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眾山賊暫時停留在城外,朱大彪和慕容玲瓏率先進城門,往城主府奔去。

蕭易也在城門口告辭。

分別時,朱大彪相約有時間喝酒,蕭易欣然同意。

而這一等,就是七天。

七天後,一個慕容家的護衛,來到蕭易住的旅館,奉朱大彪的命令,邀請蕭易參加城主府的晚宴。

蕭易想了一會,也就答應下來。

蕭易很清楚,這個宴會擺明了就是慕容孤城,為慕容玲瓏和朱大彪所舉辦。蕭易如果不去,多少會在朱大彪心裡留下不快。而且,去了以後,還能解決一個麻煩。

那便是雲紫的弟弟,蘇蔡。

蕭易準備把他,交給朱大彪帶。這麼一個小小的要求,蕭易相信朱大彪不會拒絕。

做出決定。

當即,蕭易就拉著沉迷修鍊中的雲紫,在名貴的服裝店裡,給兩人各自買了一身合適的衣服。

人在大乾王朝,飛雲宗的弟子服飾,蕭易全都收進了空間戒里。

夜幕降臨。

蕭易帶著雲紫,在卡蒙的護衛下,進入城主府,來到裝扮的金碧輝煌、高端大氣的宴會大廳。

第一次來到這種場合,雲紫很緊張。緊緊拉著蕭易的衣袖,警惕的看著四周,有說有笑的賓客。對此,蕭易安慰之餘,選了個角落,等待朱大彪兩人出來。

隨著時間流逝,宴會大廳里人流越來越多。

雲紫慢慢的,也放開了心思。端著一個盆子,在準備好的餐桌上,挑選美味的食物,吃的滿臉雀躍。

也就在這時。

一個身穿華麗勁裝,英俊非凡的青年男子,端著酒杯,走到雲紫身旁,自來熟的打招呼道,「美麗的小姐,你好。很榮幸認識你。不知能否,請你喝一杯?」

英俊男子先是看到雲紫,對於雲紫身旁的蕭易,並沒怎麼注意。

不過,等他說完,眼角餘光無意中瞥見蕭易的面容時,,瞬間就傻了。

那本是堆滿溫和笑容的臉上,霎時變的慘白無比。端著酒杯的手,禁不住顫抖。

看向蕭易的目光中,除了恐懼,還是恐懼!

… 英俊男子臉上流露出來的恐懼神色,發自內心。連雲紫都能感覺到,更不用說蕭易了。

不過。

蕭易卻很疑惑。看他的樣子,顯然不是作態,而是真的害怕。

可自己明明不認識他。

然而他卻偏偏怕自己,而且還是那種深入到骨子裡的畏懼。

這是怎麼回事?

疑惑中,蕭易眼中倏地閃過一道精芒,在腦海中問道,「虎大爺,這個傢伙是不是血妖?」

「嘎嘎嘎,小子,總算有點眼力!」

吞天虎怪笑,「虎爺沒提醒,就是想看看你能不能認出來!現在看來還不錯!嘎嘎嘎……」

蕭易,「……」

「那我要是沒認出來,豈不丟大臉了?」蕭易沒好氣道。

「嘿嘿,你丟不丟臉,和虎爺可沒啥關係!」吞天虎懶洋洋回應。

聽的蕭易恨不得揍他一頓來消氣,深呼吸,平緩內氣,蕭易傳音身後不遠處看向這邊的卡蒙,問道,「上次你放走血妖時,知道對方的來歷嗎?」

「知道。那隻血妖叫維斯,是血妖十三部族,森特一族的少族長。」卡蒙同樣傳音回答。

「很好!」

蕭易點點頭,思緒回籠,看了眼英俊男子的恐懼表現,心中突然一動,面帶微笑,開口道,「你是森特部族的人?」

「回……回大人的話,小……小人正是來自森特部族。」英俊男子顫抖著聲音回答道。在說著的過程中,臉龐上的汗水,禁不住流淌而下。

看的雲紫不由瞪大眼,在他和蕭易兩人的身上來回掃視,美眸中僅是疑惑。

對於雲紫的迷糊。

蕭易沒有解釋,保持笑容,淡然道,「你家少族長還好吧?」

「好,好,多謝大人關心。」

英俊男子恭敬回道,話音落下了,鼓起勇氣,狀著膽子,顫聲道,「尊……尊敬的大人,少族長有過吩咐我們,若是看到您,務必要把您的消息傳遞給他。您看……」

「維斯在找我?」蕭易略微訝異道。

「是的,大人。」見蕭易始終沒有流露出強勢的一面,英俊男子提著的心,總算放鬆了下來。心裡的恐懼,也適時沉寂回心底。臉上恢復常色,正色道,「少族長一直在找您,不知您……」

蕭易這回沒有立即答覆,而是思索了一下,隨即才道,「見他沒問題,不過不是現在,要等宴會結束后才行。」

「明白,大人!」聞言,英俊男子面露喜色,欣喜道,「大人放心,小的待會再來請您。」

說完,弓著身,往後倒退,返回人群中。

蕭易看著他遠去的背景,陷入沉思,心中琢磨暗道,「維斯找我? 重生之異能狂妻 那隻血妖難不成想報恩?」

七天前在朱大彪的古堡後山,放了維斯。出面的是卡蒙。蕭易不過是維斯在離開前,遠遠的看了一眼。

沒想到,再次碰到血妖族的人,對方如此畏懼自己。而且還奉的維斯的命令!

看來,維斯在回到部族裡后,對自己非常恭維。手下見了自己,害怕成這個樣子。

也不知當初卡蒙對維斯說了什麼?

蕭易很好奇,卻沒有向卡蒙詢問的意思。有時候保持一份神秘感,反而更有趣……

宴會大廳里人來人往。

又過了十分鐘后,朱大彪和慕容玲瓏,在慕容孤城的帶領下,終於出場。

「非常感謝大家前來參加今晚的宴會……」

慕容孤城站在大廳中央搭建的一個高台上,面朝所有人,凱凱而談。末了,正式的把朱大彪和慕容玲瓏,介紹給大家。

和蕭易猜想的一樣。

朱大彪暴露自己的血脈之力后,第一時間就被慕容世家尊為供奉。對他和慕容玲瓏的婚事,大為支持。

一個身懷上古遺族血脈的強者,比起一段隨時都會斷裂的聯姻,強太多了!

慕容世家高興,朱大彪也歡喜。

從古堡裡帶出來的兄弟,全都併入慕容家,成立一個莊園。加上供奉這個職位,朱大彪對這件事的處理結果,很滿意。

……

隨著慕容孤城介紹完畢,朱大彪就在大廳里和各路豪雄、世家子弟,杯酒交錯,認個臉熟。

轉了一大圈后,才到蕭易面前,賠罪道,「蕭老弟,見諒,見諒。老哥先自罰一杯!」

說著,仰頭一口喝完杯中酒水。

「朱老哥不用客氣,話說回來,我還沒恭喜朱老哥呢。」蕭易舉杯回敬。

「呵呵,要不是蕭老弟,我恐怕早就亡命天涯了。」朱大彪滿臉笑意,臉上遍布紅光,「這次能夠如願以償,全賴蕭老弟的計策。日後蕭老弟有什麼需要幫忙,只管吩咐!我朱大彪若是皺一下眉頭,就不是男人!」

「朱老哥嚴重了。不過,我這裡還真有件事,需要麻煩朱老哥。」蕭易斟酌道。

「老弟請說!」

「朱老哥也知道,我個人喜歡到處遊走。帶著人多少有些不方便。這不,有個小兄弟,需要個去處……」

「好說!」不等蕭易把話說完,朱大彪便笑著打斷道,「老弟的兄弟,就是我的兄弟。蕭老弟儘管放心,只要我有口飯吃,就不會讓我的兄弟餓著肚子!」

「哈哈,那就麻煩朱老哥了。」蕭易舉杯,和朱大彪碰了下酒杯。

蘇蔡這個拖油瓶解決。

接下來的宴會,蕭易也就沒什麼心思參加了。隨便應付完幾個上前來打探消息的世家子弟后,緩緩退出城主府。

等在外面,待英俊男子出來,約定好明天見面的地點后,飄然而去。

翌日。

蕭易帶著卡蒙,前往約定地點。

飄雲閣。

出雲城最豪華的酒樓。

大門口,就有兩個鍍金的長槍騎士,充當守衛,彷彿永遠的站在門前,像雕塑一樣,時刻不曾停息的守衛著飄雲閣的安全。

勇武的盔甲,高大的身軀,隱藏在面具下的凌厲眼神,讓每一個進出飄雲閣的客戶,都充滿了安全感。

當然,飄雲閣的費用,也是全城最貴的。光是正門大廳,所有設施只能用「奢華」兩個字來形容。

走進大門的第一眼,就能看到一隊隊長發、身材動人的絕色侍女,站在通往大廳中央,那鮮紅如血的紅色地毯兩邊。

每一名侍女,所穿的衣服,都是清一色白色華袍,甚至連身高長相都出奇的相似,她們那始終洋溢著微笑的美麗臉龐上,讓來到飄雲閣消費的每一位顧客,都有走進春天,迎面春風撲鼻的錯覺。

如此絕艷的侍女,按道理來說,應該會招惹很多麻煩才對。然而,自飄雲閣建立以來,從沒有過任何人,敢調戲這些侍女。

不是不想,而是不敢!

能來飄雲閣的人,都是各方權勢豪雄,無一不是身份顯赫之輩。他們都知道飄雲閣是個什麼樣的地方,也知道飄雲閣背後的勢力,代表著什麼。

所以,敢來飄雲閣搗亂的人,至今為止,還沒有出現過一個。

……

站在飄雲閣的大門前,蕭易抬頭仰望眼前這幢奢華的建築物,臉上笑意越發濃郁。凝視中,問著旁邊的英俊男子,淡笑道,「維斯,就住在這裡面?」

「是的,大人。」英俊男子恭敬回答道。眼角餘光,瞥了眼沉默無聲的卡蒙。

不知是不是錯覺,他對卡蒙的感知就像無底洞。論危險氣息,卡蒙比蕭易強出三到五倍!

「嗯,不錯,他到是很會享受。」蕭易輕微點頭,隨口感慨了一句。

聞言,英俊男子訕笑一聲,卻是不敢接過來回答,而是轉移其它話題,快速開口道,「大人,我這就通報少族長,讓他出來……」

「不用,我們自己進去就行。」蕭易打斷道。說完,抬腳慢步走進了正門。卡蒙,緊跟在後面。

見狀,英俊男子只好作罷,快速跟上卡蒙的腳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