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位長老躺在那裏,不停咒罵着夜壺仙人。

姬舒正掃了三個無賴一眼,拂袖而去。

“額,真是慘啊!”

蘇恩揚結束自己的竊聽術,這是他的偵查法術,每日得閒,他都會練習一番。

夜壺仙人?真是個好名字啊!蘇恩揚感慨一聲,起身離開懸天閣。

這地方不適合居住啊,雖說仙人不怕嚴寒,但也不想天天睡在冷風中啊。

唉,看來我得再去尋個地方啊。但此時夜壺仙人,不,姬堡主正在氣頭上,我還是將就一晚吧。反正明日就要離開罡風堡了。

蘇恩揚將風花雪月圖掛在一側,自己往畫中一鑽,立刻進入到了畫中世界。

熟悉的房間讓蘇恩揚很是放鬆,唯一不和諧的就是多了四道人影。

“你們迴避一下,我要泡個澡放鬆一下!”

蘇恩揚衝那四道人影喊道。

看到她們沒有一點反應,蘇恩揚放下心來。果然是死物!

他催動風花雪月圖,將四位仙子挪移出了房間,開始安心泡澡。趁着這會功夫,他在琢磨有沒有什麼辦法,可以封禁小清宵。

但想了一遍自己所有的法術都沒有契合的,蘇恩揚只得將方向對準自己的神器中。

其中一件喚作馭人環的神器引起了蘇恩揚的興趣。顧名思義,馭人環是專門用來控制人的神器。

但其並不能完全控制人的行動,只能依靠神器的特殊性,對所有控制之人下達不可違背的戒律。

這是神族用來控制人族奴隸的神器,一般都不會出現在戰場上。

這個馭人環應該是蕩氣祕境中的哪位神族,在五千年前的戰鬥中帶着自己的人族奴隸參戰了吧。

雖說馭人環是用來控制人族的,但其同樣可以控制人。名字只是因爲陣營不同起的,人族這邊也有馭神鐲這種類似的產物。

蘇恩揚立刻開始煉化這件神器,他要解決小清宵這個禍患。

而一旦完全將寒月清宵留下的意志驅除,那小清宵就會再次成爲災劫,完全無法溝通交流。

所以蘇恩揚只得想辦法控制這一部分意志,使得她乖乖聽命於自己。

“就這麼辦!”

蘇恩揚決定後,開始躺在浴池中,翻看着那些法術,準備從中再選一個修習。

沒辦法,仙術沒有,只能在這些法術上下功夫了。蘇恩揚左挑右選,決定下一個修習的法術就是行雲布雨訣了。

之前放棄是因爲其不太適合戰鬥,但現在自己馬上就要隱姓埋名去雲遊了。所以花時間養一些花花草草也不錯。

蘇恩揚開始在浴池中修習行雲布雨訣,幾次過後,他發現一個尷尬的問題。施展太多次,水溢出來了!

雖說這是畫中世界,但房間被淹了那就不好了。所以蘇恩揚立刻開始將水往畫外排去,浩浩蕩蕩的水流開始從懸天閣激流而下。

紫電無極正在悠哉悠哉地晃盪着小腿,坐在窗邊和姬小煙傳訊。一道瀑布就在他面前成形,給他濺了滿臉水。

“這是又搞什麼?!”

紫電無極立刻起身飛起,決定一探究竟。

“唔,這個水中蘊含靈氣啊,正適合養些花草!”

芸綺夢立刻將自己的種子播撒而出,開始了自己的種植大業。

不一會兒,院子裏已經長滿了各色的花草。讓整個院子都如同一座花園一般,扎紫嫣紅,煞是好看。

“堡主,不好了!咱們堡發大水了!”

木三分着急忙慌地跑去,向姬舒正報告。

“開什麼玩笑?最高的一處山泉也在半山腰,我們罡風堡哪來的大水?”

姬舒正滿臉的不相信。

“堡主啊,真的發大水了! 狂少皎皎 我也不知道從哪裏來的。現在整個罡風堡都亂成一鍋粥了,各堂的長老們都出動了,再四處搶救我們的工坊。”

木三分急切地說道。

“快叫上墨鏡長老他們,我們一起出手,從源頭解決問題。”

姬舒正立刻起身。

罡風堡依山而建,要是真的有大水,那一定會將整個罡風堡灌個通透。

“堡主,你忘了?他們三個腿斷了,正在家裏養傷呢!”

木三分有些忐忑地說道。

“那好吧!你和我一起出手!”

姬堡主扼腕嘆息。都是罡風堡的英傑啊,那三位長老怎麼這麼不小心,把自己腿都搞斷了!

兩人立刻動身,逆着水流方向而去。

“湘爹?!”

紫電無極看着不斷往外涌出水流的畫卷,有些驚訝地說道。

但蘇恩揚在畫中根本聽不到外面的聲音,紫電無極撓了撓自己的小腦袋,不知如何喚醒沉醉在其中的蘇恩揚。

這麼近的距離,用傳訊有些不好吧?!

紫電無極摸出當頭棒,很是貼心地開始給蘇恩揚發送“電訊”。

“這行雲布雨訣還不錯啊!不過這個程度很難掌握啊,我一不小心就是一場暴雨啊!”

蘇恩揚一邊總結着心得,一邊準備結束泡澡。

就在這時,他的身體突然**起來。這種熟悉的感覺讓他一下子警惕起來,這不是雷電小子的招數麼?

“哇巴巴卡!”

蘇恩揚被電得手足亂舞,本來收回的法訣又一通亂放。狂暴的洪水洶涌着將紫電無極衝出而來懸天閣,轉眼就不見了人影。 “就是這裏,堡主!這水貌似是從氣湘子前輩住處來的啊!”

木三分說道。

兩人已經離懸天閣越來遠近,可以看到不斷有水流飛流直下。現在作爲罡風堡的最高點,真的像是天河一般。

“三分啊,這個不太好解決啊!我們去找氣湘子前輩,讓他停手!”

姬舒正也很是頭疼,貿然出手,恐讓氣湘子反感。但不加干涉,整個罡風堡就別製作什麼零件了,專心抗洪吧!

“前輩!可在啊?”

木三分高呼道。

還沒等提昂到蘇恩揚的迴應,就見懸天閣裏水流暴增,一道小小人影被水流衝飛。

“救命啊!”

紫電無極驚呼。

他現在不是本體,貿然在水中用雷電神術,會和蘇恩揚一樣,在那裏表演自創的舞蹈了。

“好像是氣湘子前輩的幼子!”

木三分戴了副墨鏡打量後說道。

“快去救下!”

姬舒正說道。

木三分當即從乾坤袋中摸出一隻木傀,拋在水中化作一隻海龜。木三分踏在海龜背上,又甩出一道勁風。

紫電無極被木三分揮出的勁風送出水流,啪嘰一聲落在海龜上。

“小友受驚了!不知氣湘子前輩現在何處?”

木三分問道。

“他啊,在泡澡呢!”

紫電無極指了指懸天閣。

木三分看着那傾斜而下的巨大瀑布,內心無語,這氣湘子泡澡需要這麼多水麼?

“你在這裏待着,我去找氣湘子前輩!”

木三分囑咐一句後,縱身向懸天閣飛去。

姬舒正則進入院落中,發現院子中各種植物生長,奼紫嫣紅,很有點看頭啊。

他伸手摺下一朵黑色的花,有些驚歎地說道。

“想不到氣湘子前輩還精通靈植養種之道!”

“不要啊,老頭!”

紫電無極有氣無力地阻止道。

“哦哈,我罡風堡就是九洲第一大派,爾等宵小,何足掛齒!看我罡風破甲!”

姬舒正彎弓就射。

木三分剛飛至懸天閣,察覺後方一道勁風緊追自己而來。他只道是姬舒正緊隨其後趕來,沒有在意。

不想噗呲一聲,一道破罡箭直接插入他後臀。

“呀!要死啦!”

木三分痛呼,從懸天閣墜了下來。

姬舒正竟然張弓搭箭就要射第二件,看得紫電無極趕忙出手制止。這讓他們同門相殘了還了得?怕是好好的喜事,馬上變成喪事了!

“姬堡主,您還是停手吧!”

紫電無極揚起了手中的當頭棒勸解道。

“兀那小兒,膽敢和本尊如此說話!看箭!”

姬舒正調轉方向,對着紫電無極就是一箭射出。

“我去你的箭!”

紫電無極大怒,真是老頭不識好神心。看棒吧,你!

姬舒正渾身抽搐兩下,倒了下去。木三分則成功掉在了木海龜上,只覺一陣酸爽,直衝腦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