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穿著大紅色官袍,腰裡系著紫色帶子的鬼差正憂心忡忡的望著天空,對身旁一個同樣穿著火紅色官袍的鬼差說道:「幾百年了!我還是第一次見到這種情況,這正常嗎?」

「我也是聽都沒聽說過!看這個樣子是有什麼東西想要破開地獄里的虛空,而這個小缺口又恰好跟某個空間相重疊了!」

「這裡出了這麼大的事,閻君們為什麼不管!」

「如果閻君們要是不管,就不會讓你我帶著這麼多陰兵鬼卒過來看守這裡了!」

「如果現在這種狀態,真是人為的話,那以對方能破開地獄虛空的實力!你我來這裡又能做什麼呢?」

「呵呵!人家破開虛空挺累地!咱過來給人家補充點營養唄!」

說到這裡,兩個紅衣鬼差對視一眼,一同苦笑了起來!

這兩個鬼差都是大紅色的官袍,看胸前那仙鶴圖案,他們應該都是判官。

在地府判官是輔助十殿閻羅處理公事的人員,有點相當於陽間的秘書長,因為在地府系統里,閻羅王這個官職,沒有副職,所以判官就是閻王以下第一人了!

在地府最有名氣的有四大判官,他們是:魏徵,鍾馗,陸之道,崔珏。

這四位判官分別掌管賞善司,罰惡司,察查司,陰律司。

這四位判官可以說是掌控著凡人的生死輪迴!

在這四大判官以下,就是普通的判官了,他們雖然沒有這四大判官名氣大,但也都是指掌一方的土皇帝!就如同此時在鐵樹崖的這兩位判官。

這兩位判官大人知道此次來執行的任務很危險,所以他們帶來了二十七名巡檢,一百多名捕頭,一千多名鬼差,還有閻君那裡臨時指派來的一千玄鐵甲鬼軍,陣容可謂是十分強大了!

就在這兩位判官正憂心忡忡之時,他們腰間懸挂的玉牌突然「嘀、嘀」響了起來。

地府鬼差都有自己的腰牌,這腰牌就相當於工作證和身份證,而且還能當手機來用,兩位判官大人,聽見這腰牌發出的「嘀、嘀」聲,就知道這是官職比他們低的鬼差,在這附近發明傳電報。

如果是在平時,這兩位判官大人是不切於去看這種垃圾簡訊的,但是現在情況不同,他們怕耽誤了什麼大事,所以都拿起腰牌觀看了起來。

這玉牌跟五寸屏幕的手機差不多,這兩個判官的手指在腰牌上輕輕一撫,那腰牌上居然也出現了一塊類似屏幕的東西,但是更像是一面鏡子。

在這鏡子里有一個身穿綠色官袍的鬼差。

這鬼差賣相極好,一張紫威威的臉堂,三寸短鬍鬚,看起來既顯精明幹練,又不失威嚴!

「咳!咳!」這綠袍鬼差乾咳了兩聲,清了清嗓子,而後說道:「我是捕頭陳生!鐵樹崖附近的鬼差、鬼卒注意了,有一個生人潛入了拔舌地獄,他剛剛在拔舌村殺害了鬼卒高樹成和鬼差青面怪,以及大量鬼兵!現在這個生人已經逃到鐵樹崖附近,不過他已經被我打傷!戰鬥力不會太強!

因為他是個生人,所以各鬼差鬼卒如果發現,可以格殺勿論!但要把魂魄拘住,等候我親自審問!

如果情況不允許,也可將其魂魄打散,但是肉身必須留下,等本捕頭親自查看!」

看完這信息,那大紅色官袍的判官對一旁火紅色官袍的判官說道:「老夏你怎麼看這事?」

「我覺得可能是從這虛空的裂縫中跑出來了什麼東西,但是既然一個捕頭都能把他給打傷,那咱們還是守把好這裡吧!不求有功,但求無過!」

在這件事上,兩位判官的決定起非常一至的,所以他們選擇按兵不動,這就給了孫羽一個活命的機會,不然只需要派兩三個捕頭過去,孫羽就立馬沒命了。 無數的魔法師奔跑而來,聖女一臉冷酷的拿著長琴,神父手中拿著十字架。

那天使之神臉色驚愕的看著那群光明教延的人,她的臉色巨變,內心咯噔一下。

「所有人布陣!」

神父怒吼一聲,一千多人全部盤坐在地上,然後高聲念著咒語。

「芭芭拉吧,芭芭拉吧,芭芭拉吧,芭芭拉吧!」

「芭芭拉吧,芭芭拉吧,芭芭拉吧,芭芭拉吧!」

……

所有的西方魔法師都是念著葉飛聽不懂的咒語,大概和東方的急急如律令差不多。

魔法師同時揮舞著手中的魔法杖,在天空之上聚集一道屏障。

「盪——」

一聲蕩氣迴腸的琴聲響起,聖女彈奏著長琴,那一聲長琴響徹過後,那些魔法師所聚集出來的屏障就由聖女開始操控了。

「盪~叮叮咚,蕩蕩~……」

聖女開始快速的彈奏著長琴,聲音優美動聽,其中帶著霸氣回甘,那琴聲不斷的控制著天空的屏障。

「咚!」

隨著長琴最後一聲響徹,那些屏障全部破碎,光輝傾撒了整個新城,新城下起了一道道光輝雨。

那些光輝雨閃亮無比,而天使面色巨變,那些光輝雨讓她再也無法吸收靈魂了。

「啊!光明教延,我殺了你們!」

天使怒吼一聲,帶著極其悲憤的聲響傳遍天地,在也沒有了剛才的聖潔和光輝,唯有猙獰,她好像是從地獄來的惡魔一般。

「啪!」

葉飛一巴掌就扇在了天使的臉上。

「喊你大爺。」

「有我在這裡,你還猖狂什麼?」

「死吧!」

葉飛說著便是從體內召喚出那黑白舍利子,旋轉著朝著天使擊打而去。

「啊!」

那舍利子一下子就打在了天使的身上,天使慘叫一聲,她的背後的一隻羽翼咔嚓一下折斷,然後爆發出耀眼刺目的光芒。

「轟!」

葉飛手中的舍利子徹底爆碎,天使的靈魂嗖的一下變成一道光芒,衝破天際,速度極其之快。

「東方人,光明教延,十天之內,我會殺了回來,我不會放過你們的!」

「我要把你們的靈魂作為我的油燈,讓你們的靈魂永世受燃燒折磨。」

那天使的聲音回蕩在天空之上,極其憤怒與不甘心。

「十天?」

葉飛皺著眉頭看著天際,沒想到對方還沒有死,到底怎麼殺死天使,天使到底是什麼?真的是神嗎?

葉飛看著天空,而他面前天使的屍體,忽然變幻了一副模樣,一個西方女人躺在地上,嘴巴之內吐著鮮血,身上帶著葉飛劈砍出來的傷痕。

「這……」

葉飛猛然的倒退著,看著面前死去的屍體,不知道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神父,這是什麼?」

「這個女人不是天使嗎?怎麼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葉飛不解的問著一旁走來的神父,神父嘆息搖頭。

「天使的靈魂附身在這個女人的身上,然後你殺了她。」

神父對著葉飛說著,葉飛渾身顫抖,有些難以置信,面前這個渾身是傷的女人竟然是自己殺的。

葉飛緩緩的抱著這個陌生女人的屍體,有些痛苦。

「對不起,對不起!」

葉飛緊緊的抱著她,不斷的道歉。

「那這樣的話,豈不是天使永遠不死,而受傷害的只是那些被附身的人?」

葉飛轉念一想,便是問著神父。

「不,需要用魔法,在魔法之中才能攻擊天使的靈魂,而你用天使之劍的攻擊,全部屬於物理攻擊,對天使的靈魂造成不了傷害,只有魔法的靈魂攻擊,才能奏效。」

神父對著葉飛解釋著,葉飛恍然大悟,自己打出來的全部都是物理攻擊,根本無法對天使造成什麼傷害,而剛才葉飛也沒有使用陰陽術,如果使用陰陽術,那結果就大不同了。

「原來是這樣。」

葉飛嘆息一聲。

「十天後,天使還會回來的。」

神父對著葉飛說著。

「下一次她回來,一定很強,因為她吸收了十五萬人的靈魂,足以讓她變得很強大。」

神父看著天空,神色落寞的對著葉飛說著。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葉飛也是看著天空,如果葉飛不殺她,那整個新城的人都會死,變成天使的養料,光明教延也無法對抗天使。

「混賬東西!你竟然把天使打跑了!」

「混賬,你這個混蛋。」

「東方人,我們西方不歡迎你,滾出西方。」

就在此時,幾十萬的西方人忽然圍住了葉飛,對著葉飛大罵著,一個個睚眥欲裂,怒視著葉飛,他們覺得他們損失了獲得永生的機會。

葉飛笑了笑,覺得他們還真是愚蠢啊,但是葉飛也要救他們,因為他們是命。

「這裡交給你了。」

葉飛對著神父說著,然後便是一腳踹飛一個,大步的朝著人群之外走去,葉飛知道神父蠱惑人心有一套,神父的話,比自己有權威。

「大家靜一靜!」

「你們以為真的獲得永生了嗎?別傻了,只有信奉光明之神的人,才能獲得永生……」

神父開始胡說八道著,葉飛聽到后,便是笑了笑,起碼光明之神還下落不明,也比現在信奉天使之神要好的多。

「葉飛。」

此時愛麗絲彤從遠方跑來,眼眶之中帶著淚痕,她一把抱住葉飛。

「我還以為你有事情呢。」

愛麗絲彤抱的葉飛緊緊的,剛才大戰的時候,愛麗絲彤在遠處也看到了,生怕葉飛出事情。

「沒事的,不要擔心。」

葉飛摸著愛麗絲彤的肩膀說著,臉上帶著溫馨。

愛麗絲彤捧著葉飛的臉龐,主動送上紅唇熱吻,葉飛和愛麗絲彤吻著,在西方遇到高興的或者難過的事情,都會給對方一個擁抱和吻,來互相鼓勵。

愛麗絲彤放開了葉飛,眼中帶著淚花。

「我剛才聽到那天使十天之後會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