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是修為強大的天境存在,還是那還沒有踏足武道的凡人,此時都面色驚恐,因為他們都感受到死亡的恐懼。

不過這只是一瞬間的感覺,很快那種感覺就消散了,許多人都面色迷茫,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以為是一種錯覺。

認為自身是錯覺的都是那些修為弱小之人,修為強大之輩,一個個目光驚恐,他們修為通天,自然不會感覺到任何的錯誤。

「到底發生了什麼,為何讓我感受到一股死亡的恐懼,難道是有著強者路過此地。」

「剛才那氣息,應該是一個蓋世劍道強者,沒有見到對方,只是對方氣息外露就讓我感到死亡的氣息,真是可怕。」

……

這些強者雖然不認為是錯覺,但他們認為能夠散發出這道氣息的必然是無上強者,不管是路過,還是如何,他們沒有多大的擔憂,因為雙方根本不在一個層面上。

斬天山脈亂石林。

楚楓從地上爬起來,身體十分的瘦弱,看起來像是十幾天沒有吃飯,身上的氣息十分的虛弱,不過雖然樣子十分凄慘,但並沒有昏過去。

這一次雖然被誅天劍魂抽取了不少力量,但他實力比之前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因此才沒有被直接抽昏過去。

「趕緊離開這裡。」

楚楓急忙的離開這裡,雖然他心中有著許多疑惑,但此時必須要儘快離開這裡,這裡的血腥氣息太過可怕,必然會引來不少妖獸和武者。

當楚楓離開后不久,很快就有一道道身影來到這裡,當他們看到眼前景象,眼神之中充滿了恐懼之色。

血腥的場面他們見過不少,但如此可怕的場面他們還是第一次見到,有人甚至是直接被嚇的癱軟在地。

李長遠等人很快來到了亂石林,看到眼前如同煉獄一般的場景,他們一個個目光驚恐,臉色蒼白,身體都在顫抖著。

一百多隻後天境的妖獸,居然就這麼被殺了。

「剛才看到一道衝天的劍芒,難道是有紫府境的存在出手?」

「我看至少是衍輪境的大武者,你看那可是先天境中期的岩骨妖狼,如今居然也慘死了,紫府境的存在雖然可以擊殺岩骨妖狼,但無法做到秒殺,更何況是有著百隻後天境的妖獸。」

「我想之前應該是我們猜錯了,那些妖獸不是攻打岩骨妖狼,而是岩骨妖狼召集而來,為了是對戰某個強大的武者。」

……

眾人紛紛開口說道,說出了自己心中的猜想,最終他們認可一個版本,那就是一個強大的紫府境天才劍者前來擊殺岩骨妖狼,岩骨妖狼自知不敵,所以召集百隻後天境的妖獸,前來圍殺那位天才劍修。

如此解釋倒是可以勉強的說得通,岩骨妖狼乃是先天境中期的妖獸,在這山脈外圍是霸主存在,可以號召一些後天境的妖獸。

李長遠幾個人面色陰沉,他們尋找半天沒有看到有任何武者的屍體,顯然楚楓沒有死在這裡。

「啊。」

突然一道驚叫聲發出,眾人紛紛朝著那人看去,只見那人面色震撼,渾身顫抖的看向旁邊一個血池。

「啊,這、這、這是血脈果樹,此地怎麼會有如此寶物。」

「血脈果樹吸收萬靈之血,可以結出血脈果,一旦服用可以激發先祖的血脈,強化自身氣血,乃是絕世寶葯。」

「看樣子,這血脈果樹結出的血脈果被人取走了。」

「如此看來,一切就解釋通了,那天才劍修必然是知曉此地有一株血脈果樹,所以才會前來。」

……

眾人看到那枯萎的血脈果樹,臉上露出惋惜,他們錯失了重寶,血脈果樹一旦結出血脈果,果樹很快就會枯萎,其根須通靈,遁入地下,下一次出現不知道是在何地。

「啊,該死,我的血脈果,該死的岩骨妖狼,居然守著如此寶物,真是該死。」

李長遠仰天大吼,如果他能夠得到血脈果,強化自身血脈,必然可以讓他有著脫胎換骨的變化,可以一躍成為絕世妖孽。

司馬朗等人同樣是眼神之中充滿了不甘,畢竟血脈果乃是可遇不可求的絕世寶葯,即便是最低階的血脈果都足以讓人脫胎換骨。

在眾人惋惜悲痛之時,楚楓早已深入山脈之中,他感覺渾身沒有任何的力氣,即便是吞噬了十幾顆丹藥也是沒有多大的效果,這些丹藥只是可以治癒傷痕,而他並不是受傷,而是體內精氣被吞噬一空。

如今天色已經完全的黑了,楚楓找了一個廢棄的山洞,點起篝火,拿出儲物戒指之中之前自己隨手裝的一些碎肉,放在火上烘烤,沒有放任何的調料,烤熟了之後直接大口大口的吃起來。

這些血肉之中蘊含著很大的精華,被他身體的快速的吸收,不過這些精華相對於楚楓缺少的那些精華還是太少了。

楚楓吃光自己身上所有的血肉,依舊是感到飢餓,整個人還是十分乾瘦,加上那渾身破爛滿是血漬的衣袍,看起來就好像從地裡面爬出來的千年乾屍。

當楚楓將最後一塊肉吃下去的時候,山洞外傳來一陣腳步聲。

楚楓朝著山洞口望去,此時一道人影走入山洞之中,看到了坐在火堆前的楚楓,看到那渾身是血,樣子宛若是乾屍的楚楓。

「啊,鬼呀。」

那道人影發出一聲凄慘的叫聲,嚇得後退一步直接跌倒在地,駭然的叫道:「這山洞裡面有、有殭屍呀!」

「唰。」

「唰。」

……

外面的人聽到那人的叫聲,紛紛拿出武器,一股股可怕的氣息散發而出,那兵器在月光下散發著寒芒。

「怎麼回事?」

站在眾人最前方的一位青年看著狼狽從山洞之中跑出來的那個人詢問道。

那個人此時冷靜了下來,不過眼神之中依舊是滿是驚恐,道:「裡面、裡面有、有一個殭屍。」

所謂殭屍是屍體死了沒有腐爛,而是吸收日月精華誕生出靈智,因為屍體本身具有很濃郁的陰煞之氣,所以殭屍大都是嗜血,而且最為可怕的是身上蘊含可怕的屍毒,一旦被屍毒感染,普通的丹藥根本沒有作用。

為首的青年聞言面色一驚,不過很快冷靜下來,看著那山洞之中的光芒,呵斥道:「你家殭屍還會生火。」

「額?」

那人聞言頓時反應了下來,他想起自己看到那人正坐在火堆前,雖然看起來十分的可怕,好像對方不像是死人。

為首的青年將手中的劍收了起來,走入山洞,身後之人紛紛收起來自己手中的兵器,看向之前那狼狽的青年,臉上滿是鄙視之色。

「馬雲龍,本來別人說你膽小我還不信,今日我算是徹底的明白,你不是膽小,你是非常的膽小。」

「哈哈……馬雲龍,殭屍也是分等級的,那些高級殭屍生個火烤個肉很常見,畢竟殭屍生前也是生靈,也是要吃飯的。」

「你們也別說馬雲龍了,不就是被嚇住了嗎,這有什麼,馬雲龍你也不用在意,誰沒有膽小的時候,以後將膽子練大一些就是。」

……

一道道嘲諷之聲,讓那馬雲龍臉色無比的難看。

為首的那青年此時進入到山洞裡面,看到那火堆前的一道人影,頓時被嚇了一跳,不過他比那馬雲龍冷靜許多,感受到對方身上有著生機波動,抱拳說道:「這位兄弟,如今天色以黑,我們能否和你擠一擠,在這裡度過一晚。」

楚楓目光看向眼前的青年,對方氣息渾厚,雖然沒有外露,但給他一股十分可怕的感覺,顯然對方是一個強大的武者。

楚楓說道:「可以。」

「多謝。」

青年面帶笑容,說道:「在下馬雲帆,看兄弟你氣息虛弱,想必是經歷一場大戰吧,我這裡有一顆療傷丹藥,送給兄弟,算是我為我兄弟之前無禮的賠償。」

楚楓看向馬雲帆手中的那顆丹藥,那丹藥飽滿,散發著濃郁的葯香,是玄階下品丹藥,這一顆丹藥價值至少三百顆靈石。

丹藥劃分和武魂劃分一樣,劃分為黃玄地天四大品階,每一階分為下品、中品、上品和極品。

「多謝兄弟的好意,我身上的傷已經好了,只是有些餓,不知道兄弟身上可有食物。」

楚楓沒有想到對方居然會如此的客氣,如今他的傷勢早已好了,看起來虛弱主要是因為精氣消耗巨大所致,想要恢復需要補充大量的氣血。

這時,外面的那些人全都進來了,當他們看到楚楓的樣子,頓時一個個嚇得面色驚駭,其中幾個少女更是嚇得直接尖叫起來。

「不得無禮。」

馬雲帆呵斥一聲。

眾人紛紛的道歉,顯然那馬雲帆在眾人之中十分有威望。 楚楓苦笑一聲,說道:「沒事,我如今的樣子看起來確實是很嚇人。」

雖然他沒有照鏡子,但看自己身體也能夠猜測出,如今他必然是看起來十分的滲人,否則不會將幾個強大的武者嚇得臉色慘白。

馬雲龍知曉楚楓不是殭屍是人,沒有了害怕,說道:「之前真是對不起,你怎麼變成這樣,幸好遇到的是我們,否則你要是遇到其他人,恐怕會將你當做殭屍給殺了。」

楚楓道:「我被幾隻妖獸追殺,靠著燃燒氣血才得以逃脫,氣血燃燒的太多,就變成了這樣。」

楚楓並非是燃燒氣血,而是被誅天劍魂抽取體內精氣,不過看起來和燃燒氣血差不多。

「原來是這樣,不過你可真是大膽,居然敢一個人深入這山脈內圍。」

馬雲龍沒有懷疑,十分佩服的說道。

「山脈內圍?」

楚楓聞言面色一驚,沒有想到自己居然來到了山脈內圍,內圍和外圍沒有明顯具體的劃分,所謂的劃分不過是大致根據妖獸所聚集區域來劃分。

山脈內圍乃是先天境後期和先天境巔峰妖獸活動區域,在這片區域之中如果運氣不好很容易碰到強大的先天境後期妖獸。

楚楓當時因為太過疲憊,想要離開那亂石林,沒有注意方向,離開那亂石林之後走了很久之後,尋找一個荒廢的山洞。

「難道兄弟你不知道你如今已經踏足山脈內圍了?」

馬雲龍看到楚楓那一臉驚愕的表情,詢問道。

楚楓笑著說道:「我被那妖獸追殺,沒有看方向,不知道自己是朝著山脈深處跑去,不過如今想來,難怪那些妖獸後來不追了,原來是不敢追了。」

妖獸對於領地看的很重要,不能夠輕易的踏足別的妖獸領地,否則那就是挑事,會爆發生死之戰。

山脈深處的妖獸會更加的強大,所以外圍那些弱小的妖獸不敢踏足山脈深處,一旦踏足,最終的結局都會成為那些強大妖獸的腹中食。

馬雲帆目光看向楚楓,說道:「兄弟你這個時候進入山脈,應該是想要獵殺一隻先天境妖獸奪取其精血吧!」

楚楓說道:「沒錯,我打算參加天劍宗弟子選拔,不過我需要獲取一滴先天境妖獸精血才能夠參加考核,不過這山脈之中我走了一天都沒有遇到一隻先天境初期的妖獸。」

「所以你將主意打在了那先天境中期的妖獸。」

馬雲龍一臉佩服的說道:「兄弟,我真是佩服你,居然一築基境巔峰的實力去挑戰那先天境中期的妖獸。」

「你不要嘲笑我了。」

楚楓尷尬的笑道:「我原本以為就算是無法擊殺一隻先天境中期的妖獸,獲得其一些血液還是可以的,但不曾想先天境中期的妖獸太過可怕。」

馬雲龍說道:「那是當然了,先天境中期的妖獸已經開始領悟出本源之力,根本不是先天境初期的妖獸可以相比。

不過,你如今想要獵殺先天境妖獸獲得精血很難,最近一段時間因為天劍宗弟子招收,如今山脈之中先天境初期的妖獸十分稀少,就算是那些修為弱小的先天境中期的妖獸都被獵殺不少。

這些獵殺妖獸的並不全都是那些需要先天境妖獸精血的人,很多人都是想要將這些妖獸精血高價賣出,一滴精血的價格是平日的五六倍。」

激活考核令牌只需要一滴精血就足以,一隻先天境初期的妖獸精血很多,至少可以激活十幾個令牌。

因此,很多人看到有市場,賣起了妖獸精血,他們為了讓別人購買自己手中的精血,所以將靠近落河城附近山脈之中大部分的先天境妖獸獵殺一空。

楚楓怒聲說道:「那些可惡的傢伙,居然連我們這些修為弱小的武者靈石都賺,真是心黑到了極致。」

「你的臉怎麼這麼黑?」

楚楓看到馬雲龍臉色有些不自然,詢問道。

馬雲龍面色尷尬,用手摸了摸頭,歉意的說道:「前一段時間我也捕殺了一些先天境初期的妖獸,賺取一些小錢。」

有需求就有市場。

最近一段時間先天境初期的妖獸價格被炒的很高,很多人看中了這個市場,都捕殺了不少先天境初期的妖獸。

「妖獸的精血我這裡有一些,可以給你一些。」

馬雲帆說道,手中出現一個玉瓶,裡面有著鮮紅的液體,即便是隔著玉瓶,依舊是有著一股凶威散發而出。

「不用。」

楚楓沒有想到馬雲帆會拿出一瓶精血,那精血一看就不是普通妖獸的精血,其價值必然不菲。

「相逢即是有緣,我看你很順眼,不想你因為無法得到妖獸精血而錯失了進入宗門的機會,武者想要走的更遠,需要有著一個強大的平台和後盾,否則單靠自身一個人很難走的更高。」

馬雲帆說道,不過說道最後他目光有些黯然。

馬雲龍在一旁說道:「你就拿著吧,如今山脈之中妖獸都是很強大,憑你的實力根本無法獲得妖獸的精血,你繼續亂走,很有可能讓自己丟了性命。」

隨後楚楓和對方交談了不少,雙方很快就熟悉了起來。

楚楓從馬雲龍口中得知馬雲帆曾經也參加過天劍宗弟子考核,只是運氣並不怎麼好,最終沒有通過,沒有加入天劍宗是他一生之中最大的遺憾。

馬雲帆沒有加入天劍宗,不過他也沒有加入其他的宗門勢力,而是召集了一些人組建了雲楊傭兵團。

傭兵團是一種特殊的勢力,他們接取任務賺取資源,這些任務是別人通過一個名為傭兵公會發布的。

誰都可以在傭兵公會發布任務,不過想要接取任務,需要成立一個傭兵團,在傭兵公會之中登記。

大部分的散修都是通過傭兵公會賺取自己修鍊的資源。

「你們要獵殺穿地獸?」

楚楓聽到馬雲龍的話,面露一絲變化。

馬雲龍看到楚楓臉上的異樣,急忙的問道:「怎麼,兄弟你見過穿地獸?你在哪裡見到的?」

楚楓說道:「我之前遭受過穿地獸的偷襲,是在剛進入山脈不久,不過那穿地獸偷襲沒有成功,隨後遁地消失不見了。」

「該死,我說在這山脈內圍找不到,原來跑到外圍去了。」

馬雲龍怒罵一聲,他們為了尋找這穿地獸在這山脈之中呆了一周了,愣是連個蹤跡都沒有發現。

楚楓疑惑的問道:「你們為何獵殺這穿地獸,穿地獸雖然稀有,但並不是什麼強大的妖獸。」

「這你就不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