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戴眼睛的越南兵從地上站了起來,跟著武良夫向洞口走去。

武良夫在前邊快步前進,弄的這個小越南兵踉蹌著在後邊緊跟。坑道的地勢有所上升,漸漸顯示出了上坡路。

武良夫走到坑道的一個觀察孔中停住,接過阮虎遞過來的望遠鏡向山下察看。

。 「私以為咱倆這個偽裝沒有必要了。」

靠著祈不善那手居家旅行、殺人奪寶必備的偽裝手段,沈棠和他從「爺孫」變成了兩個五大三粗、形貌粗狂豪放,一看就不是啥好人的壯漢土匪,她覺得有掩耳盜鈴之嫌。

祈善問她:「為何沒必要?」

沈棠摸了摸臉上毛茸茸又稠密的絡腮鬍,刀疤臉上一閃而逝的愁色,唉聲嘆氣道:「不是你的偽裝不好,只是我那柄劍一亮出來,除非笑芳是瞎子,不然不可能認不出來。」

誰能想到郡守會請他們兩個呢?

祈善道:「你擔心他們兄弟倆會泄密?」

沈棠搖搖頭:「倒不是擔心這。這世上最牢不可分的關係需要『利益』為樞紐。翟歡兄弟既不是郡守的下屬,又無需聽命於他、受其差遣,將我們幾個上報上去能換來多少好處?我只是愁,我本來就欠笑芳一筆巨財,再欠一份人情就真負債纍纍……」

祈善微微眯眼,下一句盡顯狠人本色:「沈小郎君愁這個?這事兒不難解決,全殺了。」

沈棠:「……」

殺了翟歡兄弟,寫給翟樂的欠條也不用還了,也不會欠人情,祈不善是這個邏輯吧?

翟樂死不瞑目啊。

她扯扯嘴角:「不至於斯。」

要是小夥伴翟樂知道自己因為這種理由對他下殺手,她以後別想交到朋友了,祈不善盡出餿主意。沈棠遲疑了一會兒,道:「算了,笑芳交給半步吧……我對付那個都尉。」

祈善道:「十等左庶長,你行嗎?」

知己知彼,百戰百勝。

四寶郡的大致情況他都摸得差不多,楊都尉是四寶郡駐軍武膽等級最高的武者——

十等左庶長。

是的,沒看錯,十等左庶長。

比共叔武的九等五大夫還高一等。

這人經歷也算豐富,年輕時曾隨軍征戰四方,跟現任郡守的座主有袍澤之情,一塊兒打過仗。只是行事優柔寡斷、性情暴躁、才能平庸,偏偏自視甚高,得罪不少袍澤。

后因延誤戰機被那位座主懲戒,罰了軍棍、遭了貶斥,再加上得罪的人多就被調到四寶郡駐軍統兵。自從被調到四寶郡,他也鬱郁不得志,修鍊鬆懈又沒有太好天賦,還失去戰場立功機會,武運積累速度可想而知。

他而立之年晉陞九等五大夫,十五年過去才是十等左庶長……可以說是幾無寸進了。

估摸著楊都尉內心最厭惡的人,那位座主可以高居榜首,其次便是當年打壓過他的政敵。

雖說如此——

但十等左庶長畢竟是十等左庶長。

老將寶刀未老啊。

己方就這麼點兒人。

多少還是覺得有點虛。

沈棠眉頭一跳:「你說我不行???」

正欲發作,祈善將早已備好的酒囊取了出來,絕對是烈酒,還是泡著各種滋補藥的好藥酒,以自家沈小郎君沾個筷子都罪的酒量,保證這一酒囊烈酒下肚,罪上一整宿。

沈棠:「……」

祈不善真他娘是個狠人啊。

沈棠接過酒囊。她原先跟褚曜一組,但被祈不善用「無晦狠不下心喂沈小郎君喝酒」為借口,愣是調換了組別。呵呵,褚無晦舍不捨得她不知道,但祈不善是真的捨得!

眼睛一閉,心一橫,仰頭咕咚咕咚。

醇厚的酒液滑過喉嚨變得腥辣又刺激,滾燙的熱意瞬間沖向她兩頰,沈棠咚的一聲腦門撞樹上。秒醉,秒醒,耳邊聽到祈善道:「沈小郎君可還記得那一夥竊寶歹人?」

沈棠水潤的眸子眯了眯。

危險地道:「記得,在何處?」

祈善指著前方遠處黑乎乎的大團陰影:「前方便是,我等查明消息,這伙賊人圖謀不軌,欲在此設兵,截殺共叔武身上『珍寶』。在下冒死向沈郎告密,沈郎意欲何為?」

他說一句,沈棠的臉色便黑一分。

她咬緊了牙關,腮幫子的軟肉因為憤怒而繃緊:「此等無恥歹徒,殺光亦不為過!」

祈善道:「倒也不需如此。」

沈棠冷冷看他:「此話怎講?」

祈善從容不迫地忽悠沈·醉鬼·棠:「射人先射馬,擒賊先擒王。為首的那名十等左庶長伏誅,其餘殘兵敗將不足為懼,只作鳥獸散。善願為沈郎效犬馬之勞,助一臂之力。」

沈棠做思忖狀:「准你與我殺敵!」

祈善表面很狗腿,內心已經忍俊不禁。

他倒不知沈小郎君醉后,竟有幾分坊市話本中梟雄猛將的派頭,說話一套一套。倘若他知道有個詞叫「中二病」,估計就懂了。

夜黑風高,殺人之夜。

翟樂正打坐運轉武膽調整狀態,看似閉目小憩,實則暗暗感知天地之氣,一側翟歡也是如此。幾乎是某一時刻,二人同時睜開雙眼。翟歡向後一躍,右手一揮,數丈高的黑白文氣翻卷著,在臨時營地邊緣拔地升起。

翟樂左手化弓,右手化箭,弓弦瞬間滿月,朝著天空射出一支特殊的箭矢,升空之時發出極其刺耳的箭鳴之聲,傳遍整個營地。武氣化作的箭矢升至最高點,四散炸開。

刺眼的白光乍一出現又轉瞬消失。

這是哨箭!

楊都尉猛地睜開雙眼,他正疑惑這支哨箭的源頭,強烈撞擊自營地邊緣傳來,引得地面搖晃,狂風席捲,剛剛驚醒的士兵還未來得及散去睡意就被吹得東倒西歪。

僅一個照面,翟歡臉色驟變——他知來者不善,但沒想到來者能不善到這種程度!、

那位有文心文士,底蘊絕不在他之下。

兩面文氣城牆碰撞,他這一面先裂。

不過,試探一招也爭取了時間,足夠翟樂射箭示警全營。殊不知,這一箭不僅示警了全營,還示警了另外一組敵人。

共叔武精神一震。

好傢夥——

再拖一會兒他都要睡了!

抖了抖全身筋骨,運轉武膽,

黑色武氣自腳下向上蔓延,覆蓋全身。

黑色虎頭兜鍪,頭頂一束紅纓,鎧甲皆以黑色「山」字甲片串聯而成。披膊護肩,雙腕戴虎頭紋護臂,胸背甲覆蓋整個上身,甲裙長至小腿,腰間正面戴著威風凜凜的虎頭護腰,腳踩黑色皂靴。

手持一柄比身還長半個頭的偃月長柄刀!

他滿心歡喜等待搭檔的文心言靈,結果——

褚曜:「沉水入火,自取滅亡!」

共叔武:「……」

7017k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綜]人間失格and人間失智最新章節、[綜]人間失格and人間失智冰瓏児、[綜]人間失格and人間失智全文閱讀、[綜]人間失格and人間失智txt下載、[綜]人間失格and人間失智免費閱讀、[綜]人間失格and人間失智冰瓏児

冰瓏児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綜】找呀找呀找姐夫、[綜]人間失格and人間失智、

。 「是是是,太磅礴了,不敢直視,所以我還是趕緊走吧!」

語罷,顧知鳶轉身就走,宗政文昊眼神明滅一瞬,眼中浮起來一抹黑色的漩渦,若不是顧知鳶有些用,自己才懶得搭理她,蹬鼻子上臉!

「知鳶!」

宗政文昊又一次追了上去。

宗政景曜忙完了之後,便在門口等顧知鳶,看到顧知鳶和宗政文昊一起走出來的時候,他的眼神一暗:「怎麼這麼久。」

「大皇兄。」顧知鳶還沒有說話,宗政文昊便說道:「我們一起去看了七弟,我便將王妃送出來了。」

「有心了。」

一句有心了,帶着幾分寒意,幾分警戒的意思。

「客氣了。」

「呵。」宗政景曜冷笑了一聲,語氣之中透出濃濃的不滿,他背着手轉身上了馬車。

「你若是不想和他在一起了,可以告訴本王,本王等你。」宗政文昊低聲對顧知鳶說道,隨後轉身上了自己的馬車。

顧知鳶狠狠翻了個白眼,沖着宗政文昊的馬車喊道:「不必了,不感興趣。」

顧知鳶再一回頭,宗政景曜已經關上帘子了。

「哎!」

顧知鳶還沒有來得及說什麼呢,馬車居然動了。

這男人有病吧,專門等著自己,還就這樣走了!

耍人!

冷風喊道:「王妃!」

宗政景曜冷哼一聲,倒是沒有說什麼了。

顧知鳶也顧不得什麼了,她若是被留下來,只怕宗政文昊真的會追上來送她回去的,到時候真是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顧知鳶瞪了一眼宗政景曜,上了馬車,轉頭看向外面。

「孤男寡女,單獨一起走,成何體統。」

「要你管!」

「本王不稀罕管你,只是被人看見了,又該如何說,你不要臉面,本王還要臉。」

宗政景曜冷著臉,目光如同寒潭一般盯着顧知鳶。

「怎麼了?」顧知鳶冷笑了一聲,側着頭看着宗政景曜:「大路朝天,我走我的,他非要跟着我,我有什麼辦法,王爺看他不順眼,一掌打死他算了!」

「本王倒是很想打死他,你捨得么?」

宗政景曜目光深邃,像是要將顧知鳶看穿一般。

「我巴不得你打死他算了。」顧知鳶笑了,這個宗政文昊不是一般的噁心人啊!

「呵呵,從前你可是對他無比痴情啊,果然是個冷血無情的女人。」 「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

韋天鴻手持佛印,發起了主動進攻,轟向了青萍劍,而青萍劍后,那千萬虛影堅定無比的抬起手,舉起了劍……

輪迴之力,否定物質其存在。

韋天鴻想要否定青萍劍,但,在佛印施展的輪迴之力壓制之下,赤色的火焰愈發高漲,僵持當中,韋天鴻隱約出現了幻聽。

「你是佛主?」

「那要經人民批准才行啊。」

「貢獻值系統,0.1%的人擁有80%的財富,其他人怎麼辦?果然,資本是文明的毒瘤呢。」

「所謂的階級流通,本質上是有階級啊。」

「人民對美好生活的期望是人類本性,這個沒錯,但是,不能混淆概念啊,我們可以同心協力去發展,把盤子做大,大家一起迎接美好生活,為什麼就要搶個你死我活瘋狂內卷,然後讓你們這一小撮人,坐在頂端看風景呢?」

「果然,這個世界,問題真的很大啊。」

「真正的烈士,大多都死的很早吧?在對付冰封魔龍的時候,在封印極寒金烏的時候,願意為人民做貢獻的,大多都沒有堅持到最後的勝利。」

「在幻想時代,也是如此吧?」

「否則,僅憑現在制定規則的你們,我如論如何也想不到,人類是如何勝利的啊……」

「從文明誕生開始,從芸芸眾生億萬種族當中,人類脫穎而出,一步步成為地球的霸主,又一次次與幻想對抗,先賢們花了十萬年,走到了這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