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這些舉動卻沒有引起其它人的注意,此刻他們的目光都放在那位年輕的王介驅靈師身上。

之見海無指揮魂影在空中盤旋,像是尋找著什麼,四道魂影排列有序,在世界角落盤旋尋覓。

待四道魂影落在那些石像上時,海無眼神猛然一凝,手法徒然變換,向上一挑。

眾人清晰的看見那四道魂影竟然從其中一座石像上吸扯出來一抹淡淡的血紅之色。

而隨著這股血紅之色被吸扯出來的時候,眾人清晰的感覺到地面顫抖了一下。

接著他們就看到自石階四角各開了一個九尺高的通道,裡面隱隱散發著光亮。

眾人一喜,紛紛稱讚海無有本事,海無也是一一笑著回應到。

忽然,那台階上最前方的一座石像詭異的動了一下,不過卻沒有引起眾人的注意。

眾人答謝后商量好了分別從自己選好的通道想要進入,不過就在此時,一道身影飛速從入口處奔了出來。

眾人定睛一看,原來是九葬前輩身邊的那位持劍少年,當下也是笑著對其點了點頭,剛想要開口說些什麼。

卻見千凌面色激動,「快走!萬獸山脈中的真獸衝進來了!」

此話引得眾人臉色也是一邊,雖然不解有二位前輩在外為何這些真獸還能進入此處,但也是紛紛調動起了真氣。

而在此時,入口之處響起了陣陣獸嚎之聲,接下來便之見大量真獸瘋狂涌了進來。

它們一個個身上散發著血氣,看到武童等人後,眼中的貪婪光芒大盛。

接著便毫不留情的向著武童等人撲了過來。

武童和十大家族自然由不得它們放肆,一個個也是呼天喊地,真氣噴涌,朝著那些真獸就轟殺了過去。

一時間,血花四濺。

眾多小輩都被強行送入了通道,由趙山葉柏等人帶隊。

其餘的則是死守通道。

五顏六色的真氣和爆炸聲充斥著石階四處。

而就在眾人沉醉於酣殺之時,那些濺射出來的血氣,卻在緩緩地向上升起著。

這些血氣在被頭頂的巨大石球所吸引,而隨著血氣的浸入,那石球的顏色也是愈發鮮紅。

待到紅至一定程度時,那石球散發出來了一股奇異的波動,而那石台上的那些石像,也是紛紛詭異的動了起來。

武童感受到了身後的異動,轉頭看去,不由面色大變,暴喝一聲,「快進隧道,情況有變!」

隨著武童的暴喝聲落下,那些詭異的石像竟然直接從石階上跳了下來,巨大的衝擊力竟然將一隻三品真獸生生踩碎。

看的眾人眼神大變,極速後撤。 成群的巨大石像在人群和獸群間狂暴的舞動拳頭,每一拳揮出都伴隨著極致的力量,震的地面都在顫抖。

海無一邊控制魂影擊退真獸一邊掩護葉家族人極速後退。

武童體內迸射出一道道金炎,騰空半躍宛如金色戰神,真氣匹鏈極其強橫。

夜沉手中烏光大放,雄厚的真氣波動不斷的將強大的真獸向後逼去。

何生手中白芒閃爍,每一張拍出都能給那些石像和真獸身上覆上一層白霜,隨後再一擊拍出,那被凍結的極其脆弱的部位便會應聲而碎。

而在另一旁,渾身泛著青光的葛峰宛如人形凶獸,嘴中不斷咆哮,一拳一擊之間都散發著爆炸般的波動,眼下只有他打的最為起勁,好似已經忘了他們此次的目的一般,看的眾人連連咂舌。

雖然人類修手段強橫,且變化多端,可隨著時間推移,眾人漸漸發現了問題。

那就是真獸眼知情況不妙,不斷的後退避讓保留實力,而那些巨大石像卻都如同不知痛楚一般,即使斷腿斷手,依然可以一往無前的進攻。

而且每一擊的力量都極其巨大,悍不畏死。

「不行,不管哪條通道,儘快撤入,眼下情況對我等不利!」武童高聲喊到。

眾人也都是心中清楚著這一點,所以在不斷攻擊的同時也在不斷向後挪動。

就在此時,通道內的葉柏發出一聲大喊,「諸位,通道內有開關,可以關閉通道,諸位儘快進來!」

眾人一聽皆是一喜,紛紛向通道內縮去。

隨著武童等人的快速回縮,真獸們也是紛紛察覺到了事情的變故,體內波動突然暴增,有些竟然將那巨大石像掀飛而去,一個個都向通道之中奔來。

「馬德,來啊!爺爺就等你們呢!」正當大多人都已經退入通道之時,忽然獸群中傳來一聲暴喝。

尋聲看去,只見葛老三體內真氣橫溢,霸道的拳風大開大合,狂風暴雨般的攻勢讓這空間都隱隱有些顫抖,他此刻正在全力與那些真獸拼殺,顯然是已經是打的正歡。

武童看著這位葛瘋子一拍腦門,苦笑一聲,便是連忙出手,凌空向葛峰抓去。

葛峰正在酣戰,還沒反應過來,邊感覺身後傳來一股強勁的吸力,將他吸扯而去,還不待他反應,便是已經被拉入了通道。

隨著葛峰進入,葉柏猛地一按按鈕,厚重的石門通道重重的砸在地上,將洞口封死了起來。

「嘭!」的一聲巨響,眾多真獸撞擊在了石門之上,發出了巨大響聲。

緊接著通道內眾人便聽到外面傳來了慘嚎聲,顯然是那隻真獸已遭石像毒手。

武童回過身,看了看通道內部,只有一些臉色蒼白的小輩,而真武強者則是還有著趙山葉柏自己還有葛峰。

「看來我們被分開了。」

苦笑一聲,武童對葉柏抱拳到,「葉兄,這陣法機關一道你比我們都懂,眼下看來只有靠你了。」

葉柏也是含笑點頭,抱了抱拳,「那就承蒙諸位再次信任了。」

葛峰拍了拍胸口,「這次我來開路,葉兄你替我指路。」

葉柏點了點頭,眉心微抬,一股靈魂波動自他體內散發出來,飛速向前探去,隨後指了指通道深處,「先出去吧,這條通道是安全的。」

葛峰點了點頭,一馬當先,向前走去,其餘的人緊隨其後,最後消失在黑暗之中。

而另一條通道內,則是海無為首的夜沉等人,其中還有四位皇老。

一時間氣氛有些沉默,倒是夜沉先行開口說到,「海先生,我等此次也要仰仗你了。」

海無連連慚愧擺手,「我資歷最小,還是有夜老來做主吧。」

還不待夜沉推辭,倒是一旁的四位皇老聽到此話眼睛轉了轉,然後由武墮出聲到,「此言差矣,我等都不是魂師,對陣法絲毫不知,還是由海先生來帶路吧。」

夜沉聽到此話也是點了點頭,不在出生言語。

更何況,他現在更擔心的是夜凡去了哪裡。

海無眼見推辭不過,於是只得點了點頭,用著四道魂影開路,眾人緊隨其後。

而在另外兩條通道內的眾人也是各自憑直覺向前推移而去。

其中一條通道內,只有四人,分別是何家的何清何為,還有著一名十大家族的人,而在最後面,千凌面無表情的跟著他們。

雖然對這個九葬劍聖的弟子有些好奇,不過眼下顯然是找到出路更為重要,何清自然是沒有多說什麼,只是帶著有些發抖的何為在黑暗中向前不斷的摸索著。

而通道外,劇烈的能量衝擊不斷溢散,隨著大量的真獸湧入,那些沒有神智的傀儡石像已經開始有些不敵。

但是那些血色石像不帶絲毫感情,也感覺不到任何痛楚,依舊是悍不畏死的與真獸們拼殺著。

整個空地血跡遍地,滔天的血氣宛如驚濤,而這些血氣,全部都在被那上方的巨大石球不斷吸收著。

而那石球此刻竟然宛如呼吸一般,石頭上的血光正在一閃閃的,彷彿在輸送著什麼東西。

而隨著那血光郁盛,那些石像也都彷彿像是受到了什麼加持一般,各個動作愈發兇猛,竟然一擊能將四品真獸擊退。

四品真獸,已經是堪比真武境強者的存在,實力極為強橫,而眼下卻被這些血色巨像擊的節節敗退,一時間情況竟然陷入了僵持。

眾多真獸眼神驚疑不定,它們也已經感受到了這巨像的可怕之處,開始漸漸的向後退去,打算重新尋找機會。

達到四品真獸,早已經具有了不低的靈智,特別是以獸群中那隻白雕為主,它一直在旁敲側擊,沒有實力硬碰。

而且也有著其它幾隻真獸,也是在暗中尋找機會。

「唳!」忽然,半空中的白雕一聲長鳴,將眾獸的目光吸引了過去。

這隻白雕竟然已經發現了這石球的詭異。

事到如此,之見白雕體內忽然散發出一股兇悍的波動,翅膀扇動間,一道凌厲的白芒直接向那血色石球掠去,劃過空間時隱隱連空氣都是切割了開來。

「轟」的一聲,僅僅一擊,那道光芒就在其上劈出了一道長痕。

隨著這道長痕的出現,地面上的石像竟然都是動作緩慢了一些,這樣的變化自然逃不過那些真獸的眼睛。

於是,它們統統抬頭向石球釋放出屬於自己的手段。

一時間,強悍的能量波動肆意狂虐。

伴隨著這股能量波動,天頂之上的巨石轟然炸裂,化作漫天石屑。

而於此同時,石球內的能量在飛速流逝,不知去向。

而地面上的那些石像,也都是一個個都停止了行動。

真獸們也彷彿鬆了口氣一般,此次大戰著實死傷不少,這些石像太過棘手。

「嗡!嗡!」一聲聲巨響突然在石階響起,一股可怕的能量自石階中散發出來。

最後,那些石像竟然連同石階一同炸裂了開來,引得地面龜裂,整座遺迹山搖地動,萬獸慘嚎。

而在遺迹深處的一座古塔此刻正在散發著淡淡光暈,塔頂上的一顆寶石正在吸收著不知從哪送來的陣陣血光。

隨著這股能量充斥著整座塔,那第九層內的冰雕,徒然顫了顫,緊接著,在那一片紅光之中,徒然炸裂。

那漫天冰屑之中,似有兩道紅芒射出,夾雜著沙啞的笑聲,詭異至極。 詭異的笑聲在古塔之中回蕩,兩道紅芒散發著殘忍的光芒,不是別人,正是夜凡。

此刻的夜凡,原本烏黑的長發此刻宛如澆灌了鮮血一般,血紅可怕,雙眼之中彷彿沒有了感情。

有的,只是嗜血的殘忍光芒。

「桀桀!多少年了,完美的軀體!」夜凡嘴中發出了沙啞的聲音。

可是這聲音壓根就不像是夜凡能說出的話,此刻的他,就彷彿一個嗜血的惡魔一般可怕,渾身纏繞著暗紅色血氣,散發著濃厚的血腥氣息。

夜凡悠悠的將那血紅的目光移向了一旁的金瞳,伸出了舌頭舔了舔嘴唇,邪笑一聲。

「呵呵,這可是美味,剛好可以補充我體內的能量。」

說著便向金瞳走去,那血色涌動的白皙修長的手,此刻已經放在了金瞳的脖子上,下一刻就要掠去金瞳的生命。

就在此時,夜凡身體一陣巨顫,身上的血色宛如潮水般退去,原本屬於夜凡的清朗聲音也從夜凡口中傳了出來,「可惡,快從我身體里滾出去!」

「桀桀,小娃娃,你還是乖乖沉睡吧!」隨著這股沙啞的聲音出現,夜凡的眼中又有紅芒浮現。

不過又很快轉換為黑色,「不可能!」

「我會用你的身體做很多事的!」

那紅芒精光大盛。

夜凡表情猙獰不堪,一時變的看上去殘暴嗜血,一時又換回夜凡原本的臉色。

此刻,夜凡體內已經變成了一處戰場,混亂不堪。

因為此刻在夜凡的體內還存在著另一道意識,這道意識在不斷的想要磨出夜凡的靈魂接管夜凡的肉體。

不過此刻的夜凡在奮力反抗,不斷的與那紅色意識做著爭鬥。

「你究竟是什麼東西?」夜凡咆哮,那股血紅靈體在瘋狂的侵蝕他的肉體能量和精神,這讓他進退兩難。

那道靈體夜凡眼下不是對手,他只得不斷退讓,但夜凡心中的那股執念一直在與那道靈體做著博弈。

「小娃娃,別再反抗了,雖然我現在力量倒退,但也不是你能抵抗得了的!」那道靈體發出殘忍的笑聲,一步步在向夜凡逼近。

夜凡的靈魂此時已經推到了真丹附近,沒有再退的可能,夜凡接連呼叫胎光神,可是沒有任何反應。

「等不了了,拼了!」心念一動,夜凡竟然主動出擊,與那道靈體廝殺在了一起。

可是隨著與靈體的正面搏殺,夜凡才深深地感覺到這靈體的強大。

他那嗜血殘暴的念頭在那一瞬間就將夜凡的靈魂吞噬。

一股兇惡的暴虐念頭從夜凡心底升起,在不斷侵蝕著他的神智。

「靠,怎麼老是這樣啊。」夜凡爆了一聲粗口,這次著實是信了胎光神的邪。

「我不能就這樣敗掉,我還要和小胖子去闖天源路!」夜凡心中的執念讓他還保留著一絲神智。

夜凡慢慢的運轉魂皇經,雖然他現在還不能完全運轉胎光圖,但是還是可以稍稍的按照此圖調動力量的。

隨著魂皇經運轉,夜凡只感覺渾身一輕,原本那血紅的眼睛也是淡了下來。

虐世妃舞 「嗯?這是什麼功法?」那紅色靈體似是感受到了夜凡的變化,不由吃了一驚。

不過隨即那道靈體邪笑一聲,夜凡沉下心來固守靈魂,他正好可以趁此機會攻取夜凡真丹。

接著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沒入了真丹內部。

突如其來的變故讓夜凡大驚失色,他急忙控制著真丹向外排斥這道靈體。

不過,為時已晚,那靈體已經完全攻佔了夜凡的真丹。

驟時間,夜凡只感覺體內真氣逆向流動了起來,渾身一股虛弱無力之感,所有的能量彷彿潮水般褪去,紛紛不由身體控制般被吸回了真丹之內。

「怎麼會這樣…可惡!」此刻的夜凡,雖然神智還是自己的,不過身體卻早已不受他的控制。

夜凡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肉體慢悠悠將手掌向金瞳的脖子伸了過去,夜凡急的大吼,「快停手!」

似是聽到了夜凡的呼喊,躺在地上的金瞳身體微微顫了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