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意識想溜。

哪知道一道犀利的眼神落在了她的身上,幽深無比。

「那位同學,麻煩站住!」

眾人聞聲望去。

「發帖人的IP地址正好是溫家,這位同學剛好姓溫。」

言外之意:這件事是你做的。

溫思思臉色驟變,渾身的力氣一下被抽幹了。

「我沒有——」

狡辯的話很無力。

大多數人相信了Ma

s教授的話,畢竟他沒必要把這件事栽贓到溫思思的頭上……

但溫思思和雲舒一向不對付,很可能會藉此機會陷害雲舒!

理清關係之後,眾人看向溫思思的眼裡帶著些許厭惡。

表面看著挺好的,背地裡手段卻這麼臟!

校長不是傻子,孰真孰假,一眼就能分辨出來,「溫思思,你可以解釋,但你必須拿出強有力的證據!」

溫思思哪裡拿得出來證據?

站在原地,小臉煞白,連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見時機成熟,雲舒雙手奉上了自己查到的東西:「校長,這是溫思思和阮湘之間的轉賬記錄,足以證明這件事和他們兩人脫不開關係……」

校長拿過文件,掃了一眼,臉色陰沉。

在場的人不敢多嘴。

林夕也沒有想到事情會變成這個樣子,捂著臉:「就算你是被冤枉的,但你在眾目睽睽之下對我動手,你還有什麼想狡辯的!」

雲舒扯唇,淡漠得開口:「我沒有想過狡辯——」

她頓了頓:「畢竟,你活該被打!」 「出事了!」

清風道長心中一凜。

然而。

沒發現問題的時候就罷了,他們幾個發現問題的時候。

卻發現他們已經出不去了。

這渺渺的煙霧,似乎是某些人特殊搞出來的,不僅能夠阻攔前路,而且還能攔的住精神力。

以至於。

他們幾個用盡了方法,也沒有能在這一群迷霧之中走出。

不僅沒有走出去。

反而無論向哪個方向走,都會越來越靠近整個小鎮。

簡直比鬼打牆還要恐怖。

畢竟尋常的鬼打牆,可不至於讓他們七八個道長級別的人物,都被困住。

雖然不知道這個未知的存在為什麼將他困住,但是他們也知道這時候不能再猶豫了。

有什麼底牌都拿出來吧。

看着周圍的道友,要麼是在佈置法壇,要麼是在念經。

而在這時候。

清風道長不僅沒有着急,反而向著自家的徒弟說道:

「是不是感覺十分好?」

「剛剛與他們聊天兒,就直接就被他們接納了?」

聽到自家師傅說的話。

雲龍小道長也是靦腆的撓了撓頭,十分不好意思的說:

「嘿嘿,師傅說的沒錯。」

「他們一個個都是人才,說話又好聽。」

「我超喜歡他們。」

聽到自家徒弟如此說,清風道長笑了,笑容之中還帶着一抹的驕傲。

彷彿是以之為傲一般:

「那是!」

「尋常人怎能與你相比?」

「你可是真正的茅山派的弟子。」

「雖然說你師傅我,不是茅山的核心,但也不是尋常的修行者能夠比得過的。」

「後面靠着一座大山,任誰在你面前,那都得禮讓三分。」

「沒看到為師在這一群道友之中,隱隱有着特殊的地位嗎?」

「這不僅是為師的修為境界高,茅山派在裏面也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我等生是茅山的人,死是茅山的鬼,門派的恩情,我等永世不忘。」

聽了自家師傅說的話。

雲龍小倒是有些吃驚。

雖然茅山派一直被自家師傅掛到嘴邊,是他對於茅山派根本沒有詳細的認知。

而現在。

自從見到這一些年輕的道士之後,他享受的就是無微不至的關懷。

而這些東西,卻都是因為茅山的威名。

這怎能不讓他震驚?

一時間,他竟然有一種想要去真正的茅山祖庭,去瞻仰瞻仰的想法。

看到自己徒弟一副憧憬的樣子。

清風道長手中拿出了三支清香,與尋常的清香相比,這三支香更加的長也更加的粗。

上面還有着特殊的紋路。

看起來就十分的唬人,好像是有着什麼其他更加玄妙的作用。

雲龍:「師傅你這是??」

雲龍小道士有些奇怪。

他還以為師傅要施展出壓箱底的絕技呢,沒想到竟然拿出了三隻當作貢品的香。

看到自家徒弟一臉的懵逼。

清風道長十分的驕傲,向著自家徒弟展示道:

「不要以為咱們茅山就只有這一點的好處。」

「真正的威力你以後才能見到。」

「現在,為師就讓你看看什麼,叫做大門派的底蘊。」

一邊說着。

清風道長點燃了手中的三隻清香,不一會兒的功夫,三隻香竟然迅速的燃燒殆盡。

化為一縷青煙。

直上九天雲霄,消失在了師徒兩個人的面前。

一時間。

兩個人面前空空如也,似乎一個泡也沒有冒出來。

這就十分尷尬了~

「師……師傅?」

「這是什麼意思?」

雲龍小道士咽了咽口水。

天見可憐。

他是真的沒有在其中,看到什麼驚天地泣鬼神的大門派底蘊。

如果硬要讓他說的話。

就是這煙似乎飛的,比尋常的煙霧更加的高,也更加的凝練。

其他的他也沒看出啥來。

「此香名曰請神香。」

「點燃的瞬間,能夠通知方圓百里之內所有的茅山同道。」

「不僅如此。」

「這一支香還能隨機的尋找到一位茅山的宗師,將其牽引到這一個位置。」

「所以說,不到關鍵時刻,不得點燃此香。」

「而這也是咱茅山的底蘊。」

「與傳說之中的叫天天應,叫地地靈,有着些許的相似。」

搖人大法,一直是各大門派的傳統藝能。

而茅山派更是其中的佼佼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