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人再怎麼餓,也不會有這種感覺的,最多餓得頭暈眼花,但是這種極度飢餓的感覺林天卻是從來不曾知道的。

林天不由得竟然感覺到了一絲恐懼,源自內心的恐懼。

生怕自己如果一口飯菜吃下去就會變得和以往不同了。

「一定是那個酒糟鼻子老頭搞的鬼。」林天心中驚恐的想到。

那個酒糟鼻子老頭深不可測,一心的想要自己喝一口他那酒葫蘆中的酒,絕對是有不可告人的陰謀。

林天如是想著,不過雙手卻完全不聽自己的使喚了。

就像是自己的靈魂已經不再自己的肉身之中了,只能在天空看著自己將雙手伸出,然後瘋狂的將食物填塞到自己的嘴裡。

一桌子飯菜竟然在風捲殘雲的吃相之下沒有堅持到第二桌子飯菜上來。

店小二現在已經驚得嘴巴都掉下來了,看林天的眼神充滿了驚恐。

彷彿看的已經不是人類,而是一個十足的怪物。

人類怎麼能夠如此的吃飯?

「飯菜好了么?」林天抬起頭來,也不擦去雙手的污漬,雙眼冷酷的看著店小二冷冷的問道。

「好,好了,這就上來。」店小二急忙哆哆嗦嗦的說道。

「那還不快去上菜。」林天喘著粗氣冷冷的說道。

「我,我這就去。」店小二雙腿打顫,想要向著廚房走,可是腿腳竟然邁不開,上身向著後面移動,而雙腳卻是發軟,一動也不動。

「咚。」

兩個力量的交叉之下,店小二咚的一下子就倒在了地上。

不過這個一摔一下卻讓店小二的雙腳活動開了,急忙雙手雙腳用力,向著廚房飛快的爬去。

林天呼哧呼哧的喘著粗氣,雙拳緊握。

眼睛微微的閉上,長長地吸了幾口氣,這才讓自己的氣息慢慢的穩了下來。

「這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我感覺不到飽呢?」林天驚恐的想到。

吃這麼多不可怕,可怕的是吃了這麼多竟然一點也不覺得飽,而是竟然只感覺有些不餓了。

這就讓人恐懼了,這麼個吃法,不將自己的肚子撐爆那就沒有天理了。

林天現在怕的就是這個,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已經滾圓了,比丫的孕婦的肚子都大。

不知道的以為自己已經懷胎十月了呢。

林天頓時冷汗直冒,不敢再留下來,急忙沖了出去。

跑到路上,林天感覺所有的人都在看著自己,伸手指指點點。

頓時林天心中怒火中燒,如果以前,林天絕對不會感到一絲的不好意思,可是現在,林天竟然有種感覺到恥辱的感覺。

「吼。」

林天大吼一聲,身形暴起,就想要大開殺戒,可是心中突然一緊,一股強烈的危機感襲遍全身,渾身冷汗直冒,怒氣全消,飛快的向著刀皇所在的居所飛去。

剛到刀皇居所的門口,就碰上了一臉怒氣沖沖的刀皇,林天來不及解釋,飛快的向著廁所奔去。

半個時辰之後,林天才一臉輕鬆地自廁所中出來。

「真爽啊。」林天長舒一口氣,摸了摸自己的肚子,現在已經和以前一樣了,還是那麼健壯的腹肌,沒有一點改變。

「還不快去準備一下,比賽這就要開始了。」刀皇雖然心中生氣,可是看到林天現在的模樣,不由得將怒氣放在了心裡,沒有咆哮出來,只是冷冷的說完一句話,就向著天幕城廣場走去。

林天苦笑一下,不是因為刀皇呵斥了自己,而是因為,自己現在竟然有感覺到了飢餓。

「丫的,你這不是想要玩死我么?」林天仰天怒吼道。

不過現在發怒也不能夠解決掉自己肚子的飢餓感覺,林天只好找到桑蘭,將桑蘭留給自己的早餐全部吃了下去。

林天吃完,抬起頭來,露出一臉舒爽的感覺。

這次終於不餓了。 「你,你這是怎麼了?今天怎麼吃得這麼多。」桑蘭一臉驚訝的看著林天,彷彿像是在看一個陌生人一般。

要知道林天每天早飯都是吃一點就不吃了的,怎麼勸也不吃,可是現在竟然一口氣吃下去這麼多,而且好像還沒有飽的意思,這如何不讓桑蘭感到震驚。

林天擦完嘴,摸了摸肚子,恩,感覺還不錯,至少不餓了。

「你再去幫忙準備一些糕點,我餓了再吃。」林天不管桑蘭的疑惑,拍了拍肚子,一臉舒爽的說道。

「你還要吃?」桑蘭張大嘴巴,一臉獃滯的模樣。

「啊,不行啊。」林天撇了撇嘴說道。

「行,行。」桑蘭獃滯的點了點頭,起身去廚房準備糕點去了。

林天皺著眉頭,心裡想著,自己到底這是怎麼回事了。

想要去識海問一下上官洛,可是想了想,還是別去問了,不能什麼事情都靠別人,有些事情還是要自己解決的,就看上官洛當時沒有阻攔自己,那就很說明問題了。

第一:那就是那個酒糟鼻子老頭對自己是沒有什麼危害的。

第二:那就是那個酒糟鼻子老頭是上官洛都不敢碰觸的人物,想想連上官洛都不敢碰觸的人物,那自己還問個鳥?這不是和自己過不去么?問了還不如不問。

想來想去,最好的辦法就是不問了,自己解決吧。

「咕咕。」

林天直接在椅子上跳了起來,仰天大吼一聲「我操。」

飛速的向著廁所跑去「丫的,你這真是想要折磨死我啊。」

林天心中鬱悶,猶豫,悲傷,失落,羞愧,自卑,現在是啥么心情全都有了,當真的是五味雜談,不可一一表述。

約莫半個時辰之後,林天生龍活虎的從廁所里串了出來,看到已經等在外面一臉擔憂的桑蘭,林天的臉色立馬紅了。

生病不要緊,因為那是生病了。

受傷了不要緊,因為那是光榮。

可是,一上午到了兩次廁所,上一次廁所就要蹲上半個時辰,那這就可不是啥光榮的事情了。

這簡直是恥辱啊。

不等林天開口,桑蘭便率先問道「阿天,你今天怎麼了?怎麼到廁所這麼頻繁,是不是……」

「我,我沒事,我沒事,我可沒病啊,你可別多想。」林天急忙擺手說道。

「你生病了?」桑蘭焦急的問道,走上去就要摸林天的額頭。

林天立馬閃開,「我真的沒事,好了,你準備好東西了么?」

「恩,準備好了。」桑蘭愣了一下,不過最終還是將手放下,沒有堅持。

「那我們就快點去吧,否則我的比賽可就要晚了。」林天急忙說道。

「哦。」桑蘭點了點頭,跑回大堂,將食物放在一個小花籃里,然後又急忙跑出來,和林天一同向著比武場走去。

刀皇皺著眉頭,向著場外望去。

這就要到了林天出場了,可是現在竟然連個人影都看不到,要是連出場都沒有出,這可就鬧了天大的笑話了,不知道多少人會在背後說什麼。

刀皇無疑是一個很喜愛面子的人,最不喜歡的就是被人在背後指指點點。

所以,這一次刀皇可是憋足了勁想要給自己長一丈臉面。

畢竟劍聖等三人的弟子參加比武的時候那都是前兩名的存在,如果自己的弟子在第二局連來都不來,這可就真的鬧笑話了。

就在刀皇焦急萬分的時候,林天這才從人群中擠開一道縫鑽了進來。

施施然的走到刀皇身前,道了一聲歉,然後轉身從桑蘭跨在肩膀上的小花籃中拿出來一個糕點放入口中吃了起來。

刀皇瞪了一眼林天,「今天你是怎麼了?」

林天無奈的聳了聳肩膀說道「我也很鬱悶。」

刀皇沒有再問,當林天這麼說的時候,絕對是有什麼事情發生了,不過應該不是什麼大事情,因為林天沒有問自己。

「今天能不能勝利?」刀皇坐回自己的位置上,眯著眼睛問道。

「保證勝利。」林天苦笑著說道。

「那也要保證我到時候不會鬧肚子啊。」林天心中訥訥的說到,不過林天可不敢說出來,怕丟人啊。

就在林天快把桑蘭的小花籃中的糕點全部吃完的時候,場上響起了一道顫巍巍的聲音「下一場,林天對秦狼。」

林天很不爽的將糕點塞入自己的嘴裡,嘟囔著說道「怎麼這就到了我了,我還沒吃飽呢。」

嘴裡一邊嘟嘟囔囔的說著,一邊很不爽的向著比賽台走去。

刀皇看著林天的背影,有些擔憂的問道「桑蘭啊,今天林天這時怎麼了?」

「我也不知道,不過林天今天已經到了兩次廁所了,而且一次都是半個時辰,最誇張的是,林天今天的飯量很大,這不,我來的時候帶的一花籃糕點現在已經全部被他吃完了。」桑蘭苦著臉說到。

「是不是出了什麼問題。」刀皇自言自語的說到。

「因該不會吧,我看他的精神倒是很好的。」

「恩,這也倒是,不出問題就好,就好。」刀皇悠悠的說道。

林天一步三搖的走到比賽台上,這次全場的觀眾沒有在噓聲,因為已經見識過昨天林天發威的場面了,已經知道林天不是一個廢物,相反還是很強大的。

不過議論聲還是不小的。

因為秦狼也不是一個弱者,也是很牛比的一個人物。

自從預賽開始,秦狼每戰必勝,每次都是三招之內勝利,可以說是一個攻擊力很強大的人物。

而且秦狼擁有一個九級護體靈獸,冰狼,天賦技能,冰凍,風刃。

可以給對手製造不小的麻煩,甚至於一個不小心還會讓對手死亡,可以說秦狼的攻擊力比一些城市的守護者也不遑多讓。

只不過秦狼還只是一個剛出頭的人物,沒有經歷過一些過程,也就得不到那些榮譽。

而這次的比武大會將會是秦狼將自己的名聲傳播至整個南夷的最好的途徑。

也是最後說服力和震撼力的地方,所以秦狼一開始就對自己的對手做好了調查。

而對於林天,雖然基本上所有的人都在說林天是一個廢物,只不過是因為運氣好而成為了刀皇弟子。

可是秦狼並不這麼認為,因為他不相信刀皇的眼光竟然會如此的差,而且他還相信,運氣好也是一個人的能力的體現。

因為有的人一輩子也不會有一次這麼好的運氣。

你有運氣,說明你比別人要強大的多。

所以林天的第一場比賽,秦狼打完之後並沒有離開,而是坐在角落裡看著林天的一舉一動,想要看看林天的實力。

因為他絕不會認為,刀皇會讓一個連比武大會第一輪都過不了的人來當自己的徒弟。

結果和秦狼想的一樣,不過過程卻讓秦狼終生難以忘記。

那到底是什麼樣的力量,竟然能夠發出如此大的威力。

如果說一個尊者級的強者能夠發出那樣的攻擊力還說得過去,但是事實是,林天只是一個皇者級的強者。

看完之後,秦狼就斷定,和林天對上,一定要剋制住林天的速度,並且要在林天出手之前就要將林天打倒在地,讓他沒有能夠還手的機會。

「我是秦狼,請多指教。」秦狼止住思緒,看到林天已經走上了比賽台,對著林天宮了拱手說道。

林天擺了擺手說道「大家都是年輕人,什麼指教不指教的,大家都是兄弟。」

「呵呵,林天兄弟說的是,我們的年齡都差不多,確實是應該以兄弟相稱。」秦狼哈哈的笑道。

「開始吧。」林天也向著秦狼抱了抱拳說道。

「好,爽快。」秦狼哈哈笑道。

聲音還沒落下,秦狼已經化成了一道流星,向著林天猛衝過來。

林天心中大罵秦狼也太不要臉了,人家還沒準備好呢,不過想歸想,做歸做,林天身子一扭,輕易地躲開秦狼的攻擊。

「咕咕。」

肚子一陣叫聲響起。

林天和人比賽還沒有皺過眉頭,可是這一聲響起,林天的臉都差點綠了。

「兄弟,對不起了。」林天對著一臉冷意,冰狼已經出現在了頭頂,想要發動組合攻擊的秦狼拱了拱手。

身形化成一道閃電,向著秦狼衝去。

秦狼原本以為這一次林天還會和上一次一樣會先躲避,然後才會發動攻擊,而且還是用刀氣攻擊。

沒想到林天竟然縱身上來了。

心中不由得大喝一聲好,看台上的人們也都長吁一聲。

他們都知道,秦狼的近身攻擊能力可是很強大的。

「砰。」

讓所有人都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

秦狼竟然被林天一拳打出了比賽台,向著看台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