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海市暗流涌動,其他市也不好過,除了鬼市被屠戮,還有突然多出來的靈僵數量,讓各大門派很是擔憂。

在這之前,各大門派已經收到過諸葛昭的消息,張青的事情,多多少少都知曉了一些,如今徐義上門拜訪,帶著諸葛昭的話,讓各大門派集合,準備對抗張青,也就是接下來的第二次陰人大戰。

張青已經下了戰書,所有陰人,必須死!以祭張天賜的在天之靈,還有他全家的性命。

血債血還,這一次大戰,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一開始各大門派還沒當一回事,就一邪修餘孽,何足掛齒,何德何能再次掀起陰人大戰?

可是突然出現的大量靈僵,還有錢家那些妖魔鬼怪,最近集合的邪修餘黨,讓各大門派開始慌了,鬼市盡數被毀,各大鬼市商人被殺,全都是張青乾的,可見其實力不俗,鬼市畢竟有千百年基業。

徐義還帶來了更加讓他們驚慌的消息,諸葛先生被張青擒獲,還有張青已經跟煌元屍身融合,實力暴漲,異常恐怖。

這一戰,岌岌可危,還有諸葛昭已經占卜過,這一戰,張青贏,陰人輸!

這些消息一出,各大門派就真的慌了,茅山,天師,蜀山,馬家後人,八卦門等等,全部集合,全國陰人有序的參加了進來,一個星期的時間,就已經集合了幾萬人。

諸葛昭被抓,少了軍師,這對於陰人大軍來說,極其的傷,所以中海市的雙麒麟之子,必須到場,不然的話,這一戰真的岌岌可危。

一方面,陰人開始尋找張青的老巢,希望能將諸葛昭解救出來,雖然不知道生死,但諸葛先生太重要了,不能失去他。

另一方面派人尋找中海市的雙麒麟之子,可事情出現了不可思議的偏差,麒麟之子唐浩,居然揚言公開加入張青,以天意之旨,倒戈於張青,說張青才是正義之師,陰行的未來!

陰陽兩界,以後必是張青的天下,唐浩只是順應天意。

唐浩麒麟之子的身份影響極大,居然有一小部分的陰人聽了他的鬼話,跟著加入了張青。

張青來者不拒,全都收入部下,一時之間,張青的隊伍聲勢浩大,實力恐怖如斯,甚至有了碾壓陰人大隊的趨勢,一時之間,人心惶惶。

另外一個麒麟之子楊天,不知所蹤,沒有人能找到他的下落,自從老天師死了后,楊天跟師妹田夢兒,再也沒有出現過,蹤跡難尋。

諸葛昭被抓,雙麒麟之子,一個倒戈張青,一個失蹤,陰人大戰沒開始,陰人這一方就已經元氣大傷。

可邪不壓正,不管怎麼樣,這一戰,雙方都盛意拳拳,十五天後,於昆崙山山頂決戰。

這一戰,不牽扯進任何普通人,只是陰人之間的戰爭,這是雙方的默契。

第二次陰人大戰,即將開始!這一戰,註定要載入陰陽兩界的史冊,而勝者,將會主宰敗者!

。 伽羅是對面的主要輸出,如今她一死,隊友們一波攻上去。

丁怡丫耳邊響起了詫異的「Victory」的播報。

完了,難不成她真的要帶着白塵去見陌生人,這倒是來哪出啊?

丁怡丫按掉手機,唰的一下就衝進了衛生間收拾起來。

錢多多卻沒扔下手機,而是瞅著屏幕笑了起來。

他們已經回到了組隊戰隊中聊天。

沐雲若風:什麼情況啊?明天我們要不要見面?還有剛剛說的那個帥哥,是不是可以兌現?

風若雲沐:就是說,我們可當真了,所以才用實力說話的。

咸丫蛋:放心吧,絕對ok。是吧?酸菜魚?

錢多多用丁怡丫的口吻說着。

此時在手機那一頭的白塵腦海里卻在飛速運轉。

見網友?

這樣的荒唐事,難道要發生在自己的身上?

可偏偏這話是從丁怡丫的嘴裏說出來的,他對她從來都沒有抗拒力,即便知道她並不是心中的那個她。

而且,本來丁怡丫就誇下的海口,到時候要是不去的話,丁怡丫以後在朋友面前該怎麼混?

緩了許久,他終於在公屏上打出幾個字「好的,明天下午五點半以後,名聲見。」

沐雲若風:什麼?名聲嗎?那可是高端餐廳啊,會花不少吧?要不,我們選一個普通一點的地方就好了。我們只是想認識一下,並不是想讓你們大花費的。

一天酸菜魚:沒關係,那裏有我的會員,我請客!

風若雲沐:我去,要不要這麼nice?

丫丫分丫:大佬請吃飯,大家都受着啊,明天不見不散!

於是大家在裏面已經約定好。

此時丁怡丫也從衛生間出了來。

「你在笑什麼啊?」

丁怡丫有些不好的預感。

「沒事,剛剛我們匹配的那兩個人,說是明天帶我們去名聲吃飯!」

「我去,名聲?你瘋掉了嗎?再有錢,也經不起這樣得折騰啊!」

丁怡丫睜大了眼睛,簡直不敢相信。

「賠上我一個月工資嗎?不幹,不去。」

丁怡丫毫不猶豫的拒絕著。

「想什麼呢,怎麼能讓你掏錢呢?酸菜魚說他可以的。明天五點半以後,我們只管去,其他的你都不用擔心。」

錢多多心裏早就在盤算。

到時候,在丁怡丫面前使勁的吹噓著白塵有多好,順便再介紹給沐雲若風和風若雲沐兩人,看她到時候還不吃醋?

再在合適的時候,一攛掇,那閨蜜的終身大事也就可以解決了。

「哦哦,這樣啊?不過,白塵願意去?」

丁怡丫剛剛扔下手機去衛生間,就是為了避開這個尷尬的瞬間,沒想到,竟然在不用自己費力的情況下,他甘願到場,這也是替自己省了不少的心。

「恩恩,那當然,見美女的好事,他怎麼可能拒絕?到時候,我再順便幫你物色和考驗一下,看看他有沒有可能成為你的未來男朋友。」

錢多多說着,臉上的笑容也遲遲沒有散去。

這樣的笑容,更加的讓丁怡丫的心裏發毛。

「你可好好的吧,多認識一個朋友,我沒意見,可你要是敢亂來,看我回家不收拾你才怪。」

說着,丁怡丫又要開始使出她的殺手鐧–撓痒痒。

而且她的雙手還一張一合,臉上的笑容也十分的詭異和危險,這讓錢多多還沒準備逃離,就已經開始投降。

「好了,好了。很晚了,我們快些睡覺,好好期待明天的到來吧。我去睡覺了。」

說完,錢多多先溜之大吉了。

丁怡丫也緊接着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她習慣性的打開了手機,準備刷會視頻再睡覺。

那頭,白塵的消息卻又鋪面而來。

「明天下午,你先去訂個位置。」

「啊,是我?為什麼是我?」

丁怡丫本來還有些困意,立馬就清醒了過來。

「你讓人約我吃飯,不得你請客嗎?怎麼,還想反悔?你可要考慮清楚,再給你一次機會,明天記得訂好地方,知道嗎?」

她拿着手機僵持在那裏。

明明遊戲剛打完,她就衝進衛生間的,還什麼時候,她能邀請他去?

難不成是錢多多搞的鬼。

她迅速起身,往錢多多的房間走去。

咚咚咚

好幾聲。

「怎麼還反鎖門,你給我出來,多多。有些事情,我們要好好聊聊。」

「聊什麼啊,都十二點了,我們該睡覺了。明天你還要上班呢,早點睡吧!」

「那你反鎖門幹嘛?平常也沒有見你這樣。」

「那個……我……我這不是怕小偷進門嗎?」

錢多多躲在被子裏快要笑岔氣。

她似乎已經預感到到底是什麼事情。

「呵呵,你倒是大方。那個傢伙,居然讓我明天訂位置。是不是你搞的鬼?」

「哎,既然事情已經成定局,大不了我們兩個明天AA。你可快睡吧!」

錢多多邊說,臉上的笑容根本就止不住。

她也沒想到,到頭來,竟然是自己和閨蜜承擔了下所有。

不過,那個白塵也太摳了吧?

一頓飯也不請,明天她去可要好好教訓一下那白塵。

丁怡丫的心頭稍微平復了一些。

不管什麼時候,都是說話一言九鼎的她,也只能暫時先這樣了。

手機上,白塵也沒有再發消息來。

她又躺回到床上,看着看着手機,一覺又熬到鬧鈴聲響起。

又是痛快的掙扎時間。

5分鐘,十分鐘,十五分鐘……直到二十分鐘以後,她才慢慢起身,幾乎是閉着眼睛收拾著。

她又穿回了平常的風格。

開着自己的小電驢,早早的就到了公司。

可當她往自己熟悉的工位上坐的時候,這才記起,自己早已換了職位。

於是,又極其不情願的來到了白塵的辦公室。

此時,他正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裝,領口卻帶着些休閑的風格。

褲子也是稍短一些,腳上的皮鞋卻是油光鋥亮。

他抬頭的那一剎那,確實是將丁怡丫驚艷到了。

難道,這就是所謂的制服的魅力?

PS:想用誘惑來着的,不知道會不會被斃掉。

許久,丁怡丫都傻傻的站在那裏。

「怎麼,上班上傻了,進門之前,都不知道敲門了?」他冷冷的說着。 上官晏想拒絕小姑娘的無理要求,可迎着她純凈的眼眸,不知道為什麼他什麼也說不出來。

並且他還鬱悶的發現,他的手竟然不聽大腦使喚的開始為小姑娘倒水!

吃完,小姑娘用「錢」洗的桃,上官晏想開口將小姑娘攆走,然而出口的卻是:「茶水洗的桃,確實比較趕緊,而且還帶着一股茶香!」

南宮玥本來只是因為沒在寢房找到水,怕上官晏不同意,所以才那麼說的。

沒想到上官晏竟然在吃完后,這麼認真的給她評價。

於是,她有了一丟丟的心虛。

但讓她告訴上官晏她在騙他,她又沒這個膽子,只能敷衍的道:「既然小叔叔喜歡,那我以後就用茶水給小叔叔洗桃!」

反對吧!反對吧!

誰會用茶水洗桃?那人絕對是有毛病!

不知不覺間,南宮玥竟然將自己也給罵了進去。

誰知,還有讓她更懵的,只聽上官晏淡淡的道:「嗯。」

南宮玥:「……」

突然覺得老祖宗說的『自作孽不可活』,真乃至理名言!

害怕自己在呆下去,上官晏讓她再用茶水洗桃,南宮玥趕緊站起身,道:「小叔叔,玉蘭園那邊的事情,父親跟娘親應該差不多處理完了,我就先離開了哈!」

上官晏沉默。

既不答應讓她離開,也不開口挽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