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二叔手中的紙旗,依舊在不安的顫動,看樣子血衣小鬼還在掙扎。

二叔似乎感覺到紙旗無法困住血衣小鬼,連忙走到火盆邊,一手拿着紙旗,一手捏出訣竅,嘴裏又開始念念有詞起來。

一開始他念的什麼我沒聽清楚,只聽到最後說了一句,「九天神火,焚……。」

隨着最後一句咒語念出,那火盆裏面的火焰,忽然竄起來三尺多高,二叔一抬手,就將手中的紙旗給扔進了火盆里。

我頓時聽到了凄厲的慘叫聲,火盆裏面的火焰,也被攪得一陣翻騰。

看樣子,二叔是要燒死這血衣小鬼了。

就在我以為血衣小鬼這回死定了的時候,那火盆裏面的火焰,忽然間熄滅了,靈堂裏面頓時光線一暗,緊接着,一陣陰風吹過,法壇上面的一支蠟燭,也被瞬間吹滅。

二叔連忙沖了過去,護住了另外一隻蠟燭,才不至於讓兩支蠟燭都被陰風吹滅。

我看到二叔的臉,一下子就白了起來,很顯然是受到了法術的反噬。

這法壇上面的蠟燭,就相當於多做法之人的法,一旦蠟燭熄滅,法就破了,做法之人也會受到法術的反噬,上次馬清風渡亡魂的時候,就因為我的緣故,蠟燭熄滅了一支,讓他受到了法術的反噬,所以我深知這其中的厲害。

現在看到蠟燭熄滅,我頓時被嚇得不輕,連忙跑上去問二叔,「二叔,你沒事吧?」

「沒事。」二叔搖了搖頭,然後眯起眼睛,死死的盯着香爐裏面的燃香,臉色非常的凝重。

我馬上意識到了不對勁,於是連忙跟着轉頭看了一下,這一看,我才發現香爐裏面的香,竟然在飛快的燃燒,而且此時已經燒成了三長兩短。

這是陰陽先生做法事的大忌,也是非常不祥的兆頭,用行話說就是,「起壇必燒五支香,參差不齊禍難擋,兩長三短事不成,三長兩短踏鬼門。」

意思就是起壇的時候,需要燒五支香,如果香燃到參差不齊的樣子,那就說明事情很棘手,禍事難以阻擋,如果燒出來的香是兩長三短,那就意味着事情辦不成了,至於燒成三長兩短這樣子,那就是這一行的大忌諱,做法之人會有性命之憂。 蘇寒並不知道,在龍淵星的戰隊剛剛進入古文明遺跡通道的時候,屬於四大七級宇宙文明的戰隊也抵達了阿爾卑斯星系。

當這裏的六級宇宙文明見到四大七級宇宙文明的戰隊出現在這裏的時候,立馬停下了手中的動作。

四大七級宇宙文明在宇宙當中的聲望遠遠超過了龍淵星。

隨着他們所屬的戰隊一出現,整個阿爾卑斯星系瞬間安靜了下來。

「看這個動靜,四大七級宇宙文明似乎也盯上了古文明遺跡,這下龍淵星可麻煩了。」

「與其說四大七級宇宙文明盯上了古文明遺跡,還不如說他們盯上了龍淵星的戰隊。」

「沒錯,恐怕這次四大七級宇宙文明的目標不是古文明遺跡,而是龍淵星的戰隊。」

龍淵星戰隊剛剛踏進古文明遺跡,可是四大七級宇宙文明的戰隊後腳就出現在阿爾卑斯星系。

這很難不讓其他六級宇宙文明統帥產生某種聯想。

在四大七級宇宙文明戰隊抵達這片星系的時候,立馬找來旗下六級宇宙文明詢問。

當四大七級宇宙文明得知,龍淵星的戰隊已經進入古文明遺跡當中之後。

四大七級宇宙文明沒有半點的猶豫,直接殺向了古文明遺跡。

隨着四大七級宇宙文明的戰隊在阿爾卑斯星系當中消失,不少六級宇宙文明統帥都為龍淵星捏了一把汗。

在沒有超級技術的威脅之下,龍淵星撞上四大七級宇宙文明戰隊,究竟會是什麼樣的結果。

在四大七級宇宙文明戰隊進入古文明遺跡當中之後,又有六級宇宙文明通過通道,前往古文明遺跡當中。

一時間,這個突現的古文明遺跡當中充滿強大的文明。

……

另外一邊,在龍淵星的戰隊進入古文明遺跡通道的時候,蘇寒發現眼前的景象忽然一變。

出現在他眼前的乃是一些非常古怪的建築。

這些建築當中透露出一絲歷史的氣息。

最讓蘇寒感到有些不可思議的是,在這片空間當中,自己竟然沒有見到其他文明的戰隊。

要知道,窺欲這個古文明遺跡的文明不少,想要得到這個古文明遺跡財富的文明也不少。

就算是文明之間有着爭鬥,可是也不至於這個古遺跡文明只有龍淵星戰隊的身影。

就在蘇寒思考着究竟是怎麼回事的時候,身邊忽然響起了一個熟悉的聲音:「蘇組長,這段時間我也翻閱了不少宇宙當中的信息,從這些信息當中可以得知,一些強大的文明都掌握著空間重置技術。」

蘇寒聽到這個聲音,轉身一看,發現說話之人乃是一位年齡在七十歲左右的老者(龍國國民經過完美基因的改造之後,壽命已經大大提高,現在龍國國民的平均壽命已經在一百五十歲左右,所以七十歲並不是很老)

蘇寒在記憶當中搜尋了一下,終於得到了這個老者的身份。

李侯村,龍國第二個科研室的負責人,也是龍國科研界的大佬,平生事迹非常的輝煌。

可以毫不誇張的說,如果不是蘇寒重生,恐怕著李侯村將會成為龍國科研界的第一人。

對於這樣的人物,蘇寒向來是保持尊敬。

蘇寒對着李侯村點了點頭,一臉認真的問道:「李老,你剛才說得空間重置技術究竟是怎麼回事?」

李侯村發現蘇寒並沒有怪罪自己隨意發言,繼續說道:「前段時間,有些文明為了結交我們龍淵星,送來了不少的禮物,其中不煩一些有關強大文明的事迹。」

「從這些事迹當中,我得知強大的文明都會空間重置技術,簡單來說,就是將一個空間重置,儘管多個文明都身處在同一個空間,可是因為並不在同一個緯度上,所以根本就不會相遇。」

「換句話說,就是咱們現在雖然跟其他文明身處在同一個空間,可是因為處在不同的緯度上,所以並不能相遇。」

聽到這裏,蘇葉總算是明白怎麼回事了。

原來,並非只是他們龍淵星一個文明進入了古文明遺跡當中。

而是因為這個古文明遺跡採用了『空間重置』技術,導致進來的文明並不在同一個緯度之上。

忽然,蘇寒的腦海當中又響起了一個疑問。

那便是那個古文明為什麼要把空間重置技術使用在這裏?

李侯村得知蘇寒這個疑問之後,稍稍沉思了一番,帶着一絲不確定的說道:「應該是為了保護這裏的某樣東西。」

「空間重置技術不光是可以讓其他文明處在不同的緯度之上,還可以讓整個空間無線的放大。」

「這樣,其他文明找到那個東西的機會便會小上一點。」

聽到李侯村這麼一分析,蘇寒暗中點了點頭。

就在蘇寒準備下令,開始對這個空間進行探索的時候。

一道驚呼聲在他的耳邊響起。

「蘇組長,你快看,那是什麼?」

蘇寒下意識的抬起頭,朝着那個方向看了過去,結果卻見到了一副讓他震驚的畫面。

只見遠處的那些古建築不知道在什麼力量的作用下,竟然開始無限放大。

不對!

不是那些古建築在放大,而是他們在變小。

蘇寒轉身看了一眼身後的戰爭堡壘,儘管此時看過去,跟原來沒有什麼區別。

但是相比於那些古建築來說,卻是顯得無比的渺小。

先前,蘇寒以為,那是因為那些古建築被放大了。

可是直到現在,蘇寒才反應過來,是他們被縮小了。

這種變化悄無聲息的發生著,哪怕是蘇寒都沒有注意過來。

等到蘇寒反應過來之際,已經有些來不及了。

這個時候,李侯村的聲音卻是響了起來:「蘇組長,不必緊張,應該是這片空間的自我保護手段。」

「只是讓我感到好奇的是,這片空間裏面究竟藏着什麼樣的秘密,竟然會採用如此強大的技術保護這片空間。」

聽到李侯村這麼一說,蘇寒的身子劇烈晃動了一下。 秦舒雖然不滿他此刻莫名的態度,卻還是如實地說道:「沒有。」

「真的?」褚臨沉眼中有些狐疑,「我剛才聽他說,你們在國外同吃同住了一個月?」

他語氣里,隱約有種逼問的意味,秦舒下意識地抵觸。

也因此,她嗓音冷了下來,「我有必要告訴你嗎?」

反問的語氣,不是迴避,更像是承認了這件事情一樣。

褚臨沉心裡計較著,突然就有些惱火。

盯著秦舒緋色的唇,他眼中戾氣一現,突然彎身啃了下去。

沒錯,是啃。

霸道張狂,炙熱的氣息像是要將一臉冷漠的她點燃!

他突然的舉動,完全出乎了秦舒的意料之外。

她如褚臨沉預想的那樣,縮了縮瞳孔,露出詫異。

記住網址et

褚臨沉心裡有些得意。

有輸液管纏著,秦舒無法往後退避。

這麼想著,褚臨沉稍微放輕了動作,打算細細品嘗她的甘甜滋味。

只是,他卻忽略了秦舒眼中一閃而過狠色。

下一秒,一陣劇痛從他手背上傳來。

秦舒頃刻間便推開了他,一臉防備地退到了一米之外。

褚臨沉抬手一看,手背上星星點點的血跡。

這女人居然直接扯掉了他的輸液針頭。

真狠啊!

褚臨沉臉色發黑,朝秦舒看去。

秦舒毫不示弱地對上他的視線,眼中寒芒畢現,警告道:「你再胡來,我就要動銀針了!」

說完,她重重地擦了擦唇,一臉嫌惡地拉開衛生間門,走了出去。

褚臨沉過了好一會兒才從衛生間里出來,一臉憋悶的表情。

他抬眼朝秦舒看去,見她坐在陽台的搖椅上,扭著頭在看窗外,也不知道是什麼表情。

他看看手背上的傷,和斷開的輸液管,眉頭擰起。

看秦舒剛才的反應,也別指望著她會幫他處理了。

褚臨沉只好走到門口,讓保鏢把醫生喊來。

秦舒此刻的心情有些複雜,還有點煩躁。

餘光瞥了眼病房裡,醫生在幫褚臨沉重新掛針,她有些惱怒地收回目光。

被柳昱風突然表白她心情還沒平靜,褚臨沉居然親她?

這兩個男人,今天都瘋了不是?

不過褚臨沉的性子向來難測,誰知道他是不是故意獸性大發呢?

秦舒暫時把褚臨沉的問題丟到腦後,思索起柳昱風來了。

他喜歡她,是真沒想到的。

柳昱風正直磊落,她只想跟他做朋友。

就像當初張翼飛也說過喜歡她,最後兩個人談開了,反而成了很好的朋友。

秦舒想著,或許,她應該找個時間,跟柳昱風好好談談。

至於他提議的那件事,肯定是不行的。

……

「王小姐,這是褚少允諾給你們的補償,手續都已經辦妥了,如果確認沒問題的話,請簽字。」

衛何將協議推到了王藝琳面前。

自從查出張雯是受韓夢指使,衛何就對整個王家充滿了懷疑,態度自然也冷淡不少。

他對王藝琳的稱呼,都從「藝琳小姐」,變成了「王小姐」。

王藝琳聽出來了,卻也只能裝作不在意。

拿到了褚家給的這些東西,她何必還在乎衛何這個區區助理對自己的態度呢。

仔細看過文件之後,王藝琳滿意地簽下自己的名字。 一整個流程下來,等待最後一個玩家選擇好各自歸屬的大勢力后。

姜澤錄製的全息影像,再度浮現在所有玩家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