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夜問。

「這青木凶獸林里倒是有個靈寶之地!」

「我從應海峰那群傢伙那兒得知的,他們本來也打算前往那裡!」

龍若彤又道,不過她卻一直沒有說出到底是什麼靈寶之地。

「若彤姐姐,你就不說說是什麼靈寶么?」

妖女是個急性子,龍若彤這般故意不說到底是什麼靈寶,倒是讓他覺得很不爽。

「妖女妹妹別急,等姐姐慢慢道來!」

龍若彤故意優雅一笑,這使得妖女反而瞪了七夜一眼。

「你們大家應該都知道,魚龍界是龍門聖地保存下來的殘破遺迹,對吧?」

龍若彤這一句話讓眾人皆是點了點頭。

「不過這片遺迹中的好東西基本上都被人搜刮的乾乾淨淨,也只剩下一些漏網之魚……這些東西對於四大宗門來說並不稀奇,不過對於咱們這些大武師武者來說,那可都是好寶貝!」

「我聽到應海峰幾人說,這青木凶獸林的靈寶在一個廢棄的遺迹之中。這遺迹依舊有些陣法在運作,只有擅長陣法的人才能破解,普通武者只能望洋興嘆!而且這個遺迹是建在一座墓園之中的!」

說道陣法,妖女的紅色眸子微微一顫,似乎升騰起了一絲喜意,好像在說,該到本小姐表演了,不過這個心理寫照,也只有七夜瞥到了一下,而且也更多的是在意墓園二字。

「不過這遺迹之中到底是什麼,也只有去看看才知道!」

龍若彤道。

「既然如此,那麼咱么就去探探究竟吧!」

泡了淬體池之後,眾人在沒有獲得更好的靈寶或是遺迹好處,心裡自然有些痒痒。

能夠繼續探索一處遺迹寶地,對於大家來說,可是一個巨大的士氣鼓舞。 第三百三十九章墓園

茂密翠綠的密林景象幾乎讓七夜小隊產生了視覺疲勞。

又是兩天接連趕路,讓原本士氣滿滿的眾人覺得越發疲憊。

而周遭的密林之中,升騰起了一股讓眾人渾身發冷的感覺。

而且,周遭的茂密翠綠也發生了變化。

「墓地!」

突然出現的一座座墳墓,讓眾人臉色微變。

周遭的茂密翠綠在這一瞬間也染上了一層死寂的灰暗之色。

再加上夜晚來臨,灰暗之色更顯得滲人。

「若彤姐姐,你確定這個地方有靈寶嗎?」

膽小的柳青悄聲問了一句,墓地旁傳來的蟲鳴之聲讓她縮了縮脖子。

「這樣的地方或許真有靈寶,不過看樣子,咱們要創墓園了!說不定又會見到一些噁心的東西……」

妖女眉頭微皺,不過卻並不在乎眼前出現的大片墓地。

「似乎想要在墓地里盜取寶物的並不止我們一人啊!」

七夜突然停下,悄悄的躲了起來。

而眾人在七夜躲藏的第一時間,也躲了起來。

「有人!」

慕容梟雲跟在七夜身旁,隨同七夜一起在四處觀望著。

「這些傢伙看起來好邪異!」

慕容梟雲睜大著眼睛,眾人皆是無不緊張的注視著墓地之中。

因為在七夜讓眾人躲起來之後,不過幾息時間,便出現了一群黑衣人,這些黑衣人並非是殺手刺客所穿的漆黑蒙面衣。

而是一件衣衫襤褸,就如同從死人身上拔下來,散發著屍體臭味的衣服。

這一群人一共有十人,就像是參加考核的小隊,不過他們看起來確實極為詭異。

為首一人更是杵著一根黑色的人骨權杖。

「他們在幹嘛?」

慕容梟雲用玄力傳音的問道。

「卧槽,真他媽的噁心,他們在挖屍體?」

「靠,和屍體嘴對嘴接吻?」

慕容梟雲眼珠子都快突出來了,而一旁的柳青則是在乾嘔。

若非七夜事先用隔絕靈陣掩蓋了眾人的氣息和聲音,恐怕他們早已被人發現。

就在眾人這般注視之中,這群詭異又噁心的掘墓之人挖起了地上的屍體,他們從嘴裡哈出了什麼氣體。

在之後,這些腐爛的不堪入目的屍體,竟然能夠自動動了起來。

而且他們的空洞眼睛之中,則是多了一股詭異的光芒。

這樣邪異的事情,讓眾人打了一個寒顫。

「屍鬼宗的操屍之法!屍鬼宗不是已經滅亡千年了嗎?怎麼可能還有餘孽殘留?」

龍若彤驚訝的傳音給眾人道。

「屍鬼宗?操屍之法?咦,我好像在哪兒聽過。」

慕容梟雲扣了扣腦袋,可是一時之間沒有想起來。

「屍鬼宗是千年前一個極為邪惡的宗門,專門用人的屍體煉製屍傀,而且殘殺無辜吸取死者死氣來修鍊。這個宗門可謂是傷天害理,惡事做絕,不知道殺了多少無辜之人。」

妖女面色冷寂的說道,似乎對著屍鬼宗了解頗多。

「原來是這種邪惡的宗門,咱們要不去除掉他們?」

頗有正義心腸的愁劍,詢問道。

「這些人很詭異,咱們不知虛實,不要貿然出手的好!而且,還有很多人正朝著我們這邊趕來!」

七夜低聲說道。

就在七夜說話不過半刻鐘,不少人朝著這邊墓園趕來。

這隊人引起動靜的第一時間,這些屍鬼宗的武者皆是將屍傀收了起來,悄悄地進入了七夜他們對面的密林之中。

當第一隊人出現的時候,眾人稍微注意了一番。

那是一群衣著亮銀鎧甲的……軍人!

是的,那一身軍方的制式鎧甲,一眼就能看出是龍天帝國的一支騎衛隊。

為首一人,似乎是騎衛隊的一個小隊長。

從這一行人的華麗鎧甲就能看出,這樣的精美鎧甲可不是地方騎衛隊能夠配備的。

唯一可能的就是來自皇都。

正如七夜猜測的一般,這是皇都第六騎衛隊的一支騎衛,為首的是一名貴族子弟。

大武師二階的呂鵬天!其父更是皇都城的西城守衛將軍,可謂是門第之後。

這小隊人出現的時候,剛才隱蔽在對面密林中的屍鬼宗首領也突然出現,在他身後,剛才十人的衣著也發生了變化,他們在身上披上了一件厚厚的斗笠,似乎專門遮蓋了身上的噁心屍氣。

這隊屍鬼宗的詭異武者和呂鵬天小隊待在一塊兒,兩隊人在悄悄的商談著什麼,這倒是讓七夜無比警惕。

如果說屍鬼宗真是邪惡的宗門,那麼這皇都騎衛隊的人和他們走的如此之近,其中的隱秘信息就有些讓人發人深省。

在之後,陸陸續續的武者持續到達了墓園周圍。

「中立交易區放出的遺迹應該是這裡!」

「如果沒錯的話,估計是個武王墓地!」

人群之中開始了議論之聲。

這群人是最近的一個中立交易區趕來的武者。

一個時辰,便聚集了三百餘人。

武者聚集的越多,呂鵬天臉上的笑意就越盛。

因為武者不斷聚集,原本躲藏起來的七夜眾人也被武者包圍。

他人也不認為七夜眾人在躲藏。

反而以為他們也是為了這遺迹寶物而來,只是呆在樹旁休息。

「事情恐怕不會那麼簡單!你們大家多多注意那隊騎衛隊,還有屍鬼宗那群武者!」

七夜十分警惕的傳音說道,眾人也紛紛點了點頭。

就當七夜眾人等待著將要發生的事情之時。

事情的發生,直接順著眾人的預期開始。

「諸位,諸位!」

騎衛隊隊長呂鵬天跳上一座高高的墳墓,大聲吼道。

「安靜一下,聽我說,諸位!」

呂鵬天的聲音夾雜著玄力的波動,這樣大聲一吼,眾人皆是矚目而來。

「諸位來此,都是獲得了武王遺迹的消息!」

「我也不例外!」

「不過這墓地的遺迹就在面前,可是憑一人之力並不能打開!」

「因為遺迹有陣法阻遏!」

呂鵬天的話讓眾人皆是點了點頭。

「在下的朋友,這位陰兄是個陣法高手,倒是有打開遺迹法陣的方法!」

「不過……」

這個時候呂鵬天又賣了一個關子。

「不過什麼?有話就說,不用賣關子……」

一名有著紅色積分牌的青年武者冷聲問道。

他的天賦實力極高,人也聰明。

此人也是皇都之人,一名貴家少爺。

名叫李天行,大武師二階的高手,此人倒是認識呂鵬天,不過關係談不上好。

畢竟一個貴族子弟,可比不得呂鵬天的騎衛隊長的身份。

「好,我也不賣關子。那就是待會兒開啟遺迹陣法,希望眾位能夠幫幫忙!」

「大家一塊兒出手,將玄力打入陣法之中,開啟陣法大門,諸位可願幫忙?」

呂鵬天笑著道,看到說話的李天行,呂鵬天自然認得被自己欺辱過的一個『廢物』。

「只要那位陰兄能夠破解墓園的陣法,我等必定助上一臂之力!」

另一位實力不俗,同樣有著紅色積分牌的俊逸男子,王千瞬拍著胸口說道。

他的玄力微微一震,立刻展現出了大武師二階的實力。

紅色積分牌的武者,不僅實力足夠,就連氣勢也能夠鼓動他人。

這王千瞬開口,其他人皆是爭相附和。

聽到眾人的保證之聲,這呂鵬天臉上的笑意也越發濃郁。

可是七夜卻越發覺得,有些心裡發毛的感覺。

他總是覺得,這呂鵬天是在故意下套。

而且七夜望著墓園深處的灰色氤氳。

那一圈圈繚繞的死氣,和詭異的能量波動,都讓他渾身發毛…… 第三百四十章不對勁

「諸位,陰兄要開始開啟武王遺迹的陣法了,到時候會告訴你們何時助力!大家可別婆婆媽媽的藏著掖著!」

呂鵬飛直接激將了一下眾人。

青年武者們有著各自的仁義熱血,這麼一激將,大家都叫嚷著必定會出手相助。

然而在眾人出手相助,打開墓園遺迹陣法的時候,七夜就感應到了一些不對勁。

「你們不要聽那呂鵬飛的,切莫調動玄力,更不要將玄力打進陣法之中!」

七夜慌忙的說道,因為在大家將玄力注入死氣繚繞的陣法之中的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