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最讓炎風受不了的是,每吃完一隻怪物的屍體後,小龍就會飛回來,重新坐到他的肩膀上,偶爾會伸出那用過餐的舌頭在炎風的臉上舔那麼一舔,一開始盜賊在小龍飛回來的時候還下達不許伸舌頭的命令,但是久了他自己都會忘記,所以到了後來乾脆隨它便好了。

中間女弓箭手還時不時的幸災樂禍,激辣則也陪着他老婆傻笑,弄得炎風好不尷尬,當然這到了一定的時候大家也都見怪不怪了。 咚~

系統提示:“恭喜你的等級提升到27級。”

金光四溢之下,換來了夫妻二人羨慕的目光,現在弓箭手纔剛進入26級,而激辣也纔到26級%50的經驗值,也就是說他基本上落後炎風半天了,要知道他可是分文不留的練着級別,當然有他老婆在想留也留不起來。

升到27級,5點自由屬性也到手了,盜賊果斷劃分到敏捷上,而且『水龍』爆出來的那件【龍之肩胛】也可以裝備了,他也毫不猶豫的換下了身上那件藍色的【惡骨肩胛】,實力可謂又有小小的增長。

炎龍

(暗殺之影的繼承者)

職業:盜賊

等級:27級

生命總值:2150

平衡值:3格

主手攻擊:230-255 × 10%(暗舞)

副手攻擊:225-248 × 10%(暗舞)

防禦:77

體質: 52

敏捷: 216

力量: 28

智力: 5

物理承受: 0

魔法抗性: 0

“哥們不錯啊,升的那麼快。”武鬥者話中無疑透出羨慕。

“呃···”

這時候冰翼也拖着身體飛回了炎風的肩膀,並且毫不留情的在他臉上舔了一舔,口水中夾雜着血漬,這令盜賊非常不爽。

他們也繼續上路,原路留下很多貝殼的屍體,當熱還有被小傢伙吃剩下的外殼,當他們翻到島嶼的背面時候。

咚~

系統提示:“你的寵物冰翼提升到2級。”

只見小傢伙‘呱呱’的在炎風肩膀上蹦躂着,同時撲閃着肉翅,只不過除了系統的提示和小傢伙異常興奮的變化,其它什麼都沒有,升了一級體型沒變大,各項屬性還是未知,也沒有任何攻擊能力,炎風也當然知道只有等下傢伙到了20級才能成爲他的助力。

“看,那···”醉月汐舞指着島嶼的一個山坡處道。

果然哪裏有異樣,一隻體型比普通姆貝碩大很多的怪物就鑲在上面,而且通體成黑色,和周圍表皮的顏色相仿,要不是女弓箭手喜歡到處亂看,估計都沒法發現了。

激辣:“肯定是BOSS!”

炎風看了武鬥者一眼,沒說話,估計是在告訴對方:這還用你提醒嘛,這麼大個玩意不是BOSS才奇怪呢。

他們也向着BOSS的方向奔去,中途無數涌上來的怪物,也被3人犀利的配合如砍瓜切菜一般解決掉。

終於三人毫無阻礙的站在了BOSS面前,後面跟着的小龍,還在自顧自的啃屍體,炎風意念一動,小傢伙就飛回了他的肩膀。

炎風也一個【靈魂之目】朝BOSS丟了過去···

『荒島姆貝王』(普通BOSS)

等級:28級

血量:100000

其他:??

···

怪物特點:這隻怪物不知道已經存在了多久,它總是一動不動的吸取着太陽和月亮的光輝,慢慢的生命也延長了,而且體型也變得巨大,外殼被染成了黑色。防禦依然是他的強項,不過必須得注意它那兩瓣外殼。

只不過是一隻普通BOSS,他們也沒必要慌張,之前連同等級的精英BOSS都幹掉了,現在面前這隻自然不在話下。

同樣是弓箭手先拉開弓弦,“哐當”鐵箭頭擊打在BOSS堅硬的外殼上,迸發出清脆的響聲。

這也驚醒了沉睡了多年的BOSS,本以爲能在中途劫殺的盜賊與武鬥者卻失望了,BOSS高高的躍上高空(沒有腳真不知道它是怎麼做到的),然後大大張開了那兩瓣外殼,而且口子是對着地面的,目標赫然是女弓箭手。

“這TM D也太神了吧,我看他都成精了··”激辣抱怨着折返身,此刻他的老婆已經被貝殼吞在肚子裏面了。

女弓箭手只感覺,一黑一亮之後自身的血量就被打去了500點,不過不算太危險,相比起『水龍』的傷害還是差遠了。

激辣開啓了加速率先衝到了BOSS身邊,火焰拳也擊打在它的黑色外殼之上,同時冒出“-392!”的傷害。

炎風尾隨而至,升過一級後以及裝備的更換攻擊也有所增強,但是面對BOSS堅硬的外殼依然差強人意,暗襲濺起的火花也證明『荒島姆貝王』是重甲性怪物。

“暗襲,-211,201!”

“弱點攻擊,暴擊-542!”

不過盜賊的弱點攻擊倒是不受BOSS防禦的影響,表現出比較不錯的傷害。然而BOSS的攻擊手段卻顯得很單調,又是高高躍起,然後把炎風籠罩進它的貝殼之內,依然只是500點的傷害,似乎照不成太大的威脅,只要他們輪流爆發讓BOSS轉換目標就能安全的回覆血量,當然如果是一個人就比較麻煩了,在3個高手的打擊之下,BOSS也只能無奈的上演着高高躍起然後吞人又放開的動作。

難度倒是挺高的,只是並沒有人倒下,炎風也乾脆對着弓箭手道:“醉月汐舞,你來BOSS身邊,這樣它去攻擊你的時候,我們就不用跑路了。”

心領神會,醉月汐舞一個靈巧的飛跳,纖柔的身體在空中劃過一條優美的弧線,剛好落在BOSS5碼之外的可射擊地點,隔的太近箭矢就沒有多大的慣性,所以也就沒什麼傷害,系統充分考慮到了這點,做出了5碼以內不能射箭的設定,以至於想要擊殺這個職業的人,可以利用他們的這個弱點,控制好距離。

如此站位以後BOSS充分曝露在三人的攻擊之中,血線也以見得到的速度不停消散着,10W的血量也完全經不起搞強度的折騰。

10幾分鐘後BOSS小山一樣的身體栽倒在地,兩片黑色的外殼也大大的往兩邊大開,露出了裏面黑色令人發毛的肉團。

“呱呱···”然而在炎風肩上的小龍卻是顯得異常的興奮,小腳一登盜賊的肩膀,有點胖嘟嘟的身體便如離馳的箭一樣發射出去,很快便蹲在BOSS的身邊,把它那黑色都還不知道能不能吃的肉給叼在了嘴裏,看那神情竟是吃的暢爽無比。

咚~

系統提示:“你的寵物冰翼吞下『荒島姆貝王』的屍體,獲得成長點數100。”

咚~

系統提示:“恭喜你的寵物等級提升到3級。”

當然,小胖子的體型依然沒有任何變化,只是炎風沒想到的是,吃BOSS的屍體能成長的這麼快,而且他也查看了下成長值,不光升級而且還超過了30點,他也想着,以後多帶它打點BOSS好讓小傢伙升快點,那樣它就能早點投入戰鬥了。

地上,BOSS還爆出了2件裝備,以及零零散散10幾枚金幣,夫妻二人並沒有打算撿取的意思,似乎等待着炎風的行動。 他們大概是習慣了炎風的分配,從不會虧待別人,金幣一如既往讓弓箭手拿着,一路清怪都是他負責撿取爆出的銀幣的,而且還有中途出的幾件E級綠色裝備,雖然不是很好,不過這在現在也還能賣些錢。

炎風拿起地上的裝備一看,不是很好,全部都是不需要鑑定的裝備,BOSS的難度以及對付他的人數決定了它爆出裝備的好壞,所以就不會像炎風單人殺BOSS那樣爆出超好的裝備了。

【肩環雙甲】E級(紫色)

肩部——重甲

防禦:20

力量:13

體制:14

智力:12

裝備等級:27級

【硬殼雙膝】E級(藍色)

腿部——重甲

防禦:18

力量:14

體制:15

裝備等級:27級

一藍一紫,而且屬性一般,並且都不能佩戴,在夫妻二人的極力要求下,被炎風收進了包裹,理由是,他們已經拿了很多好處了,原路的金幣,以及掉落的裝備,最主要還是那條黃 色項鍊,炎風也不推搪,收進包裹,今天一天收成也還不錯,至少已經能保證今天賺個上千快了。

收拾完地板,三人也看了看時間,今日的疲勞值才用去了一半,然而收穫已經不小,也不用換地方,繼續屠戮小怪,雖然他們刷怪物的速度非常的迅速,但是畢竟島嶼的大小想要環繞一週起碼得兩個小時左右,所以刷新的問題絕對不用擔心,怪物會及時的出來。

如此弓箭手率先拉開弓箭手,每隻怪物都只是一箭引到仇恨就換另一隻,分列醉月汐舞兩旁的男人則護衛着她,不讓怪物攻擊她分毫。

當他們又一次繞行了小島一週後,武鬥者金光並冒,提升了一級,激辣興奮的揮舞起手上的黃 色武器。

而這時候小龍,也小有成就升到了5級,當然以他們的殺怪速度,屍體是大大的,只是沒有時間給它一一吃完。

累了一圈三人小坐休息,兩口子在一旁有說有笑,已經完全不顧炎風這個外人了,當然盜賊也沒那個閒心給他們當電燈泡,所以一個人靠着石頭後面,逗小龍。

20級以下你可以把它當作玩具使用!

炎風也只能充分利用小傢伙的這個功能了,也還不錯,至少看到在他命令下的小龍時而在空中翻個跟斗、時而在地上打個滾,他也開懷的笑笑,只不過唯一難控制的是,每每小龍飛到炎風近前都會伸出舌頭在他臉上舔上一舔,炎風也試圖糾正它很多次了,但是這個真改不了。

“哥們,開工了!爭取在遊戲結束之前我們在刷一圈。”激辣已經攜着女弓箭手站在了炎風面前。

“嗯,想必我也能升一級了,還真快啊!”

“呵呵,的確。”

於是三人有按照相同的戰術開始清理起怪物來,這一次更加的迅捷了,他們之間的配合已經在默契不過,當然這也是建立在他們本身的技巧與意識上的。

當2個小時左右的時間後,他們再一次回到了上次休息過的地方時,醉月汐舞毋庸置疑的在中途就升了一級,而且她迫不及待的把那條【水龍之心】佩戴上去,藍色的鏈身配上她那雪白的肌膚,一時迷的武鬥者口中冒水,允子“老婆,老婆··”的叫着,不知道腦子裏在想什麼。

炎風身體也同樣冒過光了,等級隨之提升到了28級,小龍也小升一級變爲6級,只是體型依然小胖着毫無改變。

這一圈下來收穫還算不錯,金幣撿了70枚,裝備5件,而且都是藍色品質,分贓的時候激辣做主——其實炎風也看出來了,大事上還是男的做主——分給了炎風裝備兩件,金幣30枚。

如此炎風不知不覺已經累計到了100枚金幣,而且包裹裏也存儲了7件裝備之多,這要換成RMB,又是上萬元了。

兩口子也還不錯,有幾樣藍色裝備女弓箭手也能佩戴,換下了低品階的裝備,當然最出衆的還是那條黃 色4屬性項鍊,一時攻擊暴漲不少,尤其是項鍊觸發的減速效果,更是讓她穩穩的站在原地輸出,一般的怪物走不到近前就得掛掉。

一天的練級也到了尾聲,三人都接到了系統對於疲勞值快到了的提示,如此他們只能就此回城。

“炎龍!”激辣鄭重的道:“今日一別不知何日相會。”

文縐縐的口吻,弄的炎風也只能無奈的搖頭道:“有緣自會相見。”

醉月汐舞:“···”

“哈哈”

“哈哈”

“呵呵”

三人都開懷大笑,就連一向話極少的醉月汐舞也掩嘴嬌笑連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