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手抱一個,慕靖南朗聲笑著,「走,陪爸爸賞花去。」

遠遠的,便看到兩道小身影在花園裡撲騰。

「小哥哥,那邊!」

「不對不對!又跑了!」

「哎喲!小糯米差點就抓住了!」

小糯米和慕少璽正在捕蝴蝶,兩人在花園裡跑來跑去。 曾經在進入聖界后,秉著趁他病,要他命的原則,古木建議夙沙幽然先收拾三大尊者,可她並沒聽從,而是迫切回歸部落。

如今三大尊者修為恢復,先下手為強,夙沙幽然意識到自己一步錯,步步錯,非但沒有抓住最佳時機,反而和古木的關係惡劣。

「夙沙尊者,你若將修為散盡,再把寶座交於我等,可以饒你不死!」

青羊尊者開口說道。

夙沙幽然冷笑一聲道:「做夢。」

青羊尊者陰下臉:「你已是強弩之末,非要落得魂飛魄散嗎?」

看來他已經知道,這個女人精疲力盡,一直在苦苦支撐。

夙沙幽然撇出一抹微笑,道:「你們想殺本王,是需要付出代價的。」

說罷,玉手輕輕搭在寶座上,道:「你一定不想被外人獲得,今天就陪著本王一起泯滅天地間吧。」

三大尊者聞言,臉色凝重起來,這個女人和寶座如此對話,難道是有著將法器引爆的打算?

還真讓他們猜對了。

夙沙幽然溝通寶座內的器靈,打算將其引爆,而不單單如此,她還決定自爆。

這是玉石俱焚的手段。

當然,能不能拉著三大尊者陪葬,她不確定,但自己和法器自爆,威力強烈無比,他們一旦被波及,就算不死也得遭受重創。

三名尊者看到夙沙幽然眸子里閃過一絲決然和瘋狂,心頭頓時升起危險感,紛紛驚道:「這女人瘋了!」

夙沙幽看著他們,慘笑道:「不錯,本王是瘋了,但也是被你們逼的,今天本王要用這尊者之軀和夙沙一族榮耀,來洗刷萬載的恥辱!」

說罷,她調動最後一絲力量,操縱著七彩寶座向著三大尊者衝過去!

嗡嗡——

七彩寶座在飛去的同時,不停地顫抖,並有著不斷膨脹的即視感,三大尊者見狀,臉色大變,那還顧得尊者形象,狼狽爆退。

開什麼玩笑。

法器若是自爆,爆發出的力量別說現在,就算全勝狀態的自己也不能正面抗衡啊!

見得三大尊者狼狽後退,夙沙幽然笑的更加瘋狂,速度也再持續提高,顯然是要追著他們引爆法器。

俗話說的好,愣的怕橫的,橫的怕不要命的。

夙沙幽然知道自己陷入絕境,這就不要命了,三大尊者還想活著,所以只能不停地後退。

可是他們小看了夙沙女王,也忽略了法器內部的器靈。

咻——

就在三人疲於後退之際,夙沙幽然神識調動,用力揮出寶座,沖著他們而來。

「不好!」

三大尊者見得法器衝來,散發出璀璨光芒,頓時意識到危險,於是急忙將丹田內所有修為全都調動,凝聚在周身!

轟——

象徵著夙沙一族榮耀的七彩寶座最終在距離三大尊者五百米的地方爆炸!

夙沙幽然倒想丟的近一點再引爆,可她已經儘力,只能達到這個最近的距離。

能夠依此來抗衡三大尊者,七彩寶座的強悍毋庸置疑,雖比不上造物之城,但至少也達到了中品。

此等法器爆炸,所產生的威力自然恐怖!就看到方圓五里,升起一團蘑菇雲,就好像地球的核彈爆炸!

嗡嗡——

咔咔——

爆炸過後,中心區域的空間壁壘碎裂不堪,如刀一樣的亂流從裡面浮現出來,整個空間徹底在大爆炸中被攪亂。

七彩寶座自爆,完全可以從空間壁壘被破壞的程度來看出有多強悍。

哪怕是武神巔峰置身於此,也必然會命喪黃泉!

……

爆炸只是一霎。

稍許過後,三道人影從空間亂流,從塵土瀰漫的方位飛出,然後一個個衣衫破碎,鮮血淋漓的跌落在地面之上。

竟是沒死!

堪比中品法器的寶座自爆,並沒有要了三大尊者的命,然,雖沒隕落,但他們三人栽在地上,臉色煞白,顯然受傷很嚴重。

當然,比他們更嚴重的還有一個人,那就是夙沙幽然,畢竟引爆寶座的時候兩者距離只有幾百米。

嗖——

空間亂流內,夙沙幽然如流星劃過,重重摔在地面之上,青絲遮住蒼白的面容,那高貴衣裙已破碎不堪,鮮血染身,極為凄慘。

由於修為耗盡,她所受得傷比三大尊者嚴重,不過她卻咬著牙,用那傷痕纍纍的手支撐起身體,然後顯露出一張略有瘋狂和猙獰的臉。

沒有了冷傲,沒有了那份妖艷。

此刻的夙沙幽然就好像一個走火入魔的瘋女人,然後艱難地走向三大尊者。

寶座自爆后,下一個就是她自己了!

三大尊者拖著傷痕纍纍的身體從地上爬起來,看到夙沙幽然一步步走過來,那亂髮遮擋,僅僅露出一雙瘋狂光芒的眸子,頓時一個個倒吸了一口冷氣。

媽的,這娘們太瘋狂了!

「諸位,她傷的比我們嚴重,想自爆肯定不會那麼容易,我們一起上,在自爆之前將她斃在掌下!」

青羊尊者忍著巨疼說道。

公羊尊者和哈兒尊者聞言,頓時有些遲疑了。

這是玩命啊!

不過最終他們還是同意了。

因為被法器爆炸波及,他們修為近乎耗盡,別說飛行,能夠如普通人正常離開,那都是有點困難,再者說,到了這個節骨眼難道要撤退?

他們當然不能撤退。

好不容易將夙沙女王逼到這個份上,如果就此離開,待得她傷勢好了以後,不擇手段報復,那肯定要頭疼的。

這個女人,今天必須死。

三大尊者不是優柔寡斷的主兒,很快達成一致,然後紛紛調動最後一丁點兒的靈力,沖向夙沙幽然,勢必要在她自爆前將其解決!

見他們衝來,夙沙幽然冷笑一聲,調動神識去溝通丹田氣團準備引爆,可是,當她剛剛行動,卻意識到自己渾身沒有絲毫力氣,也無法分出神識!

青羊尊者的判斷不錯。

夙沙幽然此刻靈力枯竭,又受重創,若非仇恨和憤怒支撐早就昏死過去,想要調動神識溝通丹田氣團自爆,根本就是力不從心。

嘭——

嘭——

就在此時,三大尊者已經衝過來,凝聚而成的三團氣流也已揮出,並毫無意外將在夙沙幽然身上。

嗖——

嘭——

夙沙幽然再遭重創,如斷線的風箏摔飛出去,然後一口血噴出,臉色虛弱到極致。

這三掌擊中,已讓她徹底失去力氣,沒有了反抗之力,就連自爆也做不到。

三大尊者落在她幾米遠處,看到伏在地上動彈不得的夙沙女王,臉上浮現出得意笑容,不再去擔心她會自爆。

夙沙幽然努力睜開雙眸,目睹三大尊者陰森笑容,虛弱無比的臉上有著一抹不甘和苦澀。

要死了。

卻沒有讓他們其中哪怕一個人陪葬。

不甘心!

夙沙幽然的生機暗淡,視線開始模糊,也知道自己在劫難逃。

忽然間,她識海內浮現出很多畫面,畫面里有東州葯堂比斗,有青州地界被人圍攻,有歸元劍派的地牢,還有**的東海小島。

這些都是曾經還是青衣時的記憶,這些都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記憶里都有一個男人,這個男人則是古木。

畫面不停地的出現,有古木,還有夙沙妙華。

在她沒有繼任女王,還很小的時候,曾聽部落里的老婆婆說過,如果一個人死前,想起什麼人,那麼這個人肯定是生命里最重要的。

從現在的畫面中她想起古木,想起女兒,可以看出兩人是她生命中最重要和最在乎的。

回憶著曾經發生的一幕幕,夙沙幽然嘴角揚起微笑,然後吃力的抬頭看著天穹,輕聲道:「古木……我輸了。」

三大尊者聞言,微微一怔,顯然並不知道這女人在說什麼。

進入聖界前,古木和夙沙幽然定下賭約,如果她愛上他,他贏,她輸。

生機逐漸暗淡的夙沙幽然,終於承認自己輸了。

因為她已經愛上了這個男人,在離開古城后,在追上古木后,她就想認輸,可卻說不出口。

如今她想親口對古木說,卻已經沒有了這個可能。

沒有么?

這是她自己認為罷了。

就在夙沙幽然說完『古木,我輸了』,就在三大尊者不解之際。

嗡嗡——

這片空間忽然一陣模糊,然後就看到古木從虛空一步跨出,出現在她面前。

他終於趕到了女王之城,並第一時間發現這裡有戰鬥的痕迹。

三大尊者看到有人施展類似於『虛空渡步』的能力突然出現,頓時紛紛戒備起來,見得來者竟是那名異族,頓時鬆了一口氣。

古木站穩身子,見得鮮血淋漓的夙沙幽然,臉色頓時陰下來,然後轉過身看著三大尊者,冷冷道:「你們打的。」

這不是詢問的口氣,這是認定的口氣!

三大尊者冷笑起來,這小子很叼啊,也不看看自己什麼實力。

在他們理解中,此子修為並不高,最多就是首領級別,雖然此刻三人已經重傷,但聯合起來將他滅掉也是輕而易舉。

古木現在爆發的修為是武神後期,如果真如以前那般,想要面對哪怕受傷的三大尊者,自然有難度。

時光靜悄然 可現在他是武神之上,而對方卻身負重傷!

咻——

咻——咻——只看他調動體內七彩真元,打出『生死輪迴掌』,然後毫不猶豫向著三大尊者拍去,同時還冷聲怒道:「這個女人只有我能打,你們敢動她,我就要了你們的命!」 傭人們看得心驚肉跳的,深怕誰摔了磕著碰著了。

「小少爺,小小姐,慢一點。」

「當心腳下!」

「千萬別摔著了!」

慕靖南放下安璇和慕言禮,牽著他們的手走過去,「小糯米,少璽。」

兩個拿著捕捉網的小傢伙,紛紛停了下來,小糯米氣喘吁吁的,「二伯!」

慕少璽也脆生生的喊,「二伯,你也來捕蝴蝶嗎?」

小糯米嘿咻嘿咻的跑過來,慕少璽也跟上,兩個小傢伙跑到慕靖南面前,一個急剎車停穩,仰起臉兒,「二伯,你把哥哥姐姐帶過來一起捕蝴蝶嗎?」

「對,安璇和言禮也想跟你們一起玩。」

安璇抿唇羞澀一笑,慕言禮沒有說話,只是那目光,卻有些躍躍欲試。

小糯米伸出小爪子,「姐姐,來。」

慕少璽也抓起慕言禮的手,「走,我們一起抓蝴蝶。」

兩個小傢伙的團隊,變成了四人團。

捕蝴蝶,挖蚯蚓,掏鳥蛋……

屬於孩子們的稚氣遊戲。

慕靖南含笑看著,也不組織,傭人們在一旁看得心驚膽顫的,「二少,您也不勸一勸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