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個星期精神高度緊張,一放鬆下來,就沒個點了。

張元一趕緊起牀,剛洗漱到一半,一口的牙膏沫子,突然電話鈴聲響起。

“浪奔浪流,萬里滔滔江水永不休……”

“喂,哦,婷婷啊……我記得,我記得,嗯……我已經起牀了……那等會見”

“我擦……”張元一差點忘記了,昨天和趙婷婷約好去爬雞足山。

有段日子沒去爬山了,張元一突然想起林雙兒這個可愛的小丫頭,以前經常一起爬山聽課的日子,這小丫頭該上課了吧,高一了,呵呵,這日子過的可真快,已經8月30日了。

千里之外,成都某中學高一新生班級,林雙兒正認真寫作業,突然打了一個“阿嚏”。

“誰在念叨本姑娘!哼……”

張元一快速收拾妥當,來到了和趙婷婷約好的地點。

“張少!”遠遠地一個清純地女生朝他擺着手。

“張少?”等張元一走近,旁邊的路人向兩人投來怪異的目光。

“還少爺?都什麼時代了,現在的年輕人啊……”有幾個大媽悄聲議論着。

看着那些大媽還有一些年輕男性投射過來的目光,張元一感覺怪怪的,特別是那幾個年輕的男性看着趙婷婷差點眼珠子都快瞪出來,於是輕輕地摟住趙婷婷的細腰,讓你們看,尼瑪,不羨慕死你們!

“啊……”趙婷婷差點石化,這是什麼情況?怎麼就摟我的腰呢,我們……還沒那麼親近好不好!

“張……”趙婷婷羞紅了臉,剛想喊張少,就被張元一打斷道:

“以後就喊一哥好了,你沒看剛纔那些大媽阿姨的眼神啊,感覺咱活在萬惡的舊社會是的”

張元一輕聲說道,看着趙婷婷淡淡地一笑。

“我……我是說你的手……”

“我的手怎麼了?”

“額……”張元一忙收回手,可不是嗎,自己的手差點滑倒人家小姑娘的挺翹的屁股上去了。

我擦,這個“好色”的毛病要改,我怎麼就這麼自覺呢。張元一心裏一陣嘀咕。

張元一尷尬地笑了笑,“額……對不起啊,最近不是熟了嗎”

“這是什麼理由?熟了就要摸人家屁股嗎?”趙婷婷一臉黑線。

張元一看着趙婷婷的齊耳短髮,霞飛雙頰,白皙的脖頸,更顯幾分嫵媚,上下穿着一身薄款的運動套裝,既性感,又大方得體,一股子青春的氣息撲鼻而來。

“好吧,原諒你了,陪姐爬山去,GO!”

“對了,你剛纔讓我叫你什麼來着,一哥?”

“是啊,一哥!”

“你比還我小好不好?”趙婷婷一臉黑線。

“不叫一哥啊,那換個稱呼?”張元一壞笑道。

“什麼稱呼?”趙婷婷問道,隨手把買的早點給了張元一,她知道張元一沒吃早餐,“趕快吃,吃飽了有力氣爬山!”

“一……一郎!”張元一咬了一口包子,含糊地說道。

“你說啥!”趙婷婷一臉緋紅地朝路邊啐了一口,心想,這傢伙胡說八道什麼呢。

“額……好話不說二遍!”張元一在放鬆的時候,有時候就像個孩子。

趙婷婷現在是一頭黑線了。

……

兩個人打了一輛出租車,一會就到了雞足山腳下。

因爲是旅遊勝地又是週末,再加上昨晚一場秋雨放晴難得好天氣,今天來爬山的人格外多!

趙婷婷走在前面,不時的讚歎天氣真好,空氣真好!

張元一走在後面有點無語,有感覺到有些煎熬。

趙婷婷的身材實在是太好了,薄款的運動裝哪裏能裹得住如此曼妙嬌柔的身軀,那充滿彈性的臀部,不時的在張元一面前晃來晃去。

張元一都感覺自己有點把持不住了,尼瑪,原想着週末找個美女一起爬山樂哉樂哉,沒成想到頭來,特麼的是一種折磨!

兩個人一路向上,大約40分鐘之後,爬了三分之二的路程,趙婷婷的腳步慢慢的慢了下來。

因爲昨夜下了場秋雨,路上有些青石還有點打滑,趙婷婷一個不小心,一個趔趄,“哎……”的一聲,差點摔倒。

張元一趕緊一個健步上前,扶住趙婷婷。

“真軟”張元一腦海裏一下子蹦出兩個字。

因爲剛纔擔心趙婷婷摔倒,所以也沒注意手放哪,卻沒想到正好一手扶住了趙婷婷的纖腰,另一手則抓住了前面的一隻驕傲,雖然隔着衣服,但還是能感覺到那滑膩如脂的柔軟,張元一不禁心頭一蕩。

更尷尬的是,因爲趙婷婷沒有站穩,又往後退了一步,張元一的跨部正好迎了上去。

“額……”張元一徹底無語了。

兩個人的身體不可避免的發生了摩擦,張元一身體的某個部位“蹭”地一下子就有了生理反應,竟然昂然激動起來。

趙婷婷一下子感覺到張元一的異樣,連忙向前一步,羞紅了臉,咬着嘴脣,繼續向前走去。

趙婷婷半晌沒吭聲,張元一跟在身後心裏直打鼓,心想,“要道歉嗎?尼瑪,我真不是故意的啊,小姐姐……”

好在趙婷婷過了一會又開始搭理張元一,張元一這才放下心來。

……

兩個人下山已經是將近一點半,又累又餓。

“走,我帶你吃好吃的去”張元一朝趙婷婷淡淡一笑道。

“去哪?”

“去了就知道了”

張元一一把牽住趙婷婷的小手,就往前走。

“額……”趙婷婷又是一臉黑線,你牽我的手是能讓我走快些還是咋滴?

跟着張元一左轉右饒,來到一家店面之前,趙婷婷擡頭一看“絕味”

“這裏的米涼蝦最正宗哦”

“這有什麼特色嘛,雖然米涼蝦是大理特色小吃,但隨處都能吃到啊”趙婷婷嘟着小嘴,內心腹誹道。

張元一倒是好像和老闆熟的很,“老闆,來兩份餌絲,兩份米涼蝦,兩份餌塊,兩份乳扇,兩份……”

聽張元一點單,趙婷婷有點目瞪口呆的看着張元一:

“這貨不會是個豬吧,怎麼這麼能吃?姐姐我……只能吃一小份,一小份,一小份哦……”

“真好吃!我……我還沒吃過這麼好吃的米涼蝦”

“好好吃哦,這乳扇,好吃,這兩個都給我”

……

張元一一臉黑線地看着趙婷婷,看着周邊吃客看過來的異樣眼光,有點後悔帶趙婷婷過來了。

“額……小姐姐,雖然你長得美,但能注意點吃相嗎……尼瑪,可愁死我了”

本來趙婷婷還覺得張元一點多了,好嘛,最後感覺不夠自己吃!

看着張元一看怪物一樣看着自己,趙婷婷實在有點不好意思了,臉一紅,最後聲如蚊吶道:

“一哥,還可以點一份打包嗎,我……我沒帶錢”

說完,臉蹭地紅了。

“額……老闆來一份米涼粉,來一份鶴慶米糕,來一份漾濞卷粉……打包帶走!”

趙婷婷再次一臉黑線地看着張元一:“這貨不會把我當成豬了吧……” 打好包,兩個人正準備站起身走出隔間,正對着的包間剛好打開門,裏面的議論聲忽然引起了張元一的注意。

“黃老,要不是黃少,我也沒機會認識你這樣的期貨界泰斗,我敬你,先乾爲敬!”一個男聲爽氣的說道。

“嗯?這聲音特麼的怎麼有點熟悉?”張元一不由得向包間裏看了一眼,嗯?……黃天鬆!

只見黃天鬆正端着一杯酒一飲而盡。

看向黃天鬆敬酒的主座方向,黃天一!

這傢伙可是有段日子沒見了。

黃天一的旁邊還有個年長的差不多五十歲左右的男人,正笑意盈盈地舉杯,說道:

“小黃,如果按照你說的,真的是那個叫張元一的年輕人操盤,他在9月合約做多,那是找死!”

張元一心裏“嗯?”的一聲,尼瑪,你們吃你們的飯,怎麼還扯到本尊我了?

只見那老者又看了一眼黃天一,說道“如果黃少剛纔說的資金到位,下星期就讓他吃不了兜着走!”

“資金沒問題,老黃,你就把心放到肚子裏吧,咱們這次,一定讓他血本無歸!”黃天一放下筷子發着狠說道。

他並沒有注意到包間對面,張元一正看着這邊,臉上露出玩味的笑容。

這時兩個上菜的服務員走了出來,包間的門被帶上了。

張元一不由得在心裏冷哼了兩聲,“讓我血本無歸?”

黃家,還真是黃家!看來黃天一這小子挺記仇的啊,呵呵。

“走吧”

張元一朝趙婷婷淡淡一笑道。

綜末代帝王求生記 這頓飯他吃的很滿意,不僅美食讓人大快朵頤,還無意中知道了對手的存在。

……

週一,九點鐘期貨開盤。

張元一知道哪怕是再弱小的動物,也有在危險來臨時,拼命反抗一擊的本能。

對於對手來說,如果黃家是唯一的對手,那麼現在的漲幅,還沒有到他們使出這一招的時候。

張元一試探性的向26000 發起攻擊。

除了黃家,還有沒有其他的對手,這個是張元一想知道的,輕敵,是期貨戰場最大的顧忌之一。

但並沒有遇到什麼阻力,張元一就將價格拉到28000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