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副完全屬於自己的身軀,才能讓洪非更好發揮出更強大的戰鬥力,同時挖掘自身深層次潛力與極限,並嘗試在此基礎上做出突破。

當然,要是有強力的技能卡就更好了。

一個連槍械與炮火都不抗拒甚至主動使用的洪大師,怎麼可能放棄只有自己才能看到和使用的技能卡呢?

對於在紐約市郊開炮的兇手的尋找仍在如火如荼地進行着。

只要政客們還在不停地噴著口水,那麼此時已經將山頭翻遍了的軍警聯合力量便不可能收攏回來。

迫擊炮已經作為證物被收繳,對黑市軍火販賣的搜查和打擊力度陡然提升。不過弗蘭克做得比較乾淨,哪怕他們找到販賣者,也查不到洪非和弗蘭克的頭上。

時間推移,人們逐漸將這件事拋到了腦後,剩下還在吶喊的大多都是想要以此為由搬倒敵人攀上高位的野心家。

期間,洪非注意到托尼曾多次在天空中飛來飛去,甚至逐漸不顧天色,大白天就升上天空。

中東的武裝分子遭受到了未知敵人的打擊,軍方的演習損失了一架戰機,這都不是什麼大新聞,直到這一天。

警察們在清理炮擊爆炸留下的殘骸時,意外發生了一起坍塌事故,受傷人員被找到之後,一座隱秘的地下工廠也隨之暴露出來。

當大批的原料、工具和成品擺在面前之時,整個紐約都沸騰了。

大名鼎鼎的香料商人和大慈善家,背地裏居然是一個D販?

沒過幾天,掌握了金並身份的警方將其一切罪證全部公之於眾,紐約人民這才發現事實遠比他們預料的要更加複雜。

菲斯克集團被警察控制,數百人排著隊進局子的場面蔚為壯觀。

金並的身份被曝光后,某些人的口水也逐漸少了,以前他們給金並冠以好市民的身份要求政府徹查,現在他們當然沒有放棄,只不過他們需要時間重新尋找一個更好的理由。

不過隨後的事態變化逐漸奇怪起來。

「炮轟菲斯克的人是罪犯,還是英雄?」

當這個話題被提出之後,各種討論便如潮水般洶湧而來。

「當然是罪犯,不論他的目的是什麼,既然他的行為已經違反了法律的規定,就必須要接受法律的審判。」

「必須是罪犯,而且我懷疑他和菲斯克之間是仇殺,說不定他是想和菲斯克搶生意呢?」

「英雄或罪犯我不在乎,我就想知道他到底是怎麼想到用炮來轟人的,這也太酷了!」

「沒錯,超級酷!我現在看都不想再看到自己的槍,完全索然無味。」

「我覺得他是英雄!在警察公佈之前,有誰知道這個大慈善家居然也是一個大罪犯?甚至如果他沒有死,那警察根本就不知道他的身份,也根本不會發現那樣一個滿是罪惡的地方,所以我覺得他是想讓菲斯克和那些該死的D品一起下地獄!」

「毫無疑問的英雄,當這個世界的秩序被黑暗侵蝕的時候,人們只能暫時脫離光明走入黑暗,這樣才能真正驅逐那些隱匿起來的臭蟲。」 盧安,魯山微笑的看着武鳴說道「摩亞鎮長還有其他的事情嗎?」

武鳴眼中一絲寒光閃過微笑的說道「魯山城主,摩亞還有一點小事情。您也知道建立光明教會不僅僅需要城主您的支持。還需要有一部分資金才能施行。您也知道寧錄鎮是一個邊緣小鎮,資金微薄。既然您魯山城主願意支持建立光明教堂的事情。還希望魯山城主捐贈一部資金支持一下光明教堂的建設工作。」

盧安,魯山不由的笑了起來看着武鳴。

盧安,魯山怎麼也沒有想到眼前的武鳴是如此的大膽。

剛才還在自己的府邸門口殺死了自己的護衛,自己還有追究。

現在不僅要求自己同意建立光明教堂,現在更是打算讓自己出錢支援,不由的讓盧安,魯山心裏堵著一口氣出不來。

盧安,魯山一臉冷笑的看着武鳴說道「摩亞鎮長,建立光明教堂的事情我是支持。資金的事情不着急,現在迷城的各大勢力對於你建立光明教堂的事情是如何的態度還不明確。如果你能讓迷城的各大勢力同意你建立光明教堂。我就出錢捐贈資金幫助你建立光明教堂」

武鳴一臉微笑的看着「魯山城主願意捐贈光明教堂真是一件大善事。我打算在建成光明教堂的時候在門口豎立一個石碑,將每一個捐贈資金的人名刻在上面,讓迷城的百姓進入光明教堂的時候能知道每一個善人的名字。能時時刻刻知道你們這些善人」

盧安,魯山冷笑了一聲說道「我就等待摩亞鎮長的好消息」

武鳴不在乎的說道「那我就告辭了,魯山城主」

武鳴心中冷笑「只要你這個名義上的城主表示支持就行了,這個就有我留在迷城的借口。我建立光明教堂的時候就不是你捐贈不捐贈了,而是。我願意怎麼接受你的捐贈了」

武鳴帶着鮑比一行光明騎士離開了府邸。

鮑比看了一眼身後的府邸說道「公子,這個迷城城主真是不知道好歹呀。以後有他求咱們的時候」

武鳴看了一眼鮑比說道「本來就沒有打算他可以支持咱們的一切行動。如果,他有這樣的眼光和魄力可以支持我們。他也不會只是一個名義城主了」

「咱們現在就是逐個拜訪迷城大的各大勢力宣揚偉大的光明教會的教義。讓這些勢力知道咱們的到來。並表示哪一個勢力支持咱們宣揚光明教會教義,建立光明教堂,光明教會就支持他們爭奪城主的位置」

鮑比說道「咱們現在就去拜訪嗎?」

武鳴說道「不急,今天的事情。很快各大勢力就會知道。這幾天你們就是在迷城遊玩。散散心」

武鳴說完就帶着鮑比一行人往客棧的方向走去,路程剛過去了一半就看見前面一群人圍着好不熱鬧呀。

武鳴看了一眼說道「去看看發生了什麼事情」

一名光明騎士聽到吩咐就去打聽回來了,將事情給武鳴講明白了。

。。。。。。。。。

塞艷,米色是米色家族中的庶出女子,在幼年的時候被家族的族長指給了迷城中的另一個家族鮑勃家族的長子也就是未來家族的族長做妾侍。

在10幾年前鮑勃家族的勢力是非常的強大,米色家族大的勢力在當時正是為難的時刻,才有這又這場聯姻的政治婚姻。

只是,時間的流轉。

塞艷,米色已經長成了一個婀娜多姿的絕世美女,平且修鍊的資質也是相當的強大,年紀剛剛22歲的她已經是一名冰系的中級後期的魔法師。

可以說再有一段時間的修鍊絕對是一名冰系的高級魔法師,未來甚至是一名大地魔法師。

這樣的潛力未來絕對是家族中的重要力量,甚至是巨大的靠山,這時候米色家族在這些年的發展也是突飛猛進,勢力也和鮑勃家族不相上下。

本來就算是如此這場政治婚姻也是強強結合,不會有其它的變故。

畢竟,就算是未來塞艷,米色是如何的強大,那也是未來的事情,未來是充滿了變化,這個世界多的是半路夭折的天才。

讓這個事情出現了變化的是鮑勃家族的長子在少年時期修鍊家族功法時不知道出現了什麼樣的事情。

導致,這個鮑勃家族的長子直到現在還是無法修鍊。

在這個世界上不能修鍊就只能時一個普通人,一個普通人和一個未來光明的魔法師的結合自然時不可能出現。

經過兩個家族的商量想讓鮑勃家族的族長次子和塞艷,米色繼續這場政治婚姻。

鮑勃家族的族長次子在修鍊資質也是不錯,年紀輕輕已經是一名中級武士,長相也是相貌堂堂,按理這樣的結合也是不錯的選擇。

無巧不成書,這位擁有絕世美貌並且擁有絕好的修鍊資質的美女自然很容易引起不少的男子的追求。

在這些追求者中就有不少的擁有上等的資質的的男子且家族勢力強悍的背景的男子。

這些追求者實力不弱在加上自身的家族背景讓兩個家族的這場婚姻變得撲朔迷離。

這場正常政治婚姻的主角塞艷,米色對於鮑勃家族的次子卻不加掩飾的反感,每次這兩者見面都是一場戰鬥。

落敗的一方自然是鮑比家族的次子,次數越來越多雙方的矛盾也就是越來越大,兩個家族也由此關係越來越僵硬。

這次雙方又一次的在大街上遇上了,塞艷,米色身邊的追求者看見鮑勃家族的次子,恩斯,鮑勃就是一頓的羞辱和諷刺。

恩斯,鮑勃也是血氣方剛的年紀更加是未來鮑勃家族未來的族長培養,就這樣屢次的羞辱和諷刺,早就讓恩斯,鮑勃怒火衝天。

這次恩斯,鮑勃的身邊還有自己那個不能修鍊的親哥哥。

兩個人同時被對方羞辱,這個時候恩斯,鮑勃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再對方不防備的情況下直接一劍將對方刺死。

雙方直接從語言衝突上升到了人命出現,雙方直接就劍拔弩張了。 奧特里-聖卡奇波爾村是個麻瓜村落,但是在這附近有好幾個巫師家庭定居,比如韋斯萊一家,還有韋斯萊先生的同事,送來龍肉的阿莫斯·迪戈里一家,沒有太多來往的福西特一家,當然,還有位於村子北方的山頂上,風評古怪的洛夫古德一家。

夜跑的羅恩避開了麻瓜的村子,畢竟身上巫師的日常穿著在麻瓜的眼裡是顯得無比怪異的,而且麻瓜們幾十年來都未曾發現陋居的所在,羅恩要是突然在半夜裡出現,那估計會嚇到不少人。

沿著並不平坦的小路慢跑著,今晚萬里無雲,圓月懸挂在夜空中,不用擔心摔跤,皎潔的月光將前行的道路照亮了。

微涼的夜風吹走了羅恩身上的熱氣,那原本因為血氣上涌而通紅的臉在微風的撫慰下恢復了自然,越發傾斜的小道在告訴羅恩,此刻他已經身在半山腰上。

不過這也是他想要的,他要越過這個小山,去到山腳下的山谷里。

身體的鍛煉已經有所小成,原本沉甸甸的魔杖如今正好合手,這一個月的食補外加瘋狂的鍛煉絕對不會沒有效果,他這個月可是消耗了價值一百加隆的魔葯,如果不是系統大爺送來的金加隆,韋斯萊家是很難負擔起這樣計劃外的支出。

跑了半個多小時,微微出了點汗的羅恩放緩了腳步,前些日子他也有出門,為了就是物色一個僻靜的地方,去試一試自己的本事。

除了學習基礎理論和鍛煉身體外,羅恩還偷偷摸摸的騰出時間去研究系統大爺送給自己的禮物,大爺一向言簡意賅,給出的東西都很好,但是就像他發布的任務一樣,就光有個名字,其他的啥都沒有。

也許在大爺眼裡,這些事兒不就是有眼睛看就能懂的么,可對羅恩來說,他得自己好生的研究研究才能知道大爺給的到底是什麼東西。

【魔力涌動】

這是大爺打賞來的第二份禮物,和大腦封閉術一起送來的,大腦封閉術羅恩的效果是知道的,這個無須魔杖就能使用的被動魔法能夠抵擋住攝神取念對於思想的窺探。

作為一個穿越者,羅恩腦子裡關於這個世界的東西太多,萬一哪個人抽風了對羅恩用了攝神取念,那麼事情可大發了,一個來自異位面的穿越者,鬼知道會不會有人生出點探究之心,把他抓起來放血獻祭,然後嘗試什麼位面召喚。

尤其是鄧布利多,雖然他是當今世界最強的白巫師,可在看原著的時候,羅恩總感覺那老狐狸隨時隨地都開著被動的攝神取念,細思極恐。

雖然沒有詳細的解釋,但是在這一個月的摸索中,羅恩大概摸索出了【魔力涌動】的效果。

奧利凡德所說的,羅恩體內超越常人的魔力流速便是受到了這個的影響。

正常巫師是很難將自己的魔力在沒有魔杖作為介質的情況下放出,特別是成年巫師,他們體內的魔力隨著年紀的增長而趨於穩定,只有那些對於自身魔力掌控極強的強大巫師才能突破這身體的阻礙,而掌握了這個技巧的巫師,將這命名為無杖施法。

而相反的,未成年的小巫師,他們的魔力正處於蓬勃的成長期,在受到了外界刺激的時候,比如憤怒或驚嚇,他們的魔力便會隨之波動,無意識的釋放出魔力。

但這是不可控的,在此情況下所釋放的並非是魔咒,而是只有單一概念的魔法的雛形,類似於漂浮、消失、轉移、甚至是爆炸等等。

【魔力涌動】所帶來的魔力外放更傾向於後者,掌握無杖施法的巫師能夠控制自己外放的魔力釋放他們所想要的魔咒,而羅恩只能有意識的外放魔力,卻並不能精密的操控這股魔力,一些性質單一的魔法也許能夠完成,但是稍稍複雜一些的,羅恩就有力不殆了。

撥開茂密的雜草,穿過了一條曾經有人走過,但是現在已經半荒廢的小路,羅恩帶著盧克西來到了兩座矮山之間的山谷中。

潺潺流淌的小溪中倒映著圓月,沒過腳踝的矮草皮上未見有動物出沒的足跡,只有那細微的蟲鳴在這月圓之夜陪伴著羅恩。

「或許我應該從簡單點的開始嘗試?」

自言自語的嘀咕了一聲,羅恩並沒有著急抽出魔杖,而是伸出了右手。

「熒光閃爍。」

話音剛落,右手的掌心中便出現了一顆拳頭大小的光球,並不刺目的潔白光輝將這帶著些夜色殘餘的山谷一角照映出了所有的細節。

看著手中的瑩瑩光輝,羅恩的嘴角不由得勾起了一個上揚的弧度。

但在嘗試將光球放出時,羅恩無奈的發現,自己在不用魔杖的情況下,似乎無法讓自己的魔法離開自己的手掌。

不只是光亮咒,包括漂浮咒也是,只有被觸碰到的東西才能被徒手釋放的魔法所影響,一顆拳頭大小的鵝卵石被羅恩的手掌輕輕的貼著,隨著掌心的抬高,這顆卵石也隨之升起,但晃晃悠悠的石頭似乎並不甘心脫離地心引力的束縛,它隨時都想著要落到地面,把牛頓的棺材板給釘死。

「就當是半夜上廁所不用開燈,我自己就能發光好了。」

徒手釋放的漂浮咒只能影響質量不大的小東西,而且還得手貼著,羅恩自己伸手抓著拎起來不香么,這光亮咒就成了羅恩縮水版徒手施法中最有用的咒語。

而稍微複雜一點的切割咒,修復咒,在沒有魔杖的情況下壓根就用不出來。

但是羅恩並沒有氣餒,這只是意外之喜,小試牛刀而已。

那根鐵樺木,龍的脊髓神經打造的二十二英寸長的粗大魔杖被羅恩從背後的魔杖套中抽出,手握短棍的他一點正常巫師的樣子都沒有,反倒是像極了某種不幹好事兒的社會人。

正好趁手的魔杖被羅恩輕巧的轉了幾個棍花,魔杖的末端被奧利凡德設計出了防滑的紋路,緊密的貼合了羅恩的手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