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時間,場面混亂無比,就算是那些手持鐵棍的邪教打手也都是亂打一氣。

而李發財,憑藉他的縮頭烏龜功,抱著腦袋,匍匐前進,偶爾有鐵棍和拳腳落在他的身上,可在硬化能力的作用下都顯得不痛不癢。

李發財緩慢前進,居然還真的被他找到了一個突破口,從人群中鑽了出來!

現在的李發財沒有心思去管這已經打成一鍋粥的教徒,他心裡很著急,主教跑路了,阿月又不見人影,不知道這些社會的敗類對阿月做出了什麼。

脫離人群,李發財拔腿就跑,拿出了他這輩子最快的速度,追趕逃跑的主教,等到他跑出廢舊倉庫的時候,卻發現主教已經坐上了一輛小汽車,正要開車離開。

李發財氣喘吁吁的從地上撿起一塊磚頭,向著汽車扔去,但主教已經將汽車發動急速駛去,李發財的磚頭只是砸到了汽車後備箱上。

「媽的!你不是什麼狗屁宇宙大神的使者嗎?來啊!和我打啊!跑什麼跑!」

李發財快步追趕,只是很快他便累得趴在了地上,人類的兩腿,怎麼可能跑得過汽車的四個輪子。

主教駕駛的汽車越開越遠,馬上就要離開李發財的視線範圍,如果真的追丟了,那麼可憐的阿月這輩子也許都無法再回到文明的社會當中。

李發財咬緊牙關,他怒吼一身,雙手用力撐地,終於從地上爬起,他著急得團團轉,再過幾秒鐘就要失去主教的蹤跡。

正當這時,一輛三蹦子忽然出現在了他的面前,三蹦子,俗稱三輪車,他的主人是一名頭戴斗笠,身穿短褲背心,腳踩拖鞋的農民大爺。

李發財看得高興得蹦了起來,這簡直就是神來之筆啊!

「大爺!大爺!快停下!」

大爺正抽著小煙,哼著小曲,心情正好,巨大的肉山卻突然出現在他的面前,嚇的大爺心臟病都差點發了。

「哎喲喲,小夥子,你這是幹什麼?你穿得這破破爛爛,還這麼臭,你怕不是掉進糞坑裡了吧?」

主教的汽車已經開得不見了蹤跡,李發財正是心急萬分的時候,哪有什麼閑工夫和大爺解釋什麼。

他快步上前,對著大爺說了句對不起,粗壯的手臂直接將大爺拉扯了下來。

小的時候,李發財就生活在農村,這種三蹦子,騎的次數沒有1000也有800,此刻也是熟練得很,猛地一轉油門,呼呼而去。

「大爺!不好意思啊!借你的車一用!那邊的倉庫是個邪教的據點,裡面幾十號人正打在一塊,你趕緊報警讓警察來處理!」

李發財騎著三蹦子絕塵而去,只留下一臉茫然的大爺摸不清頭腦…..

「快快快!三蹦子再給我給點力啊!」

這裡地處偏僻,除了偶爾有幾輛車路過,很少再有其他的居民,李發財的三蹦子加速到了極致,就連發動機都開始冒出了黑煙。

但是這三蹦子似乎是感受到了李發財的著急,沒過上幾分鐘,居然還真的是追了上去。

「哈哈!媽的,就你一個死胖子還想和我斗,再回去修鍊個幾年吧!」

主教也不慌亂了,聽著收音機,抽著香煙,滿臉的悠然自得,「老子這個據點肯定是不能再用了,不過沒關係,等過段時間風聲過去了,再找一個城市,重新再搞一個就行。」

主教的煙氣隨著夏風飄散在天地間,他無意間瞥了一眼後視鏡,卻嚇的一哆嗦。

李發財紅著雙眼,發出驚人怒吼,他胯下那輛三蹦子冒著黑煙,滾滾而來,這樣的場面,使得見多識廣的主教都驚了一下。

「別跑!給你發財哥停下!」

李發財完全豁出了性命,竟然駕駛三蹦子,直接撞向了主教的汽車。

嗚嗚嗚!

主教的汽車受到猛烈撞擊,再加上他心中的吃驚,慌亂之下方向盤沒有打穩,車頭撞在了公路邊的護欄上!

李發財的三蹦子也是遭受到了巨大的衝擊,原本就已經瀕臨報廢的發動機完全破碎,在撞擊了主教的汽車以後直接騰空翻轉,飛出了護欄,落在了海邊礁石上,巨大的爆炸聲響起!

在三蹦子撞擊飛出的剎那,李發財搏命跳躍,摔出了十幾米遠才堪堪停下。

「咳咳!咳咳!」主教在劇烈的咳嗽中爬下了車,看向李發財的眼神中除了恨意再無其他。

「啊啊啊啊!都是你!你個死胖子!如果不是你的話,老子的教派也不會覆滅,本來老子都決定放你一馬了,你他媽卻偏偏要來找死啊!」

主教暴怒,從他的懷中取出了一把黑色的手槍!

李發財也是咳嗽不止,硬化功能雖然開啟,但從半空中被摔出去這麼遠,身體也是隱隱有些疼痛,不過還好,自己沒有受到太多的傷害,還可以行動。

「胖子!這裡地處偏僻,沒有攝像頭,也沒有人,老子就是在這裡用這把槍殺了你也不會有人發現,你給我去死吧!」

砰!

巨大的槍響聲回蕩在四周,主教手上的手槍槍口還冒著硝煙,李發財大腿根處的地面被擊打出了一個小洞。

李發財冷汗直冒,沒想到這邪教主教真的是亡命之徒,連手槍這種違禁物品都敢使用。

地面上的彈孔距離李發財的身體只有一絲距離,差一點,李發財就變成了失傳已久的太監。

「靠!老子居然打偏了,不過這一槍,一定要你死!」

李發財感覺到了生死危機向他襲來,他隱隱覺得,就算是自己的硬化功能吃了一顆子彈也絕對不會好過!

砰! 冷魅老公小嬌妻 砰!砰!

主教連開三槍,也許是后坐力的緣故,也有可能是主教在此之前從來沒有開過槍,李發財險而又險的躲過了一顆顆子彈。

「媽的!死胖子!還不死!給我去死啊!」主教聲嘶力竭的怒吼著,手中的槍械對準李發財又開三槍!

這一次,李發財沒有那麼好運,三顆子彈結結實實的擊中了他的身體。

李發財痛呼一聲,跪倒在地,被大神系統硬化過的身體也經受不住槍械的攻擊,這三顆子彈都打在他的肚子上,雖然沒有出現腸穿肚爛的情況,但他體內的幾根肋骨,也是被這強大的衝擊所震斷。

「哈哈哈!死啊!死啊!你這個廢物,去死啊!」

主教狀若瘋癲,完全像是失去了理智。

「可惡!可惡啊!把阿月,還回來啊!」想要救助阿月的決心戰勝了肋骨斷裂的疼痛,李發財拼盡全力的從地上撐起,咆哮著向著主教衝來。

主教害怕了,他從未見過人類中了三槍之後還不死,拿著槍的手都開始發抖,「你,你他媽的真不要命嗎!阿月,我想起來了!就是那個農村來的女人!至於嗎?至於嗎!不就是一個和你素不相識的女人,你至於連命都不要了嗎!」

李發財嘶吼著,抬起他的右手握成拳頭,用盡身上所有的力量,向著主教面門打去。

「像你這樣不把人當人,不把命當命的社會敗類,怎麼可能會懂為別人拚命啊!」

砰!

主教的手槍再次開火,這一次,他的子彈完完全全的擊中了李發財的眉心。

李發財的拳頭沒能夠到主教,他的身體開始向著後方倒去,有血液濺出。

「死了!死了!這個該死的胖子終於死了!」

主教欣喜若狂,而就在這時,李發財的左腿向後踏出一步,穩定住了身體!

「啊!你他媽的才應該死!」

李發財宛如瘋魔,他的眼睛紅到快要滴出鮮血,眉心處的子彈落在地上,彈頭凹了進去,這顆子彈沒能要了李發財的性命,卻還是將他擊傷,鮮血從李發財的眉心落下。

寒門嬌寵 「不,不可能!這不是真的!」

在主教難以置信的神情之中,李發財的拳頭轟然砸下,這一拳帶著李發財的憤怒,帶著李發財必勝的決心,強大的力量使得主教被打倒在了地上!

「不不不!別打了!別打了!英雄饒命,英雄饒命啊!你不就是要那個女人嗎?那個女人不在我這裡,今天早些時候我已經把她賣掉了!」

「什麼!」一聽這話,李發財又驚又怒,難怪找不到阿月的身影,原來是已經被當作貨物賣掉了!

「你這王八蛋,該死啊!」憤怒的李發財對著失去反抗能力的主教拳打腳踢,「說!你把她賣到那裡去了?說!」

「英雄饒命饒命啊! 總裁,放了我!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我從來不問客戶的去向,我真的不知道啊!」

失落的李發財跪坐在了地上,眼中流下了眼淚,「阿月,對不起,真的對不起,要是我能早一點發現大神系統,你就不會淪落到這樣的地步,對不起,都是我的錯啊!」 轟隆隆,原本晴空萬里的天空,卻不知道為何,忽然被濃重的烏雲所籠罩。烏雲中夾雜著閃電,整個天空黑得像要滅世一般。

李發財跪坐在地上,放聲痛哭,那個始終抱有希望的阿月,可能再也回不來了,世界上人口眾多,有好人,就會有壞人。

販賣人口也是一條利潤巨大的黑色產業,可憐的阿月不知道被誰買走,不知道被賣到了何方,世界那麼大,就算自己想去找,又能夠去那裡呢?

主教的眼中有著奸詐,他假意倒在地上,失去了反抗能力,可實際上一直在觀察,等到李發財放鬆了警惕的剎那,在地上翻滾一圈,又將掉落一旁的手槍拿在了手中。

「哈哈哈!你這個死胖子,在這種生死關頭居然還敢在那發獃,我就不信了,對著你腦門再開幾槍你還不死!」

黑黝黝的槍口對準了李發財的腦門,李發財能夠感覺到死亡在向他逼近。

就運算元彈無法打穿他硬化過的皮膚,但是在如此之近的距離之下,強大的衝擊力,也很有可能將他大腦損壞,讓他變成一個植物人,或者變成白痴。

在生死面前,李發財不知道哪裡來的勇氣,又悲又怒的他抓住了主教拿著槍械的手,嘶吼道,「來啊!開槍啊!有本事打死我!打不死我,老子就送你去見如來佛祖!」

主教咬牙切齒,他對這怎麼打也打不死的胖子很是忌憚,但現在的狀況已經完全變成了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主教怒吼一聲,手中的槍械就要開火殺人。

「把槍放下!你已經被包圍了!」

在這電光火石的之間,大批的警車到來,警察們看到主教手中的槍,更加認定了這是一個悍匪,頃刻之間便是下了警車,拔出配槍嚴正以待。

李發財笑了,李發財大聲的笑了,他知道,不管怎麼樣,這個邪教主教都是完了,他身上的罪名,就算不是死刑,也要在牢里呆上一輩子,這也算是對那些被他殘害的生命有了個交代。

「警察同志,就是那個胖子!就是他搶了我的三蹦子啊!」農名大爺痛心疾首的指著李發財,滿臉不滿。

李發財搶了他的三蹦子以後,留下一句讓他摸不著頭腦的話,但是大爺年輕的時候想要報考警察學院,奈何各種問題,導致最終沒有考上。

但是他的心永遠都是傾向正義,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一聽到邪教兩字,大爺就覺得這個事情不會簡單,趕忙拿出他的防爆老人手機,打了個電話給警察局。

警察局接到報警電話,立刻出動,先是抓獲了廢舊倉庫中的邪教人員,又是在搜尋落網之魚的過程當中,找到了李發財和主教。

「該死!該死!都是因為你啊!胖子!老子就算是死,也要帶上你!」

主教瘋狂了,他見自己被警察包圍,犯下的那些罪他也心知肚明,被捕以後絕對沒有活路,而導致這一切的罪魁禍首就在他的面前,一定要殺了他!

面對死亡的威脅,李發財卻顯得有些平靜,他這一生前面十幾年,全都是渾渾噩噩,從來沒有做過一件幫助別人的事情。

在他生命最後的時候,卻抓住了邪教主教這樣的犯罪份子,這樣的一生,也值得了。唯一他覺得有些愧疚的,就是對於他的父母。

父母生他養他,含辛茹苦,自己非但沒有讓他們過上好日子,甚至還欠下一屁股債,希望那些高利貸,不要太難為自己的父母才好。

「死吧!」

砰!

隨著槍聲的響起,李發財的身體開始向後倒下,原本就硬抗了幾顆子彈的他終於是堅持不住了,他的雙眼抹黑,開始失去了意識。

黑暗向著他襲來,他只覺得自己身處黑暗之中,空虛寂寞包圍了他,除了周四的一片寂靜,什麼也都沒有了。

他好像是回到了小的時候,那時候的生活雖然不富裕,但他每天也很是開心,光著腳丫奔跑在稻田裡,和他的小夥伴們一起去抓抓蜻蜓。

夕陽西下,他會和家中的大黃狗一起坐在樹下,看著那被火燒雲所染紅的天空,幸福美滿的生活。

畫面忽然一轉,他好像看到了因為自己欠的錢還不上,那些可惡的高利貸欺凌他的父母,父母被打得頭破血流,哀聲哭泣。

「不…不!」

李發財驚醒,他睜開雙眼,渾身是汗的從病床上掙扎坐起。

「原來是夢….」李發財看清了周圍環境,這才鬆了一口氣。

他在一個醫院的病房裡面,床頭柜上,還有不知是誰送來的鮮花水果,牆上還掛著一副由月河市公安局贈送的月河英雄字樣的錦旗。

「我,我沒死啊….」李發財摸摸自己的額頭,又摸了摸自己的肚子,當時那種被槍擊中所帶來的疼痛感,早已消失得無影無蹤。

他想起了大神系統,立刻進入界面一看,身體縮影上顯示的健康狀態良好,而這個時候,他卻驚奇的發現,那身體縮影上方的等級,已經變成了2。

「我去!發財哥我升級了!」

李發財確定了自身無恙之後終於是放心了不少,發現自己升級為2級,也很是高興。

「不知道我這2級有沒有開啟什麼新的功能。」李發財摸著下巴,開始尋找起來。

大神系統的界面實在簡單,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等級還是太低的原因,整個界面上除了身體縮影,等級,經驗條,大神按鈕以外,什麼都沒有。

就算是升到了2級也並沒有開啟什麼新的功能,但眼尖的李發財卻是發現,身體縮影旁邊的小狀態欄,卻顯示他的身體各項能力,都增加了1點。

「加了1點?這玩意怎麼像是打遊戲一樣,難道沒到10級都是系統自動加點的?」

李發財很是疑惑,對於這個大神系統他有太多的不清楚,那個自稱為神的老神頭也沒和他解釋什麼,就把他扔回了家,就連激活方式都沒告訴他。

現在回想起來,雖然不能確定自己是怎麼激活這個系統的,但很有可能是因為那句神啊求求你。

李發財搖搖腦袋不再去想,不管怎麼樣,自己擁有了這大神系統也不是什麼壞事,就像老神頭所說,可以逆轉人生。

「自從我陷入了邪教組織也不知道過去了多久,那群高利貸指不定做出什麼事情來。不行!我得回家看看!」

夢中的景象在他的腦海當中揮之不去,這很有可能是會真實發生的事情。

李發財在病房中看了一圈,發現椅子上居然還一套新的衣服。

他很奇怪,究竟是誰在他昏迷的時候,為他送來了這些。

但既然東西已經有了,他也不會拒絕,連忙將身上的病號服脫下,李發財摸摸自己的肚子,卻發現好像變小了一些。

「哎?我的肚子怎麼減小了那麼多?」對於減肥,李發財也是喜聞樂見的事情,畢竟他不高,只有1米65,180斤的體重的確太胖了。

「嗨!看來我打個怪還能減肥啊,不錯不錯。」

李發財利落的換上椅子上的新衣服,但讓他鬱悶的事情又發生了,這衣服是沒問題,可是這褲腿,卻是短了一截。

「什麼情況!」李發財吃驚的跑到鏡子面前,片刻以後他驚叫了起來,「啊!發財哥我真的瘦了,而且,我好像還長高了!要發啊!」

身高一直都是李發財最為頭痛的地方,在現在這個年代別說1米65了,就是170的男生,依然被說成是廢物。

雖說不知道長高了多少,他但估摸著,至少也得有2-3厘米吧。

「哈哈哈哈!要是每升一級,我就能減點肥,就能長高一點,那麼成就絕世美男,指日可待啊!」

這時,病房門口卻突然傳來了敲門的聲音,而後一位身穿西裝革履,打扮得老闆模樣的中年男子走了進來。

中年男子看上去應該有40來歲,雖然不是很年輕,但他的模樣卻生得很是俊朗,還有一股成熟大叔的魅力,他高鼻樑,大眼睛,立體的五官,還有讓李發財羨慕不已的瓜子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