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扇巨大的空間門戶,由無盡的神光組成,緩緩在那千丈古碑中央顯現而出,出現在了所有人的目光之中。

「冥古密藏的入口,終於開啟了……」

這個時候,無數雙目光,一瞬間死死盯著那千丈古碑上的空間門戶,蠢蠢欲動,蓄勢待發。 嗡!

當林寒、顏無道、聶輕柔和鍾古四人將手中的鑰匙拿出來的瞬間。

整個空間,都是劇烈波動了起來。

唰!

唰!

唰!

唰!

隨即。

四道流光,瞬間從四人手中的鑰匙中轟然射出,直接將那千丈古碑開啟出來了一道巨大的空間門戶。

「走!」

這一瞬間,林寒沒有絲毫猶豫,整個人瞬間化為一道殘影,踏入了那古碑中央的空間門戶之中。

「走,不要讓那小子搶先了!」

這個時候,顏無道也是帶著他魔天州的一眾強者,紛紛踏步沖入了那巨大的空間門戶之中。

「唰!」

「唰!」

……

一時間,一道道身影,都是眼神無比火熱,紛紛動身,朝著那空間門戶內踏步而入。

這個時候,沒有人發現的是,幾道氣息恐怖無比的身影,混在人群中,沖入了那空間門戶之中。

……

…………

「嗡!」

劇烈的眩暈之後。

林寒發現,自己已經踏步在了一片無比荒涼蕭瑟的黃土大地之上。

周圍,是一望無際的遼闊荒原。

周圍,不少人都是傳送了進來。

但他們看到林寒和林寒背後跟著的閻鬼,都是神色一驚,紛紛朝著遠處逃竄而去。

「林寒,看來你現在,在有些人眼中,也是不能招惹的存在了。」

小白趴在林寒的肩頭,此時笑著出聲道。

林寒搖了搖頭,道:「現在當務之急,是尋找足量的涅槃丹,助我突破到真正的涅槃聖境,如此一來,我在這冥古密藏之中,才能夠有底氣,與那些強者爭奪寶物。」

「沒錯。」

小白點點頭,隨即它雙目一閉,似乎在散發磅礴的神念,在感應著什麼。

「東南方向,五千米之處,似乎有不同尋常的力量波動,林寒你去看看,說不定有什麼發現。」

小白出聲說道:「這冥古密藏天地中,似乎有著古老的陣法,籠罩天和地,本帝的神念,都是被壓製得無法動用太多,不然很有可能讓本帝的神魂崩潰掉。」

林寒聽此,也是魂力散發出去,感受到了一種無比沉重的壓制。

「看來,這冥古密藏之中,有著流傳自古老年代的大陣,竟然覆蓋了整片廣袤的小世界,古老年代的大能們,果然一個個都是可怕無比。」

林寒也是忍不住唏噓一聲。

話音落下,林寒不再猶豫,朝著小白所說的方向飛快趕去。

一路上,林寒看到了不少殘破的古建築,像是一個個廢墟,還沒有徹底從歷史長河中消失。

那些高大殘破的石殿,懸浮在高空之上的斷裂古碑……一個個,似乎都在訴說著當年它們的輝煌。

「這片大地,如今看似貧瘠,但當年,或許就是眾多大宗門興盛之地。」

小白出聲說著。

林寒聽此,只是暗暗點頭。

冥古末年,發生的魔界和靈界諸神大戰,確實是摧毀了無數強大和恐怖的霸主勢力。

如今,也只留下一些殘破的痕迹。

終於,半個時辰后。

林寒來到了小白所說的那個地點。

「那是……」

當林寒目光觸及不遠處那片大地上的時候,他瞳孔微微一縮。

那裡。

竟然有著一個巨大的深坑。

深坑之中,雷光涌動,像是一方小小的雷海。

那雷海深坑中央,端坐著一具骸骨。

骸骨,血肉早就腐敗消融,只留下來了一具慘白的骨頭架子。

「好濃郁的雷霆之力。」

小白眼神一亮,隨即道:「這骸骨臨死前,應該是在渡涅槃聖劫,不過很可惜,似乎是失敗了,被天雷給硬生生劈死了,只留下一具骨頭架子。」

「涅槃聖劫?」

林寒眼神微微一凝。

他對涅槃聖劫,自然不會不熟悉。

涅槃聖境,和其他的幾個聖境層次,很不一樣。

陰陽造化,生死輪迴,四個聖境存在,都只是初階、中階、高階、大成和圓滿五個等級。

但涅槃聖境,乃是武者涅槃的過程。

在武者踏入高階涅槃聖境的時候,要想涅槃成功,步入大成涅槃聖境,必須還要經歷九次劫數。

這九次劫數,就是涅槃聖劫。

墨爾本,算到愛 從一劫涅槃聖境,到九劫涅槃聖境,每渡一劫,武者的實力,都會迎來一次巨大的提升。

只有度過九次涅槃聖劫,武者,才能稱之為大成涅槃聖境強者。

「根據殘留的這些雷霆力量判斷,此人生前,至少也有著三劫涅槃聖境的修為。」

小白看著那具被雷霆環繞的骸骨,出聲說道。

「藉助這些天雷之力,或許,能夠讓我的天雷神體,步入圓滿之境,屆時,我將擁有媲美高階涅槃聖境的肉身之力。」

林寒心中想著,隨即便是直接踏步進入了底下那雷霆深坑之中。

「天雷神體!」

「給我淬鍊!」

林寒心中冷喝。

隨即,他運轉天雷神體的奧義,每一寸血肉和骨肉,此刻像是具有了生命,貪婪地從周圍吸收那天雷之力。

整整半日的時候,那深坑之中,所有的雷霆,都是被吸收完了。

而此時,林寒睜開了雙目。

咻!咻!

兩道雷光,像是兩柄利劍,瞬間從他的眼中轟然射出。

此刻,他的皮膚之上,都是在流淌著不朽的雷光。

「天雷神體,圓滿!」

林寒握了握雙拳,有著喜色在眼神中生出。

雖然沒有尋找到涅槃丹,但卻是藉助一位強者渡劫失敗殘留的雷霆之力,將肉身淬鍊到高階涅槃聖境強者的層次,也算是一次讓實力的巨大提升。

「林寒,去看看那具骸骨,被天雷劫數都轟不碎的骸骨,有著不小的價值。」

小白這個時候出聲道。

林寒點點頭,他朝著骸骨走去。

「嗡!」

不過,就在林寒伸手觸碰到那骸骨的瞬間,骸骨竟然寸寸碎裂開來,一顆仿若烈焰鑄造出來的珠子,從骸骨中滾落出來。

「是這強者的修為精華凝聚的能量珠,林寒,將其奪過來,有著巨大的價值,其中說不定蘊藏著這強者一生對於武道的領悟以及屬性之力的感悟。」

小白帶著驚喜的聲音,突然間響起。

「真的嗎?太好了。」

林寒聞言,眼神猛地一亮。

這能量珠若真的是那強者的畢生功力凝聚出來的珠子,根據小白所說,說不定其中有著其生前的殘存記憶。

而很顯然,這強者,乃是這冥古密藏中古老年代的本地人。

他說不定知道哪裡儲存著巨量的涅槃丹。

不過,就在林寒剛剛準備掠奪那能量珠的時候。

「小子,我若是你,就會放棄那珠子,因為,這珠子,不是你這個區區不過半步涅槃聖境的小小武者所能掌控的。」

驀地,一道帶著絲絲冷意的聲音,在不遠處響起。 幾乎就在那帶著冷意話音落下的瞬間,林寒猛地大手一抓,便是將那強者遺留下來的能量珠給抓入手中,瞬間收入囊中。

這一幕,讓不遠處那聲音的主人,面色微微一沉。

那是一個面容帶著陰沉之色的年輕男子,一襲白衣,氣息深不可測,顯然是一位隱藏在人群中的強者。

林寒神色微微變得凝重起來,他看著那白衣男子,出聲試探道:「這能量珠,乃是我第一個發現,閣下想要強取豪奪,未免太過霸道了吧。」

「霸道?」

那白衣男子先是神色一怔,隨即便是笑著搖了搖頭,道:「你難道不知道,在這冥古密藏空間之中,沒有什麼霸道不霸道,強者,才能夠擁有一切機緣造化。」

「這麼說,你是準備動手了?」

林寒眼睛微微眯起,出聲道。

白衣男子搖了搖頭,道:「我認識你,你叫林寒,來自一個低級州,卻是將一個高級大州玩得團團轉,不得不說,你確實有幾分手段,但是,我想提醒你的是,你若是覺得這樣,就能傲視同齡一輩,那你就大錯特錯了,現在的你,可能連踏入涅槃聖榜的資格都沒有呢。」

話音落下,那白衣男子沒有再多說什麼,似乎真的對於那能量珠沒有了興趣。

唰!

他縱身一躍,便是飛射到了遠處。

轉眼,就消失在了天際盡頭。

而這個時候,原地,林寒則是微微思慮。

「此人,到底是誰?具有如此深不可測的修為,絕對不可能是普通州中的人,可能是隱藏在人群中不顯於眾的那些強者們。」

林寒心中暗暗思慮著。

隨即,他又想到了剛才那白衣男子口中的「涅槃聖榜」,不由眼神微微一閃。

看來,在涅槃聖境的層次,有一個專門的實力榜單,記錄著涅槃聖境中各大強大天驕的實力排名。

「有點意思。」

林寒心中笑了笑,隨即他目光露出一絲自嘲之色,道:「根據那白衣男子所說,我連登入那什麼涅槃聖榜的資格都沒有,看來,那涅槃聖榜,最少都要渡過涅槃聖劫的強者,可能才有資格踏入。」

口中呢喃著,林寒不再猶豫,將囊中的能量珠拿了出來,魂力穿透其中,開始搜索那隕落強者的記憶碎片。

這強者乃是這冥古密藏中的本地人。

因此,他腦海中,有著諸多關於這片冥古密藏大地上的記載。

「找到了!」

穿越:暴君的小妾 只是短短片刻,林寒便是找到了有關一處擁有巨量涅槃丹儲存的地方。

小白看到林寒如此神色,也是立馬道:「走吧,若是你能夠突破到涅槃聖境,說不定才有踏入那什麼涅槃聖榜的資格。」

聞言,林寒點點頭。

隨即,他不再猶豫,身軀一動,化為一道虹光,朝著遠處飛射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