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陛下!臣誓要誅殺董卓,以扶漢室。」

呂布再次跪下,大聲的說道。

其他人聽聞,都靠了過來,很快所有人都得知,是廢帝封自家將軍為龜茲候,如此才引得自家龜茲候這樣的痛苦,所以誓要殺死董卓以匡漢室。

一時間人人皆想著要報漢帝之恩情,此次必勝等等。

呂布這邊領了候印,這可是了不得的認可。

而且也就成了誅殺董卓的最好借口。

不過,呂布也並沒有放這個天使回去,畢竟現在的少帝已經被廢了。

時間沒有過去兩天,攻城器械就地取材,還在打造,然後黑夜間一隊人們走出箕關來到了呂布軍前。

被黑夜巡邏的軍士發現,直接是捆縛了起來。

不過領頭的一人,大聲的呼喊說自己是呂布的同鄉,有事前來。

於是有人傳到呂布那裡,呂布聽聞是李肅。

心中恨意十足,這個傢伙必然是來做說客的。

於是呂布讓人把李肅帶到一個軍帳中,他只是帶著幾個乾兒子就來到了那一個軍帳內。

當呂布等人剛剛的進入,房間內是珠光寶氣閃爍晃眼。

一旁的李肅穿著輕便,然後對著進入到屋內的呂布在輕笑。

因為他看到了呂布在進入之後,整個人的雙眼都直了。

「奉先,好久不見了啊!」

李肅看著呂布,自以為得意。

因為他和呂布是同鄉,對於呂布來說是很了解的。

呂布看著李肅,然後笑道:「果然是故人啊,公來此何為?」

率幫你又看了一眼這滿帳金珠寶玉,然後問道。

那李肅笑呵呵的說道:「許久不見,特送相見之禮。」

「啾啾啾啾……」

隨著李肅這句話說完,賬外突然是傳來了馬嘶聲。

呂布好奇的去看。

其實在剛才進入軍帳的時候,的確是被這些金珠寶玉晃眼了,但是他真正想要看到的還是赤兔馬。

既然這李肅已經來了,那麼目的基本上也已經是知曉,如此,呂布自然是能夠獲得這赤兔。

不過在進入軍帳之後,根本就沒有看到赤兔馬,而後突然聽到馬嘶聲,頓時有點急了。

「呵呵,奉先,這賬外也有相見之禮,不若你我一起相見如何?」

「可!」呂布點頭,於是李肅走在前,呂布走在後。

走出軍帳,繞了一下,就看到了一匹火紅神駒正在拴馬樁上拴著。

此刻似乎有點不耐煩的在踢踏地面。

看到一群人來,赤兔馬依然自顧自,沒有當做一回事。

「真乃神駒也,毛色赤焰,當為赤焰神駒。」呂布看到赤兔馬也是被它那獨特的毛髮以及神駿的外形所折服,這種神駒果然只有我呂布可騎。

呂布心中這樣的向著,而一旁的李肅聽到呂布稱呼赤兔馬為赤焰神駒,心中灑笑,覺得這人果然粗鄙。

於是他開口說道:「奉先,這馬名曰赤兔,日行千里,神駿異常,如今奉先你以三百輕騎大破匈奴,以數萬之中遠道而來,當有此神駒方可壯你之威。」

「赤兔馬?果然當配此名!」

呂布聽了大喜,然後這樣的說道。

不過卻一點也不打算和這李肅相說其他,然後直接的是說道:「公遠道而來,又送吾這麼多的見面之禮,必當座上賓,以相謝也。」

呂布大聲的說道,早有親隨聽到去準備,而呂布力大直接是拽著李肅去酒宴。

雖然喝酒但是並不會喝很多,更多的還是聊天。

當然呂布不說其他,只是讓李肅在自己這裡住下,然後命人待下去之後,基本上算是軟禁了起來。

這一招,呂布玩的是賊溜,所以根本就不怕這李肅跑了。

既然是同鄉之人,也完全的沒有必要殺了,只當這些禮物是李肅以同鄉之情相送罷了。

這邊安排妥當,呂布就去看了這赤兔馬。

可能真的是命運的安排,呂布的到來,讓赤兔馬變得非常平靜。

它似乎就等待著一個強大無比的人騎自己,於是對呂布非常的客氣,吃了呂布遞來的草,喝了呂布親自喂得水,從此以後就認了呂布為主人了。

。 3月24日這一天,對鄂克春陣地上的中國遠征軍士兵來說,是生死攸關的一天,活下來便能見到明天早晨的太陽,犧牲了,連晚上的月亮都看不到。而這一天,也是鄂克春命運發生轉變的關鍵一天。

清晨,霧靄還沒散盡,疲乏之極的空氣中傳來兩個年輕人的對話聲。

「哥,如果我死了,請你去我老家一趟,把這些錢交給我媽。」

不多的軍晌,是在開戰前長官發下來的,為的是提高士氣。

吃糧當兵在當時來講,也是窮人家的孩子謀生的一條出路。窮人的孩子早當家。這些年輕人拿到錢后捨不得用,想着辦法往家裏寄。在那戰火火紛飛的年代,「家書抵萬金」,捎兩個錢回去,何其難也。

為了家裏人,他們即使是在生命的最後一刻,都不會丟下這個念想。

有的人做到了,可有的人,連個口信都捎不回去。無怪乎,這個年輕士兵此時有了這個想法。

「兄弟,別擔心,你死不了。」顯然這是一個老兵說的話。

「哥,這是我來時,我媽給我納的鞋墊,你我各一付。」

從這句話里可以看出,這名士兵參軍時間不長,且是個忠厚之人。

緊接着,一陣窸窣聲音在戰壕內響起。

這是家住兩地的青年,在入伍前本不相識,是幾天的戰鬥,讓兩人結成了生死兄弟,知道生死難料,便以生死相托。

話未說完,天空上出現一道火線。隨後越來越多,從幾個方向,一起朝着前哨陣地飛奔而來。

被稱作哥的那人急喊:「兄弟,快趴下,敵人炮擊開始了。」

這時,陣地上有軍官喊:「隱蔽,隱蔽。」

「轟轟」

被稱做前哨陣地上頓時硝煙四起,炸聲連連,一處處土地被掀翻。

塵土裹挾著血肉在昏暗的空間中四處橫飛,只有痛苦的喊叫,不自覺地出聲,但沒有四處奔逃的人影,也沒有妥協的出降。

士兵們盡量把身體放低,頭扎向地面,在沒有可藉助掩護身體的物體情況下,他們只能如此,聽天由命,只要炸彈沒有直接落在頭上,便是安全的。

他們一個個靜靜地蜷窩在壕溝內,任內鋼鐵在周身穿越、撕裂空氣,掀翻塵土的同時,也扯開了一具具年輕的屍體。

這是日軍在進行發起進攻前的20分鐘的炮火準備。

在這20分鐘內,日軍地面上的105重炮,海面上軍艦的巨型艦炮,還有從飛機上投下的炸彈,一齊朝着不足千平方米的陣地上傾泄,炮彈、炸彈加在一起,下餃子一樣滾滾落下,剛一接觸地面,瞬間便在地表層掀起了驚濤駭浪。

轉眼間,修好的工事不復存在,連同趴在壕溝里的許多人影也消失掉。一條條鮮活的生命,眨眼間,空氣一般被吹走,很多人,連一個名子都沒留下,便屍體全無。

陣地上的泥土更是不堪一擊,不是鋼筋水泥混成的堡壘,哪裏經的起這般折騰。所以,短短時間內,這些地表層,反覆地被一遍遍掀翻。

炮火漸漸稀疏后,空氣中終於有了絲絲亮光,能看的見遠處出現的黑壓壓人影。

弟弟的聲音再次響起,「哥,哥,你醒醒,你醒醒。」

那個被稱作哥的士兵,在炮火來襲一瞬間,用自己的身體壓到了兄弟身體上,用肉身抵擋着火藥爆炸和鋼鐵的切割。

兄弟的生命保住了,可他卻化作了泥土,肉身全無,所剩無幾,僅僅是這樣一個肉身,硬生生抗住了日軍的炮火,保全住了身下的另一條生命。

這個被叫做弟弟的哭聲傳出不久,陣地上的軍官再次大聲喊叫着,

「拿槍,拿槍,鬼子上來了。」

兄弟再也顧不上哥了,抓起槍衝上戰壕,如果不是有人拉住他,他可能帶着這股衝勁,直接殺入日軍陣營。

實在是沒辦法,工事不完備,來不及加固,倉促間便與日軍展開拼殺。最可怕的,是防空、防炮能力弱,沒有可供掩護人體的防炮、防空洞,哪怕多幾個貓耳洞也好,還能隱藏進半個身體。這些,全都沒有,只有暴露於天際下的簡易壕溝。

如果從空中望下去,士兵們全都是隻身於壕溝內,除了兩側的掩體外,再也沒有啥依靠了。

由於英軍在運輸上實在不給力,分配給200師的重炮也沒能到全,有的在半道上,有的乾脆留在了始發地,如果沒有這些隨身帶的輕武器,說是士兵們裸裝上陣,也沒啥不可以。

戰鬥已經進行了三天,眼看着,戰場上彈藥、食物奇缺,士兵們一邊餓著肚子,一邊完強抗擊,時不時的,還得派人到日軍屍體上去搜集彈藥。這場戰鬥打的不容易,完全是靠着精神在戰鬥。

因為沒有炮火反擊,只能由著日軍的炮兵在唱獨角戲,任意地狂炸,雙方步兵還沒接火,遠征軍士兵們便出現大量傷亡。

日軍炮火還沒有完全停止,一群日兵在督戰隊的催促下,頂着還沒有完全散盡的硝煙,出現在鄂克春前哨陣地前。

陣地上靜悄悄,聽不到任何聲響。

200米,100米,

日軍這幾天被打怕了,顯的異常謹慎,連在前面開路的坦克也是小心翼翼,走走停停,害怕這裏有陷阱,有埋伏。

坦克上的一名日軍指揮官不時用望遠鏡朝陣地觀望,想要看出些苗頭來。在他什麼也沒有發現后,這才向後面的日軍作手勢,大部隊繼續前進。

當日軍進攻部隊行進到距前沿不足50米時

地面上隆起的浮土突然活過來一般,從下面鑽出一個個身體。

就是這些,被硝煙、泥土,油污混合塗面的,躺倒在地的一個個「屍體」隨即立了起來,端起各式武器朝着日軍又是一陣猛打,把一顆顆手雷、手榴彈、燃燒瓶,凡是能致敵軍死命的東西全都扔了過去。

剎時間,防備不足的日軍被打了個措手不及,

一個個挺立的日軍,如同被割麥子一樣被割倒,轉眼間便躺倒一片。

坦克失去步兵保護后,立即成了孤立目標,指揮官鑽進龜殼中不敢出來,坦克上的航向機槍肆意地朝着遠征軍士兵們交瘋狂掃射。

一個爆破組衝上去,一聲炸響,坦克變成了一堆爛鐵。

日軍怎麼也沒想到,準備了一晚上的計劃,竟然在這麼看着不起眼的,一陣叮叮噹噹中全部結束。

日軍不甘心,又用大數據法細算一遍。依據得出的炮火覆蓋率,一平方米能炸死多少人,這麼多炮彈和炸彈落下,按說陣地上不該有活着的人,即使能活着,也是缺胳膊少腿,沒頭沒腦的人,他們怎麼還能繼續作戰,還能阻擋住日軍的大規模進攻。

然而,日軍算的不準,就是因為陣地上有無數個哥哥和兄弟那樣的士兵,他們採取了二取一的策略,保住了陣地上一半的士兵生命,這才有了給日軍痛擊的有生力量。

日軍的第一次進攻被打退後,不服輸,然後從清晨開始,又進行了第二次,第三次進攻……日軍認為,只要有重火器在手,打敗陣地上的中方軍隊是遲早的事。

日軍估計到,即使中方陣地上現在還有人,也只是少數,在沒人沒彈藥的情況下,只要多發動幾次進攻,這唯一的力量也會消耗怠盡。

抱着這種信念,日軍對鄂克春前哨陣地一直不放棄,從早打到晚,反反覆復,但仍然是寸步未進。

於是,日軍開動腦筯,準備利用迂迴戰術。

隨後,55師團分派出600人的兵力,帶足了迫擊炮,繞過同古城,真奔城北飛機場。

第200師長戴安瀾自從鄂克春前哨陣地打響后,他幾乎就沒離開過城牆,一直用望遠鏡向這一方向觀望着,判斷著每一個細節,每一個動態的發展。

發現日軍分兵奔向機場后,戴安瀾意識到,日軍這是要抄200師的後路,準備切斷他們後路,從前後對前哨陣地進行包圍。

當晚,戴安瀾下令,撤出鄂克春前哨陣地,集中兵力保護同古城。

果然如戴安瀾所料,日軍拿下英緬軍守衛的機場后,從北西南三個方向形成了對200師的半包圍態勢。

25日拂曉,日軍第55師團步、炮、空聯合出動,從北西南三個方向,同時向同古城發起進攻。

在同古城周邊,除了一道河流外,其他地區全部是森林。

日軍就是把兵力和火器全部隱藏在森林內,總是出奇不易地搞小動作,幾場戰鬥,搞的200師措手不及。

因為日軍在裏面隱藏了很多東西,如果不進來,在外面即看不到日軍的實力,也看不到日軍出兵方向。

隨後,戴安瀾師長決定派兵火燒森林。

同古城都被日軍堵著,出來很難,如果有燃燒彈,隨便扔上幾顆,這個問題不就解決了嗎!

可惜咱沒有。燃燒彈沒有,燃燒瓶到是有一些。可是,這些燃燒瓶投的不夠遠,扔不到目的地,有的落在地上,很快便被日軍撲滅。

好不容易想出來的幾個高招,每每被日軍破解,燒森林的想法,縷縷不能實現。

戴安瀾很是着急,如果不跟日軍面對面清清楚地作戰,詭異的日軍不定還會使出啥損招險招,更不可能退兵,燒森林是目前唯一的,最有效的辦法,可是,這招用不上,怎麼辦!

這時,一名叫孫科的排長挺身而出,說他有辦法能把森林燒掉。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這是偉人說過的話,也是千百年來百試靈驗的真理。

比如現在,進入林區,看護人員都要沒收你的打火機、火柴等易燃物品,為的就是這個,哪怕一個煙頭落地,都可能毀掉上千畝、上萬畝林地,只要火一過,什麼草啊!樹的,全是萬劫不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