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陳飛羽陪着韓玉瑤算是深有體會了。不過,沒辦法。

“飛羽,來看看這衣服適不適合我?”林涵揮手叫着道。

趙宗南已經夠苦逼的了。沒想到陳飛羽又把自己身上的重擔強加於人。他非常想罵人:己所不欲勿施於人。難道不聽說過?

這是一條淡綠的齊膝短裙,唯一可惜的不是低領口的。很適合林涵,清純可愛。這卻讓他想起了趙敏儀,那個嬌弱的女子。

一會兒,林涵已經換上了。雖然說,佛要金裝,人要衣裝。不過這衣裙換在別人的身上就不好看了。一旁人,都稱好看,還說郎才女貌啊。惹得佳人,臉色通紅。

“飛羽,你要不要換身衣服啊?”林涵問道。

“要嗎?”陳飛羽一愣。

自己穿的不是挺好的吧,雖然普通一點,卻也顯得精神。

趙宗南則是緊跟着陳茜,讓後者煩不勝煩。

這正好有個阿瑪尼**店。以前陳飛羽也穿西裝的。不過最近不怎麼穿。換了一身暗藍色的西服,倒是顯得更成熟了。

林涵看着滿意的點頭,不錯真不錯。沒想到,陳飛羽這壞傢伙竟然有那麼點男人味。

趙宗南沒由的也挑了一件,平日裏他是不穿的。 御女戒指 吊兒郎當的痞氣被這身黑色的西服完全掩蓋。帥氣竟然不差於陳飛羽!

就連陳茜也多看了幾眼。心中暗想:“這傢伙似乎並不是那麼討厭了。什麼呀,我纔不要像涵涵一樣呢!”

“怎樣?是不是挺帥的啊?”本來還帥氣的,就是被這一說話什麼也被打回原形了。

陳茜沒迷倒,倒是幾個長的比較抱歉的女人纏上了。這幾個可還真不敢恭維。

“救命啊……”趙宗南見着拔腿就跑。

“……”陳飛羽無語。

……

時間一點一點過去。快要到吃午飯的時間了。

“你們餓不餓啊?”趙宗南問道。

他夠苦逼了,身上七七八八的掛滿一身,腿都跑麻了。不用說也累壞趙大少了。

幾人點頭,趙宗南用幽怨的眼神看着陳飛羽。心中吐槽着:“飛羽哥,太沒義氣了!”

這樓內就有供着吃飯的場所。在最頂上的幾樓。

暗中跟着的方宗志見機會來了。吩咐一下,理了理身子。特意的弄了一下發型。

用自己最爲“真摯”的笑容,前去泡妞。後邊自然少不了拍馬屁的人:“方少出馬,鮮花任採……”

樓上!

這裏風景不錯,特別是窗戶邊的位置。站的高,看的遠。而且沒有嘈雜的聲音。

幾人選的也是靠窗戶的。

這個餐廳服務很到位,就是沒有包廂。

方宗志經常來這,因爲這是泡妞的聖地。不然,他也不會這麼有自信了。自己是什麼人?方家少爺啊!在這要權有權要勢有勢。

瞬間掃描到林涵的所在。心中那個高興啊!想着,這美女弄到手能玩多久呢?至少也要養個三年五年的。

“我能坐着嗎?”方宗志很紳士的說道。

禮儀風度,可是泡妞必備的。不過,陳飛羽就是反其道而行之。恰巧的是,這兒正好有個位置。

四人沒有接話,繼續剛纔的談話。彷彿身邊坐的是個空氣。

方宗志有些尷尬,卻不能發怒。繼續輕聲說道:“幾位交個朋友怎麼樣?我是這兒的少股東,有什麼事兒找我就是。”

泡妞必備的還是要炫耀,這年頭哪個還管什麼情情愛愛的?給的起錢,就能脫光了牀上等你。

陳飛羽聽着,問道:“你的意思是很有錢了?”

這財神爺還真的會親自上門啊!要錢沒錢的時候,總有人給你送錢。要怪也要怪趙宗南,這傢伙換了衣服,什麼都沒帶身無分文。還吹噓着請客買單。幾人就是爲這件事煩惱的,其實林涵一個人就能解決。

方宗志聽着,心中頗有些自得。還是謙虛道:“方某雖然有點家室,生活也能算得上豐裕。”

說着書上的臺詞,他就得意了。平日裏,學校沒什麼學的。倒是天天看起了《金瓶梅》,網絡小說《少年阿賓》。算得上知識淵博的人了吧?

“哦,原來是個窮鬼啊!”趙宗南接過陳飛羽的眼色,說道。

裝逼啊!不裝逼你會死啊?

方宗志懵了,自己什麼時候說過沒錢了?“兄弟,你說笑了。這樣吧,這頓飯我請客,怎麼樣?”

陳飛羽和趙宗南倒是樂意。只是林涵和陳茜就不一樣了。這個人,看自己時,就是***的。

陳飛羽開口說道:“那就太好了,對了,你叫啥名字啊?”

方宗志差點昏厥…… 林涵有些不願意的向陳飛羽搖頭。後者拍着她的小手,示意她放心。

“那就來個幾個澳洲蝦仁,大炸蟹,來半斤海蔘。”陳飛羽說道。

“那每人一隻魚翅,鮑魚。酒嗎,那就來一瓶拉菲吧!”趙宗南接口道。

方宗志隨意的點頭,眼睛卻是直溜溜的盯着林涵她倆看。

陳飛羽心中冷笑着:“呵呵,竟然敢打我陳飛羽女人的主意,那就休怪我不弄死你……”

趙宗南也是一陣惱怒,還是依照陳飛羽的指示辦。換住曾經在京城那會兒,誰敢這麼直溜溜的窺探?

方宗志則是越看越喜歡,想着這兩個人兒在牀上與自己歡愉的情景。就覺得下身一熱,狼性大量的排放。

“好,那就上菜吧!”

這兒的手藝能比得上一般的五星級酒店。價格也比別地兒的便宜,不過這僅僅限制VIP用戶。

點了這麼多,方宗志也有些後悔了。光看着美人去了,哪還知道自己被坑了啊?自己每個月的錢,家裏都是有計劃的。這桌子,就能用到自己一半的錢。不過,爲了泡女神,也值了。

“來,涵涵這海蔘可是有着養顏美容的效果哦,還有這魚翅也是很營養的。”陳飛羽細心的爲一旁的佳人夾菜。

看的方宗志心癢癢的,拿自己花的錢吃飯,還在自己面前秀恩愛。等會讓你得瑟,我要你親自看着你女人在我胯下承歡的歡快!

林涵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自己哪有心情吃東西啊?這麼個赤.裸裸的色狼在這。不過爲了配合,還是乖巧的細嚼慢嚥。

趙宗南也是效仿,夾着菜。不過,陳茜並不領情。

酒端上後,陳飛羽合着趙宗南一起互相自酌自飲起來。再次把方宗志給無視了。

後者乾笑的選擇忍耐,等會他們就知道不該得罪人不是能得罪的。

酒足飯飽後!

幾人正打着商量離開,方宗志急了。

“呵呵,幾位來我這兒,爲兄的還沒好好盡地主之誼。”

說着拿出兩張黑色的卡。這是百貨大樓的最高級貴賓卡,在這消費一律半折。

“不過,還有點話想和兩位弟妹談談。兩位就先走吧!”

他接着說道,又是偷偷的往陳飛羽兩人兜裏塞着什麼。其實,就是錢,這話兒說的很明瞭了。意思就是拿着錢滾蛋,這兩妞就歸我了。

用這招時,方宗志可是百次可爽。那些狗屁男人,有着點錢,什麼都賣了。

不過,陳飛羽和趙宗南卻是裝作若無其事。

前者說道:“這位方種狗先生,我們還有點事兒,好意我們就心領了!”

方種狗?

方宗志再也不能忍了。“草,給臉不要臉啊!”

聽到喝聲,整個餐廳靜了下來。與此同時走出十幾個穿着統一制度的職員。

“方少,怎麼?”一人問道。

他們是狗腿子,還是方宗志的護衛隊。平日裏沒少幹這種事兒。已經如同家常便飯,習以爲常了。

“給我清場子!”

幾人會意,驅散四周的來客。一會兒,只剩下陳飛羽等四人和方宗志一干人。

身後的兩個人兒有些害怕,自然而然的拉住了前頭男人的衣袖。陳飛羽倒一笑置之,而趙宗南卻是幸福死了。

兩人都是淡漠,這男人可有可無,因爲他已經算死人了!

“草!給我上,這兩小子折斷腿腳。那兩個美人兒就我解決……”

說完,他壞笑一下。這下子,少了那兩個可惡的小子,眼前的尤物就唾手可得了。

“飛羽……”林涵緊張的看着陳飛羽。

陳茜雖然沒有說話,但也顯得有些慌亂。她們何時見過這種架勢?雖然知道趙宗南可能能打。可這兒卻有十幾個人啊!

如果知道南瘋子的稱號,她就不會如此驚慌了。當然,趙宗南卻是笑了,身上的鬥志昂揚,他可是很久沒打架了。最近,全部在練拳了。不知道這身手有沒有提高。

向陳飛羽遞給一個放心的笑容。後者會意,道:“下手別太重了!”別有深意的一句話。

兩個女孩有些擔憂的看着陳飛羽,不願意離開。

“沒問題,交給他就行了!”陳飛羽笑着說道。

“想走?給我攔住他。”方宗志叫道。

如果陳飛羽領着兩女走了,自己不是白費了?看那小白臉的氣質,也不怎麼能打似的。

“雜魚們,老子在這呢!”

趙宗南率先出手,打開道路。這拳法已經差不多了,陳飛羽看着也是滿意的點頭。

待到三人出去後,陳茜顯得有些焦急。“我們走了,他怎麼辦?”

“五分鐘,應該可以了吧?”陳飛羽看着屏幕上的時間。

雖然不願承認,但她的確擔心趙宗南了。林涵也如此的看着陳飛羽。還是選擇相信,兩人是兄弟,既然陳飛羽沒有說,自然的只能沉默的等待。

樓上!

方宗志已經瘋狂了。

“給我打死這小子。”

這些人不過是公司的職員,平日裏雖然也會打打沙包什麼的。不過怎麼會是東浦一隻腳踩着半邊天的南瘋子的對手?

幾乎每人在趙宗南這兒過不了一拳。有些索性掏出彈簧刀來,惡狠狠的衝過去。

趙宗南隨手撿起地上的斷椅,下手寸寸要害。不在醫院住個一兩月是不用恢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