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消一刻,祁願的臉色越來越凝重,嚇得應歸晚摸着他的前胸後背,以為是怎麼極其陰毒的暗器,她只知道大概的故事,對於故事主角們其中經歷的痛苦磨難卻是不知的。

就在應歸晚慌神之際,祁願一把抱住她,「晚晚放心,不是什麼暗器,只是憶魂珠。他是料定了我會替你擋下。」

應歸晚聽到憶魂珠,便知道他這是已經知道他父母親的過往了,便輕拍着他的背,說,「那你看到什麼了?」

「我看到了我的母神,她是花神穆青,她是被天後所害。我的父帝負了她……負了她。我答應晚晚不隱瞞的,只是晚晚你別騙我,我不想像我母神那樣,被騙的死死的,最後氣極恨極,不願醒來。」

「我不騙你,我不騙你」應歸晚嘆了口氣,還不等她說什麼,就聽見蠱鈴響動。祁願深深地看了眼應歸晚,便拉住應歸晚往蠱鈴指引的方向去。

趕到時,只見安寧與邱離正在與一群人奮戰,而一個少年掩護負傷的鶴荼往邊上退。倆人加入戰鬥,「他們挾持着人質,不好動手,束手束腳。」邱離對趕來的祁願說,「先看看再說。」

鶴荼這時給應歸晚兩個解離罩,「我素愛收集稀奇玩意兒,這是我收集的毒瘴和章魚藤的汁液,晚晚,這一點你應該可以煉化,讓它對沒有靈力的人沒有那麼大的傷害,靠你了。」

應歸晚點頭,看着對方手中毫無還手之力的人質,立馬對邱離和祁願說,「師父,你們幫忙拖住一點時間。」

邱離和祁願點頭,收了劍,混戰起來。

不一會,隨着應歸晚大喝一聲,「出招!」立馬收了靈力。

對方以為「出招」會有大攻擊,立馬釋放出所有靈力進行抵抗和防禦。卻沒想到,應歸晚只是丟出一個球,可隨之爆發出的煙霧,馬上讓他們手腳無力、頭暈目眩。

他們意識到再無招架之力,竟不約而同地自爆而亡。

幾人阻止不及,只能先救出牢內的人。

邱離決定自己和祁願繼續探探,沒想到有兩個人一反常態,安寧竟然願意留下善後,不像之前那般好鬥。

沒想到的是,應歸晚也一反常態,要求要跟着祁願,沒辦法,邱離只好讓應歸晚跟着,

交代好之後,各自出發。 宇宙極其偏遠的一處星域,恢弘的宮殿群中,一位偉大的存在猛然睜開了雙眼,眼神之中閃過一絲凝重之色。

「本尊竟然隕落了?」

那巨大的火焰巨人低頭沉思。

「自從本尊進入萬劍谷之後,和其他分身便失去了聯繫,只能感應到生命氣息,沒想到這次竟然隕落了。」

甚至於,他連本尊是怎麼隕落的都不知道

火焰巨人眸子里閃過一絲心痛。

「我兩件高等至寶可都在本尊身上,這可是我的大半身家!」

「不行,我得去請偉大的金角之主出手。」

火焰巨人心中暗想。

若是為了自己的兩件高等至寶,而讓堂堂宇宙之主去專門在萬劍谷中圍堵,那可能性不高。

可是,金宇尊者已經隱約感覺到了萬劍谷的特殊之處。

隔絕本尊、分身之間的感應,甚至連本尊隕落之後,本尊的記憶分身都無法知曉。

這足以說明,萬劍谷絕對不同尋常。

單單是這一點,便足以讓一位宇宙之主出手了。

「哼哼,偉大的金角之主出手,這次無論誰得到了萬劍谷中的至寶,最後都要歸我星空巨獸聯盟!」

······

於此同時,宇宙的另外一處。

恢弘的宮殿中,王座上彷彿神明一般的強者緩緩睜開雙眼。

「原始星上那道分身······竟然隕落了么?」

王座上的超級強者站了起來,眼神中閃過一抹思索,良久,卻微微搖頭。

「萬劍谷恐怕還有許多特殊之處,看來有必要去通知老師。」

說著,這名超級強者的身影突然消失在原地,只留下空蕩蕩的大廳中,紫紅色的燭火無風自動。

這位超級強者,正是宇宙霸主夕羽星主的本尊。

而夕羽星主的老師,則是北疆聯盟中一位極其強大的宇宙之主。

。。。。。。

原始星,萬劍谷,洞穴。

和金宇尊者一戰,吳潛雖然最後活了下來,可也受了重傷,得需要很長的一段時間去修復。

這段時間內,那金色光點所對應的強者,也擊殺了最後那個藍色光點對應的強者。

如此,整個洞穴之中只剩下兩人,並且不出意外的話,那人應該是頂尖宇宙霸主蒙語尊者。

「蒙語尊者是特殊生命,生命基因層次差不多有一千六百多倍,算是頂尖霸主裡面弱一些的。」

吳潛緩緩搖頭。

頂尖宇宙霸主,要麼生命基因層次很高,達到千倍往上,要麼就是有絕強的至寶。

比生命基因層次,蒙語尊者和吳潛相差不大,至於至寶,蒙語尊者不大可能擁有高等領域或者飛行宮殿類至寶。

「差不多了,我神體已經完全恢復,終究還是要去會會蒙語尊者。」

吳潛緩緩起身,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通道之中。

······

蒙語尊者一直在等,金色令牌的功能是感應氣息,可是他現在什麼氣息都感應不到。

所以,蒙語尊者猜測,肯定有人有隱蔽氣息的手段。

既然找不到別人,那就等別人來找自己。

蒙語尊者對自己的實力很有自信,至少幾位進入萬劍谷的宇宙霸主中,他誰都看不上。

「嗯?」

突然,蒙語尊者猛然睜開雙眼,他感應到氣息了,正在飛速向自己接近。

「哼,不隱蔽氣息了么?看來也想和我打一場啊!」

荒蒙尊者冷哼一聲,當即也化作一道流光,朝著那道氣息快速飛過去。

兩人相向而行,自然很快就碰面了。

「蒙語尊者,果然是你。」

吳潛懸浮在半空中,看著眼前的蒙語尊者,神色有些淡漠。

「乾巫國主,竟然是你?」

蒙語尊者露出一絲驚訝的表情,隨即神色頗有些意外:「之前聽說你突破到宇宙霸主,沒想到這麼快就成為頂尖宇宙霸主。」

能斬殺其他諸多宇宙霸主,即使有著劍令的加成,可自身的實力卻是最重要的。

若是只有宇宙霸主實力的強者得到殺戮劍令,讓他去殺其他強者,恐怕也很難做到。

「人類1008宇宙國主,大多潛力耗盡,能成就宇宙霸主的更是只有寥寥數位。」

蒙語尊者緩緩點頭,說道:「乾巫你能有如今的實力,倒是讓我十分驚訝。」

蒙語尊者是宇宙中獨行者,沒有族群、勢力,不過和人類族群關係卻比較不錯。

據說,在之前的幾次原始星開啟,蒙語尊者曾欠下人類族群強者一個人情。

不過,交情歸交情,至寶之爭,誰也不會退讓。

「出手吧!」

吳潛淡淡說道。

闖蕩原始星至今,宇宙霸主吳潛斬殺過不少,可是卻從未和頂尖宇宙霸主交過手。

「好。」

蒙語尊者緩緩點頭,手中出現一對巨大的暗金色雙錘,雙錘表面上更是烙印著神秘古老的花紋,勾動著宇宙本源法則。

「吃我一錘!」

蒙語尊者直接燃燒神體,神力瘋狂地湧入暗金色雙錘,強大威能連周圍的空間都開始坍塌。

與此同時,蒙語尊者身後淡紫色的氣流縈繞,瞬間便朝四面八方涌去,籠罩著大半個天空。

領域類至寶,紫雲!

不過,下一刻,吳潛身後也發出轟隆隆的聲響,無窮無盡的七色光霞涌動,朝著周圍瀰漫而去,一下子覆蓋半個天空,和「紫雲」搶奪著這方天地的控制權。

轟~轟~轟~

七彩的神光蘊含著無窮的威能,而那紫雲雖然看上去飄渺無依,可其中也有沸騰的神力翻滾,兩方領域碰撞著、轟擊著。

顯然,吳潛的七光界更勝一籌,壓制著紫色雲海。

蒙語尊者見狀臉色一變,感受著不斷壓縮的紫色遠海,同時手中的大鎚也猛然朝著吳潛狠狠砸去。

吳潛的長劍絲毫不相讓,伴隨著陣陣龍吟,鋒利的劍芒連空間都撕裂,無數法則秘紋運轉,爆發出強大的威能。

砰!

交手之後,感應著對方攻擊的威能,兩人臉色都微微一變。

「好強,不愧是頂尖宇宙霸主,果然不是基劍尊者之流可以比擬的。」

吳潛心中暗驚。

「乾巫······沒想到他已經如此之強,論攻擊威能,我竟然不如他。」

蒙語尊者更是驚訝無比,吳潛這一劍所蘊含的恐怖威能,甚至比他還強上不止一籌。

轟~轟~

兩人繼續交戰著,蒙語尊者雙錘大開大合,可是也精妙無比,有時恰到好處防禦住吳潛的攻擊;

而吳潛的長劍看似沒有雙錘有力量感,可是論攻擊威能,卻是極強極強。

強者之間的交手,都在瞬息之間,兩人在神體、攻擊、至寶上雖然有差距,可相差畢竟不大。

若是在外界,根本不可能分出勝負,但是這次,兩人都沒有絲毫退縮的意思。

現在洞穴之中只有兩人,退縮毫無意義!

戰鬥,直到一人死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