是我們的靈核!」,張宇比他們要平靜一些,或許是因為看歐陽玄不順眼,巴不得鋼毛豬把他殺了,結果卻不盡他意,竟然有些怨念。

所以,他一轉頭就開始找歐陽玄,卻看到他正拿著鋼毛豬的靈核,正要放進自己懷裡。

「你的靈核?」,歐陽玄眉梢一挑,眼中殺氣一閃而過,「這鋼毛豬是我殺的。」

「那是我們引過來的!」 許你一世情緣 ,張宇被那一絲殺氣嚇得有些膽怯,可是一想到背後的女子,壯著膽子道。

「如果不是你,我們早就把它殺了!你說是不是我們的?」

「把它殺了?」,歐陽玄搖了搖頭,頓時明白,跟這種人講道理是沒有用的,就想出手教訓他一頓。

「哼,別理他!」,這時,瘦子和石頭聽到聲音,依然也跑了過來,「這隻鋼毛豬是誰殺得,靈核就是誰的,我們沒這個能力,所以是你的了。」

石頭更是上前一步,竟然對歐陽玄行了一禮:「多謝救命之恩,不知前輩如何稱呼?」

「前輩?」,歐陽玄心中苦笑,雖然自己的實力會比他們強一些,可是年齡可不比他們大啊。

「哈哈哈,你小子居然也是前輩了。」,影在裡面笑的正歡。

「你…你們這群叛徒!」,張宇氣急敗壞道。

「哼,想要拋棄隊友,獨自逃離的人才是叛徒!」,瘦子見他說話,開口反駁道。

張宇見此只能一個人鬱悶的不說話。

「前輩說不上,在下區日。」,歐陽玄見二人還算通情達理,卻並不打算告知姓名,除了防止給他們增加麻煩外,也是為了避免給自己徒增煩惱。

「區日??」,影嘴角一抽,再次笑了起來,甚至笑的歐陽玄十分無奈。

「你怎麼不叫欠日呢?」

「欠日總感覺有些奇怪,就只能選擇區了。」,歐陽玄解釋道,他本想用自己的姓各取一半,來編個名字,可是欠日奇怪太過奇怪,所以是能用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