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的培訓,亦是到達終點,學徒有歡喜的也有憂愁的。

一組眾人,最後通過培訓所有測試的,僅僅只有五個人而已,而這其,便包括林風在內。此時,所有人都是望穿秋水的盯著那閃動著猙獰火焰的大門,如今光芒正漸漸黯淡下來。

學徒坊,即將開啟。

他們,很快便能離開這裡。

而此時,就在猙獰的火焰即將消失之前,百倍率『時間刻紋之陣』,光芒終於黯淡下來。

林風,出關了。



(加更,第四更。)(未完待續。,歡迎您來起點(qidian.)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閱讀。) 柳伊開、荊幽幽、鄔雍、李浩。

除林風以外,最終通過所有四輪培訓的便是這四人。

回首望向身後不遠處,林風的出現,讓的四人無不是雙目一亮,便是一旁的林羽墨和林冷沫眼中,都帶著各自不同神色。而林風卻是淡然自若,臉上掛著淺淺笑容。

「你們好。」林風微笑道。

目光掃過眾人,最後落在羽墨身上,點了點頭。

自己,正是按照羽墨的對策,硬是『拖』到培訓的結束,雖然不知道原因。

「老大,你還真是準時。」 戀上你的劫 李浩豎起大拇指,洒然笑道。

「是不是又有什麼新的提升,林風兄弟?」鄔雍輕然而笑。

荊幽幽輕撅小嘴,把玩著耳環,餘光不時偷瞄林風,不像其它三人那麼自然。

「一點點。」林風笑道。

此一時,彼一時,如今眾人望著自己的目光,早已和剛入學徒坊時不同。便是這實力最強的星域級強者『鄔雍』,待自己都是同輩而論,甚是和氣順意。

這就是實力。

煉器師的能力,同樣是實力之一。

在斗靈世界,四大副職的地位比普通強者有過之而無不及。

說話間——

「唿!~」龐然的火焰,霎時消失。

林風眼眸輕爍,身體微挪,來到林羽墨身旁。

空氣中,少了那暴戾的火元素分子,多了分平和氣息。

靈氣密度漸漸恢復正常,而伴隨著光亮的產生,一道厚實的大門,在眼前徐徐開啟。林羽墨目光並未瞥來。但那宛如凝脂般的臉頰上,卻閃過一分淡淡的紅暈。

林冷沫目光望來,雙瞳未變,「走。」

眾人旋即隨之離開。

離開學徒坊,簡單收拾了下行囊。

林風五人便在林冷沫帶同下,在其餘煉器師學徒艷羨的目光中。離開山谷。

學徒坊儘管已是關閉,但一組山谷,仍是眾煉器師學徒提升實力的好地方。事實上,隨著林風五人離開,空出的名額,將會由二組表現最為優越的煉器師學徒填上,在這裡交換心得,繼續進步。

或許,一組其餘的煉器師學徒資質不如五人。但並非沒有出路。

就像習武一樣,勤能補拙,慢慢修鍊慢慢提高。

總會有機會成為真正的煉器師。

而此時——

林風五人,在林冷沫、林羽墨兩人領同下,已是進入一個嶄新的區域。

真正的林氏一族領地。

「好大的地方。」林風好奇的環望四周。

一片熱鬧的城鎮範圍,相比起釋羅郡其它地方絲毫不顯遜色。人來人往,處處可見光影閃動,傳送陣不斷開啟。許多武者出出入入,好不忙碌。卻是一片繁榮跡象。

「這裡,是外城區,也是你們未來居住之地。」林冷沫淡淡介紹。

「當然,住與不住是你們自己的事。」

補充了一句,林冷沫並未有任何錶情。

林風眼眸閃動,心中明白。像荊幽幽、李浩等富家子弟未必稀罕住在這裡。

外城區,是林氏一族第六檔『外系武者』及第五檔『分系武者』居住之地,為林氏一族『附屬』存在。雖然如此,但這裡的人數,卻是十倍於內城區。是林氏一族一股極為龐大的力量。

與釋羅郡其它地方不同的是,這裡,武者實力極強。

星海級,很是普通;星主級以上的武者,有著不小的比例。

而且,城鎮設施也不同。

在林氏一族,煉器師的比例極大。

嘩!通過傳送陣。

很快,林風一行人便進入一個金碧輝煌的大殿之中。

豪華、奢侈,處處可見各種明珠翡翠,璀璨的金亮色給人一種異常尊貴的感覺。透射著磅礴大氣的氣勢,彷彿高人一等,隨著林冷沫推開大門,霎時進入一個大廳之中。

「唰!」面前一亮。

林風眼眸閃動,前方,已是有四個氣勢磅礴的武者,正是等待著。

或是白髮蒼蒼,或是身高臂長,又或是健壯敦厚。四人的氣息,悠遠而雄厚,皆是星域級強者。

「師傅。」林冷沫對著一個虎背熊腰的中年男子恭敬行禮,林羽墨亦是微微躬身。而此時,柳伊開等人無不是知曉眼前四人身份,雙眸頓時閃亮無比。

「見過大師!」四人恭敬拱手。

眼前四人,正是林氏一族八個地階煉器師其中四位。

雖不及林衍大師那麼名聲震雷,但在釋羅郡卻也薄有幾分威名,尤其是林忠,更是林氏一族的總管。

掌管大權!

「好了,你們四人,既是能通過學徒坊培訓,也算薄有資質。」

「按照林氏一族的規矩,便是拜入我們門下,成為記名弟子,不知你們是否願意?」林忠神色敦厚,冉冉而道。記名弟子,即是普通弟子,地位與入室弟子有不少差距,更多的只是像林冷沫和林羽墨一樣,簡單的傳授技藝。

並不像真正栽培的弟子,會花費心力。

但儘管如此,能成為地階煉器師的記名弟子,對任何煉器師學徒來說——

都是一個榮耀。

而且,要成為入室弟子,往往都從記名弟子開始。

四人興奮無比,唯獨林風神色平靜,卻也並不感意外。

這一點,羽墨在當初便和自己提及過,甚至,要收自己為弟子的是林衍大師!

所以,眼下說的是『四人』,自己並不在其列。

「願意。」「當然願意。」……四人連是迫不及待的答道。

能成為地階煉器師的記名弟子,正是他們進入林氏一族最大的目標和追求。李浩喜形於色,卻是倏地發現,人數似乎不對,見到林風神色平靜,不禁好奇道。「大師,林風不算么?」

「他?」林忠敦厚的一笑,「他和你們不一樣,他被師傅欽點了。」

師傅?!

四人霎時一驚。

林忠的師傅,豈不是林衍大師?!

「天哪,林風。能成為林衍大師的記名弟子?」李浩驚動異常。

「不是記名弟子,師傅想收他為入室弟子。」林忠坦然而道,使得眾人無不面色連變,心震駭然。

入室弟子!

林風未免太強了!

同是一組出來的,差距猶如天塹之別。

眾人搖搖頭,倍感艷羨,鄔雍倏地好奇道,「等等,收為入室弟子……外系武者應該不夠份量?我聽說。最起碼的標準也必須是四檔『亞支系』武者。」

柳伊開三人點點頭,確實如此。

入室弟子,相當於真正的栽培,一般不會教導給『外人』。

林氏一族的這個規矩,人盡皆知。

林忠淡笑道:「你們有所不知,早在半年前,林風便已在族長欽點中進入內城區,成為四檔『亞支系』武者。」洒然笑了笑。林忠望向林風,「怎麼樣。林風,現在能動身了么,族長和師傅等你很久了。」

林風微微一笑,「沒問題。」

旋即,便隨林忠一道離去,讓的柳伊開四人無不是大眼瞪小眼。心中極度震駭。

他們和林風的待遇差距,未免太大!



進入內城區。

林風和林忠齊步而行。

「當初破例把你提升至一組,你果然沒讓我失望,小傢伙。。」林忠敦厚一笑。

笑容很親切,帶著一分和藹之色。林風亦是回之一笑。

這個總管林忠,給自己的感覺不像是個壞人。

「多謝前輩提拔。」林風點頭道。

「再怎麼提拔,也要靠你自己才行。」林忠颯然道,拍了拍林風的肩膀,「族長很少會如此看重一個人,將非本族武者破例直接提升至四檔,你可要好好珍惜。」

「嗯。」林風應聲,並未說太多。

說多錯多,眼下自己正如羽墨所言,應當——

靜觀其變。

「師傅好久沒收入室弟子。」林忠颯然大笑,「想不到我很快又會多一個師弟,你可僅比羽墨稍晚一點而已。師傅聞名朱雀洲,星寶的煉製是為一絕,能拜入師傅門下,絕對是你莫大的機緣。」

林風微然一笑,點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