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在馬占山踏入海拉爾的時候,他卻並不感到多麼悲哀,相反他還是比較高興地,收復海拉爾和收復滿洲里意義完全不同。收復海拉爾在他看來更像是一種標誌。

標誌著他馬占山又回來了,標誌著他將一雪前恥。至於付出的傷亡。他雖然也覺得惋惜,但作為一個那個年月的軍人,他並沒有特別的在乎。

「將受傷的弟兄們運回蘇聯,好好照顧,打鬼子的事情就讓我們這些沒受傷的人來干吧!」

開了一個好頭,馬占山對後面的行動是迫不及待了,甚至生出了一些別樣的想法。

穆總的福氣嬌妻 「我認為在海拉爾豎起抗日大旗,在這裡招兵買馬,然後一舉收復北滿甚至整個東北都是有可能的!」

馬占山的表態讓任輔臣和張福榮大吃一驚,因為按照之前的計劃,馬占山的部隊不應該長久的停留在海拉爾附近,應該快速南下跟馮玉祥的部隊匯合,然後在三省交匯處開闢抗日根據地。而現在馬占山幾乎是全盤推翻了這個決議,這不是要命么!

不過馬占山還振振有理:「此一時彼一時,之前我們沒有料到日軍如此不堪一擊,沒有預料到能夠佔據海拉爾和滿洲里這一大片地區。在那種形勢下,自然只能南下跟老馮會師。」

說到這兒,馬占山顯得容光煥發:「而現在,情況完全不同。有了海拉爾和滿洲里,這裡條件更好人口更多,而且背靠蘇聯,在這裡建立抗日根據地更加合適!」

馬占山的話有道理嗎?有,客觀上說是對的。和條件惡劣察哈爾、熱河和興安省交匯處相比,處於中東路上的滿洲里、海拉爾條件自然是更好,也確實人口更多獲得支援也便利。

那麼李曉峰為什麼一開始沒有在這裡建立抗日根據地的想法呢?原因很簡單,滿洲里和海拉爾是成也中東路敗也中東路。對日本人來說,絕不可能允許鐵路幹線上重要的城市被抗日武裝佔領,馬占山想要佔據城市,一定會遭到關東軍的重點照顧。

實話實說,只靠蘇聯的那一點點微薄的援助,馬占山的那群烏合之眾根本就擋不住關東軍的鐵蹄,而條件更艱苦的三省交匯處雖然看上去不太理想,像是不毛之地,但不毛之地也有不毛之地的好處,至少不招賊惦記不是?

而且這個三省交匯處挪騰方便,面對關東軍的圍剿更好周旋,實在打不過了,逃跑的路子也多一些不是嗎?而且那裡北可以威脅海拉爾,向東可以直指松嫩平原,向南可以叩門山海關,真心就像一根釘子楔在那裡。

而現在,馬占山不願意南下了,整個戰略也就無從談起,你說任輔臣和張福榮怎麼會不著急?

「馬將軍,南下策略是之前您、馮玉祥將軍和彼得洛維奇同志經過商討達成的一致建議。而現在,既不通知彼得洛維奇同志,也不告之馮玉祥將軍,您就這麼率性而為,不妥吧?」

面對任輔臣的質問,馬占山還有些不高興,之前達成了一致不假,但是他馬占山也不是蘇聯人養的狗,他堂堂的黑龍江省主席和軍事總指揮難道一點兒自主權都沒有了?

至於馮玉祥,姓馮的那個不靠譜的傢伙能不能按照計劃北上都不一定,他傻逼兮兮的放棄大好的滿洲里和海拉爾帶著兄弟們鑽山溝,那真心才是腦殘。

不得不說,這個年月的軍閥,哪怕是「愛**閥」也真心是不靠譜。而且內部很可能都是矛盾重重。共患難的時候還沒什麼。一旦形勢緩和了,真心是互相拆台互不信任。

就拿馮玉祥來說吧,確實愛國將領,但是在愛國將領這個稱號之外,馮玉祥還有倒戈將軍之稱。比如在第二次直奉戰爭中,馮就倒戈了奉系軍閥打了吳佩孚的黑槍。1925年郭松齡聯合馮玉祥一起反對張作霖,結果半道又被馮玉祥給賣了,最後郭夫妻慘死被張大帥暴屍。

而最近的一次丟節操那正是在1933年。之前說過,馮被推舉為察哈爾民眾抗日同盟軍司令,在7月份取得了不錯的戰績,而就在最輝煌的頂端,馮在極大的壓力下丟下吉鴻昌和方振武自己跑了。實際上馮的跑路正是抗日同盟軍瓦解的標誌,正因為有他開了這個頭,後面的那些西北軍的老部下自然是有樣學樣,最後只能散夥敗亡。

馬占山不信任馮玉祥實在是太正常了,畢竟郭松齡的前車之鑒就擺在那裡,馬占山不能不防著一點兒。否則。什麼時候被賣了都不知道。

所以馬占山不願意南下能理解,但是無法接受。哪怕是任輔臣和張福榮據理力爭。最後的結果也僅僅是馬占山答應派一支先遣隊南下探路並接應馮玉祥。

「您不準備做點什麼?就讓馬占山這麼瞎胡鬧?」

看了任輔臣的電報之後,霧風耶維奇忍不住了,在他看來如果大家都學馬占山這麼跟蘇聯合作抗日,那最後好事也得被折騰黃了。而且蘇聯的支援不能這麼浪費不是。

「軍閥,你能對他們做多大的指望?」李曉峰笑了笑不以為意地答覆了一句。

「但是這也太離譜了!」霧風耶維奇不依不饒地說道。

李曉峰在心中冷笑了一聲,暗道:「更離譜的都有,這算什麼?跟軍閥合作不要對他們節操做太高的指望了。」

「其實這也是好事,」李曉峰忽然說道,「像馬占山這種人不不碰釘子不回頭,不吃虧不知道誰才是對的。讓日本人給他一個教訓吧!那時候他才會清醒一點,也才會聽話!」

是的,李曉峰一開始就清楚馬占山之流的合作誠意是怎麼一回事,這些人在抗日大方向上能掌住舵,但是在細節問題上是小算盤不斷。不讓他們吃點虧,真心是不知道誰對他們是真的好。

李曉峰也非常清楚不管是馬占山還是馮玉祥對抗戰的艱難程度並沒有深刻的了解。在他們看來抗戰恐怕是可以速勝的,以為只要有國外的援助,手裡頭有錢有兵就能解決一切問題。他們太低估二戰的殘酷性以及日本人的貪婪和野心了。根本沒有料到這將是一場意志的較量,只有那些意志最堅定的人才能堅持到底贏得勝利。

為了讓他們對今後的艱苦有一個直觀的認識,讓他們吃點苦頭並認清形勢是好事,否則以後有得他們受的。

霧風耶維奇問道:「也就是說您一開始就很清楚中國的軍閥是靠不住的,所以你才要去同南滿的中國同志會面?」

對此李曉峰也沒有什麼好避諱的,他確實跟活動在南滿地區的由**領導的抗日武裝力量進行了會面,因為這是共產國際的要求,而且他也想看看那裡的情況究竟怎麼樣。

應該說,整個東北的情況都不容樂觀,北**楊在日寇的瘋狂圍剿下困難重重,尤其是在左傾錯誤思想的指導下,一些不必要的損失讓人痛心。不過哪怕損失比較大,不管是北趙還是南楊帶領的隊伍還是比馬占山和馮玉祥靠譜一些,至少部隊的意志品質上要強出不少。

經過一番實地考察和交流,李曉峰覺得這兩支隊伍還是很有希望的,不過首先要排除左的思想的干擾,而這方面共產國際真心是沒帶好頭,而且也不願意讓他這個外人來帶好頭。

這麼說吧,不管是加米涅夫還是季諾維也夫都擔心李曉峰去中國是摘他們的桃子,是跟他們搶中國革命的領導權。他們強烈的要求,北**楊的抗日隊伍必須是在共產國際的領導下開展工作,也就是說李曉峰只要提供武器和物資支援就行了。

講心裡話,這讓李曉峰很是不高興,難道共產國際就是加米涅夫和季諾維也夫自己家的,其他人連提出建議的資格和權力都沒有了。說實話,當時他真心不想鳥那兩個貨,既然你們共產國際如此牛逼,那麼你們就自己去解決所有的問題好了,幹嘛還要求他出手?

也就是本著抗日為先的大前提,李曉峰才強忍著火氣不跟那兩個貨計較,將一部分武器彈藥支援給了北**楊,但是這絕不想霧風耶維奇說的,跟這兩位碰面是準備將抗戰的所有希望都寄托在他們身上,更不是要挖共產國際的牆角。

「在這個問題保持冷靜,讓共產國際去弄吧。」李曉峰無奈地嘆了口氣,岔開了話題:「輪船還有多久才?」

沒錯,李曉峰此刻正坐在海參崴開往美國的客輪上,李曉峰覺得此時他必須要往美國走一趟了……

ps:鞠躬感謝秒殺土豆同志和尤文圖斯同志! 市西到市南,直線距離並不算遠,可是繞起道來就費事了,g市的交通規劃非常讓人噁心,到處都是橫七豎八錯綜複雜的小街小巷,保不齊你就發現一條別有玄機的小道竟然開在一個匪夷所思的岔口,十分的頭大,而真正四通八達的省道國道,市區不是沒有,但卻少的可憐。**泡!書。吧*

總體來說,這沿海城市的市區公路,跟w市截然不同,就連劉伯陽這樣記事精準的人,都不知道自己須臾間到底穿過了幾條街道,從哪個道口鑽進去的,又從什麼地方突兀躥出來,像玩捉迷藏一樣。

但即便這樣,他還是不停的催促司機快一點,再快一點,能多快就多快!

司機很是無奈道:「小兄弟,到底啥事兒這麼急?再快咱就飛起來了,我已經很給勁兒了!」

劉伯陽沒工夫跟他貧嘴,一邊扭頭看著四周「唰唰」一閃而逝的陌生街景,一邊又給老貓和崔國棟打了電話,讓他們二人也速速趕去市南金山別墅區,火線救人!

好在這一路上雖然偶爾亮了幾盞紅燈,耽誤的時間並不多,畢竟這都接近下午一點了,很多人都午後休息,公路上人煙車輛稀少,車子跑起來會比較暢通無阻。

足足花了二十多分鐘的時間,劉伯陽終於被送到了市南金山別墅區,計程車停在了別墅區外圍一條平常用來擺早市的街道上,再裡面就開不進去了,金山別墅區裡面住的都是些有錢有勢的人,都有私家車,所以平時向來很少有計程車在這裡出沒。

劉伯陽給了司機五十塊錢,多出了二十塊,他也沒讓找零,一來這大叔陪自己闖了不少紅燈,聊表謝意,二來自己當下實在沒那個時間!

劉伯陽下車,掏出手機看那條簡訊,按圖索驥,兩眼飛快尋找某棟特徵鮮明的紅色歐式別墅。

這金山小區其實並不是統一的小區,沒有共同的物業,說白了只是有錢人自己劃定好的住宅範圍,裡面有一家貴死人的超大型超市,區外隔著一條公路便是這條早市街。可劉伯陽站在這條街道上四下張望很久,都沒發現簡訊上說的那棟別墅。

他只好沿著早市街快步往前跑,邊跑邊找。

可惜這時候距離早市撤市已經有一段時間了,就連那些起五更睡半夜的小商販小菜販都撤攤了,周圍直接是真空的,連個人影都沒有,讓劉伯陽想找個菜販問問那棟歐式別墅下落的希望落空。

可走著走著,忽然耳畔傳來了一聲呼叫,就是隔著那條公路,對面前方不遠處傳來的聲音!

「救命啊!!」——是個熟悉的女聲!

劉伯陽立馬雙眼一冷,大步跑上前去,忽然只見公路對面的幾排小型別墅中間的岔道上,有個披頭散髮的女孩兒驚慌失措的拚命跑了出來,滿臉煞白,兩眼通紅,顯見是哭過了,上身被什麼人把衣服撕爛了,兩條腿越跑越無力,一個踉蹌差點沒摔倒,可是她還是努力撐起身子繼續跑,邊跑邊哭喊著「救命」,只知道本能的逃跑,連前方的路都來不及看,而這時候她身後卻傳來幾聲犀利的馬達轟鳴!

瞬間!只見兩輛灰顏色的麵包車像魔鬼一樣飈速沖了出來,其中前面一輛里有個人打開車窗,指著越跑越力不從心的馬曉玉大吼道:「老大說了,今天無論如何都不能放跑她!抓不住她就撞死!」

後面一人喊道:「你瘋了!」

「你他媽才瘋了!她活著咱們都得完蛋,老大都要遭殃!一不做二不休,想活命就得這麼辦!媽的跑的還真快!碾死她!!」前面那人歇斯底里的喊道。

哭至絕望的馬曉玉聽到這話把氣管都嗆咳了,單手捂住玉頸努力的呼吸,兩腿繼續拚命的跑,慌亂間回頭看看身後那距離她越來越近的兩輛麵包車,恐懼的滿臉煞白渾身發顫,明明想爆發出身體最後的潛能不遺餘力的跑下去,可誰知適得其反越跑越慢,兩隻腳像灌了鉛一樣酸的不行,只感覺頭暈目眩搖搖欲墜!

從小體育成績不及格的她,怎能跑的過兩輛車?剛才之所以跑出來那是因為岔路窄車開不快,現在一不小心跑到大道上來,那兩輛車可就不含糊了,猛轟油門直接尾隨而至,下死手要撞她,貓追耗子一般狼奔豕突!

眼看身後一輛麵包車轟然提速,越來越快,直接卷著凌厲無比的殺氣和勁風就沖至了馬曉玉身後!

馬曉玉甚至都能感覺自己后心都被吹的一陣發涼,整個身體像被電擊中了一樣從頭麻到腳,她實在是累了,跑不動了,喉嚨里都要著火,兩腳一軟就趴到了地上,躬著身子絕望的無以復加,淚流滿面心中充滿懊恨和恐慌!說出去恐怕都沒人信,堂堂g市三大勢力之一龍幫老大馬俊笙的女兒,居然要被人活活撞死了!

前面那麵包車的司機一看馬曉玉跑不動了,大喜,再次猛踩油門狂飈速度,麵包車像鋼鐵野獸一樣朝著單薄渺小的馬曉玉碾了過去!

眼看慘劇就要發生!

一代絕色美女香消玉殞!

然而就在那千鈞一髮的關頭,忽然有個不要命的身影閃電般沖了上來,化成一道黑色流光滾地而過,抱起馬曉玉癱軟的嬌軀直接滾了出去,就在兩人擦開的一瞬間,剛剛馬曉玉停身的地方那輛黑色麵包車煞然軋過,「唰」的一聲一股子勁風把兩人的頭髮都吹了起來!

「草他媽!」前面車中那人大怒,鬼知道在關鍵時刻竟然殺出來個程咬金,把那丫頭救了!

他這車一旦沖了過去,短時間內就不好調頭,而後面那輛麵包見狀也是發了狠,哪裡來的不要命多管閑事的?!它立馬緊跟提速,也軋了上來!

劉伯陽跟本來不及想,緊緊抱住已經嚇茫然的馬曉玉瞬間趴身,身體緊緊壓在她身上,頭也扣在她脖子處,說來好險,不知是上天有意不亡他倆,還是劉伯陽在這千鈞一髮的關頭計算精密,那第二輛麵包車閃電般衝上來后,竟然也是軋了個空,劉伯陽抱著馬曉玉說巧不巧鑽了空子,穩穩定在它兩排車輪之間,那一刻劉伯陽整個後背後腦頭皮都是一陣發麻!感覺自己簡直與死神擦背而過!

不過後脊樑終究是高出一塊兒來,被那麵包車的保險杠狠狠撞了一下,劉伯陽低著頭一聲悶哼,火辣辣劇痛差點疼昏過去,他兩手抓地,死死的穩住身子,雙目赤紅,氣血翻湧!

而就在這時,那意識到撞了個空的麵包車不肯罷休,猛的打轉輪胎,竟然側向倒車,反軋向兩個險象環生的人! 李曉峰為什麼會忽然前往美國呢?原因只有一個,引進技術,尤其是要引進海軍方面迫切需要的技術。比如說輪機、比如說火炮、比如說火控。

當然,李曉峰最重要的也是在嘗試一種可能,能不能引進一批布魯克林級輕巡洋艦。按照之前李曉峰跟斯大林達成的協議,33型驅逐艦和35型巡洋艦工程必須要上馬了,如果想在34或者35年就開始建造工作,此時已經必須要引進技術了。尤其是那個35型巡洋艦工程,斯大林是相當的重視,一而再的催促,讓某仙人煩不勝煩。

巧合得很,在1933年,美國人正好完成了布魯克林級輕巡洋艦的設計工作,並且元老院已經撥款準備開始建造。如果能全套引進布魯克林級的技術,對於蘇聯而言,不管是重巡還是輕巡都有著落了。

不光是巡洋艦有了著落,連帶著驅逐艦的問題也能一起解決,對當時的蘇聯而言,鍋爐依然是老式的,而美國人已經搞定了帶節油器的進氣直噴技術,艦體上大量的應用了電焊,至於火力控制系統更是甩蘇聯幾條街。

比如著名的mk1238倍口徑高平兩用炮,極其附屬的mk37火控系統,可以發現並跟蹤速度在740千米每小時以內的空中目標。並引導火炮進行射擊。而當年蘇聯從義大利引進的中央射擊計算儀也不能有效的發現敵機,更別提跟蹤和射擊了。

當年,1933年不管是mk12火炮還是很牛逼的mk37火控都沒有發明出來。其中mk12要1934年才搞定。這個問題不大,但是mk37火控系統就有點懸,不過李曉峰相信如果用真金白銀開路,備受經濟危機折磨的美國公司應該很樂意為蘇聯開發一款類似於mk37的火控系統。並且在這個方面諾基亞公司也不是一事無成,至少磁控管諾基亞公司就基本搞定了,領先了世界差不多5年左右,現在諾基亞公司差的是集成和具體的工藝生產問題。不然刊用的海基雷達早就搞定了。

美國人在雷達的基礎理論和技術領域,實際上在這個年月並不是世界一流的。和美國的國際政策一樣,美國企業在這個方面的投入並不大。直到二戰爆發,由英國表兄進行了技術輸血之後,才藉助發達的基礎技術儲備和工業能力一躍而起。

而現在。諾基亞不缺尖端技術,但是缺少能將這些技術大規模應用的工業基礎,這時候跟美國人合作也算是各取所需了。

至少李曉峰有信心在兩到三年內拿出不比mk4雷達差的火控雷達,甚至因為有了磁控管,性能還會優於原版的mk4雷達。

不過想要說服美國人,難點也不少,因為兩國政府的關係真心不是那麼好,做不成英美那種好基友,如果不拿出足夠的打動美國人的條件。技術引進很可能會擱淺。

實際上歷史上美國向蘇聯輸出高端技術,是在1939年蘇聯和德國簽訂互不侵犯條約之後,有感於歐洲大陸戰事將起。處於外交平衡的目的,才同意向蘇聯輸出相關技術。這個年月,在孤立主義佔主流的美國,恐怕是很難向蘇聯這樣的異類國家出售尖端技術的。而這也就要看李曉峰的手腕了。

也可能有同志會奇怪,為什麼引進技術的事兒是李曉峰去談,他一個間諜頭子憑嘛插手這個事兒呢?原因很簡單。因為李曉峰不是一般的間諜頭子,在這個身份之外。某人還是美蘇貿易公司的總經理,凡是對美國的貿易,都是由這個美蘇貿易公司代為辦理,包括敏感的軍事技術。

所以當美國國務卿科德爾.赫爾聽聞美蘇貿易公司的老闆請求同他會面討論美蘇貿易問題時,他是既驚訝又好奇。作為羅斯福的鐵杆忠狗,科德爾.赫爾是全力擁護羅斯福的新政,那真心是馬前卒一類的角色,因為對羅斯福忠心耿耿而且能力突出,當羅斯福成為美國歷史上任期最長的總統時,科德爾.赫爾也成為了任期最長的國務卿,這位從1933年一直干到了1944年!

當然,這位也是不折不扣的老狐狸,那是相當的不好打交道。

「見到您很高興,彼得洛維奇先生,有什麼能為您服務的嗎?」

面對著這位笑容可掬的國務卿,沒有來的李曉峰生出了一種正在面對一隻笑面虎的感覺,赫爾的笑意中隱藏著一種野獸一般的情緒,似乎一不留神就會被這位狠狠地咬上一口。

「見到您也很高興,國務卿閣下。我這次前來拜會您,主要目的是為了進一步拓展我們兩國之間的貿易合作……」

吧啦吧啦李曉峰說了一大堆場面話,赫爾也就那麼不急不躁地聽著,一直到某人基本說完,他才回答道:「我很樂意拓展兩國的貿易交流,我國的工業產品完全可以給改變蘇聯人民的生活,不是嗎?」

這就是一個試探了,美國人其實也發現了,在之前同蘇聯開展的合作項目中,蘇聯人引進的每一個項目都存在著深刻的軍事目的。比如在烏拉爾合資的拖拉機廠,這個廠子既可以生產拖拉機,也可以很快轉產坦克和裝甲車。再比如那個第聶伯河水電站,看上去這是個民用項目,但其電力並不是用於供給居民使用,而是直接用於生產鋼鐵和鋁合金。

作為孤立主義佔主流的美國,對於戰爭的態度是持有反對意見的。哪怕是美國沒有直接介入戰爭,輸出武器和軍事技術也在部分道德衛士眼中是不可容忍的。比如1940年美國大選,在世界大戰的背景下。美國人還是更傾向於選一名和平主義總統。

在現在,孤立主義是更加的強大,美國的軍工集團哪怕就是想向外傾銷軍火都不太可能。在這種情況下,剛剛上台的羅斯福政府在對待蘇聯這樣一個異類國家的態度上恐怕是很躊躇的。比如赫爾剛才那話的意思就是賣民用產品沒有問題,至於軍用的,那看看再說吧!

實際上李曉峰也聽出赫爾的意思來了,不過他覺得美國人做事也是相當的死板。軍用和民用技術有那麼大的差別嗎?脫下那條褲衩,就是軍用。穿上了就是民用,有的是規則能夠迴避所謂的軍用裝備敏感性問題。

所以他笑了笑回答道:「我們歡迎美國企業在各個領域給我國幫助,比如在機械製造、造船、電子技術方面,我們認為這種合作的空間就相當的大。實際上我這次來已經帶了好幾份合同意向書。」

一邊說李曉峰將意向書遞給了科德爾.赫爾。後者不動聲色的接了過來,並沒有馬上因為沒有必要,像這種東西,不需要馬上給予答覆,必須仔細地審查研究,急不得的。

實際上李曉峰也知道暫時不會有結果,陪著赫爾說了一番場面話之後,他就告辭了。倒是赫爾被李曉峰留下的意向書嚇了一跳,這其中涉及到的項目林林總總的有幾十個。而且每一個單子都不小!

對於飽受經濟危機困擾的美國來說,這些訂單都意味著是就業保障,不說全部實現。就是實現一半,也能拉升不少就業率。

不過赫爾也知道,蘇聯人拋出的大訂單不是那麼好吃下去的,看看其中涉及到的企業和技術,每每都給人一種掛羊頭賣狗肉的感覺。

比如蘇聯人準備向威斯汀豪斯公司、通用電氣公司和巴布科克威爾考克斯引進的鍋爐和輪機和電氣設備和技術,就以那些鍋爐和輪機的功率。說是民用,誰信啊!

反正赫爾是不信的。而且他估計參眾兩院的道德衛士們也不會相信,可是讓他拒絕這個訂單,放棄這個誘惑,那真心又是捨不得。

為啥?經濟不景氣唄。

「繼續討論研究,摸一摸參眾兩院的底,看看有多少人反對!」

對於這個誘惑,羅斯福也不能完全拒絕,當然也不會立刻答應,參眾兩院的老爺們可不是不好惹的,他才剛剛上台,不能因為一點點經濟利益就給參眾兩院的實權派得罪了,否則今後幾年他的日子怎麼過?

蘇聯大規模引進技術的消息很快就泄露出去了,一時間美國政壇就沸騰了,支持的有,反對的當然也不少。不過比較有意思的是,這兩派在這個問題上斗得旗鼓相當,誰也不能說服誰。而這也使得事情陷入了堅持。

「您不打算做點什麼嗎?」霧風耶維奇問道。

李曉峰笑了笑,並沒有回答這個問題,因為能做的他已經都做了,這裡不是蘇聯,不是布爾什維克說什麼就算的國家。跟美國政府打交道,光跟官員聯絡感情沒用。因為這批人不過是站在檯面上的代理人而已,而真正能決定事情走向的是代理人身後的利益集團。

很顯然,李曉峰拋出的橄欖枝對於那些玩製造業的大集團,比如通用電氣、威斯汀豪斯電氣公司以及其他相關的企業很有吸引力,他們迫切的需要新的訂單和新的市場,很樂於促成這筆生意。

可是對美國的保守勢力,特別是搞金融的那批人,卻反對這筆生意。原因也不難找,之前李曉峰可是很不給東普魯士的猶太人面子,斷了他們的生意大頭,這使得美國的猶太財團很惱火,迫切地想給某人一點顏色看看,這才上躥下跳的為保守勢力唱讚歌。

面對這樣的局面,李曉峰肯定不能向猶太人服軟,這要是服軟了他們就該翻天了,而且他並不是等不起,在經濟危機的大背景下,金融集團其實在美國的地位挺尷尬的。想要走出經濟危機。動力肯定不在他們那裡,從後來的羅斯福新政來看,國家對金融的管控其實是加強了。而且大規模的投資實業和基礎設施拉動內需。

從長遠看,未來幾年金融界得夾起尾巴做人,等待著羅斯福政府對他們的改革。金融大鱷們喜歡的那種任由他們玩耍的自由經濟時代已經過去了。

在這種大格局下,李曉峰更不可能向猶太人認輸,反正現在的百日新政已經開始實施,羅斯福對金融業動刀是大勢所趨,這一階段的動作將一直持續到1934年1月份。以美元貶值40.94%為終結。李曉峰就不信猶太人能牛逼多久。

而且從羅斯福後來的連續舉措來看,整頓完金融領域。接下來重點就是工業和農業的調整,怎麼樣減少失業率,怎麼給美國的產品找到市場是他最重要的課題。那個時候,來自蘇聯的訂單意義就不是一般的重大了。

甚至李曉峰都覺得自己來得有點早。也許再過兩個月,在10月份來美國,那時候才是大勢所趨,猶太人根本翻不起一點兒浪花。

當然,早一點來美國也不是沒有緣故的,主要是安妮公主即將臨盆,某仙人即將做爸爸了,李曉峰可不想錯過這一刻。說起來,這還是某仙人兩輩子人生中第一次當爹。激動是不可避免的,自然要早早地趕到美國等待了。

那麼安妮公主為什麼會在美國生產呢?原因非常簡單,一戰結束之後。隨著某仙人跟安吉麗娜結婚,公主殿下受了一定的刺激,一度的避居美國,準備安心的當她的前朝公主忘記某仙人了。

好在花心的某仙人這輩子的把妹技巧提升了不少,軟硬兼施磨破了嘴皮將公主殿下拉回了懷抱。不過安妮公主始終覺得自己是個小三,也就不太願意在歐洲常住。每年除了在芬蘭和法國呆幾個月跟某仙人偷情之外,其他的大部分時間都在美國。

而且安妮公主在美國也好。某仙人的相當多產業都交給了公主殿下打理,換成其他人,某仙人真心是不放心。

說起安妮公主,就不得不提某仙人身邊的另一個女人,也就是他的正牌妻子安吉麗娜。1925年,在列寧一干黨國巨頭的見證下,李曉峰終於同這位美麗的姑娘在象徵著無產階級革命的偉大勝利的冬宮結婚。

講心裡話,在物資困難百廢待興的1925年,那場婚禮的規則是相當的大。主婚人是列寧,證婚人是捷爾任斯基,參加婚禮的來賓包括全體政治局和中央委員會委員。這麼說吧,這場婚禮比中央委員會全體會議還要熱鬧,用後來史學界的話說,這是一場世紀婚禮。

某仙人的婚姻生活也算美滿,除去某人有幾個小三之外,這個家庭也算是和和美美。讓某仙人比較蛋疼的就是安吉麗娜奇葩的老子、奇葩的爺爺以及她本人奇葩的愛好。

李曉峰的岳父也就是那個著名的花花公子蹲了幾年大牢,在某仙人的照顧下,在牢里待遇還不錯,至少保住了性命也沒有被迫撿肥皂。可是出獄之後,這個花花公子又固態萌發,鬧出了不少笑話。不得已之下,李曉峰只能給這位送出國外,讓他去瑞典繼續採花大業。

至於安吉麗娜的爺爺,這個老頭一概的喜歡折騰,大裁軍讓他回家之後,不甘寂寞的他跑到了東北,跟一群流亡哈爾濱的白俄老朋友打成一片,在一次酒後鬥毆中,差點丟掉了性命。得虧李曉峰一直讓獨眼彼得幫忙照看,才給老頭救了回來。

當然,跟這兩位相比,安吉麗娜本人的折騰勁頭更大也更激烈。作為一個新女性,尤其是一個參加過十月革命有著先進思想的新女性。她跟那些傳統的相夫教子的俄國女人完全不同,極度的熱衷於政治,喜歡參加運動。

在二三十年代,由她以及斯大林的那個蘿莉老婆阿利盧耶娃組成了一個先進的婦女組織,立志於維護俄國婦女權力,那真心是廣為奔走,不斷地同俄國各式各樣的酒鬼家暴丈夫作鬥爭。一度讓斯大林和阿利盧耶娃的關係瀕臨破滅。

除此之外,安吉麗娜就是忙於兒童福利事業,這麼一來,她跟某仙人真心是分多合少,經常性的一個星期才能見幾面。讓某仙人在鬱悶之餘也有點慶幸——的虧安吉麗娜喜歡折騰,否則他那幾個紅粉知己全都得曝光。

進入了三十年代,最後還是列寧實在看不下去這些女人的折騰勁頭,命令她們少拋頭露面少搞一些運動,多回家過過家庭生活,儘早的多生幾個革命紅二代才是正經。

也就是列寧發了話,安吉麗娜才老實一點,不過她是老實了,是消停了,回家了,之後跟某仙人小日子也是過得不錯。可是另外一家,鋼鐵和阿利盧耶娃之間的關係卻並沒有因為阿利盧耶娃回歸之後有所緩解,反而雙方之間的矛盾更加的激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