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尊高大的虛影,從那白色門戶之中,直接跨出,一雙眼睛,漆黑一片,冰冷無比,喝道:「道場之上,不得動手!否則的話,必死無疑!」

一股殺氣,朝著四周盪開。

三星子和祝航的身形,都是狠狠一顫,心中浮現出來了股寒意,手中的攻擊,不敢再前進半分。

「居然有守護之靈?」

秦南一愣,在左瞳之下,他立刻看到,這尊身影,乃是整片太古戰場,凝聚而成。只是與其他妖靈不同,它的修為,達到了武聖!

「段青,這次算你好運……」

祝航牙關緊咬,眼中寒光四射。

不能將段青鎮壓下來,他心裡的屈辱,根本無法消散。像他這樣的人中龍鳳,未來可是問鼎武祖的存在,怎能讓區區段青,在他面前,繼續蹦躂?

「前輩,這是傳承嗎?」

秦南無視了幾人的眼神,開口問道。

全場所有人心神一動,就連祝航等人,也不例外。

「等著!」

守護之靈,看都未看秦南一眼,丟下一句話之後,靜靜站立在那,像是一個隨時聽候吩咐的戰士!

等著?

秦南和其他人,腦海中都湧出了無數的疑惑。

還等什麼?

就算如此,他們見到守護之靈,如此態度,也無法開口詢問,只能站在原地。

「那就等等吧!」

秦南緩緩吐出了口氣,心神逐漸平穩下來。

到底如何,接下來所有一切,都會揭開答案!

時間一點一滴的流逝著,其他太古戰場上的散修們,都齊齊到來,包括商道盟的弟子,也是如此,使得祝航那一邊的隊伍,變的浩瀚壯大。

「接下來怎麼辦?」亂風沒好氣道:「這些人一起出手的話,我們肯定擋不住。」

秦南瞥了祝航等人一眼,淡淡道:「無需擔心。」

如若真的打起來了,雷霆珠這些東西,直接祭出,根本無需顧忌,反正跟商道盟之間,已經撕破了臉皮。

嗖嗖嗖!

就在這時,一道道破空聲,響徹起來。

全場眾人,都是齊齊一愣,怎麼還有人來了?

很快他們就見到,一名書生,背著木簍,腳踏虛空,漫步踏來。

除此之外,在另外幾個方向,郭怒,邱吉這些問道山的天才,彷彿約好了一樣,也接連到來。不僅如此,在他們身後,就是玉羅剎等萬香樓的弟子,還有一群修為極其強橫的散修。

整個道場,立刻炸了鍋。

「怎麼回事!問道山的楊功!萬香樓的玉羅剎!還有這郭怒,邱吉,其他弟子,怎麼全來了!」

「這可是四個潛龍榜的!還有兩個是前十五的!」

「卧槽,弒血亂海不是關閉了嗎?」

全場散修,都是滿臉震撼。

就連祝航和三星子等人的臉色,都是猛然一變,玉羅剎雖然不敵祝航,但是這楊功,可是潛龍榜排名第十啊!

哪怕是祝航,也不是對手!

不過很快,他們就反應過來,這麼多的天才,全部到來,肯定是因為太古戰場的異變!

「楊功?玉羅剎?」

秦南微微一愣,這兩個名字,都讓他有著熟悉的感覺。

「段青,這次糟了,這兩個人,都是非常恐怖的存在——」亂風一張冰冷的臉色,也變得僵硬起來,連忙傳音。

秦南置若罔聞,戰神左瞳,悄然運轉,直接看去。

一看之下,他的身體,狠狠一震。

什麼楊功啊!

根本就是宮楊好嘛!

至於這玉羅剎,不就是趙方嗎?

「宮楊現在是潛龍榜第十名,武魂達到了地級九品,趙方第十四,武魂也是地級九品,他們兩個,居然都全部逆天改命了……」秦南眼中露出了抹驚詫,宮楊是靠著九字真言,只是這趙方,是怎麼逆天改命的?

要知道,逆天改命,何其困難,整個焚天古國,就出了一個三皇子!

「宮楊,趙方,是我!」

秦南搖了搖頭,不再多想,傳去了一道神念。

此時此刻,整個白色道場,早就亂作一團,議論之聲,彼此起伏,祝航等人回過神來之後,立刻走上前去,和宮楊、趙方搭話。

只是秦南這一道神念傳出,宮楊和趙方,身軀都是狠狠一震。

秦南!

是秦南!

「哈哈,你果然在這!」宮楊扭過頭來,傳音說道,滿臉喜色。

「師弟……」

趙方一雙眸子,彷彿有著千言萬語。

「我們三個,用神識交流就可以了,不要暴露我的身份。沒想到啊,你們短短時間內,在這東洲,竟是達到了這樣的地步。」秦南嘴角浮起了抹笑意。

尋寶全世界 誰說下域無英雄?

無論是宮楊、趙方、司馬空、龍虎、唐青山這些人,他們從下域而來,就如同真正的潛龍,進入了大海,一遇風雨,升騰上天!

這些人,無論放在哪個時代,都是非凡的存在!

「你小子啊!」

宮楊哭笑不得,他用九字真言,逆天改命,所以他也最為清楚,秦南體內擁有著什麼。那可是連九字真言,都為之驚恐的存在啊!

「逆天改命么……」

趙方心中一嘆,改了命,那又如何,有些事情,依然還是註定的,無法改變的。

就在這時,異變突生。

那守護之靈,一雙眼中,噴出了兩束金光,威壓蕩漾開來。

「現在不等了,剩下沒來的,已經和這裡無緣。那麼現在,恭喜你們……」

守護之靈說著,嘴角竟是勾起了抹詭異的笑容。 第六百四十九章三大傳承、天機符召

全場各大天才,各大散修,神色都在不知不覺間,凝重起來。

「恭喜你們……來到了三大傳承之地!」

守護之靈短短几個字,在眾人心中,都是掀起了一道炸雷。

眾所周知,弒血亂海太古戰場之下,有著一個神秘傳承,現在聽來,竟然不是一個,而是足足三個?

「第一個傳承,弒血武祖所留,第二個傳承,亂海武祖所留,如今這兩大傳承……都已經被人獲得了。」守護之靈一句話,像是一盆冷水,當頭澆下。

所有人表情上,都露出了抹震驚。

兩大武祖傳承,居然都被人獲得了?這是怎麼回事?弒血亂海明明才剛剛開啟啊!

「如果沒猜錯,恐怕是唐青山、端木峰主這些前輩。」秦南眼中閃過了抹光芒,別人覺得可惜,他一點都不覺得可惜,獲得了這兩大武祖傳承,唐青山、端木峰主等人,必然能夠成為武聖強者,未來甚至問鼎武祖!

到時候,就可以踏破問道山之流!

「那第三個傳承呢?」這時候,祝航突然開口問道。

其他人眼神也是一凜,既然兩大武祖傳承,被神秘人獲得了,那麼這第三個傳承,又是什麼?是否被人獲得?

「第三個傳承,沒有被人獲得。」守護之靈開頭的一句話,就讓眾人心頭一松,它繼續開口道:「這第三個傳承,沒有寶物,沒有靈藥,沒有功法等等,只有一樣東西,那就是……天機符召!」

「什麼?」

這一刻,包括宮楊、趙方等人在內,所有人的臉色,都為之大變。

天機符召!這第三個傳承,竟然是天機符召!

「這天機符召是什麼?」唯有秦南,滿臉茫然,朝著亂風問道。

「你居然不知道?」亂風俏臉上滿是愕然,她還是頭一次見到,居然有東洲之人,不知道天機符召,無語道:「你應該知道,東洲有著各種各樣,大大小小的禁地吧?」

「這個我知道!」秦南點了點頭,各大禁地,充斥東洲,弒血亂海在這些禁地裡面,排名都比較普通。

「這天機符召,就和東洲第一禁地,天機道有關!」亂風深吸了口氣,眼神中露出了抹火熱,道:「天機道,十年開啟一次!如果想要進入,無論你是什麼樣的修為,什麼樣的武魂,那都不行!必須要有天機符召,這天機符召,東洲只有三個人擁有!這三個人,分別是潛龍榜第一、第二、第三!」

「什麼?」秦南一驚,潛龍榜前三名,那可是上域最為頂尖的三個人,武魂都達到了地級十品啊。這個天機道,到底有什麼強大之處?

「天機道,非常神秘,非常強大,四大勢力,對它的了解,少之又少。我們只知道,曾經下域東洲,有一個天才,進入了天機道裡面,逆天改命,後來成為了一代武帝,前往了中洲,成為了整個蒼嵐大陸屈指可數的巨頭!」亂風眼神中露出了某種神光。

在上域東洲,武聖已經是一代巨頭,武祖境強者,就是只能瞻仰的存在!

至於武帝……那是存在於傳說中的境界!

無數生靈,誰不想逆天改命,成就一代武帝,縱橫大陸?

「原來如此。」

秦南立刻明白過來,眼神平靜,對於這所謂的天機道,沒有太多的興趣。所謂的逆天改命,無非就是使得武魂,等級變得更高,更加強大,而他的戰神之魂,無窮增長,奧秘無窮,哪怕就算是天級武魂,也無法與之相比!

秦南如此,其他人就不同了。

全場所有天驕,所有散修們,眼神之中,都火熱無比,彷彿在這瞬間,他們都化作了狂暴的妖獸。這可是天機符召,一旦獲得,就可以和潛龍榜前三之人,同樣進入天機道,獲取逆天改命的機緣!

這樣的誘惑,就算是祝航這等天才,也根本無法抵擋!

「各位,天機符召固然珍貴,但是只有一枚,你們全場所有人,只有一個人有機會獲得。」守護之靈聲音冷漠下來:「除此之外,天機符召,想要獲得,必然要經歷一番考核!只有通過這關考核,才可以踏入光門,去尋找天機符召!」

在場的各大修士們,瞬間驚醒過來,神色恢復了冷靜。守護之靈說的沒錯,天機符召,固然珍貴,但是想要獲得,肯定是比登天還難!

「通過考核就能進入光門中么……」秦南心中暗道一聲。

「本次考核,非常簡單,時限為一個月!我會發放總共五千枚血玉令,散落在太古戰場各大寶物之地!持有血玉令的數量,進入前三十名,就可以參加擂台賽!擂台賽的前五名,就可以進入光門中,爭奪天機符召!」守護之靈大手猛然抬起,朝著虛空,屈指一點。

驟然之間,五千道血光,同時噴出,以著極為可怕的速度,遁入虛空,消失不見,散落在了太古戰場的四面八方。

「一柱香之後,道台運轉隨機大陣,將你們每個人,傳入到這個太古戰場的四面八方!記住了,時限為一個月!一個月後,必須回到道台上!否則的話,視作放棄資格!」守護之靈聲音驟然嚴厲,武聖威壓,直接釋放。

在場修士們的心神,都是被震的心神動蕩。

與此同時,弒血亂海,海灘邊。

商道盟太上長老、鎮國玄武、萬香樓太上長老、問道山陰老等等這些巨頭們,還有一大堆的散修們,依然聚集在此地,還未散開。

「咦?有消息?」商道盟太上長老輕咦一聲,拿起了一塊令牌,掃了一眼,臉色驟然大變,直接失聲:「怎麼回事!弒血亂海裡面的傳承,居然是一枚天機符召!」

此話一出,猶如重磅炸雷!

就連鎮國玄武的臉上,都露出了抹濃濃的震撼。

沒過多久,這個消息,如同暴風一般,迅速傳入了四大勢力之中。這一剎那間,焚天皇帝、萬香樓樓主、問道老祖、商道盟盟主,四大巨頭,都是再也坐不住,竟是親自動身,降臨亂海城!

整個東洲,也在這瞬間,掀起了一場巨大的風暴。

只是,誰也沒想到,下域,洛河王國,玄靈宗上空。

天穹上,一尊閣樓,若隱若現,赫然是武緣閣。

「那個老太婆,難不成發現了什麼……」

從武緣閣之中,傳來了一道驚疑不定的聲音,天地萬物,無人聽見。 第六百五十章祝航……他,你惹不起!

天機符召,何等珍貴,短短時間內,整個亂海城,就成為了巨頭匯聚之地。只不過,任憑各大巨頭,施展手段,依然無法看到弒血亂海裡面的情況,只能在此等待,商議計劃!

此時此刻,太古戰場,中央之處。

當守護之靈的話音落下之後,眾人沒過多久,就回過神來。全場的氣氛,渾然一變,就像是打濕的毛巾,瞬間擰緊。

來到這裡的人,都是經歷過無數戰火,都有手段底牌,無論是誰,都不能小覷任何一個人!

「五千枚血玉,散落在各大寶物之地,我正好有了亂家給我的地圖,可以輕而易舉找到這些寶物之地,到時候不僅可以讓尊者晶石,提升修為,還可以獲取血玉……」

秦南暗道一聲,眼神變得犀利起來。

全場有著大約四千多人,他依靠地圖,獲取血玉,進入前三十名,沒有任何問題。只是獲取血玉之後,還要進行擂台賽,三十個人當中,只有五個名額,才能進入光門之中。

他現在的唯一問題,就是要提升修為,尊者六重,在眾人當中,還是太低了!

「到時候我找你。」亂風對著秦南低聲道,隨即雙目就閉了起來,像是睡著一般。

秦南點了點頭,亂風找不找他,那都無所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