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那個虛影是誰,只知道他從別的宇宙而來,在這個宇宙的邊緣打破了宇宙的晶壁,潛入了這裡,不知道這個虛影到底是以什麼目的來到了這裡,一切的一切還都是一個謎團,至於無心到底是誰,珍妮絲是知道的,但是珍妮絲沒有辦法告訴金雷克。

如果現在告訴金雷克了,可能會影響以後的戰鬥,所以珍妮絲選擇了保密。

「那你現在是誰?」

「我是金雷克的徒弟珍妮絲。」

在接下來的日子裡,希爾薇都會暗中的監控著珍妮絲的一舉一動,而珍妮絲真的就沒有發現希爾薇的監控,最後金雷克才敢判斷珍妮絲就是自己的徒弟,不是那個虛影的僕人,因為這次覺醒,珍妮絲也得到了強大的力量,對於未來的戰鬥也是有很強的作用。

「看來這些時間你過的很不錯嘛,金雷克。」

無心竟然出現在金雷克的面前,說句真心話,現在的金雷克還不是無心的對手,只是不知道為什麼無心每次都不會對金雷克下手,就算金雷克背叛了她,她也不會生氣。

「來到我的身邊吧,這樣我可以保證你存活下來。」

金雷克搖了搖頭,他至始至終就沒有想過站在無心的身邊,因為金雷克知道無心的計劃就是毀滅這個宇宙,金雷克為了守護自己身邊僅剩下的一個女兒和一個徒弟,所以選擇站在無心的對立面。

姐妹花的最強兵王 「哎,你還是這樣固執,和當年一樣。」

我的無限怪獸分身 說完無心消失在原地,而金雷克卻很疑惑,和當年一樣?難道很久以前金雷克就見過無心?金雷克的記憶雖然恢復了,但是恢復的都是一些重要的部分,有很多部分都已經忘記了,畢竟記憶這個東西不是簡簡單單就可以全部恢復的。

無心回到了自己的住處坐在沙發上看著天花板,她知道自己接下來要做的事情就是毀滅,將這個宇宙全部毀滅掉之後,迎接自己的主人來到這個世界稱王,而自己也會實現自己想要的願望。

「姐姐?」

方麗麗來到了無心的房子里,站在不遠處,看著這個房間。

「沒想到你住在這麼可愛的房子里,讓我很吃驚啊。」

無心什麼都沒有說,盯著電視里的金雷克看這。

「你還沒有放棄他?你可要知道你這麼做只會影響主人的計劃,如果主人的計劃失敗了,你也知道我們的下場是什麼!」

撒嬌影後分外甜 無心還是什麼都沒有說,依舊盯著電視。

「你還不是心裡挂念著那個木子墨,不要跟我說沒有,別忘記我就是你,你就是我,我們之間怎麼可能有秘密呢?」

這回輪到方麗麗沉默不語了,的確無心說的是對的,連個人如同雙胞胎一樣,怎麼可能有秘密存在呢?

「我們的命苦,所以才會出現這樣的事情,如果我有強大的力量,我肯定不會選擇這麼做,我只是想跟我喜歡的人在一起,世界毀滅關我啥事?」

無心的話其實也是方麗麗的心中所想,但是這是沒有辦法的事情,自從遇到了這個主人,這個世界就沒有平靜過。

「希望可以出現一個能改變一切的人,希望他可以阻止我。」

方麗麗說完,就消失在原地,無心這個時候也苦笑著。

「我又何嘗不是呢?」

墨小優在西宇宙碰到了一個很好玩的小和尚,這個小和尚的身後竟然跟著幾個生化神王,最主要的是這幾個生化神王一個個都是光頭。

「施主,這就是度化的力量,你要不要也阪依我佛?」

墨小優搖了搖頭,這個小和尚真的很神秘,竟然有著這樣強大的力量,雖然本身實力不行,但是這個度化,真的很可怕,就在這個時候一個強大的生化神王出現在這個小和尚的面前。

「施主,這裡交給我就可以了。」

墨小優乖乖的退到了一邊。

「我是七大古神王之一淫慾神王。」

淫慾?這回這個小和尚可有的玩了,淫慾神王的身上散發著粉紅色的氣息,墨小優知道那是什麼東西,因為之前木子墨說過這個東西是有多麼的可怕,所以躲的很遠,當小和尚遇到這個氣息的時候小臉通紅。

「這….」

「小弟弟,來陪姐姐玩啊~」

本以為這個小和尚有很強大的定力,結果去而變成了這個樣子,墨小優親眼看到這個小光頭和尚跟這個淫慾神王竟然纏綿在一起了,而這個小和尚也算是破戒了,身後已經被度化的是生化神王也開始躁動了。

最後那些被度化的神王竟然開始暴動了,開始不斷的攻擊著小和尚,小和尚也剛爽完,一臉懵逼的看著眼前發生的一切,隨後一掌下去,一個巨大的金色大手掌將這些生化神王全部擊的粉碎。

「老子不當和尚!當什麼和尚!老子有這麼強大的力量,還是普通人好啊,想上女人就上女人,而且女人的味道竟然這麼爽,住持竟然不告訴我!」

聽到這小和尚的話,墨小優感覺自己好像喝了假酒,這是是怎麼了?你是護士和尚嗎?怎麼會說這樣的話?

就在這個時候小和尚的頭上還是長出了黑色的頭髮,而之前的古神王淫慾竟然消失不見,墨小優仔細的觀察這周圍,最後發現淫慾神王此時就在小和尚的體內,怪不小和尚發生了這樣的巨變。

如果想殺死淫慾神王,就需要先阻止這個小和尚。

「嗯?女人你很不錯!」

小和尚看著不遠處的墨小優說出了這麼一句話,這把墨小優嚇到了,自己可是心有所屬的人,不能就這樣被小和尚糟蹋了!

就這樣墨小優雙手一揮,小和尚就這樣被玄冰包裹在內,而小和尚體內的淫慾神王也從小和尚的體內飛了出來。

「小姑娘,你很不錯。」 為了避免淫慾神王身上的霧氣,墨小優整個人身上都布滿了黑色的玄冰,任何氣體都沒有辦法進入墨小優的體內,這讓淫慾神王皺了皺眉頭,但淫慾神王的實力不會只有這樣,只見已於身亡微微一笑手中出現了一個粉紅色的長劍,只見粉光一閃,墨小優身上的玄冰就出現了一道裂痕,隨後又迅速的恢復的原裝。

兩個人就在這個時候展開了戰鬥,而玄冰內的小和尚也看到眼前所發生的一切,也知道自己之前做了什麼大逆不道的事情,可惜的是現在小和尚是無法行動的,他根本沒有想到墨小優竟然有這麼強大的實力,之前都沒見墨小優使用過。

墨小優不斷從虛空中召喚出各種各樣的玄冰兵刃,而淫慾神王也被這些玄冰所困擾,根本沒有辦法近身墨小優,就在這個時候淫慾神王身上開始散發紅色的霧氣,沒想到的是,這紅色的霧氣竟然可以融化玄冰,墨小優看到之後連連後退,但是也晚了,墨小優被紅色的霧氣所纏繞,逐漸的出現了幻覺。

發覺自己正在和一個男子纏綿,而這個男子正是木子墨,墨小優知道自己的內心一直深愛著木子墨,因為自己是木子墨的老師的緣故,一直沒有表達自己的心意,如果木子墨想跟自己上床的話,墨小優也是很樂意的,畢竟木子墨是自己心愛的人,她也想向姜美琴她們那樣給木子墨剩下一個孩子。

但是就在這個時候墨小優才想起來,自己是有使命的,怎麼可能在這裡與木子墨纏綿?而且木子墨也不再自己的身邊,那麼這一切都是幻覺,但是自己又如何才能脫離這個幻覺呢?明明身體感覺特別的舒服,根本不想停下來,這讓墨小優特別痛苦。

「享受吧,不要掙扎了,你的內心才是最誠實的。」

淫慾神王的話傳入墨小優的耳中,語氣特別溫柔,讓墨小優沉迷,但是墨小優知道這樣下去是不行的,如果在這樣下去,自己就會成為淫慾神王的傀儡,也不知道淫慾神王會用自己的身體去做什麼,為了阻止悲劇的發生,墨小優將自己冰凍了起來,整個人變成了玄冰。

淫慾神王也不得不從墨小優的體內飛出來,陰雨身亡死死的盯著墨小優,但是墨小優一直沒有變回來的徵兆,正當淫慾神王打算放棄墨小優的時候,之前的玄冰只剩下了空殼,至於墨小優本人去了哪裡,淫慾神王並不知道。

但是淫慾神王的直覺特別準確,立刻向自己的背後刺過去一劍,但被墨小優的玄冰盾牌多抵擋,墨小優右手的長劍刺如淫慾神王的體內,淫慾神王凄慘的叫著,從傷口處不斷散發著粉紅色氣息,墨小優再次冰凍住自己,而這次淫慾神王選擇打碎變成冰塊的墨小優。

可是淫慾神王用了很大力氣也沒有做到,甚至運用紅色的氣息也沒有辦法將玄冰融化,這讓淫慾神王特別焦急,正當淫慾神王思考接下來應該如何去做的時候,自己的背後被墨小優開了一道口子,墨小優再次化為冰雕,這讓淫慾神王特彆氣憤,自己的力量竟然對墨小優無效。

而且自己還沒有辦法準確判斷墨小優的動向,淫慾神王不斷的怒吼著,背後出現了一對翅膀,還有一條尾巴,身上被粉紅色的氣息所包裹著,這樣墨小優如果想攻擊對方的話,就要先觸碰到淫慾神王身上的氣息,淫慾神王得意的笑著,不斷的用手中的長劍斬擊著變成玄冰的墨小優們雖然沒有任何作用。

只是這麼做會感覺到快感,當墨小優再次消失的時候,淫慾神王特別的自信,但是下一刻就被現實所打敗,因為淫慾神王的背後出現了五支箭矢,都是由黑色玄冰打造的。

武俠之戰盡群雄 這讓淫慾神王特彆氣憤,用粉色的劍氣不斷的打擊這在遠方冰凍自己的墨小優,可惜的是墨小優沒有受到任何傷害,墨小優也可以看到淫慾神王身上的傷口不斷的癒合著,這樣下去對墨小優來說也不是什麼好事。

就在這個時候墨小優才反應過來自己可是最古老的魔族啊,自己的身上有著強大的魔息,如果自己的魔息可以抵抗對方的粉紅色氣息,那麼就可以有一戰之力了!

墨小優身上的玄冰破碎,全身被黑色的魔息所包裹住,下一刻衝到淫慾神王面前的時候,魔息竟然開始吞噬著粉紅色的氣息,這讓淫慾神王感覺到了恐懼,連連後退。

「遠古魔王?」

魔王?墨小優並不覺得自己像是一個魔王,只知道自己是一個遠古魔族而已,看到了淫慾神王的忌諱,墨小優也知道自己的戰鬥有了很大的勝算。

墨小優不斷的貼身近戰,而淫慾神王一直想給脫離墨小優身上的魔息,可是墨小優的速度太快了,讓淫慾神王無法閃避,最後淫慾神王竟然跪在了墨小優的面前。

「我願意服從你,做你的部下,希望你可以收留我,我其實並沒有被成功生化,請相信我!」

墨小優不想將這個人留在自己的身邊,就在這個時候宇宙深處傳來一道光芒籠罩到淫慾神王的身上,淫慾神王感覺到很痛苦,不斷的哀嚎著,雖然墨小優不想管這件事,但是不知道為什麼,自己總是想拯救這個淫慾神王,難道淫慾神王也是魔族?或者說她知道自己的身世?

墨小優沖了過去,用自身上的魔息打破了這個光束,而這個聲音也從遠處傳來。

「沒想到在這裡遇到了魔族第一師祖,算了,這也算是額外發現吧。」

隨後這個聲音消失不見,墨小優用自身上的魔息包裹住了淫慾神王的全身,沒想到的是真的將淫慾神王變回了魔族。

「多謝始祖,我也終於返祖了,變回了原先的模樣!」

「你叫什麼名字。」

「回始祖,我的名字叫做雅妮。」

既然自己決定這麼做了,那就將雅妮收下吧,現在最主要的事情是拯救每一個星球。

「你可以跟在我的身邊,但是我也有要求的。」

雅妮點了點頭,墨小優真的好像是她的主人一樣。

「第一,你先把我的身世告訴我,不準造假!第二沒有我的批准不要隨意使用你魅魔的力量,聽到了沒有!」

雅妮立刻跪在虛空當中,答應了墨小優全部的要求,墨小優點了點頭,最後在一個星球上降落,在一個石頭上兩個人面對面的坐了下來,至於那個小和尚,墨小優早就忘記了。

雅妮並沒有講述這個故事,而是一抬手一道紅色的氣息進入了墨小優的體內,墨小優就這樣莫名其妙的想起了曾經發生的一切。

在第一世界的時候,墨小優就出生在一個普通的家庭里,但是有一天,她所居住的村莊發生了一個很大的事情,突然一種不知名的病毒席捲整個村莊,最後村莊里的人們沒有一個人可以活下來,除了一個人,這個人就是墨小優。

被這種病毒侵染之後,身上會出現白色的斑點,當墨小優流浪到別的村子的時候都被當做瘟神一樣對待,最後墨小優沒有地方可以去了,獨自一個人在森林中生活,每天吃著果子喝著湖水過日子,日子一天一天的過去了,森林中的生物也都死去,墨小優又變成獨自一人了。

直到有一天墨小優來到一個山洞,在這個山洞裡遇到了一個黑色的球體,而這個世界上擴散的病原就是來自這個球體,墨小優嘗試破壞掉這個黑色球體,但是自己無論用多大的力氣都沒有將這個球體破壞掉,最後墨小優決定吞掉這個球體,然後自殺。

當墨小優吞掉這個球體的時候,才發現這個球體竟然入口即化,整個人也發生的變化,皮膚上的白色斑點消失不見,皮膚變的特別的白皙,散布在空氣中的黑色氣息也消失不見,墨小優來到湖邊看到自己的面容,自己的雙瞳竟然變成了紅色,而此時的墨小優已經是少女了。

正當墨小優跳入湖中想要自殺的時候,一個人把墨小優救了起來,這個人就是初代天命者。

「小姑娘,你為什麼要這麼做?好好的不活著不好嗎?」

當墨小優看到初代天命者可以與自己接觸而且還沒有發生任何異樣,特別驚訝,當初代天命者將墨小優放下來的時候,墨小優感覺到之前那個山洞裡跑出來很多東西,等這些東西跑出來的時候墨小優才發現這些都是自己沒有見過的生物。

「拜見吾王。」

讓墨小優驚訝的是,這些生物竟然跪在了自己的面前,王?墨小優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是這樣的存在,也從來沒有想過自己存在這個世界上是為了什麼,當墨小優轉過身的時候,初代天命者已經消失不見了。

從這個時候起,墨小優對初代天命者就擁有了愛慕之心,因為是他拯救了最無助的墨小優,當墨小優擔當了魔族第一始祖的時候,墨小優沒有肆虐的去破話人類的生活,而是將一些不斷發生戰爭的國家進行鎮壓,後來實力突破了神級,開始在宇宙中不斷的穿梭。

後來墨小優發現自己竟然可以用自己的力量將一個普通人轉化成魔族,後來第二世祖出現在眾魔族面前,而這個第二始祖就是雅妮,也是後來的淫慾神王。

直到有一天初代天命者尋找到墨小優,邀請墨小優加入到他的麾下,墨小優連考慮都沒考慮就答應了下來,可是第二始祖雅妮卻不同意,最後帶著一些人離開,因為雅妮不完全是魔族,身上的魔息還是黑紅色的,這也就是後來藍星上的那些不完整的魔族起源。

在之後的幾年,墨小優不斷的為初代天命者征戰在每個星球上,直到後來初代天命者死去,墨小優也沒有放棄自己的使命,還是不斷的幫助初代天命者去維持他所創立的這個組織,可惜後來第一世界毀滅,墨小優也含恨而終。

第二世界墨小優沒有出現過,可能是墨小優不想在出現在這個世界上,墨小優知道自己在魔界重生了,過了一個平凡的一聲,但是在第三世界墨小優還是出現,只是她一直在暗處,不斷的觀察著白墨,每次在白墨最危急的時候,偷偷的幫助了白墨,這是白墨不知道的事情,連白燕青都沒有發覺。

雖然第三宇宙最後也破滅了,但是墨小優在宇宙毀滅之前看到了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宇宙晶壁的破碎,有外宇宙的人闖進了這個宇宙,墨小優知道接下來要發生的事情肯定會不簡單,在就是現在所在的第四宇宙了,經歷了這麼多輪迴沒想到又回到了天命者的身邊。 「我讓你去辦的事情辦的怎麼樣了?」

王座上面的人看著下面的無心,無心卻瑟瑟發抖。

「稟告主人,我正在努力去辦,只是….」

「只是?」

「只是天命者不斷的壞我的事情,導致現在時間多少要延長….」

「啪!」

王座上面的人將手中的就被捏碎,無心聞聲之後顫抖的更加劇烈。

「算了,儘快給我完成這件事情,你下去吧。」

無心聽到這句話之後立刻就離開了這裡,王座上的人又從虛空中拿出一個酒杯,酒杯裡面裝著紅色的酒水,他看著天花板不斷的思索著。

「我什麼時候才能見到你?你真的就這麼討厭我嗎?」

雲梓鳶在每個星球上穿梭著,她已經救治了很多生命,每個人都很喜歡雲梓鳶,也有很多人向雲梓鳶表白,可惜雲梓鳶並沒有答應對方,因為雲梓鳶想起了當年還在上學的時代,木子墨的溫柔。

雲梓鳶正在宇宙中不斷的穿梭,面前突然出現一個人攔住了自己的去路。

「你真的不記得我了嗎?」

雲梓鳶不明白面前的這個男人在說什麼,見雲梓鳶疑惑的目光,這個男人也從虛空中召喚出一把關刀,一刀斬了下去。

「難道你還沒有想起來我是誰嗎?」

雲梓鳶現在的心情特別煩躁,她根本不認識面前的這個男人,而且這個男人還不斷的攻擊著雲梓鳶,一開始雲梓鳶不想理會對方,誰知道對方竟然不依不饒了,還不讓雲梓鳶走了。

「你到底是誰,如果在不依不饒的纏著我,我真的要動手了!」

金色的雷電不斷在雲梓鳶的身上閃爍,這強大的雷電讓這個男子不斷後退。

「原來你也發生了這樣的變化,既然如此我就讓你想起來我是誰!」

只見男子一刀斬了下來,而雲梓鳶卻消失在原地,雲梓鳶掌握的可是光元氣啊!雖然光元氣很難達到神級,但是雲梓鳶可是站在天選之人的身邊,才可以順利晉陞的。

晉陞之後的光元氣是特別可怕的,速度快了讓人沒有辦法第一時間發覺,男子不斷在周圍尋找著雲梓鳶的足跡,可惜的是他的雙眼是跟不上雲梓鳶的速度的。

雲梓鳶也拉開長弓,畢竟手中的長弓是在離開之前,冷紅顏交給她的神器級別的輔助裝備,一支破空箭迅速的飛了過去,直接命中了這個男子的後背。

但是不知道為什麼這支箭竟然沒有貫穿男子的身體,可以想象一下這個男子的肉身是多麼的強大。

「難道你就真的想不起來了嗎?竟然真的傷害我!」

「我為什麼不能傷害你,是你先動手的!」

男子低著頭陰沉著臉什麼都沒說,直接沖了過來,揮舞著手中的關刀,巨大的刀氣讓雲梓鳶東躲西閃,雖然雲梓鳶有強大的速度,但是這狂亂的刀氣是很難判斷的!

雖然雲梓鳶的身上出現了傷口,在雲梓鳶的金色雷電之下,傷口全部快速癒合著,這一切都看在男子的嚴重,最後男子竟然露出了殺意。

「沒想到你已經不是你了!只能殺掉你,讓你再次投胎重生了!」

男子的攻勢特別厲害,不知道為什麼他竟然可以預判到雲梓鳶的移動路線,彷彿是預知未來一樣,這讓雲梓鳶戰鬥起來特別吃力,即便如此雲梓鳶也沒有放棄,只有繼續戰鬥下去了,逃跑什麼的是不可能的。

雲梓鳶加大了元氣的使用功率,不斷在男子周圍閃爍,不斷的射出箭矢,男子的身上出現了密密麻麻的翡翠綠箭矢,但是男子好像並不在意身上的箭矢一樣,就連柔光箭也沒有造成什麼樣的理想的效果。

「我現在不是當年那個柔柔弱弱的我了!」

雲梓鳶吶喊著,瞬間閃爍到一個位置拉弓射箭,一道翡翠綠的箭矢飛了過去,男子本以為自己不會受到什麼傷害,但是這個箭矢上面可是夾雜這金雷,金雷瞬間將男子身上所有的箭矢引燃,狂暴的金雷包裹住了這個男子,這個男子痛苦的哀嚎著。

「你真的,就不記得我了嗎?你知道我是多麼的想見到你啊。」

最後這個男子失去了氣息死掉了,當這個男子死掉的時候,男子的身上飛出來一個藍色的光點融入到了雲梓鳶的體內,就在這個時候雲梓鳶的身上也發生了異變,渾身閃爍著藍色的光芒,當光芒消散的時候,雲梓鳶可以感覺的到自己身上的肉體強度,不是一些普通的鋒力武器就可以簡簡單單破防的。

而這個能力是剛才那個男子在死之前賦予給雲梓鳶的,因此雲梓鳶的記憶已經完全被打開了。

還是第一世界的時候,雲梓鳶出生在一個王族,雖然是一個王族的公主,但是她並沒有過上王族那樣的生活,每天做著傭人做的事情,因為她的母親是王宮裡的一個女僕,要不是她身體里有國王的血脈,早就被丟出王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