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悅的看着四周,神代利世舔舔指甲,“一個會躲躲藏藏的小老鼠,”說到這裏,她露出野獸般的表情,扭曲了文靜的五官,惡意十足的注視着四周,“讓我把你找出來,拉出腸子!” 電光火石間,庫洛姆出手乾脆利落,一擊不中立刻消失,被隱藏起來的金木研看的簡直歎爲觀止,穿越兩個世界,他對幻術這種力量纔是真正發自內心的忌憚。

說起幻術

三叉戟以一敵三,藉助幻術的力量,與三位ss級大喰鬥了個旗鼓相當,簡直超越了人類身體極限,非常之玄幻。

看着手臂被一下破壞的庫洛姆像是泡沫般消失,董香背後死角已經又出現一道斃命冷芒,要不是絢都救援及時,恐怕董香的眼睛就會被從腦後洞穿。

似真似假,欺騙視覺的力量對於喰種來說實在是太不利了。

霧島董香打了一陣,仗着身體嬌小跳到破壞了整扇玻璃的窗沿上,冷着臉說道:“把他們逼出去,速戰速決。”

她的聲音提醒了殺的正起勁兒的神代利世。

對了,這次的目的是殺死另一個金木君,總是陪這小丫頭玩野挺無趣的,神代利世這麼想着隨手撕碎了又一次偷襲的庫洛姆。小丫頭做的幻覺很真實,就好像真的殺人一樣,這讓她很滿意,但玩樂還是要等抓到人後。舔舔嘴角,往日裏仿若夢幻的紫羅蘭般的眸子瞬間變爲鮮紅,有黑紋烙印在眼瞼上,神代利世用力繃緊手臂,輕呵一聲,背後冒出的四條赫子彷彿瘋狂的橫掃起周圍的一起。

既然是幻覺,那麼把實物都快速破壞掉,你還來得及做出新的幻覺填補嗎?神代利世兇殘的一笑,等我抓到你喲!小老鼠!

霧島絢都聽到姐姐的聲音一下子和神代利世想到一塊去了,但馬上他又注意到另外的快要趕來的彭格列人員。

敢在這裏開戰就意味着他們自信出動三位大喰,怎麼也能把金木研拿下了,但卻沒想到彭格列守護者這麼難纏,霧島絢都煩躁的皺眉,躲開發瘋的神代利世,看向漸漸暴露出實體的庫洛姆,如同不甘的想道:“還是傀儡的霧之守護者!”

因爲六道骸的特殊性,庫洛姆從中學時期就開始當六道骸的驅殼,無法離開復仇者監獄的六道骸幾次都是附身到庫洛姆身上履行霧守的職責。雖然對方總是口嫌體正直,但沢田綱吉表示已經習慣瞭如花霧守的口是心非。

而今天恰好抓到六道骸臥底無法支援彭格列的機會出現,看來白蘭和皇帝結盟的消息比想象的早,而六道骸的身份在白蘭眼中應該也是透明的了,坐在辦公室的沢田綱吉靠在窗邊,聽着城堡另一頭傳來的爆炸聲,嘖了下,研君都告訴他了,對於食屍鬼來說,霧守的力量比作弊器還作弊器,很少有喰種在武力爆表的情況下,精神力還能扛住霧守一發心靈幻覺的,而今天挑着這個只有庫洛姆在的時機出現,白蘭是做好開戰的準備了。

打開窗子,脫下裝飾大於實用意義的boss西服,僅穿馬甲襯衫的沢田綱吉在跳到窗外的剎那點燃死氣之火,快速飛了過去,暖橙色的眸子平靜無波,沒有一點着急的模樣。

‘皇帝難不成以爲沒了六道骸的彭格列是帝國想進就進的地方?還是說失去主人的傀儡守護者就真是個無用少女?’冷笑一聲,十年硝煙的磨礪下,本質是兔子的沢田綱吉也能夠露出皮笑肉不笑的諷刺表情。

‘那就看看,庫洛姆會給你們怎麼樣的教訓。’

幾乎拆了整個走廊的神代利世氣急敗壞的停了下來,一雙赫眼虎視眈眈着周圍,在她開始破壞之後時不時偷偷出手的小老鼠終於不動了,但不管她怎麼做,周圍的景物也真的和被破壞了一樣,而被她追殺的人卻好像並不存在!

“神代,躲開。”董香理智的聲音響起,一發如同火焰般爆發的羽赫化作萬千箭矢衝向神代利世的位置。

面對就近襲來的攻擊,神代利世幾乎避無可避,她憤怒的咬牙,一條條赫子衝撞周圍,找到最狹小的位置蜷成一團,硬生生避過羽赫爆炸式攻擊。

董香站在樹杈上看着周圍,殘戈斷壁和咬牙切齒的神代利世,她凝神看去,像是發現什麼命令道:“神代,對你側下角三公分動手。”

“什麼?”神代利世還待再問,突如其來的一擊冷光直衝向她的心臟,從虛無中脫身而出的少女僅剩下的一隻眼睛閃閃發光,裝滿了堅定的意志,眼見馬上就要得手,霧島絢都看不過去的張開羽赫,仿若子彈的血紅赫子形成子彈般的攻勢,把露出身形的庫洛姆攔腰射成兩段。

“唔!”紫發少女發出可憐的呻、吟,她倒在兇猛攻勢下殘留的幾塊好地,掙扎着抓住手邊能抓住的一切東西。

看着她腰腹處流出的鮮血,不知怎麼刺激到了神代利世,她一腳踩在斷裂的腰部,狠狠碾壓,把腸子腎臟踹出來,流了滿地,可是這樣還不能解除她的憤怒。

兇惡無忌的大喰蹲下身,抓起庫洛姆的頭髮,盯着她充滿痛苦的眼睛笑顏如花,“你快死了,還想要把那個膽小的傢伙藏起來嗎?”她指的是到現在還沒有露面的金木研。

“唔……不……”少女只不過是發出短短的聲音就露出十分痛苦的表情。

“還要拒絕。”神代利世不爽的捏着她的脖子提了起來,只有上半身的庫洛姆在這種姿勢下不可避免的讓內臟暴露在空氣中,殘酷的場景讓身爲同伴的霧島絢都都有些不忍。

“boss……的命令,庫洛姆……一定會完成!” 最強仙府升級系統 備受折磨的少女斷斷續續的說道,與神代利世同色的紫羅蘭眸子裏再度盛滿讓她發瘋的堅定。

“啊啊啊!!!好不爽,給我去死吧!”神代利世一不高興,死在她手下的人就會非常悽慘,而現在她的氣憤幾乎不加掩飾,正打算撕碎這名少女的時候,又一次,憑空出現的赫子以極快速度洞穿了她的胸腹,與庫洛姆極其相似的處境,腰腹處在邊緣堪堪留了幾絲肌理連接。

“什……麼……”神代利世反應過來的時候嘴裏已經滿是鮮血,她與手裏少女一樣倒在地上,鮮紅赫瞳與對面死寂的紫色眸子對視,像是不明白,她怎麼會落到這個境地,而馬上,她就沒有時間去這樣思考了,再一次憑空出現的兩柄三叉戟在空中劃過冷冽的弧度,剎那間刺穿她的頭顱,兩眼泛白,憑藉喰種強悍的生命力,她在生命最後看到的就是收回手與金木研站在的一起的紫發少女。

這一切發生的非常快,從神代利世被襲擊,到現在金木研和本應該死去的人一起出現,不過是轉瞬之間的戰局變化,這對於慣於廝殺的人很習慣,所以面對現場變化,董香只是挑挑眉。

霧島董香:“金木研?”

冷漠的口吻,讓金木研心思複雜了短短一瞬間。

“砰!”

“轟!”

也不過就是這一瞬間,兩姐弟確定金木研遲疑了,他們毫不猶豫觸手,前者憑藉身高優勢踹向金木研,在他的赫子接住攻擊的時候,霧島絢都背後羽赫轟然炸出無數如同子彈的攻擊,一舉一動無比老辣。

失去神代利世卻能夠把一直躲藏的金木研弄出來,這對於董香來說反而是有利的舉動,所以在絢都動手她,她緊隨其後,不說一句廢話,攻擊已經接連而至。

金木研躲開霧島絢都的殺招,董香連綿不絕的格鬥術已經近在眼前,女子較弱的身體卻是鋼鐵穿不夠的喰種皮膚,猛然貫穿大地的巨大力量,更是在學習過武術後拳拳到肉,眨眼睛便能命喪黃泉。

趁着老姐和金木研交手,霧島絢都打算解決掉隨時可以給他們使絆子的人類小姐。

“骸大人!”庫洛姆靦腆的聲音響起,霧島絢都的面前就出現一名深藍長髮,異色雙眸,長相嫵媚妖豔的男人。

“敢欺負庫洛姆,kufufufu……送你去見識真正的地獄。”突然出現的男性用與長相截然不同的低沉嗓音冷冷說道。

霧島絢都一愣,但馬上他就發現四肢像是被什麼束縛住一樣,他猛的看去,發現那個男人鴛鴦色眼中出現了數字,隨即他就聞到蓮花的清香。

“地獄道·繁蓮。”

“地獄道·火柱。”

憑空出現的火柱真的感受到了燃燒皮膚的炙痛,他立刻想起對方是真正的霧守六道骸,極其擅長欺騙人眼的幻術,他馬上閉上眼睛,說服自己這些都是假的,而這時耳邊傳來六道骸的聲音。

“你以爲這樣就能抵消幻術的作用嗎?”食指點着上脣,六道骸的一舉一動都詮釋着誘惑和不屑,他輕蔑的告訴對方對於幻術師來說最基本的東西,“我欺騙的是你的大腦而不是眼睛,當你認爲這些是真的的時候,你已經逃不掉了。”

“假亦是真,真亦是假,真實的幻覺能夠產生物理性的傷害效果,而令對手無法捕捉,這就是幻影的霧。”庫洛姆站在六道骸身側低低的補充道。

極品全能學生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在她話音落下,爆發的火焰徹底把霧島絢都吞噬。

比起庫洛姆接近碾壓的攻勢,金木研卻顯得捉襟見肘,霧島董香很少使用喰種的攻擊方式,她的拳腳章法看起來更像是經過正規訓練的人類,並且在戰場上廝殺過,頗爲實用而殺氣勃勃。

“霧島、霧島小姐……唔!”不過是說話的功夫,金木研曾經暗戀過的少女已經給了他一個熊貓眼作爲見面禮。 霧島董香完全沒理打算試圖用語言來使她住手的金木研,招招式式都奔着奪命而去,專注於殺死對方的她卻注意到,金木研正在把她引到看不見霧島絢都的位置。

按照往常經驗,以理智和優秀大局觀著稱的第二執政官閣下是不會上這個當的,但這架不住金木研瞭解她,即使換了個世界,他仍瞭解董香沉不住氣的本質。

雖然這麼說挺不要臉,但金木研可知道,這張臉對董香的影響比對皇帝還大,那個他放棄了過去的一切成爲帝國皇帝,連面容都在rc細胞的影響下越發妖冶冷漠,即使掛着溫和的笑容也只會令熟悉的人感覺到寒意,他可不同,原汁原味的臉蛋,當年就憑藉這份純純無辜的氣場讓暴躁不好惹的董香主動出手,還把食物分享給他,可見,董香內裏是萌這口的。

金木研仗着自己絕對不會被打死的優勢,逐步掌握了董香的攻擊節奏,雖然代價是身上正在快速癒合的青青紫紫,折斷的骨頭幾乎在三秒內就能恢復健康,所以他壓力全無,不知是不是董香也注意到這一點,雙手握拳發力,雙眼亮起殘酷的紅芒,背後彷彿鳳凰羽翼的單隻羽赫像是炮彈般炸開,倏然轟向金木研。

沒想到對方動手這麼快,金木研毫無防備,但王這種屬性真的非常作弊,因爲董香不是王,達摩克利斯之劍自帶的命運之力就把攻擊屏蔽了,沒錯,就好像電腦前面的人爲了防止遊戲中的角色受到傷害一樣。

炸響的龐大爆炸力轟裂了整棟走廊,也打斷了六道骸的幻術,趁機恢復意識的霧島絢都幾乎是立刻跳到與六道骸距離很遠的位置,冷汗正從頭上不停滑落,神情忌憚而透出恐懼。

從滾滾濃煙中出現的金木研一面低聲咳嗽,一面擺手。

“董香能停下嗎?我並不想和你動手。”

他對面的少女一言不發,看到毫髮無傷的金木研眼神閃了閃,但手上卻已經擺好攻擊姿勢。

嘆了口氣,金木研最不喜歡和董香動手了。

“看着你就讓我想起過去的時候,我纔剛剛成爲食屍鬼,看到人就彷彿看到以前吃的食物,看着以前吃的食物卻一口也吃不下去,正走投無路,讓我遇到你,也是你令我萌發了想要改變世界的想法,”金木研擡起頭,灰眸清澈純粹,一望就知的真誠,“你問我,蛋糕是什麼味道的,那麼說的你狼狽,暴躁,卻讓我感覺到悲傷……”

“說這些有什麼意思?” 閃婚老公 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戰鬥中的董香說話了,她秀氣的面部輪廓如今緊緊繃起,兩眼不放過金木研的任何鬆懈魔尊的女奴。

“我想讓你能看到那個世界,這就是我這麼說的意思。”金木研不曾隱瞞過自己的想法,而且他也得知了這個世界的董香和他的關係是未曾重生之前的走向,因爲在他重生後的世界裏,董香和他並不熟悉,甚至不知道他是喰種。

“……我已經……看到了。”董香冷漠的聲線低沉下來,她再度攻了上去。

“是嗎……”金木研垂下目光,拳頭帶起的風聲幾乎刺破眼球的時候,赫子終於形成進化後該有的姿態,左手宛若圓形馬槍,右手如同盾牌,他身上的關鍵部位有鮮紅近黑的鎧甲保護,圓盾上七顆不明規律的紅點如同眼睛般被淺紅色紅線連起,就像是化身蜈蚣時背後伸展出雙翅的地方。

這樣的表現,是董香對這個世界的我的失望,真是……對不起……

金木研像是在爲這個世界的自己道歉,也像是在爲自己接下來的行爲表達歉意。

槍身崩裂,伸出像是舌頭一樣的細小花絮,而這些花絮在空中迅速生長,變成十幾米的長帶,眨眼時間柔軟卻韌性十足的長帶靈活的束縛住董香拳頭,在距離金木研喉嚨只有1cm距離的地方停住。

董香首次變化了表情,無數條長帶把她像是禮物一樣束縛出身體曲線,眼睛泛紅,卻不是赫眼,而是氣的。

這是金木研第一次使用升級後的rc細胞引動食屍鬼的能力,而現在看到董香的這副模樣,他很想說自己傻眼了。

“姐!”霧島絢都看到董香的樣子,立刻喊了聲,神情焦急,望着他的模樣宛若變態。

聽到絢都的喊聲,董香反倒冷靜下來,“絢都,任務失敗,你快撤退!”

“姐!”

“走的了嗎?”

六道骸妖嬈的聲音響起,空間崩潰的黑暗頓時席捲了霧島絢都,他還沒有意識到的情況下,幻覺在不知不覺中催眠了他的大腦。

“看來輪不到我出場了。”一直躲在屋外茂密的樹冠中的十代目探出頭,臉上掛着輕鬆的笑容,但在望向庫洛姆的時候卻止不住的自豪。

“boss……”庫洛姆踏前幾步,輕聲喚道,六道骸卻一把攔住她,諷刺道:“kufufufu……彭格列,讓我的小庫洛姆身處危險之中,你做好下地獄的覺悟了嗎?”

“誒呀,即使是幻覺,骸也這麼不好糊弄。”沢田綱吉苦笑的坐在辦公室裏,他這次機會白走一趟,還被六道骸揍了頓。

金木研聳肩笑着,“這次你做的確實不地道。”

沢田綱吉搖頭,一副你們不懂我的寂寞樣兒,身邊傳來輕巧的腳步聲,他看過去,庫洛姆拿着擦傷的藥酒和ok繃站在那裏,“boss……謝謝你。”低着頭的少女這麼多年也沒有磨去她的靦腆和羞澀,但在心靈上,她無疑是個合格的守護者。

知道庫洛姆是在感謝他的信任,沢田綱吉也衝着他露出他一如既往令人安心的笑容,“是庫洛姆很厲害。”無論是仿若真實的假死,還是最後的幻覺實體化。

沢田綱吉趕到的時候,正好是庫洛姆被提在空中,掉了滿地內臟的時候,不得不說,那個場景夠惡趣味,但沢田綱吉卻沒當真,內部人都知道,庫洛姆早年出了車禍,內臟都是幻覺處理出來的,這滿地腎臟什麼的,一看就是假的,所以他也只能感嘆,純淨如同小綿羊的庫洛姆也在這羣黑·手黨手底下薰陶的扭曲了穿越小道士生包子。

金木研端着咖啡喝了口,視線轉了一圈,“里包恩和風呢?”

沢田綱吉一面上藥一面回道:“風去通知他在中國的家族注意白蘭和監視就建立在日本的新世紀帝國,里包恩的話,我就不知道他想什麼了。”

“很奇怪,不想從我這裏知道更多信息,反而選擇離開,”金木研道:“你這位老師還真是不好揣測。”

“同意。”沢田綱吉心有慼慼。

從地牢中猛然驚醒的霧島絢都頭疼欲裂,壓根不知道彭格列霧守到底給他下了什麼咒,昏迷期間,他小時候那些痛苦記憶一直在腦子裏徘徊,折騰的他即使清醒過來也滿臉蒼白。

看看四周,他姐沒在這裏,詭異的卻是本來應該死了的神代利世卻完好無損的躺在一邊兒,彷彿那個死無全屍的場景是個幻覺。

“那是骸的幻覺。”

突然亮起的燈光刺的霧島絢都眯起雙眼,他面前的男人一頭短髮,日本口語,肌肉走向則是偏向武力,再看向雙手骨骼的形狀,看來是劍士,而這點在看到他腰間的日本刀時得到確認,腦中回憶起彭格列的資料,劍士,日本人,那就是繼承時雨蒼燕流的雨之守護者。

心中有了計較,他擡眼與山本武相對,冷靜的雙眼讓他震了下,本來以爲他姐那樣的眼神已經算的上冷靜了,但對方的雙眼就好像是從天而降的雨水,靜默下了靈魂,不愧是宛若鎮魂歌的雨,人類之中存在這樣的人,他被交到這個人手上,恐怕不會好過。

霧島絢都咽咽口水,長時間的噩夢讓他精力不濟,更何況是這審問般的刺目燈光,“你說那個骸是幻覺?”這怎麼可能?那麼精湛的幻術,讓他現在還腦仁疼痛,即使喰種精神力不好,心靈脆弱的更多,但這不代表身爲執政官的他心靈也脆弱的令人髮指好不好?

“看來你真的不知道,”山本武摸摸下巴,很好心的告訴他,“庫洛姆擅長的是幻覺實體化,在這點上她甚至比骸更有天賦,她創造出來的事物已經具備‘活着’這樣的概念,雖然是幻覺,你把那個骸當做真的骸也無所謂,霧屬性的真假虛實,對於骸來說是讓人在腦中分不出真假,引發心靈崩潰,那庫洛姆就是把虛假引入現實,利用現實讓人死去。”

“庫洛姆可是優秀的幻術師,不要看她不擅長精神幻術就小看她,不管怎麼說,謊言纔是幻術師力量的基礎,”說到這裏,山本武爽朗的笑了,“不過那孩子確實很容易讓人失去警惕心,所以作爲幻術師她是得天獨厚的。”

“……竟然是這樣,明明是……傀儡……”霧島絢都張張嘴,不敢置信,他又看向那邊的神代利世,“那她呢?也是假的?”

山本武順着他的視線看過去,神代利世文靜的睡顏異常美好,他搖頭,“她是真的活着。”

“可是……”

“庫洛姆早就把骸實體化了,在你們跳進窗戶那時,幻覺就已經開始。”

山本武越是說着也越覺得骸和庫洛姆的厲害,同時在看到被玩的很慘的霧島絢都的時候,發自內心的拍拍他的肩膀,本來他是想拉他手來着,誰叫對方全身都被鐵鏈子綁着,喰種的身體能力不得不防啊!

想到這裏,山本武露出爽朗的表情,“你想知道的我都告訴你了,你也不要小氣,把你知道的都告訴我吧!”即使是這麼和氣的口吻,但身側站着的刑訊人員卻一點也不溫柔。

“就先說說,關於皇帝的目的這方面,我們很想知道” 新世紀帝國,如名字所言,這是一個帝國,不亞於現在統治地球的任何一個國家,它的大體建築仿照歐洲都市,封閉式的大門設計把它的神祕都藏了起來,如同喰種給人的危險印象,帝國是建立在日本這個國家毀滅的基礎上成立的。

不是說殺死了所有日本人,而是徹底毀滅了日本,那個不大的島嶼現在隸屬喰種統治的帝國,所有日本人以帝國居民的名義入住其中,少數抱有大和民族思想的人,不是抓對時機移了民,就是在帝國建立時變成土地下埋藏的屍骸,其中就有ccg這個專門針對食屍鬼的部門。

那一天,無知的人民一如既往的對外界的危險視而不見,奮鬥在人類權利第一線的ccg人員在擁有首領的喰種猛攻下不堪一擊,那一日鮮血和屍體堆滿ccg雪白的大廳,而可笑的是,那次時間後,備受食屍鬼統治的兩腳羊們把這起事件形容成人權主義的爭鬥,是反社會反思想的極端人民。

多麼可笑,付出生命保護的人類結果卻是最順服的叛徒,他們不在乎是誰統治他們,只要自己沒事就好,像是完全不知道他們之中有多少人被各種藉口殺死,然後成爲統治他們的生物的盤中餐。

鈴屋什造來到墓地前方,白色的鈴蘭花隨風搖曳,他把花束放到一個墓碑前,這地下躺着的是他的父親,不是親生的,卻教誨了他許多東西。

“皇帝快到極限了,我們現在都不把他叫做金木研,而是陛下什麼的,個別的倒是喜歡喊他金木君,金木哥哥什麼的,但在我看來,他那點人性也要被消耗光了,他快瘋了。”

“你後悔嗎?站出來阻止皇帝的侵略,明明你都已經失去意識變成了植物人,只要好好躺着,我就能保證你一直活下去……”

“……說這些有什麼用,”垂着頭,二十多歲的人了,看起來還和十三四歲似的,時光簡直對他就是偏愛到極點,鈴屋什造低聲說着,“你知道嗎?另一個世界的金木研來了,我沒有看過他,但我早晚會和他對上,到時候我去看你,別罵我來的太早。”

“覺得我沒志氣嗎?那可是金木研啊,即使並不是皇帝那也是金木研,我沒辦法保證自己能打敗他,那種傢伙……殺不死啊……”

被叫做瘋狂人偶的第五執政官殺死人來簡直如同砍菜,他能用各種各樣的技巧讓人死掉。殺人不是藝術,但在他手上如同真正的藝術。全身上下不知道多少把小刀,時常揮舞的庫因克鐮刀更是有死神到來的可怕名聲。因着他前搜查官的身份,一般喰種內部處決都歸他管理,追殺反帝國組織也是他的拿手好戲。憑藉ccg時代的名氣,他在接任這活兒後,確實大大減少了反對阻止的活動。

“皇帝準備殺了那個世界的金木研,這兩個傢伙竟然違背了同一個世界不能有另一個自己的設定,看來這個世界也要壞掉了,不過我和白蘭有了接觸,那傢伙也是個野心家,他透露出如果有另一個自己出現,弱小的哪一方會逐漸受到反噬,我目前還看不出來皇帝和金木研到底誰變的虛弱,但我能保證這是個時機。”

“另一個世界的金木研很聰明,他直接和彭格列結盟了,董香和神代利世以及霧島絢都跑去暗殺他,如果換個人估計這組合就算兩個睡着,一個睜着半隻眼也能搞定,但金木研的話,我就說不準了。”

“說了這麼多,口都幹了,我走了,也許下次就不能來給你掃墓,而是直接去看你,到時候可別生氣啊,老爹。”鈴屋什造囉嗦了一堆彷彿有用又沒用的話,在他壓着帽子走出挺遠後,纔有一道消瘦高挑的身影從一側樹林中走出,看着他的背影撥通個號碼。

“喂,與彭格列聯繫,推翻帝國的時機到了。”低沉的聲音響起,模樣端正,神情冷淡,完全看不出是會偷聽其他人自言自語的人,而手機那頭也適時喊出他的名字,解決了不明的疑惑。

我是萬界快遞員 手機裏的聲音這麼說:“知道了,有馬貴將。”原ccgsss級搜查官,被稱爲不敗的喰種搜查官,ccg的死神的人類。

走出墓地大門,鈴屋什造回頭看了眼,嘴角勾起莫名的笑容然後在接他的車子停到身邊後方才收起。坐了上去,轎車啓動,窗外景物頻頻後退。生長着花草的路邊和人羣,讓他覺得沒和日本時候相差多少,但只要不去想環繞整座島嶼鑄造的鋼鐵城牆。

‘有馬貴將,消息我可是傳給你了,能不能和他接上線,就只能看你們這些原ccg成員能做到哪步。’

冷漠的藍色眸子眨了眨,鈴屋什造露出第五執政官該有的神經質表情,低低笑了起來,令人不寒而慄。

該進行的都在進行,世界哪怕是瀕臨終結,仍是有各種各樣的人,在我自己的信念掙出一條通往未來的道路。

設計華麗的宮殿在白日的陽光下異常絢爛,鎮守着帝國的食屍鬼守衛,他們把持着宮殿的各處出口,地理位置的設計讓心懷不軌的人投鼠忌器,只能使用自殺的方式才能衝破守衛,來到皇帝居住的大殿前,但實際很多刺客根本就沒有到達門口的機會就被護衛的士兵殺死了。

站在這樣的宮殿前,鈴屋什造眨眨眼,咧出大大的笑容,他蹦蹦跳跳的走了進去,完全不管那些虛假的問好。

穿過長長長長鈴屋什造只覺得很煩的走廊,來到皇帝陛下攝政的大殿,他咳嗽兩聲,裝腔作勢的敲敲門,大聲喊道:“陛下你還在嗎?鈴屋什造有事找你啊!!”

接近撕心裂肺的聲音,喊完鈴屋什造先捂着心口呼呼喘氣,又在大門打開的時候恢復嬉皮笑臉的模樣。

“喲喲,陛下,食慾很好嘛……”瞄了滿地骨頭,嘴角弧度加深,鈴屋什造真心實意的說道:“再不運動運動會變胖的。”

皇帝彎起嘴角,掛起金木研時期的溫和笑容,也不爲他說的話生氣,反而問道:“鈴屋君會來找我很稀奇呢,是董香他們回來了嗎?”

“誒?沒有沒有沒有,”鈴屋什造一個勁兒的搖頭,“我可不知道他們三個什麼時候回來,不過,霧島董香,霧島絢都,神代利世他們三個都解決不了的人除了陛下應該都不存在了,估計現在應該是在回來的路上,”豎起食指,比劃在眼前,神情異常認真。

“哈哈,鈴屋君還是這麼詭異,在這樣下去我又要聽到其他人抱怨被你惡劣的欺負了,”鈴屋什造的表現似乎讓皇帝虛假的笑容真實了些許。

“纔不會,”大大咧咧的一攤手,鈴屋什造不在意的說道:“我過的高興就好。”

“是啊,鈴屋君這個樣子纔是對的啊,”說着說着,皇帝是聲音低了下來,“鈴屋君如果方便的話,可不可以幫我一個小忙。”

望着突然笑容詭異的皇帝,鈴屋什造內心升起不好的預感。

皇帝撐着下顎,像是漫不經心的說道:“董香他們三個被抓住了,金木研也確定和彭格列聯手,原本以爲是個可有可無的獵物突然有了能挑釁獵人的實力,這讓我很不高興,所以……你去殺了他吧。”

鈴屋什造表情不變,“可是我打不過神代桑,打不過霧島姐弟啊!”這麼說完就看到皇帝眼神微妙。

皇帝:“你是人類啊,即使被捉了也可以假裝背叛,然後伺機殺掉他就好,反正我是最心軟的了,如果可以,他也是不會願意殺人的吧?”

鈴屋什造已經不知道自己的表情是什麼樣的了,他的嘴巴不受控制乾巴巴的說道:“陛下,你確定嗎?”

皇帝無所謂的點頭,看向鈴屋什造,“怎麼了?鈴屋君不願意嗎?下不去手還是對人類動手感覺到不適應?放心,你回來後我會爲你準備最好的心理醫生的,保證陰影什麼的,絕對不會給你留下求面積的機會。”

“陛下心情很好嘛……”要不也不會說冷笑話,鈴屋什造出了大殿,背後還能感覺到金木研望着他的飽含深意的目光,背脊僵硬,直到關閉的大門阻隔了那道視線他才鬆了口氣,這時才發覺冷汗早已浸滿身體。

這是試探還是……咬着指甲,鈴屋什造把深深的惶恐隱藏在心底,狀若無事的迎着衆人各異的眼神走了出去。站在皇宮外,明明是在大太陽底下,他卻猶如身處寒冬臘月,雞皮疙瘩一層又一層的冒了出來。

皇帝在他離開時意味深長的話到現在還讓他恐懼不止。

“我信任你喲,鈴屋君。”彎眸微笑的陛下在黑暗和白骨中是無比詭異的畫面,鈴屋什造保證他這輩子不想看第二遍!

調整好心情,把背後說他備受寵愛的嫉妒扔到腦後,他是察覺自己能得到皇帝更多的寬容,但鈴屋什造也瞭解這份寬容的由來是他不曾改變的態度,哪怕皇帝說了他拋棄金木研的過去,但還是對過去心存留戀吧?對於鈴屋什造來說,他和他的過去十分危險,不變的態度代表亦敵亦友,這在臣子身上是十分不合適的。

“信任……”

“閣下?”

“去月山家,”鈴屋什造坐在轎車裏,對着司機一點也不解釋,冷漠的吩咐道。

“是。”

車子再度開動,他腦子裏卻冒出更多光怪陸離的想法。

一路疾馳,驟然剎車的搖晃讓鈴屋什造睜開眼睛。

“月山習,霧島董香,霧島絢都,神代利世都被彭格列俘虜了,”一路衝到月山習書房,靈活的身體讓他能夠坐在月山習的辦公桌上質問,“你猜,那個金木研在其中起到幾分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