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為了讓自己表現得強大,同時也表現的為了救蔡蕭兒,自己也很艱難,所以魔月並沒有下重手,而這一切也是魔月早就安排好的。

所以只見那兩個醜陋的大漢身在半空,一個忙使一招『騰雲駕霧』雙腿斜著伸出,另一個本想再使個『千斤墜』定住身形,卻不料渾身酸痛無力,內力一滯,竟然如爛泥般倒在地上,一時間動彈不得。

渾身內力不由自主的亂竄,原來是被那黑衣的魔月內力侵入體內引發了此種後果。這兩個醜陋的大漢心中駭然,同樣作為帥級一階強者,而且魔月的實力看起來也就比自己二人高上一些而已,卻沒想到自己二人竟然被別人一招制住,雖說對方攻其不備,可內力之深厚,招式之凌厲,前所未見。

同時這兩個醜陋的大漢深知魔月的背景,所以對他有這手段,也沒有什麼懷疑,而且,即便自己有所防備,怕也沒什麼用處。

這兩個醜陋的大漢坐在地上,努力平息著體內雜亂的內力,口中頹然道:「你是誰?如此功夫為何替這兩個人出面?而且非要壞我們的好事?」

「不用管我是誰,欺負美女就是你的不對了,再說,你欺負的是我的朋友,所以,你們必須付出代價!!!」

一身黑衣的魔月盯著這兩個倒地的醜陋的大漢眼睛不斷的眨著,那意思很明顯,是讓他們趕緊攻擊自己。

同時另一邊蔡遠的本事遠不如自己的姐姐,但是心裡悔恨大於其他,再加上前面發生的事情,更讓他在這個時候心頭無法平靜,在魔月和那兩個醜陋的大漢對峙之時,蔡遠也在不斷的和蔡蕭兒道歉。

「姐,都怪我莽撞,差點就害了你。」。

「傻弟弟,這哪能怪你,也怪姐姐沒有實力保護你,讓你受驚了。」

這兩姐弟的對話是如此的溫馨,更是如此的另人羨慕二者的感情之好。

而另一邊,那兩個醜陋的大漢在魔月的受意下,快速的起身。

拔劍,乾淨利落,腳步輕盈的沖了出去,在地面旋起一個小窩,隨著一聲「叮……」

對面一個醜陋的大漢手中持著一把大劍向著魔月殺來。

全身氣勢驚人,給人一種深不可測的感覺。

「好厲害!!!」

蔡遠和蔡蕭兒也是如此說道,臉上更是浮現了震驚之色。

而這時魔月也不甘示弱,從納戒中取出一把大劍,和這醜陋的大漢的劍碰撞在一起,接下來幾個回合里,這醜陋的大漢連連敗退,魔月的打十分強勢,然後趁著醜陋的大漢一個不小心,魔月快速的將他的衣服劃破幾道,更是割破了一些皮膚。

「大哥!!!」

這時刀疤男大叫一聲,看到自己的小矮子大哥吃虧,也從納戒中取出一把大劍,向著魔月殺來。

「魔月公子,您先走吧,不用管我們了。」

也許是認為魔月打不過這兩個醜陋的大漢,怕魔月也死在這裡,所以善良的蔡蕭兒如此說道。

「姐!!!」

蔡蕭兒十分不解,自己姐姐竟然這個時候這樣說道,自己雖然對魔月沒有一點好感覺,不過現在要是魔月走了,自己姐姐肯定會被糟蹋,這也是蔡遠絕對不能忍受的。

「沒事蕭兒*,這兩個大漢還傷不了我。」

魔月則是如此說道。

「嘶……」三劍柄在空氣中銜接,互相劃過,電光火石間,另一個大漢突擊到蔡蕭兒面前,

「啊……」魔月只顧著回頭和蔡蕭兒對話。沒有的安危,更哪裡看得到面前這個刀疤男大漢沖著自己飛奔而來。

火紅色的內力凝聚在劍身表面,破過周身的一切飛來,魔月還沒使出的內力護罩就已經被刺中,幸好最後一刻,自己的內力護罩及時形成,劍矢只在魔月肩上留下一道划痕,但也就是這一道痕迹,讓魔月的血突突的冒了出來。

蔡蕭兒看的更是膽戰心驚,原本對魔月沒有一絲好感的她,先是有一絲好感,然後又有現在的擔憂。

不過這正中了魔月的下懷,這種效果,正是魔月所期待的。

蔡遠人小鬼大,此刻似乎感覺到了姐姐的一些變化,所以正準備事後如何勸說姐姐,同時調查魔月和天豐的失蹤到底有沒有關係。

那戰鬥的魔月此刻正定下來,眼裡冒著金色的光芒,「敢傷我!」紅唇輕起卻帶著無比的恨意。

「嘭!」刀疤男大漢莫名的被彈開十幾米遠,再看魔月,全身黑光熠熠,如同剛剛從天上下來的魔神,但是黑光直接穿透了空氣朝那個刀疤男大漢飛去。

蔡蕭兒看著魔月此刻的威力,心裡一驚,同時心裡也稍稍放鬆了一些。

竟然開始期待著魔月的勝利,期待他將那兩個醜陋的大漢打走。

魔月果然生氣時最可怕,自己先前那些找死的舉動要是被魔月知道,自己一定死無葬身之地。

而在魔月和刀疤男大漢的打鬥時,另一個小矮子大漢也沖了上來。

「呔。。。」

小矮子大漢這是突然襲擊,這也正是魔月安排好的一切,目的就是為了激起蔡蕭兒的同情心。

而此刻正在想辦法的蔡遠也因為這個停了下來。

楞楞的看著魔月,也看著那小矮子大漢,蔡蕭兒看到此刻,更是擔心的大叫了起來。

而這時小矮子大漢舉劍放在空中,然後快速的落下,這一劍正好砍中魔月的後背,只不過這一劍在小矮子大漢的控制下,只劃破了魔月的皮膚,讓他流出了獻血罷了。

不過就這一點就讓善良的蔡蕭兒擔心不一,急忙詢問魔月傷勢如何,並且從自己納戒中取出一瓶療傷的丹藥扔給魔月。

魔月接過丹藥,平靜的說了聲謝謝,然後咬著牙,轉頭和這兩個醜陋的大漢戰鬥起來。

只見魔月右手持劍,反手一揮,瞬間將小矮子大漢擊退,然後右手快速的放開大劍,大劍乘著慣性,懸在半空瞬間,然後魔月左手持劍,再次一揮,快速的將眼前的刀疤男大漢擊退。

然後魔月的速度暴漲,也許是覺得目的已經達到,沒必要再演下去。所以這魔月使出了另蔡蕭兒和蔡遠都震驚的力量,快速的將這兩個想要*蔡蕭兒然後殺了他們滅口的醜陋的大漢打敗,並且逮住。

然後魔月將手中的大劍架在脖子處,說道:「蕭兒*,這兩個人要怎麼處理?!是殺了還是怎麼辦,全憑蕭兒*決定。。」

「嗯!」

蔡蕭兒見魔月將這兩個醜陋的大漢制服,心中更是升起一種異樣的感覺,不過在看一眼這兩個醜陋的大漢,正好看到他們眼中帶著悔恨和祈求的眼光看著自己,所以善良的蔡蕭兒一時間心頭微軟,也無法下定決心。

「全部殺了!!!」

這時蔡遠從後方走了過來,看了一眼這兩個跪在地上,被魔月用大劍架在脖子上的醜陋的大漢,心頭十分憤怒。

差一點,就差一點,自己的姐姐就要被這二人糟蹋,那樣自己如何面對父母,如何面對天豐!

而且自己和姐姐還有百分百的會被殺了滅口的後果,這如何能夠讓他不氣憤!

所以蔡遠如此說道。

「還是送到執法隊吧!」

蔡蕭兒終於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執法隊?」

魔月在一旁一聽心急火燎的,送執法隊?

自己雇來的人並不是亡命之徒,要是送交執法隊,那群人要是在玩個逼供,自己肯定要暴露,不能給他們這個機會。

於是這魔月手起劍落,身形一晃,劍速如同閃電劃過兩個人的脖頸,帶走一絲鮮血封喉。

兩個剛剛準備祈求的看一眼魔月,卻沒想到魔月竟然選擇了殺人滅口。

沒時間反應就已經死了,死前這二人只說了一個字:「你……」

魔月白凈的臉上殺氣瀰漫,轉身卻變臉,「還是蔡遠弟弟說的對,這兩個人死不足惜,應該殺了!」 「哼!!!」

蔡遠不知道抽哪門子瘋,簡單魔月果斷的將兩個醜陋的大漢殺死,也沒有什麼表示,然後冷哼一聲,走向自己的姐姐蔡蕭兒。︾

蔡蕭兒則是不同,此刻的蔡蕭兒對眼前這魔月已經生出了一絲好感。

然後只見這蔡蕭兒見到兩個醜陋的大漢被魔月殺死,先是啊的大叫一聲,然後這蔡蕭兒快速的挽起一旁弟弟蔡遠的手,然後用有點發顫的聲音說道「謝謝魔月公子的救命之恩,蕭兒我一定會報答你的,不過。。。」

說道如此,蔡蕭兒突然話風一轉,竟然說道那兩個想要*自己的醜陋的大漢。

「那兩個大漢雖然那樣,可是,現在已經抓住了,還是送到執法隊那裡更好,這樣殺了,實在太殘忍了。」

魔月不知道蔡蕭兒的想法,不過魔月絕對不敢將這兩個醜陋的大漢送到執法隊,那樣自己就等於暴露了自己的目的,到時候說不定就惹上一聲麻煩。

「沒事,殺死就殺死了吧,現在說什麼也晚了」

看到魔月如此說道,蔡蕭兒也覺得有一些道理,於是便不再提及這二人的事情,而是讓自己的弟弟在原地打出一個巨大的坑洞,然後將這兩個屍體埋了。

而此刻的魔月這次的行動可謂是極為順利。

這本來對自己沒有一絲好感,而且還有幾分惡意的蔡蕭兒現在對自己充滿著感激之情,同時還有一種淡淡的迷戀。

一旁的蔡遠彷彿間好像是看到了魔月的嘴角微微上揚,不過由於自己沒有看清,所以蔡遠也不好說什麼。

「魔月公子,我有一事不明,還望魔月公子解答。」

「哦?還請蔡遠公子說。」

「敢問魔月公子是如何知道我們在這裡的?」

蔡遠的這句話,讓一旁善良的直直盯著魔月看了好一會的蔡蕭兒一愣,然後蔡蕭兒急忙拉住蔡遠,然後口中儘是責怪之意,然後說道「蔡遠!!!魔月公子為了就我們,受了不小的傷,你怎麼如此放肆呢?」

「蕭兒*不必在意,魔月我也是正好從清音閣出來,路過這裡不遠處,突然聽到有人喊救命,就過來一看,沒想到是你們,所以就出手了。」

魔月的計劃可不是一般的完美,雖然其中漏不少。但是在現在的蔡蕭兒眼中,那就是很完美。

「哦!是這樣呀,真是巧合!」

蔡蕭兒也沒有多想,聽到魔月如此說到,所以也就相信了七七八八,然後這魔月非要要求送蔡蕭兒回去,說什麼怕路上蔡蕭兒遇到什麼危險。

其實說白了也就是魔月這人為了接近蔡蕭兒所做的事情而已。

蔡遠表現的有一些不樂意,可是拗不過自己姐姐的蔡遠也只好同意了。

再回去的路上蔡遠看著自己的姐姐竟然一時間忘了天豐,和這魔月交談甚歡,所以心頭有一些著急和鬱悶的他,也只能等到回到蔡家在和姐姐說這些了。

時間飛逝,轉眼間這三人便安全的回到了蔡家,蔡蕭兒和人說了一聲。然後便想帶著魔月進一趟蔡家,好好報答下魔月。

不過魔月最翁之意不在酒,魔月想得到的是蔡蕭兒的身體,而不是蔡蕭兒想給自己的靈石什麼的。

所以聰明而又奸詐的魔月,又怎麼會進入呢,所以只見魔月隨意找了個借口,便離開了這裡,只留下那有一絲心動的蔡蕭兒和對魔月極為厭惡的蔡遠站在大門前。

「姐,那個魔月一看就不是好東西!!!」

也不知道是為了替天豐著急,還是因為自己討厭魔月什麼的,這蔡遠在魔月剛走不到一刻鐘,便開口向著姐姐蔡蕭兒說道。

「休要胡說,魔月公子還是不錯的。」

蔡蕭兒顯然是被這魔月的這一手所害,竟然對那差點殺死自己心愛之人天豐的兇手有很大的好感。

「姐!!!」

「不必說了,姐姐我還是能夠看到的。」

蔡蕭兒不等蔡遠說完,突然一句,將蔡遠想要繼續說的話語打斷,然後看向了魔月離去的方向。

似乎是感覺到了什麼,蔡遠心頭大急,這樣是天豐回來,自己要怎麼說?

所以只見蔡遠直接開口說道「姐,你知道嗎,我一直懷疑天豐哥的消失就和這魔月有關!」

此刻正獃獃的看著魔月消失方向的蔡蕭兒聽弟弟蔡遠如此一說,眉頭緊皺,然後眼神直直的看著自己的弟弟蔡遠,說道「蔡遠,你對一個人的偏見咋就這麼大??」

說完蔡蕭兒似乎是生氣了,便自作主張的回到了自己的住處,留下那在原地十分苦惱的蔡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