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長老在有所察的一瞬間,直接拉過一旁的弟子,替他擋下了這致命的一擊!

「刺!」匕首直接刺入那個弟子的身體,那個弟子不敢置信地回頭看著三長老,掙扎著喊了一聲,「師父……」

隨後頭一歪就喪了命。

「賤人!」三長老瞬間暴怒,隨後直接一掌朝著夜若晞轟了過去!

夜若晞緊握匕首,抽出的瞬間整個人往後連退,但是依舊躲避不及,被最後的掌風波及到。

「嘖嘖,真是沒想到,原來就是你害得闕門主中毒的,既然是你害了闕門主中毒,難道你會不知道我是誰?」

三長老眼神一變,隨後開口道,「本長老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呸!」夜若晞將口中的一口血直接吐在了地上,隨後伸手抹掉了嘴角的鮮血,「我倒是好奇了,你先是和南羽爵勾結要除掉闕齊、闕無,又和夜若雲勾結要除掉我,怎麼現在這麼費盡心機的讓南羽爵得到我,你就不怕兩邊都討不到好?」 三長老陰鷙一笑,「夜若雲說的還真當沒錯,你果然是冰雪聰明,真是沒想到,你中了本長老的毒,竟然是能夠修鍊,但是就算你能修鍊又如何,不過是屈屈藍境高階!」

三長老話落的同時,「轟」的一下,將全部的靈力瞬間釋放!

「紫境中階。」

紫境中階,是和付光宗一樣的實力。

紫境低階她尚可對付,但是對付紫境中階,除非在和當下能夠直接突破到藍境巔峰,否則她絕對沒有任何勝算的可能!

「去死吧!賤人!」三長老直接朝著夜若晞沖了過去。

夜若晞已經做好了躲避的準備,但是因為已經受了一擊,所以便有些力不從心!

而恰巧此時,南羽爵打開房門的時候,赫然看到三長老準備擊殺夜若晞,他即刻大喊道,「三長老,你做什麼!」

但是此時的三長老已經瘋了,他不想讓夜若晞活著!

然!

就在南羽爵準備上前救人的時候,一個黑色的身影猛然而至!

「轟!」

只見三長老就好像一塊破布一樣,朝著牆角狠狠撞了過去!

整個牆壁直接被撞出了一個大窟窿,而三長老整個人深嵌在牆壁中,動彈不得。

南羽離背對著南羽爵,所以南羽爵認不出南羽離,但是夜若晞在看到南羽離的一瞬間便心安了。

「噗!」一口血自胸腔而已,對付紫境中階,她確實是太弱了,「辛苦你了。」

「別說話。」南羽離輕聲開口,隨後將夜若晞橫抱而起。

「離夜!你做什麼!」南羽爵直接質問出聲,因為在他認知中,唯有離夜可以和三長老對抗。

而此時,打鬥聲已經將很多學生引了過來,其中自然也有夜若雲。

夜若雲看到夜若晞的第一時間,即刻吼道,「你為什麼在這裡!」

咄咄逼人的質問聲,讓所有學生心中都浮出一絲微妙的感覺。

瀰漫也在人群中,她怎麼可能讓人污衊了夜若晞,她直接諷刺道,「夜漓怎麼會在這裡,我相信南羽爵最清楚!我和夜漓宿舍里的迷煙究竟是誰下的,是不是要對那個糟老頭逼供一下?!」

夜若雲這才看到了在角落裡被打的筋骨盡斷的三長老,她眸色一沉,當下就明白了怎麼回事。

「這是仙羽門的三長老,所有人都知道他是闕門主最重視的長老,而南羽爵是闕門主的大弟子,三長老來這裡當然是為了和南羽爵商討要事。」

夜若雲說完,即刻將目光落在了夜若晞的身上,「妹妹,你就這麼見不得我嫁給了九王爺,即使到了學院,也非要和我搶?你迷惑一個離夜公子還不夠,還要迷惑……」

就在此時,抱著夜若晞的南羽離緩緩轉身,夜若晞想要開口阻止,但是想想也未曾有這個必要。

當南羽離轉過來的時候,夜若雲所有的話都梗在了喉嚨口,她只感覺到渾身冰涼!

她認得這件黑色錦袍,是只有離夜,也就是夜帝才會穿的!但是南羽離不可能會有!

南羽爵的眸色越發的深沉,而此時所有人都不由得驚呼出聲,「這不是南羽離嗎?!」

「他剛剛一掌擊飛了仙羽門的三長老,我聽說這個三長老那可是紫境中階啊!」

「他根本就不是廢物!他的實力在紫境中階之上!這怎麼可能是廢物!」

此時的三長老,因為南羽離那一擊,已經產生了無比的懼怕,夜帝,那是整個雲羅大陸最嗜血的存在!

三長老拼著一口氣道,「別殺我,別殺……我……」

但是南羽離直接手一揮,一道掌風直接過去!

「轟」的一下,三長老當場變得血肉模糊。

「你……」南羽爵想說話,但是卻突然不敢說了。

反倒是夜若雲直接吼道,「你不是廢物!」

南羽離冰冷的目光落在夜若雲的身上,如果不是希望夜若晞親自報仇,他一定解決眼前這個人。

夜若晞自然感覺到了南羽離的嗜殺,她輕輕靠在南羽離的身上隨後道,「我累了。」

「等等!」夜若雲直接大喊出聲,「你平白無故殺了仙羽門的三長老,你就這麼走了?!」

此時闕無從後方直接走了出來,「為什麼不能走?三長老背叛仙羽門,已經被逐出仙羽門,與我仙羽門何干。」

夜若雲憤怒地吼道,「闕無,你憑什麼決定這件事情?!」

「就憑我是少門主,而你屁都不是。」

闕無的一句話,讓南羽爵斂下的雙眸帶著一絲陰狠。

南羽離抱著夜若晞,穩步走向宿舍的門,所有人都趕緊退開,唯獨南羽爵還站在那裡。

「九皇兄,這是本太子的太子妃。」

一句話,狠狠地打在南羽爵的臉上,南羽爵往旁邊退了一步,看著南羽離帶著夜若晞離開。

「卑鄙!」

「無恥!」

「原來是他們想要拆散太子和太子妃,現在反倒是一直說是夜漓要勾引南羽爵,也不嫌害臊。」

「就是!南羽離是夜帝啊,夜漓犯得著勾引南羽爵嗎?」

「嘭!」

南羽爵直接將房門關上,夜若雲站在宿舍內,本能地想要離開,但是卻被南羽爵猛然上前緊緊地箍著脖子,「賤人!」

「咳咳……咳咳……」夜若雲感覺到呼吸越來越不順,她掙扎著問道,「關我……什麼事!」

南羽爵的手依舊緊緊地掐著,隨後夜若雲掙扎著說道,「我們……還……有……夜擎……軍……現在……現在……」

南羽爵猛然鬆開手,眉峰緊緊的皺起,他竟然忘了夜擎軍,他眸光微閃,隨後陰鷙的目光落在了夜若雲的身上。

夜若雲捧著自己的脖子不停地咳嗽,那不能呼吸的感覺,讓她畢生難忘。

隨後南羽爵猛然拖著夜若雲的手,將她拖到了房中,「嘭」的一下將她扔在了床上!

「歘!」夜若雲的衣服被猛然撕裂,露出姣好的身材,而後南羽爵直接撲了上去。

正享受魚水之歡的時候,夜若雲卻聽到南羽爵喚著「雲兒」,僅僅這兩個字,就讓夜若雲失去了所有的理智!

因為對於南羽爵來說,夜若雲就是夜若晞!

夜若雲無論如何都不甘心,她不相信自己得到了夜若晞的身份,都敗給了夜若晞! 南羽離將夜若晞帶回了他的宿舍,一路上都沒有說話。

夜若晞有一種感覺,她今天是要死定了。

【宿主,本寶寶覺得你完了,夜帝大大好像非常生氣。】

【還用你說,我還能不知道,不過這傢伙生什麼氣,我又沒有名節被毀。】

【宿主,你要是沒有了名節,夜帝大大一定立刻殺了南羽爵,還有那個夜若雲。】

【那現在怎麼辦,他好像真的非常生氣啊。】

【嚶嚶嚶,請宿主自求多福,本寶寶遁走了。】

【喂喂喂!!】

夜若晞這回頭疼了,要怎麼應付這個正在狂怒之中的男人?

想著夜若晞顫顫巍巍地伸出一根手指頭,隨後挪到了南羽離的衣襟前,來來回回撥弄著,小媳婦的樣子十足。

「還生氣那?」小心翼翼試探的問,或許在不知不覺中,她已經越來越在乎南羽離。

「不生氣。」南羽離三個字搞定了夜若晞。

這回夜若晞是真的不知道怎麼回答了,這竟然跟她說不生氣,那為什麼還陰沉著臉!

啊喂!她很鬱悶好不好!

但是看著那張板著的臉,夜若晞只能舔著臉皮繼續問道,「那你擔心我啦?」

「不擔心。」

夜若晞,「……」

「那你要幹嘛……不生氣,不擔心,讓我自生自滅不就好了。」夜若晞撇了撇嘴,負氣的想要掙紮下來,不知不覺間有了小女人的嬌蠻。

南羽離將手臂猛然收緊,隨後將夜若晞的頭按到了自己的肩窩處,那手上的力量太大,夜若晞是更加不可能掙脫了,但是她停止了掙扎。

「本帝不會讓任何人傷你一分,傷者,死。」

夜若晞微微一顫,不是不擔心,或許只是擔心到了極致,不是不生氣,是不會對她生氣。

想到這裡,夜若晞的嘴角微微勾著,隨後抱著南羽離,整個人依附在他的身上,「今天確實是我大意了,以後絕對不會了,我不會給任何人傷害我的機會。」

或許這樣很好,為什麼要在意南羽離能不能夠分辨出她和夜若雲呢?如果他一輩子沒有機會去分辨,她就推拒一輩子嗎?

或許有些時候應該順其自然,時機成熟之時,她就知道他是能分辨還是不能分辨。

她有一種感覺,這一天不會太久。

南羽離緊緊地抱著夜若晞,不再言語,久久之後,他猛然低頭掠奪那張殷紅的雙唇,那掠奪性的吻,一點一點深入,那摟著夜若晞的手臂,彷彿也要把她揉進骨髓之中。

一絲鮮血從夜若晞的唇畔流淌而出,落入南羽離的口中,一個吻染上了嗜血的味道。

而夜若晞明顯感覺到男人身下有了明顯的變化。

下個月便是她十五的生日,本及笄之後才可以嫁人,但是在這個皇室,她好像成了童養媳了。

夜若晞伸出手摟住南羽離的脖子,放任自己沉浸在這個吻中,她不排斥,她喜歡,為什麼要推拒?

南羽離掙扎著放開夜若晞,隨後將夜若晞攬在懷中,「睡覺。」

「好。我們純蓋被睡覺。」

這個男人願意等,她自然更是高興,她將整個人窩在南羽離的懷中,緩緩陷入沉睡。

一夜過去,整個學院也翻了天,此前種種的傳言,現在也算是真的變成了無稽之談。

南羽爵和夜若雲依舊在學院,只是夜若晞依舊讓人緊密關注著他們兩個人,畢竟南夏國有任何風吹草動,她都要保證她在意的人,安安全全的。

而詩薇也萬萬沒有想到,她所中意的男子,竟然會是南夏國的廢物太子,而廢物根本不是廢物。

想到這裡,詩薇也是異常的憤怒。

只是夜若雲幾次來找詩薇,詩薇已經不再相信夜若雲,再者夜若雲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詩薇,我們找到尚龍劍的所在位置了!」一人趁著黑夜潛入詩薇的宿舍。

「在哪?」詩薇坐在座位上,看似波瀾不驚,其實握著茶杯的手已經越握越緊。

「就在濁月森林的一個山洞。」

詩薇眼神微凜,隨後陰鷙地開口道,「真是沒有想到,那些老傢伙竟然將尚龍劍藏在了濁月森林,難怪我們遍尋不到,何時?」

那人繼續道,「已經派人看守,看這個情況,最多五天,尚龍劍必將破土而出。」

「守著,任何靠近之人,殺無赦!」

詩薇低著頭,她必須得到尚龍劍!

「夜帝算什麼!等我得到尚龍劍,便是在主子面前最得寵之人!」

而此時,夜若晞也得到了同樣的消息。

「原來在那裡。」夜若晞說的時候微微皺眉,看來這件事情勢必要牽連到流雲了。

「主母,你知道那個山洞?」洛天有些疑惑地問道,他們也是跟蹤那些人才找到山洞的,否則還真是不好找。

「知道,我曾經不小心進去過。」夜若晞說著對洛天道,「去找你家主子過來。」

洛天聞言臉上閃過一絲興奮,隨即點了點頭道,「是主母,屬下這就去。」

南羽離來的時候,夜若晞直接就問,「你是不是一早就知道流雲是器靈?」

南羽離高深莫測地「嗯」了一聲,夜若晞這回頭疼了,「我說夜帝大大,我們兩個還能不能好好交流了?」

南羽離聞言輕笑出聲,「夫人,本帝何時沒有好好交流了,不是都讓他跟你一起出門了?」

「跟我一起出門?什麼意思?」後知後覺的夜若晞還沒有明白過來,突然之間她就明白了,感覺自己瞬間被南羽離給徹徹底底地撩了……

因為他知道流雲是器靈,所以才放心流雲跟他一起出門……

嚶嚶嚶……她現在覺得,自己未來的日子堪憂,會不會連結交異性朋友的機會都被某個醋勁那麼大的夜帝給抹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