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都是因他而起……

「走進來的啊,剛剛看你們自己人打起來的樣子,還真是好看,你就是縛靈宗宗主吧,怎麼你的手下,都開始圍攻你了?嘖嘖,這種不聽話的手下,還要他們幹嘛,不如,我幫你都殺了吧……」葉擎淡笑道……

眾人聞言,一個個不禁緊張起來,同時心中也在懷疑一個問題,守山大陣還在運轉,這個葉擎,到底是怎麼進來的?

難道,他能控制守山大陣?

那言副宗主就不是宗主殺的了,而是此人乾的?

想到這裡,眾多長老們一個個不禁後悔不跌……

他們一個個剛才都背叛了宗主,現在即便知道是個誤會,怕是也難以盡釋前嫌了…… 「你,你到底是誰?你怎麼能控制我縛靈宗的守山大陣?」縛靈宗宗主面色陰沉道。

到了此時,他們才發現,一直以來,他們都太過於低估葉擎的實力了……

無聲無息的控制了他們的守山大陣,這份實力,簡直太可怕的,等閑陣法師,怕是做不到,難道,此人是傳說中的陣法大師?

可若真的是陣法大師,這樣的人物,即便是在國主那裡,都是座上賓,又怎麼會出現在莽荒城這個荒涼之地?

「區區一個陣法而已,有什麼難的,我的提議如何,你是縛靈宗的宗主,這些人可以說都是你的手下,結果他們卻背叛了你,你難道就不想殺了他們嗎?」葉擎在一旁饒有興緻的問道。

「宗主,我等只是一時不察,誤解了宗主,現在大敵當前,當以禦敵為重!」

「宗主,此人在這裡妖言惑眾,簡直找死,小子,受死!」

一名脾氣火爆的長老忍不住,手中出現了一桿三叉戟,直接朝著葉擎急速射來……

「呵呵,雷來!」

葉擎輕笑一聲,在那脾氣火爆的長老上空,突然出現一道雷電,直接劈下,那長老猝不及防之下,竟然被劈成了焦炭,散發著肉香味……

「這……這不可能,守山大陣並不具備雷屬性,你……你是怎麼做到的?」縛靈宗宗主瞪大了眼睛道。

要說對守山大陣最為熟悉的,自然是他這個宗主,唯有他,可以通過特定的陣盤,來操控守山大陣。

守山大陣擁有迷惑,守護,攻擊,束縛等多種功能,但是並沒有雷擊這一項……

「這還不簡單,你們的守山大陣布置的太粗糙了,我不過是略作修改罷了……」葉擎笑道。

從珍寶閣那裡購買的陣旗和陣盤,大部分都撒了出去,葉擎又舍了十來塊上品靈石作為陣法的動力之源,自然要起到應有的效果!

「你……你難道是陣法大師?」縛靈宗宗主面色慘白道。

此人不但無聲無息的控制了他們的守山大陣,更是加以改進,這種匪夷所思的能力,恐怕只有傳說中的陣法大師才能做到吧……

可是,一個堂堂的陣法大師,地位比一般王侯都要高,國主那裡的座上客,神山聖地都會客氣相待,這麼一個大人物,沒事跑到莽荒城這個鳥不拉屎的地方幹嘛……

與此同時,言副宗主等人聽到縛靈宗宗主所言,一個個不禁流露出震驚的神色……

陣法大師的名頭,他們也知道,那等人物,別說是他們縛靈宗了,就算是王侯也不敢輕易得罪……

尤其是言副宗主,更是面帶驚懼之色,他比其他人更為了解陣法大師的恐怖之處,沒加入縛靈宗之前,他曾經親眼看到一個遠比縛靈宗要強大的多的門派,被一名陣法師,輕而易舉的給夷為平地!

毋庸置疑,這對他來說是一個極好的機會,只要「陣法大師?這個我不知道,抽空去找他們切磋切磋……」葉擎笑道。

他能做到這一切,當然不僅僅是他自己的能力,跟傳承光球有著很大的關係,這傳承光球,可不僅僅是一個查看器,更加類似於人工智慧,葉擎能對這陣法做出改造,還是靠著傳承光球給出的方案。

聽到葉擎的說法,一時間,眾人的臉色都變得頗為難看……

而就在眾人愣神的時候,言副宗主不知何時,突然出現在了那縛靈宗宗主的身側,趁著眾人分神的瞬間,手中五行環陡然發動,瞬間將那縛靈宗宗主的腦袋,雙腿,以及雙手全部困縛,與此同時,手中更是出現了一柄長槍法器,直接從背後貫穿了那縛靈宗宗主的腹部……

葉擎也是頗為驚訝,沒想到那言副宗主如此果斷,竟然殺了縛靈宗宗主!

是的,死了!

這傷勢,即便是葉擎出手,也未必能夠救回來,那言副宗主出手極為狠辣,那一槍更是直接攪碎了縛靈宗宗主的元丹,即便是救回來,能夠活命,肯定也變成了廢人……

「言副宗主,你……」

「言副宗主,你這是在幹什麼?」

「大敵當前,言副宗主,為何要如此啊……」

「……」

那些個長老們,一個個不禁瞪大了眼睛,看著這一幕……

「都給我閉嘴,葉先生,我願意帶領縛靈宗,投入葉先生賬下以為門徒,還請葉先生慈悲,收下我等!」

在眾人驚愕的眼神中,言副宗主直接下跪……

而看到言副宗主竟然對著葉擎下跪,一眾長老之中,有兩人,也幾乎沒有猶豫,直接來到言副宗主的身後,同樣跪了下來……

顯然,這兩位長老都是言副宗主的心腹,一切言行,都跟言副宗主保持一致……

「你,要投靠我?」葉擎也驚呆了……

他也算不到,竟然還有人會主動向他投誠……

「是的,葉先生,我們審問過白衣秀士和蒙氏兄弟,雖然他們並未說出什麼有價值的信息,但是他們的底細並不難查,都是莽荒城附近土生土長的修士,和您本無關係,而他們稱呼您為主人,應該是您收下的僕從!」

「既然您能收下三名元丹當做僕從,那麼應該也不會介意多收一些僕從……」

「我們縛靈宗這點實力,自然不會放在葉先生的眼裡,可是在莽荒城附近的疆域,卻有極大的潛在實力,無論葉先生想辦什麼事,我們都可以為葉先生出力!」言副宗主恭敬道。

「原因呢?就因為我是陣法大師?」葉擎怪異道。

看來,他小看了陣法大師的這個名頭啊……

「是的,葉先生,您是陣法大師,哪怕我們認錯了,就憑您能進入縛靈宗,如入無人之境,甚至控制改造了我們的守山陣法,我們對您來說,就等於是粘板上的魚肉,此時不投誠,難道還真的要為宗門殉葬不成……」言副宗主苦笑道。

一般來說,越是活的時間長的人,越是怕死,尤其是這些修士……

修士們的壽命都很長,又擁有普通人所沒有的地位和財富,他們自然更加怕死,很多修士拚命修鍊的動力,就是為了突破境界,增加壽命…… 「言副宗主,你這是背叛宗門,等太上長老遊歷歸來,是不會放過你的!」袁長老怒視言副宗主道。

「此人來歷不明,諸位,難道真的要聽從他的調遣,從此為奴為卑,成為他人奴隸?」沈長老也跟著高聲道。

「我縛靈宗傳承數千年,也曾經數次經危機,可最終還不是安然度過了,言副宗主,你背叛宗門,是沒有好下場的!」吳長老道。

這三個人都是縛靈宗宗主的鐵杆心腹,之前抓走白衣秀士和蒙氏兄弟,也是他們親自下的手。

「呵呵,不錯,看來縛靈宗這麼多年傳承下來,還是有點可取之處的,言副宗主嗎?你要拜入我的門下,倒也不是不可以,不過,總得有個投名狀吧?」

「我看著三個傢伙就很不錯,你們三個殺了他們,我就接納了你們,並且,這縛靈宗宗主的位置,也是你的!」葉擎用審視的眼光看向言副宗主道。

「什麼?讓言副宗主他們殺我們?你好惡毒的心思……」沈長老聞言不禁怒道。

「惡毒?不過弱肉強食罷了,我初來此地,本與你們縛靈宗無冤無仇,可誰讓你們,偏偏要去找我的麻煩,這件事的是非對錯,你我皆是心中有數,怎麼樣,言宗主,這就是我的條件!」葉擎淡淡道。

「是,葉先生!」

言副宗主聞言雙眸之中閃過一絲掙扎之後,直接沖著葉擎點了點頭,而後朝著身後的兩名長老示意……

他的實力雖然很強,但是以一敵三,還是有風險的,不過有身後這兩人幫忙的話,倒是十拿九穩!

「言副宗主,你們真的要對沈長老他們出手嗎?」

其他長老見狀,一個個不由得急促起來……

這些長老也不是都有派系,也有中立的,看到自家又要發生內亂,不由得著急道。

「你們,都給我閉嘴,不想死的話,就好好給我呆在一旁!」

葉擎說完,大手一揮,一道金色細線直接將之前說話的那名長老給困縛了起來,不過他並沒有下殺手……

其餘長老看到那名長老的下場,一個個頓時嚇得不敢說話,只能畏首畏尾的看著葉擎。

這時候,六人已經交上了手。

言副宗主身為洞天境後期的強者,又有身懷異象,他的異象顯現出來,竟然是一面金色圓盤,朝著三人射出一道道金色細線,仔細看去,這細線竟然和陣法發出的捆元繩稍微有些相似,一道道金色細線密集如雨,直接刺向他對面的沈長老。

那沈長老面色凝重,手中多了一面圓形盾牌,直接將自己保護在身後。

言副宗主見狀不由得嘴角流露出一絲冷笑,隨手一招,五行環直接出現在手中,而後朝著那面盾牌砸去。

那沈長老的盾牌也是一面極品法器,然而面對五行環的攻擊,卻有些難以為繼。

五行環的五個圓環一個接一個,幾乎全部都打在那盾牌的同一個點上,再加上言副宗主異象所發出的金色細線也幾乎同時集中在同一個位置,幾乎瞬間,「砰……」那面烏黑的盾牌應聲而碎,而那些金色細線則是直接透過盾牌,射入到了那沈長老的體內……

「老沈!」

吳長老和袁長老兩人都不禁發出一聲驚呼……

其他長老一個個也是面帶驚恐,言副宗主的實力很強,他們都知道,是僅次於太上長老和宗主的強者,但他們卻想不到沈長老竟然只是一個照面的功夫就被殺了……

當然,殺死那沈長老,言副宗主絕對沒有其他人表面上看的那麼輕鬆,他之所以用出了雷霆手段,主要也是為了讓葉擎能高看他一眼……

「吳長老,袁長老,兩位若是能夠棄暗投明,我可以向葉先生為你們求情!」言副宗主看向另外兩人道。

「哼,你這個叛徒,就等著太上長老回來跟你清算吧!」袁長老冷哼道。

「冥頑不靈,殺!」

言副宗主聞言不禁神色一冷,而後手持五行環,加入了戰團之中……

那異象的使用,似乎有什麼限制,在對付另外兩人的時候並未使用,不過以三對二,再加上言副宗主的實力,那吳長老和袁長老迅速落入下風,眼看著就要堅持不住……

「該死的叛徒,既然如此,那我們就同歸於盡吧!」

袁長老怒吼一聲,體內法力瘋狂的逆行流轉,整個人更是膨脹了數圈大小……

「不要,撤,他要自爆!」

言副宗主驚呼一聲,急速向後撤退,那吳長老也是暗罵一聲,瘋子,急速遠遁……

「自爆?哼!」

葉擎見狀,冷哼一聲,大手一揮,隨後一個金色光球憑空閃現,四周的濃霧更是急速朝著此處匯聚,無數天地靈氣被吸納進那金色光球,形成厚厚的一層,而後直接將那袁長老給包裹在其中……

「轟……」

在葉擎剛剛將這一切做完之後,那金色光球之內直接傳出一聲巨響,巨大的反震之力,將那金色光球形成的保護層震出了如同蜘蛛網一樣的裂縫,好在並未完全破碎,自爆的能量被限制在了那光球之內……

「這就是洞天境強者自爆的威力?果然不小,竟然傷到了我的心神……」

葉擎遙控陣法,心神和陣法相連接,自爆的威力有一部分通過陣法,直接傳遞到了他的心神,令他的心神一陣悸動……

而此時,葉擎眉心空間中,原本被煉化的萬手神君的神魂精華,則是自動散發出一絲霧氣,融入到葉擎的心神之中,瞬間的功夫,原本受損的心神非但完全回復,而且還有不小的長進……

常人若是心神受損,就會精神不振,若非有可以修復心神傷勢的丹藥,就只能慢慢調養,而葉擎的眉心空間因為有萬獸神君的神魂精華作為補充,心神受損,反而會刺激那些神魂精華,使得他的心神更強,當然消耗相應的也會變大,長遠來說,得不償失。

「我投降,葉先生,我也願為您效勞……」

就在此時,那吳長老終於忍不住了,急忙開口道。

洞天境強者自爆的威力有多大,毋庸置疑,拉一個同級強者一起死都不是什麼難事,可是此人竟然能夠將袁長老自爆的威力控制在一個極小的範圍之內,這份實力,怕是連太上長老都不一定有……

面對如此強人,再堅持下去又有什麼意義? 「你投降?呵呵,剛才你不是還信誓旦旦,說言宗主是叛徒嗎?」葉擎聞言不禁笑道。

「葉先生實力高深莫測,是我剛才看不清形勢,請葉先生贖罪!」

說著,那吳長老不顧身份,竟然直接沖著葉擎下跪了……

「嗯,識時務者為俊傑,你能及時認識到自己的錯誤,還算不錯,你們呢?有什麼想要說的嗎?」葉擎轉頭看向另外四個一直沒動的長老道。

「見過葉先生!」

四人聞言,相互對視一眼,而後苦笑著躬身行禮道。

「嗯,你們倒是還算老實……從今天起,言緒就是縛靈宗宗主,諸位仍舊是縛靈宗長老,一切照舊,你們沒什麼意見表吧?」

葉擎指著那言副宗主道。

言副宗主的名字叫言緒,這是葉擎從珍寶閣的資料中了解到的。

「是,葉先生,我等沒有意見!」在場的七個長老同時回答道。

「這就好,哦,對了,我那幾個不成器的手下,被你們關在了哪裡?趕緊給我放出來!」葉擎道。

「是,葉先生,我們這就放人!」

吳長老聞言急忙道。

那三個人就是他參與抓捕的,現在當然要將功折罪……

很快,白衣秀士和蒙氏兄弟三人被帶了過來,不過看三人精神萎靡的樣子,似乎沒少受到虐待……

「秀士兄,這是怎麼回事啊?那些人突然不審訊了,難道是要殺了我們?」蒙落奇怪道。

「不知道,應該不是為了殺我們,否則的話,哪還用的把我們帶走,難道還要給我們尋一個風水寶地不成?再說了,我隨身的千寶囊都還回來了,說不定是要放我們走……」白衣秀士道。

聽到白衣秀士的話,蒙氏兄弟則是有些鬱悶,白衣秀士的千寶囊都回來了,他們的百寶囊還不見蹤跡呢……

「看,是主人,是主人來解救我們了!」

不一會兒功夫,蒙落指著前方的葉擎,驚喜道。

「主人親自來縛靈宗了?」白衣秀士也有些懵圈,這不是自投羅網嗎?

對於葉擎的實力,白衣秀士雖然拿不準,但也隱約猜測,應該也是元丹境界,但是具體實力比之元丹要強很多,最擅長的應該是陣法……

可現在來到了人家的大本營,陣法還能起到作用嗎?

「葉先生,他們三個都帶來了,雖然吃了點苦頭,但三人對葉先生十分忠誠,並未吐露出絲毫有關葉先生的消息!」吳長老來到葉擎面前,忐忑不安道。

要知道,白衣秀士,可就是他親自抓捕的,而且在這個過程中,也沒少折磨對方問口供……

「主人,您怎麼在這裡,您這是……」

白衣秀士八面玲瓏,光是看眼前的情形,已經大概猜了個八九不離十……

只是,這個猜測讓他很難相信,一個元丹境的強者,竟然單槍匹馬,壓服了縛靈宗……

「我是來救你們的,你們都受傷了?」

葉擎說著,手指輕輕一點,一縷縷信仰之力直接沒入三人的體內,三人受刑的傷勢很快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快速癒合……

葉擎表現出的這一手神技,讓在場的眾人都驚呆了……

看來這位葉先生非但是一名陣法大師,或許還是一位強大的醫者,想到葉擎竟然有這一層身份,眾人就更不敢有所怠慢……

人在江湖飄,哪有不挨刀……

修行者幾乎是不可能再生病的,但是修行界中的危險卻是多不勝數,各種奇毒,鬥法導致肉身受損,或是封印,詛咒等等,幾乎都需要醫者的幫助。

而醫者,幾乎都是由煉丹師兼任,也就是說,這位葉先生也很有可能是以為煉丹師,甚至是煉丹大師……

「多謝主人!」

感受著暖洋洋的身體,三人急忙道。

「你們三個的表現不錯,對方嚴刑拷打之下,也不說出我的消息,我很高興,這兩個千寶囊是給你們的獎勵,秀士,這件鎧甲的防禦力還算不錯,送給你了!」

葉擎說著,丟出了幾樣東西給三人……

「多謝主人賞賜!」

蒙氏兄弟很是激動,他們也有千寶囊了……

白衣秀士則是瞪大了眼睛看著自己面前的這幅鎧甲,極品法器級別的鎧甲,這玩意可比千寶囊還要珍貴……

須知,鎧甲,尤其是覆蓋全身的鎧甲,所需要的材料可是攻擊法器,或是盾牌之類的防禦法器數倍,其價值自然也要遠遠高於同級法器……

那些縛靈宗長老們,看到葉擎的大手筆,一個個不禁咋舌……

怪不得這三個傢伙對葉先生如此忠心,嚴刑拷打之下,也不吐露絲毫信息……

實在是,這位葉先生出手太豪邁了,兩件千寶囊,一件法器鎧甲,須知,這樣的東西,連他們都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