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發須皆白的老者,正坐在一個土灶之前,手中拿著一把湯勺,攪動著鍋中的食物,只不過,那口鍋,已經布滿裂痕,好像隨時都有可能散架一般。

這名老者,身上沒有絲毫的氣息,從外表來看,只是一名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老者,但是,朱帥心中明白,眼前之人,十分的高深。

首先,能夠獨自一人居住於此,那麼他的實力,起碼在法宗之上,否則,他早就成了這裡魔獸的腹中餐。

二來,茅草屋之中的布置,雖然十分的簡陋,但是朱帥卻發現,在草屋的窗口處,擺放著幾個花盆。

那花盆,雖然也不精美,但是其中的藥材,都十分的珍貴,就算是與七曜藤比起來,都不遑多讓。

另外,老者鍋中的食物,看上去只是白水煮了一些菜葉,可是那菜葉,可是幾種十分名貴的藥材,有延年益壽,清心增靈之功效。

結合以上幾個特點,朱帥在短時間內就做出了定論,這名老者,深不可測,最起碼,也是處於法宗巔峰的強者。

只是,這名強者,到底是誰?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他主動出聲,會不會為難自己和月檬?

這種級別的強者,就算是自己與月檬聯手,也絕對不是他的對手,萬一他對自己出手,自己又該如何應對?

朱帥的心中,快速的思索了起來。 「呵呵,年輕人,不必擔心,老頭子我已經老了,打打殺殺的事情,已經不適合我了,屋子有點亂,你們隨意坐吧!」

似乎猜到了朱帥心中所想,老者一邊攪動著鍋中的藥材,一邊淡然的說道,還時不時的朝著鍋中,灑一些配料。

隨著老者的動作,很快,一股濃郁的芳香,就從鍋中散發了出來,那香味,令朱帥和月檬,為之著迷,就連靈魂力量,都開始顫動起來。

這老者,一定也深韻符咒之道,平時用來煉製符咒的珍惜材料,經過他精心的配製,簡單的一煮,就能起到振奮精神的作用。

想來,若是讓他煉製符咒的話,那麼成品,一定是上品符咒。

應老者的話,朱帥和娜美,在地上的一片草席上坐了下來,安靜的看著老者的動作。

老者不慌不亂,手中的湯勺,緩緩的攪動著。

大概十幾分鐘之後,老者才收起湯勺,拿出了兩隻碗。

盛了滿滿的兩大碗葯湯之後,老者將之放在了朱帥與娜美的面前。

「寒舍條件有限,沒有什麼好東西款待遠來的客人,這湯你們就喝了吧,放心,這湯對你們絕對沒有壞處。」

老者說著,顫顫巍巍的,又回到了土灶之前。

朱帥和月檬對視一眼,誰都不敢輕易的喝掉碗中的湯。

從進入茅草屋到現在,老者說過的話,還不足五句,朱帥和月檬,還沒有搞清楚這老者,到底是什麼身份,這湯,更是不敢亂喝了。

不過,老者卻沒有理會二人,而是回到土灶之前,自顧自的拿出一隻碗,盛滿湯,開始喝了起來。

「前輩,冒昧的問一聲前輩的大名,還有,前輩為什麼會居住在這裡。」

老者高深的樣子,讓朱帥忍不住開口問道。

「好湯!好湯!果然這飯,還是有人陪比較香,只可惜,這些年,來這裡的人,越來越少了!」

一口氣連喝兩碗湯,老者這才轉過身來。

當他看到朱帥與月檬面前那紋絲不動的葯湯時,嘴角不由的笑了起來。

「不喝也罷,只是可惜了那些珍貴的藥材了!」

老者繼續說道。

見老者似乎有些傷心,朱帥慢慢的伸出了手掌,將地上的碗端了起來。

隨著朱帥的動作,月檬也端起了碗,可是卻被朱帥暗中點了一下。

老者的身份,現在還不明了,所以,兩人可不能同時喝下這葯湯,行走在外,做任何事情,都必須給自己留一條後路。

「哈哈,果然是好湯,前輩真是老當益壯,這手藝,讓晚輩垂涎三分啊!」

一口將碗中的葯湯喝掉,朱帥一副不過癮的樣子,將月檬手中的湯藥也接了過來,一飲而盡,這才擦擦嘴,開口說道。

「哈哈,好,已經多久沒有聽到有人誇我了?」

「年輕人,這裡危機重重,你們兩人來這裡,是要尋找什麼么?」

目視著朱帥將碗中的葯湯喝完,老者這才開口說了起來。

「前輩,不瞞您說,我們來這裡,是想碰碰運氣,看看能不能找到一根七曜藤,好回去救我家人的性命。」

「前輩,您在這裡生活已久,知道一些關於七曜藤的消息么?」

見老者終於回到正題,朱帥趕緊說道。

「七曜藤?」

「這鏡仙谷,藥材遍布,用之不竭,只要機緣巧合,你們會有幸遇到的,好了,時間也不早了,老夫也該休息了,就不送你們了!」

老者捋捋自己的鬍子,下了逐客令。

和月檬依偎著站起身來,朱帥的心中,滿是疑惑。

這就趕自己走了?從進門到現在,老者直說了簡單的幾句話,然後自己喝了兩碗湯,其他的事情,什麼都沒有做。

老者這樣行事,到底是為什麼?

不過,從老者的話來看,這鏡仙谷中,似乎真的有七曜藤的存在。

「不好意思,打擾前輩了,我們這就離開!」

拉著月檬,兩人慢慢的走出了茅草屋,一直走出好遠,那老者,都再沒有說話。

天色,已經徹底暗了下來,再加上周圍的濃霧,面前一片灰濛濛,在這種情況之下,朱帥和月檬也不敢繼續前行。

找了一處較為平坦之地,朱帥從納戒之中拿出了帳篷等物,開始搭建了起來。

不多久,朱帥便搭好了一頂暫住的帳篷,準備在這裡應付一晚。

由於害怕周圍存在著其他的魔獸,朱帥讓月檬先進帳篷里休息休息,自己則是守在了帳篷之外,小心的戒備著。

夜色,越來越晚,周圍的蟲鳴鳥叫聲,也慢慢的密集了起來。

朱帥躺在帳篷之外的草叢上,怎麼也想不通老者的意思。

既然一下子就趕自己走,為什麼還要自己喝下那葯湯呢?

那葯湯,到底有什麼作用,對自己,有什麼作用,為什麼自己現在,一點感覺都沒有?

朱帥躺在草叢之上,一直胡思亂想著,不知過了多久,朱帥突然感覺到,自己的身體之中,不知何時,出現了一股暖流!

這股暖流,完全不受自己的控制,在朱帥的體內,瘋狂的遊走了起來。

不好,這暖流,應該就是之前喝了湯藥所致!

朱帥心中大驚,自己無法控制著暖流的運行軌跡,若是這暖流攻擊自己體內某些重要部位的話,那自己豈不是要吃口頭?

朱帥趕緊盤腿做起,結起手印,準備調動靈魂之海內的靈魂力量,對這股暖流進行壓制。

可是,不等朱帥有所動作,這暖流就一路運行,來到了朱帥的雙眼之處。

唰!

幾乎只是眨眼間的功夫,還不等朱帥反應,暖流就一下子湧入了朱帥的雙眼之中。

啊!

朱帥驚叫一聲,手掌趕緊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千萬別瞎,千萬別瞎,要是自己瞎了,還怎麼尋找母親,還怎麼尋找靜兒!

朱帥的心中,不斷的默念著,而聽到朱帥大叫的月檬,也一下子從睡夢中驚醒了過來,著急的跑出了帳篷。

「朱帥,你怎麼了?」

來到朱帥的身邊,月檬扶著朱帥的肩膀,著急的問道。

「我的眼睛,之前在那茅草屋中喝的葯湯,在我的體內,化作了一陣暖流,衝進了我的眼睛之中!」

朱帥快速的解釋了一番,感覺自己的眼睛,並沒有出現什麼異樣的情況,這才慢慢的將手掌放了下來。

睜開眼睛,朱帥小心的朝著四周看去,還好,自己還能看見。

咦,不對,周圍的景色,為何這樣的清晰?

自己明明記得,之前這裡雲霧繚繞,灰濛濛的一片,正因為視野不佳,自己和月檬,才決定在這裡暫時停留一個晚上。

可是現在,自己不僅能夠看清楚周圍的一切,而且,還十分的清晰?

朱帥使者抬頭朝著天空望去,果然,那層濃霧,早已消息不見,朱帥可以清楚的看到,上方天空中的一輪銀月,以及那如花盤般的繁星。

這是什麼情況?自己的視覺,為什麼變的這麼好了,還是?

「月檬,你能看到天上的星星么?」

朱帥輕輕的點了點月檬的胳膊,開口問道。

「星星?哪有什麼星星?這裡到處都是濃霧,我都快連你的臉都看不清了,哪還能看到什麼星星。」

月檬茫然的朝著四周看了一眼,開口說道。

果然,這裡的環境,並沒有任務的變化,只是自己現在的視力,變好了。

之前那老先生讓自己喝的葯湯,就是為了讓自己的視野,變的更好。

可是,老先生這樣做,又是為了什麼?

還有,自己臨走時,老先生個的那句話,又有什麼含義?

機緣巧合,什麼情況下才能遇到這所為的機緣巧合,難道?

朱帥猛然間抬起頭,在月檬一臉驚異的表情下,開始仔細的探查起天空之中的繁星來。

夜空無比的明亮,密密麻麻的星星,擁擠在一起,釋放著自己微弱的光芒。

朱帥仔細的在天空中尋找,終於,在自己的正上方,朱帥發現了一些端倪。

這裡,有七顆星星的亮度,明顯要高於周圍的星星,顯得特別的突出,朱帥伸出手掌,將那七顆星星的位置連在一起,驚喜的發現,這個形狀,與之前見過的七曜藤,十分的相似!

哈哈,原來,那老先生,是通過這種方法,來提醒自己的!

「月檬,我知道七曜藤在哪裡了!」

想通這一切,朱帥興奮的將月檬一把抱了起來,開心的說道。

「真的么?怎麼回事?」

莫名其妙的被抱起,月檬一臉的發懵,但是看著朱帥如此的興奮,月檬的心中,也跟著開始高興了起來。

「之前那老先生,已經告訴我們七曜藤在哪裡了,跟我來!」

將月檬放下,朱帥拉著月檬的小手,就朝著天空掠去。

來到了那七顆星的正下方,朱帥停住了腳步,俯身朝著山脈之中望去。

果然,山脈之中的濃霧,並不能阻擋自己的視線,其中所有的植物,盡收眼底,更奇特的是,朱帥竟然可以看出他們的顏色來。

這下,朱帥更加的興奮了,仔細的在山脈之中搜尋了起來。

很快,一根紫色藤蔓,就印入了朱帥的眼中,朱帥的嘴角,浮起了一抹笑容。 喝了老先生熬制的葯湯之後,朱帥的視線,突然變的清晰了許多,周圍的濃霧,根本阻擋不了朱帥的視線。

朱帥可以清晰的看到鏡仙谷之中的景色,就連那十分珍貴的七曜藤,朱帥也能夠輕鬆的找到。

看準七曜藤所在的位置之後,朱帥拉著月檬,直接朝著那裡掠去。

呼嘯的風聲,不斷的從耳畔刮過,朱帥與月檬的身形,也快速的下降著。

就當兩人即將進入到七曜藤所在的位置時,一道粗壯的黑影,突然朝著兩人快速的甩來。

不好!

成功找到七曜藤,自己實在是太激動了,竟然忘記了,每一種天材地寶周圍,都會有一隻高階魔獸在守護著它。

很明顯,這黑影,就是七曜藤的守護者,對自己發動的攻擊。

只可惜,這攻擊實在是太快了,而自己由於有些興奮,沒有儘早的發現這魔獸的攻擊,所以,現在想要躲避,為時已晚。

無奈之下,朱帥只好弓著身子,將月檬保護在了自己的懷中,在千鈞一髮之際,召喚出了自己的聖金甲衣。

砰!

才剛剛將這些做完,那黑影,已經重重的擊打在了朱帥的身上。

呯!

朱帥身上的聖金甲衣,在這重重的一擊之下,瞬間化為了碎片,而朱帥與月檬的身體,也被那黑影,擊出了數十米遠的地方。

哇!

重重的摔落在地上,朱帥一口鮮血,直接吐了出來,一些血絲,沾染在月檬的白色長裙之上,十分的顯眼。

「朱帥你沒事吧!」

剛剛的一切,發生的太過突然,月檬還沒有反應過來,自己就被朱帥護在了懷中,所以,月檬並沒有看清楚,剛剛到底發生了什麼。

「咳,還好,還死不了!」

朱帥重重的咳嗽了一聲,從納戒之中,摸出了一張療傷符,快速的使用,這才朝著遇襲的地方望去。

「還沒事,你都吐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