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雕蟲小技,看來你真的老了,已經不負當年了。」一鳴神姿英發,強大而自信,雖然只是十五歲,但是身體卻異常的堅韌,彷彿經歷了萬載的歲月洗禮。

道蘊流轉,在空中不斷交織融合,形成了強大的殺氣。席捲蒼穹,讓數十裡外的修者都膽寒!

這是疑似靈王的攻擊,只是一聲道喝就如此的可怕,可想而知如果真的面對面的戰鬥將要承受多麼可怕的攻擊。

「滅!」一鳴展動身影,如同一隻神凰橫空,又如一頭仙鳳震動。神芒萬道。異彩繽紛。

一鳴當然知道自身的修為不及對方,所以在一開始就沒有準備和對方比拼玄力。他最強大的是肉身的力量。只能近戰。

「嗡!」

一聲輕顫,一面銹跡斑駁的青銅古鏡出現在了一鳴的頭頂上方。雖然在得到這面古鏡的時侯就送給了肖楚楚。可是它卻一直在一鳴的手中。

古鏡斑駁,雖然長滿了銹跡,但是垂落下來的青色光芒卻籠罩一鳴全身,化解了蕭老家主的道蘊。

「轟!」

一鳴背生雙翅,一紅一青展開了開雲術最可怕的速度。與此同時,他雙拳出擊,身後出現了紫色的極限領域。他的肉身力量和速度達到了巔峰。

蒼穹震動,道蘊萬丈,一鳴揮動雙拳大開大合。震碎虛空。

蕭老家主雙眸緊縮,沒有想到這個妖孽一般的少年竟然擁有如此可怕的戰力。一不小心,竟然被他欺身到了近前。

「縱然你的天賦驚人,但你畢竟沒有成長起來。依舊要死,可惜了你這天賦。」蕭老家主冷喝,雖然震撼,但是卻不慌亂。

身體震動,光芒璀璨,讓人心驚。他震動強大的符文。想要徹底的解決掉一鳴。神芒萬道,瑞彩千條。

一鳴雙拳揮動,化龍術以及朱雀術同時加持在雙手,大開大合。近身而戰。每一拳攻擊而出,都擁有碎山裂地的威猛。

「小子,縱然你天賦驚人。在我手裡你依舊要死。螻蟻豈能撼天!」他大吼,擁有著強大的資本。俊俠巔峰的戰力,疑似靈王的境界。除卻真正的靈王之外。他無懼任何人。

一鳴不語,極限戰力開啟之後。他的速度還有攻擊達到了巔峰,近身而戰,肉身上已經能和對方持平了。可是玄力卻萬萬不及,對方只是揮動大道,就將他抽飛了出去。青銅古鏡震動,如果不是有光幕護住了他,絕對遭受到重創。

「嗡!」

一聲輕響,一鳴體表升起了一件盔甲。不錯,正是青龍盔甲,龍頭護住了他的頭顱。四肢守護住他的雙臂雙腿,背後還拖著一條龍尾!青色的光芒閃爍,一條青龍圍繞著他的身體飛舞。

「老不死的,你不行了。還是趕快死了的好。」一鳴笑著,揮動身體發出咔嚓的聲響。盡情的嘲諷蕭老家主,大言不慚,根本就不將他放在眼裡。

看到一鳴體表升起的青龍盔甲,眾人更加肯定一鳴的身份了。

「沒想到這個妖孽一般的天才真的如同傳言中那般無賴,囂張!」

人們啞然,全都被一鳴戰力震撼,更被他的大言不慚所折服。也太囂張了,誰都不放在眼裡。

但是,一鳴就算擁有青銅古鏡和青龍盔甲也不是蕭老家主的對手,差距太大了。整整五六個境界,這不是外力能夠拉平的。

「噗嗤!」

一鳴大口吐血,身體倒飛出去,將一座山峰都撞得粉碎。亂石崩天,可想而知他們戰鬥時的衝擊力量有多麼的強大。

不等他站穩,蕭老家主的攻擊已經到了。滿天的符文飄動,如同傾盆大雨,大雨蹉跎,讓人防不勝防。

一鳴竭力的攻擊化解,可惜根本無法化解全部的攻擊。他的修為還是太低了,能做到這一步,沒有當即身亡已經十分難得了。

「逃!」一鳴二話不說身體遭受了重創。扭頭就走,向著深山內部飛去,與此同時,身上淡藍色的光芒流轉,這是無盡的生命之力,他在迅速的修復自身的傷勢。

「桀桀……想逃,你是逃不掉的!」蕭老家主冷笑,面目猙獰,背負雙手追了上去。這樣具有逆天天賦的人絕對不能放任他成長,不然假以時日他們蕭家就無人能抗衡了。與其這樣,不如趁現在直接扼殺天才。

「蕭家主還請手下留情!」肖豪天喝道,不忍心看到一鳴就這樣隕落,不然洞天山脈的幾尊獸王絕對會瘋狂的。

「哼,不可能!」蕭老家主冷哼,根本就不為所東已經下定決心要斬殺一鳴了。

肖豪天不語,但是也一路跟隨了下去。他不可能眼睜睜的看著一鳴身死,已經做好最後關頭救他一命的準備了。

「靠!一鳴兄弟也太野蠻了吧,竟然敢對蕭家的老不死動手。」肖龍他們三兄弟聽到消息,大為震撼。

「嘿嘿,正和我意。早就看蕭重那傢伙不順眼了,沒想到一鳴兄弟直接殺了,殺的好。」肖虎也是無比的激動,他們五大家族的青年弟子本來就明爭暗鬥,彼此不停的較量。

他們早就看不過蕭重的陰暗了,可是卻沒有辦法下殺手。現在倒好,一鳴直接做了他們一直想做而不敢做的事情。

「紅葉叔叔,一鳴他現在怎麼樣了?他怎麼會是蕭家老不死的對手?」肖楚楚聞訊趕來,擔憂的問道。

紅葉道:「小姐你們放心好了,元帥在那裡,關鍵時刻會出手保他。」

三兄弟和肖楚楚全都沖了出去,來到的時候,剛好看到,一鳴遁走。忙和其他觀戰者一起追了上去。

一鳴咳血,雖然他的速度很快,可是依舊擺脫不了蕭老家主。最後,到了深山的時候,被他一擊從天空打落了下去。

「瑪德!」一鳴艱難的從深坑中爬了起來,吐一口鮮血罵罵咧咧的。身上的青龍盔甲都嚴重的變形了,身體欲裂,鮮血淋漓,如果不是青銅古鏡還有青龍盔甲護體,他早就隕落了。

俊俠巔峰的強者果真不是他能夠抗衡的,可想而知,上次坑殺仙靈教的靈王,如果最後關頭不是藍月燃的分身出現,一鳴他們幾個早就死了。

「你怎麼不逃了!」蕭老家主揶揄,滿臉的嘲諷。看著受了重傷的一鳴,內心已經認為他必死無疑了。

「我逃?我為什麼要逃,逃走了怎麼殺你。」一鳴吐了一口鮮血,不服氣的喝道。

「哈哈……真是不知死活,看來沒有必要和你多說了。直接滅了你吧,省的夜長夢多!」

「你想殺我,告訴你,完了。」一鳴雙目通紅,爆發出兩道炙熱的光芒,大喝,「絕殺大陣,給我殺!」

「轟!」

隨著他的一聲大喝,四周的山脈山峰全都震動,搖搖晃晃,巨大的岩石從山體上不斷的滾落下來。

一道道符文不從山體中蹦出,閃爍著可怕的道蘊。這是一鳴早就布置好的絕殺大陣,不然他怎麼可能敢和俊俠巔峰的強者硬碰硬,這不是找死嘛。

道紋滿天飛舞,法則的力量席捲蒼穹,恐怖的秩序之能在震動,強大的殺機竟然引得天地風雲變幻。

「這是?」那些觀戰者還沒有趕來,在半路上就感覺到了前方天地變色的力量。

那天,在為之變色。

那地,在為之震動。

那空間,在為之破碎。

「怎麼回事?前方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人們驚駭,感覺到前方那無與倫比的力量,讓他們的神魂都在顫抖。

「難道是肖大元帥和蕭老家主發生激戰了?」

「恐怕帝都的局勢要發生天大的變化了。」

「一鳴……」肖楚楚和她的三個哥哥全都擔心,迅速的向著前方飛去,想要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吼……」

蕭老家主大吼,震動四方天地。全力的攻擊著困住他的絕世大陣。

肖豪天錯愕,看著遠處盤坐在大陣上方的一鳴,內心充滿了震撼。沒想到他竟然能布置出能短暫困住俊俠巔峰強者的大陣。

「嗡!」

一鳴盤坐在大陣的上方,一遍控制大陣攻擊內部被困的蕭老家主。另一邊,他調動體內的生命本源,迅速的修復這身上的傷勢。

等到那些觀戰者趕來看到這一幕的時候,全都吃驚的膛目結舌,不知道說什麼好了。感覺到太不可思議了,宛若做夢。一個少年竟然用大陣困住了一座俊俠巔峰的強者,太牛掰了有沒有。(未完待續。。) 第二百三十章【超級戰】

道紋滿天密布,可怕的神能讓人膽顫心驚。一條條有型的法則神鏈在在空中不停的飛舞搖曳,秩序之能化作的神劍、神鼎、神爐等等各式各樣的兵器在天空鏗鏘作響。讓人膽顫,驚駭。

這是一鳴布置而出的絕殺大陣,讓人震撼驚駭。讓俊俠三重四重的俠客都忍不住的咋舌,這尼瑪的也太逆天了嘛,竟然布置出能困住俊俠巔峰的大陣來。這是要逆天的舉動嘛。

「轟隆!」

天空中風雲變幻,風沙走石。一道道雷電不斷的轟擊,響徹雲霄,天空忽明忽暗,讓人感覺到了極大的壓抑。

「吼……」

「一座不堪入目的破陣還想困住老夫,簡直是痴人說夢!」蕭老家主在大陣之中大吼,聲音震天動地。身上的神能無限,燃燒起熊熊的火焰,像是要把蒼穹燒塌。如果不是被困在大陣之中,四周的山峰恐怕要崩碎很多座。

一鳴不語,盤坐在大陣的上方身上被淡藍色的火焰包裹,紫色的極限領域守護著他的四方,正在竭盡全力的療傷。

對於這座大陣他還是十分有信心的,雖然當初沒能真正的困住仙靈教的靈王。但是這一次困住的並不是靈王,只是疑似靈王,也就是一隻腳踏進靈王之境的俊俠巔峰強者而已。

這一次的大陣他還參考了在遠古遺迹中那座神像上面的封印大陣。雖然只是烙印下來了一角,但是也讓這座絕殺大陣提升了不少威能。

「此子未來不可限量!如此天賦,如此戰力。洞天山脈出了一個好傳人!可惜,不是人族傳人!」

人們驚嘆。已經知道了一鳴的來歷,不由得感嘆。同時也感到深深的遺憾。遺憾如此具有天賦的少年竟然是四大生命禁區之一洞天山脈的傳人,而不是人族的傳人。

「可惜了我人族的血脈,只希望日後他不會如同四大禁區一樣欺壓我人族!」

「哼!他現在可就是和各大教派不容,不欺壓人族,恐怕不可能了!」

「不一定,未來是好是壞說不清楚!不過,他倒也沒有大開殺戒,想來心性不錯!」

他們紛紛議論,猜測著未來的一鳴是否是人類的敵人。有人認為是。畢竟是四大生命禁區洞天山脈的弟子,也有人持相反的意見。

「轟!」

大陣震動,四周的山峰都在搖曳。陣內,蕭老家主開始全力的破陣了。不清楚大陣的構造,他只能用蠻力破壞。

「轟隆!」

大陣之中雷海動天,一道道的雷電衝擊而下,劈的大地都在顫抖,山峰都在搖晃。蕭老家主身上爆發出炙熱的光芒,揮動著無盡的神能與之對抗。雖然不能絕殺他。可是卻能讓他毫無攻擊大陣的可能,只能全力的對抗。

「鏗鏘!」

神劍、神刀、神槍、鎖鏈等等兵器全都是秩序之能化形而成。也展開了攻擊,滿天都是神兵利器,讓人雙眸忍不住的緊縮。

「超脫了應有修為力量的戰力。這極限戰力果然不同凡響!」蕭老家主暗道,不得不慎重了起來,雖然這些秩序之能化作的神兵利器不能真的傷他性命。但是受傷的話,絕對是顏面盡失。

「鏗鏗!」

他晃動最強大的戰力。揮手之間,幾百件兵器被毀滅。 千金不嫁:總裁步步欺心 他的力量太強大的。抬手舉足之間都帶著圍巾的毀滅力量。

道韻天成,每一招每一式都讓人琢磨不透,已經暗自切合了大道

「哈……」

一鳴猛然睜開了雙眸,從中爆發出兩道炙熱的閃電,劃破了蒼穹讓虛空生電。淡藍色的火焰熊熊燃燒,背後一座紫色的極限領域在閃爍,其中有六座燃界組成的璀璨神環在閃爍。

他身上的傷勢已經完全的修復了,這就是他體質的變態之處。融合了水行源根之後,只要不是必死的傷勢,只要給他時間就能完全的修復。讓靈王都羨慕的雙眼發紅的天賦。

可惜,靈王境界的人已經沒有辦法在融合五行源根了,不然這些靈王絕對會不惜一切代價來搶奪這五行源根的。

「一鳴……」肖楚楚看到一鳴無損的站起身來,暗自喃喃道。

一鳴感應到了她的氣息,回頭看來,對她點了點頭。後者也擔憂的點了點頭,示意他小心。

觀戰者全都屏住了呼吸,他們知道真正的戰鬥要開始了。雖然兩者的修為相差很多,但是誰讓一鳴不是普通人呢,而是開闢出兩大傳說的逆天妖孽呢。

「天地四極,**八荒,洪荒宇宙,乾坤茫茫……」

他站在大陣的上方念念有詞,雙手不停的結印,一道道符文從他的手中生出,飄落到大陣的各個角落。

「殺!」

終於,一鳴大喝一聲,手上的結印手法也陡然一變,對著陣中的蕭老家主一指。原本只是困住纏繞著後者試探性攻擊的大陣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