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當年應龍師祖也不過是宗師巔峯,精神力最多也就和劉封仲伯之間,又過了數千年時間,禁制威能減弱,現在對劉封已經造不成任何的困擾。

更何況,劉封還有俞渺傳授的,專門開啓禁制之法。

輕而易舉就讓花無屏無聲無息之中陷入沉睡,劉封打開禁制,進入地底通道。

禁制合併,天衣無縫,即便是花無屏醒來,也完全差距不到發生了什麼事情。

地底通道,幾乎呈九十度直線往下,一直通道山腹中心。

很快,劉封就找到了俞渺所說的地方。

這只是一個外邊看起來再普通不過的房間,破開了兩層禁制之後,劉封進入其中。

這房間,曾經是千年前,應龍祖師在離開宗門之前,最後的閉關之所,雖然過去了數千年,然而這裏面的一切,卻都完整的保存下來。甚至所有的東西,都保留在原來的位置,沒有任何的變動。

由此可見,煉仙宗雖然混賬,但是對於應龍祖師,卻是極爲尊崇。

一股古老的氣息,鋪面而來。

劉封彷彿看見,有一個老者端坐在房間中間的蒲團之上,閉目冥想,即便是萬物寂滅,也恆古不變。

就那一瞬間,劉封有了一種極爲清晰的認知,應龍老祖的修爲,也許並不僅僅是宗師巔峯境界,而是可能更高。

房間內,除了那張蒲團,就只有一個嵌在山腹之中,開闢的書櫃。

年代太過久遠,書櫃已經有了不少的裂縫,甚至有些地方地方還有坍塌和破損,整個書櫃看起來都是空的。

劉封依照俞渺所說,找到最下方倒數第二個抽屜,輕輕拉開,就見裏面有張獸皮,包裹着一些東西,靜靜的躺在那兒。

獸皮也散發着古老的氣息,是留下了數千年的東西,正是俞渺所說的地圖。

說這是地圖,實在有些牽強,因爲這上面連最基本的山川河流的線條都不存在,不論從哪個角度看,都只是一張獸皮,充其量不過是古老一些而已。

劉封直接把地圖收入懷中,然後目光就留在了另外兩件物品之上。

一個金屬片,一塊破碎的玉牌。

在看見金屬片的一瞬間,劉封就震驚了,他不是第一次看見這種金屬片,因爲在他的懷中,就有一塊。

這種金屬片,即便是劉封現在開發的潛意識也無法到處玄妙,只能隱約感受到金屬碎片之中蘊含的強大能量。

而且,這金屬片和那個所謂九劫的大祕密,有着莫大的關聯,甚至可能是一個極爲重要的突破口。

“這是在找到方清芸的廢墟之中找到的,難怪俞前輩會以爲方清芸和九劫有着直接的關係。”劉封把兩片金屬片拿出來比對了一下,肯定這是同一種材質,而且就是從同一種件物品破碎而剝離出來的。

僅僅只是一塊碎片,其中蘊含的能量就讓劉封感覺到心悸不已,如果李世雄能夠利用這碎片的能量,即便是劉封也無法順利的拿下他。

把兩個金屬片都收起來之後,劉封的目光落在了那塊破了的玉牌之上。

玉牌雖破,但是卻還保持了大致的模樣,看得出是一個菱形玉牌,只是菱角打磨渾圓,整個玉牌看起來,珠圓玉潤的。

這種玉,劉封也是從未見過,不知道到什麼品質,只是握在手中,溫和舒服,整個人都似乎因此而安靜下來,再沒有半分心躁浮動。

這玉牌,竟然是擁有靜心凝神,排除雜念的妙用。

玉牌的下半部分損壞最爲嚴重,幾乎全部碎去,只是可以看見在玉牌中間隱約有一個並不完整的“洛”字。

“洛”,很可能便是方清芸本來的姓氏,劉封暗想着,把玉牌也妥善保管了起來。

收拾好了一切之後,劉封便是對着蒲團深深一拜,準備離去。

他經歷很多事情之後,知道一切都講究機緣,對未知的事情,應該保持敬畏和尊重,自己自然得到了應龍師祖留下的東西,對應龍師祖表示感謝,也是應該的。

來自他的潛意識深處,卻是突然顫動了一下,緊接着便是一股熟悉的波動在蒲團之中涌現了出來。

“這股波動是。。。”劉封驚訝不已,立即凝神靜氣,把主神念調動起來,與那股波動接觸。

蒲團之中,有張破碎的紙。

感知到這張紙之後,劉封終於確定,自己的對於那股波動的認知的正確的,這股波動正是萬域天星禁制構造術的意志波動。

蒲團內的紙張,極盡滄桑,不知道有多麼古老,然而在無數年的歲月流逝之下,依舊保留了下來。

當年在七靈大陸,劉封從秋亦言手中得到了萬域天星禁制術,當時秋亦言就曾說過,這禁制構造術乃是得自寶域,並不完全。

然而,劉封在寶域域中域中,域龍炎真人接觸,也只知道這禁制構造術是在偶然的機會下得到,並沒有其他的部分。

沒想到,竟然再次得到了其中一部分。

劉封把腦海中關於萬域天星禁制構造術的所有念頭統統調動起來,來自於蒲團之中那張破碎的紙張,也彷彿有了意識一樣,主動釋放出了意識。

兩股波動完美融合,短短的一瞬間,紙張就全部化作氣息波動,涌入到劉封的腦海之中。

有一個古老、厚重的聲音在神念深處想了起來:“得我術者,請善待其術。。。啊,我不甘!”

聲音憤怒、無奈,有一種說不出的無力感。

“轟”的一聲在劉封腦海中炸響,聲音消失不見,如同完全沒有出現過一樣。

這聲音應該遺留在書中的意志碎片所留,雖然這蒲團屬於應龍師祖,但是萬域天星構造術,卻絕對不可能屬於應龍師祖。

也許,應龍師祖當年也是機緣巧合之下得到了這頁書籍,然而他無法煉化融合,所以只能把其放入了蒲團之中,等待有緣之人。

劉封早就猜測,創造了萬域天星構造術的大人物,乃是一等一的存在,此刻他更是心念一動,把這個大人物和九劫聯繫了起來。

龍炎真人、應龍師祖、萬域天星構造術的創造者,九劫,一切的一切,如同一張網鋪開,而劉封已經陷入網中,成了其中一個最爲主要的線。

突然之間,又是一下劇烈的震動,自劉封的意識深處響起。 對於自己的利益,尤其是關於錢這方面,林東一向是很計較得失。之前喪失了那麼多用好東西換來的殺意屬性點,林東可一直都在心裡憋著一股子火,如今碰到這麼好的機會他要是不上的話,他就不是林東了。

「好吧,算你小子能說。不過你準備怎麼做?硬強還是……」

「當然是偷襲了。」

入口處,楊懷此刻正隱藏在一顆布滿枝葉的樹梢上,眼中閃動著陰森的光芒。

「林東!嘿嘿嘿!你這次死定了!既然那傢伙說你會出來,我就在這裡守株待兔!我看你這次怎麼死!」

想到這裡,楊懷心中一陣的竊喜:「這次真的是賺大了,殺了林東不光是能得到周際他們那幫人的好東西,還能得到顏峰的一個承諾。哼哼,承諾還用說嗎?!自然是要把我安全的帶入七大宗派。只要進了七大宗派,以我的能力絕對會得以重用。」

就在楊懷在這裡暢想著美好未來之時,林東已經披上了隱身斗篷距離楊懷所在的那棵樹不過是百米之遙。

從楊懷的反應來看,他應該還不知道昨天襲擊自己的是噬魂蟲。現在噬魂蟲在林東的命令下依舊呆在楊懷的身上,所以楊懷的一舉一動都在林東的監視之內。

「以楊懷現在的狀態,肯定是在四周散滿了神識。若是我貿然出去的話一定回引得他的注意,楊懷這個人倒是沒什麼,關鍵是他手中的黑龍捲軸,絕不能讓他打開。」

林東現在已經重新恢復了冷靜的心思,腦海中不斷的想著最好的攻擊策略。

「所以偷襲是最好的選擇,只是要怎麼才能做到橋沒聲息的攻擊。光憑隱身斗篷肯定是不行,看來……」

正這時,林東眸中閃過了一道精光,瞬間打定了主意,嘴角那抹詭異的微笑平添了幾分冷意。

刷!

突地,就在這剎那間,楊懷整個精神一震,他分明感覺到在自己的神識範圍的包裹中一道人影出現。只是速度太快,根本就看不清是誰。

「林東嗎!」

楊懷已經準備下意識的攤開手中的捲軸了,不過只是剛剛拉動了一分,手上便迅速一頓。因為在他神識範圍中的那道人影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

「怎麼回事兒?」

楊懷一愣,再度凝聚神識對周邊十米之內的地方進行了盤查,卻依舊毫無所獲。

「沒人?可我剛才明明感覺到有人的。這是……」

此刻楊懷的臉上寫滿了謹慎和疑惑,不光是神識散布,就連目光都飛快的落在四周。

「這不應該的,怎麼會沒人呢?不過如果是林東的話,他的速度絕不可能瞬間就超過我的搜索範圍。」

楊懷不敢大意,他感覺空氣中充滿了詭異,甚至他聞到了死亡的味道。但事實是,周遭一片安靜。

讓楊懷一定想不到的是,林東此刻正透過碩大的屏幕看著楊懷的後背,嘴角掛著殺意和冷笑。

「等你完全放鬆的時候,就是你身死之時。」

半個時辰后,楊懷目光片刻不離的掃視,終於確定了一件事情,或許是自己剛才太謹慎了,出現了幻覺。

一直僵硬不動的身子用於有了微微抖動的片刻,異變突生!一桿泛紅的長槍突兀的穿透了空氣,直直的插進楊懷的後背。與此同時,林東的身形也完全顯現出來。

噗嗤!

大捧的鮮血從傷口處迸發,飛濺到林東的身上。看著楊懷艱難扭回的頭顱,林東露出了一抹死神的微笑,沒有說話,早已高舉好的手猛然落下。

砰!

頓時間,楊懷前一秒發充滿生機的身體直直的向著地上墜落,發出一聲悶響。

或許楊懷從始至終都不知道林東為何會突兀的出現在自己的身後。

不過此刻林東看向楊懷跌落在地的屍體,卻並沒有露出太過興奮的表情,相反很是鬱悶,整個人從樹梢落下,罵罵咧咧的說道:「******,什麼破東西!簡直是個沒有人性的黑店嗎!竟然從非攻擊狀態到攻擊狀態都要強行扣除100屬性點!******!」

帶著憤恨,林東將楊懷的右手和儲物戒指收入囊中。當然最重要的是一直被楊懷握在手中的黑龍陣捲軸。

看了一眼死不瞑目的楊懷,林東拍了拍手,不在多看一眼,而是轉身淡淡的說道:「小蟲,這個傢伙獎勵你了。」

說話間,一隻赤金色的小蟲子從楊懷衣服的褶皺處飛起,隨即直直的穿透楊懷的身體,大快朵頤。不出一會兒,楊懷原本白凈的皮膚如同樹皮一般迅速沒有了光澤。

至於這一切,林東沒有心情去看。楊懷這種人死不足惜,他死是必然的事情。

走在半路,林東的目光不時的打量著手中號稱能幹躺化靈二重的黑龍陣捲軸。

通體漆黑色,頁面上鑲嵌著血色條紋,雖然只是單薄的一張紙,但握在手中卻極其的有分量。

「不知道打開來之後會是什麼樣莫大的威能。」

萌妻駕到:傲嬌首席別囂張 話音剛落,魂祖的聲音不屑的傳了過來:「小子,不過是一張陣法捲軸而已,就這種程度的捲軸。雖然本座並不擅長陣法,但要是製作出來,一個噴嚏的功夫都能弄出千八百個,屁用沒有。」

對於魂祖的話,林東根本就不去理會,在這老小子的眼中,這下位面的一切都還不如他的一個屁。

等林東找回到常天野他們的時候,他們正好被一隻三級妖靈獸圍追堵截。

這倒是林東的錯,之前走的急,忘了沒他的庇護。那些妖靈獸鐵定會蹬鼻子上臉,趁機偷襲。

不過好在林東回來的及時,把那隻三級妖靈獸干躺。要不然現在這幫傢伙就已經成了那畜生口中的下酒菜了。

「我說老大,你之前離開幹什麼去了?我們可都是嚇死了。」

常天野一臉猥瑣的說道。

確實是被嚇死了,被一隻三級妖靈獸追殺,就他們幾個這實力,鐵定被咬成稀巴爛是沒跑的。

「沒什麼。」

對於黑龍陣捲軸的事情,林東一定是選擇隱瞞,畢竟還沒有真的熟到那個份兒上。

「哦。」

見氣氛有些尷尬,青娘突然出聲道:「林東,那我們現在該幹什麼?離試煉結束還剩下五天。我們現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