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個小寶也是一副要衝上去幫忙干架的架勢,被彭若若制住,讓小叔叔幫忙看著,畢竟這架也是因為她這具身體的親媽想將原主親姐強塞給小叔子彭建州引起的,她得想辦法解決,不能因為她,讓這三個小崽崽也跟著一起摻合。

彭嚴州照顧著三小寶,站在自家侄女身邊看著她問:「你想要怎麼解決?」

彭若若面無表情,實際心中早已被憤怒填滿,她一個既將走上人生顛峰的流行小說家,只因為追了本小說,不過是留了句評論,就被打發到這裡,還瞬間成為三無人員。

她心裡沒有想法是不可能的,更讓她心頭火起的是,腦海中那該死的系統,叮叮噹噹的聲音又響了起來,這一次不是積分增加,而是積分減少,來自於她婆婆和周圍的一些村民。

系統【好感積分:減10,善惡積分:減10,宿主懲罰全身疼兩秒】

果真就是兩秒鐘,痛不欲生的感覺,打了彭若若一個措手不及。

雖僅僅只兩秒鐘,確卻是實實在在的痛在她身上。

彭若若臉色蒼白,內心悲奮欲絕,尼瑪,減少積分還懲罰,系統這是伺機報復,她每次都要質疑它嗎?

系統,嘿嘿……

彭若若真心想去死一死,她積個分容易嗎?幸虧只扣10,不是一朝回到解放前,不然真會氣的吐血。

。 「乖孫兒們,聽得你們的一席話,老祖宗真心為家族的未來擔憂啊!」

楊恆嘆息,一臉憂色。

旁邊的李大秋看了眼楊恆,發現他的蜈蚣眉懶洋洋的,一動不動,心中一陣無語。

老魔頭又在假慈悲了。

楊騫等人卻感動極了,他們哽咽道:「老祖宗啊,求您回歸家族,為我們楊家撐腰。」

楊恆一怔。

那柳家聽起來就很強,而且上界還有強者可以下界支援,他湊過去,不是找死嗎,而且還撈不到什麼好處。

「此事,容本祖思量思量,不急不急。」楊恆微笑道,「咱們楊家和柳家對峙多年,都相安無事,相信以後也會很好的。」

楊騫等人大為着急。

大長老楊日天行禮道:「老祖宗啊,您有所不知,柳家之所以和我們楊家相安無事,那是忌憚我們楊家的實力。」

「可如今,我們的密探已經得到準確情報,柳家的那位老族長,已經參透了長生奧妙,很可能要一步踏入真正的長生天啊!」

「到那時,楊柳兩家的平衡就會被打破,我們楊家危險了。」

楊恆擺手道:「到那一天再說吧。」

看到楊騫等人還要說話,楊恆跟着道:「老祖我有些乏了。」

說罷,身形一閃,消失不見。

楊騫等人面面相覷。

楊恆的態度,很明顯,暫時不打算插手兩個家族的事情,免得引火燒身。

李大秋和楊素等人自然看得明白,也不便多言。

史珍香走上前來,帶着楊騫等人去客院休息。

客院是不滅神山修建出來,專門招待客人的院子,院落很大,風景宜人,非常安靜。

平日裏沒有人來,但這裏佈置了陣法,非常乾淨整齊。

院子裏。

史珍香帶來了楊騫等人後,就要離去,卻被楊騫叫住了。

「史老弟…..唔,我痴長你幾歲,就叫你史老弟吧!希望不要介意。」楊騫開口,笑容溫和。

史珍香急忙笑道:「能和楊老哥做兄弟,是我高攀了,只是不知楊老哥叫住我所為何事?」

楊騫沉吟道:「史老弟啊,我們楊家的確遭到了史無前例的困境,迫切需要老祖宗的相助。」

「老祖宗無論是個人修為實力,還是他這裏的這麼多太虛境兵馬,只要肯相助,我們楊家就再也不怕柳家了。」

「甚至,如果老祖宗願意出兵相助,我們說不定可以一舉殲滅亂星海的柳家。」

史珍香點了點頭,為難道:「道理我明白,可神王大人不願意,我也沒辦法啊!」

楊騫四周看了一下,揮手佈置了屏蔽禁制,神秘的低聲道:「史老弟,你也是老祖宗手底下的十大神將之一吧?!」

史珍香自豪的道:「不錯,我是神王大人手下的第二神將,僅次於楊素。」

楊騫眼睛一亮,道:「史老弟可以動用多少兵馬?」

史珍香眼皮一跳,急忙擺手道:「楊老哥,你可別告訴我,你想讓我私下出兵吧,這事兒沒得談。」

他嚴詞拒絕,說罷直接大踏步離去了。

楊騫喊了幾句,都沒喊回他。

一眾長老見狀,也一陣無奈。

「不要着急,等會兒我們再去拜見一下其他神將。」楊騫眯眼道,「老祖宗麾下的十大神將,個個都是實權大人物,手底下的兵馬數萬數十萬。」

「如果他們都是太虛境,那麼,只要有人願意相助,我們奇襲柳家,一夜間就能讓柳家灰飛煙滅。」

大長老楊日天皺眉道:「可今天看來,這些神將都不好打交道啊,一個個都是老油子,姦猾的很呢。」

楊騫呲牙笑道:「那是誠意不夠,這次多準備一些厚禮再登門拜訪。」

當天下午。

楊騫等人就分別拜訪了楊素,詭劍,姬長空,豬無相等十大神將,甚至連李大秋和魏春桂這裏也被登門拜訪。

然而。

沒有一個人願意出兵相助。

楊騫等人磨破了嘴皮子也沒用,無奈之下再去求見楊恆,卻被告知楊恆閉關了。

「哎,看來這件事還需要時間啊,不能急!」楊騫嘆息。

第二天。

楊騫便帶着一群長老告辭了,臨走之前,留下了堆積如山的寶物,說是給老祖宗的孝敬。

同時。

把那艘宇宙戰艦也留給了楊恆。

但為了掩飾此行的目的和楊恆的身份,楊騫傳音史珍香,帶着一批太虛境高手和楊家眾長老廝殺了一場,打得星空震動,怒吼聲連連。

「今日這個梁子,我們結下了,來日必登門領教!」

楊騫怒吼,留下一句狠話,在星空回蕩,然後駕馭一艘星空戰艦,和一眾長老及守衛迅速離去。

不滅神山上。

楊恆現身,看着堆積的寶物和那艘懸浮在星空中的宇宙戰艦,一陣感慨。

「這群子孫怎麼說呢,還算有點良心啊,而且做事很細心。」他嘆息了一句。

李大秋在身側,察言觀色道:「師尊,如果您不方便出手,不如讓徒兒代為出手,暗中扶持楊家。」

楊恆神色嚴肅的搖頭,道:「此事不可小視,如果不知道柳家的強大,我們尚可以動手,如今你也聽到了,那柳家如此可怕,勢力連接神界和本源大世界,更是建立了萬古神朝的大勢力。」

「如此強橫可怕的家族,我們招惹了其中一支脈,那就是打了人家柳家的臉,這種大家族最愛臉面了,到時候,咱們又要過逃亡的日子了。」

李大秋深以為然的點點頭,這一點,他沒有想到,還是老魔頭看的透徹啊。

楊恆接着道:「當然,楊家目前畢竟是亂星海的五大霸主級勢力之一,我已經收服了他們的族長和幾個長老,以後應該也不會有人來找我們麻煩了。」

「所以,咱們可以大張旗鼓的做一些事了。」

楊恆眼睛放光,身上氣勢大漲。

李大秋眼睛一亮,道:「師尊的意思是,咱們可以開拓自己的地盤和勢力了?!」

楊恆沒有說話,蜈蚣眉跳了跳。

李大秋頓時會意,開始着手安排了下去。

下午的時候。

不滅神山召開了大會,會議主題很明確,要在亂星海分一杯羹,建立自己的地盤,劃分屬於自己的星系。

十大神將紛紛請戰,戰意高昂。

楊恆心中大為欣慰,卻在思考派誰出戰。

這時,魏春桂站了出來。

他一抹自己的大背頭,大聲道:「我是神王大人的二弟子,也是神王大人的黑龍金剛,我的黑龍刀又快又狠。」

「曾經在大荒的時候,我就為神王大人屠宗滅門,殺人無數。」

「這次,就讓我打頭陣吧,我保證,絕不會讓諸位失望,也不會讓神王大人失望。」 【警告警告警告!】

【此乃重複章節,七點四十二分恢復正常,刷新即可觀看】

【可訂可不訂,不會重複扣費,謝謝大家】

…………

山靄蒼蒼,青山隱隱。

薄薄的雲霧籠罩着山峰,秋後雨天的山中安靜祥和。

山頂,懸崖邊。

一白衣老頭盤坐蒲團之上,朱顏鶴髮、精神矍鑠,望之不似凡人,好似天上謫仙人。

一青衣道童站在身旁。

道童唇紅齒白,五官端正,雖不俊美,但也稱得上儀錶堂堂。

樣貌稚嫩,約莫十六七歲。

道童名為陸謙,乃是這名老仙人莫良的童子。

莫良,方圓百里知名的老仙人,深受達官貴人推崇,集眾人之力在山上修建一間道觀,以供其修鍊,

山下的人仰慕其名,爭先送人來服侍。

陸謙從小父母雙亡,本想着碰碰運氣,結果真被選上了。

呼!

這時,老仙人吐出一口白氣,收功醒來。

老仙人捋著一尺長須,望着陸謙,慈眉善目道:「取仙丹,我要服用。」

仙丹?什麼仙丹?

陸謙一頭霧水,老仙人什麼時候給過仙丹了?

於是小心翼翼地說:「老仙人,小子愚鈍,仙丹放在何處?」

「仙丹?」莫道士似笑非笑,笑容越來越大,越來越詭異。

忽然,莫良的皮膚裂開,露出內部靛藍血肉。

嚓!

人皮脫落,映入眼帘是一隻身高八尺、渾身靛藍,青面獠牙,頭頂兩個峰丘的藍皮夜叉。

夜叉右爪探出,鋒利如匕首的指尖迅速切開陸謙胸膛,掏出一顆跳動的心臟。

「此乃仙丹!桀桀桀!」夜叉張開血盆大口,吃下心臟,大口咀嚼,血液順着嘴角滴落。

「啊!!」陸謙這時候才感覺到痛,捂著胸口,不敢置信看着眼前這隻怪物。

隨後眼前一黑。

嘩啦!

床上,一個男子驀然坐了起來。

冷汗淋淋,瑟瑟發抖。

陸謙打量著四周。

夜明且深,月光如銀紗傾瀉一地。

「原來是一場夢……」陸謙鬆了一口氣,眼神卻沒有絲毫放鬆。

日有所思夜有所夢,正是發現了端倪,所以才有如此夢境。

他的確是莫仙人的道童,在山上已有半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