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途雖然有所變化,可一切依然沒有令孫曄感到意外。

智光大師詳細解說完畢,緩緩轉過頭去,凝視着喬峰,說道:「喬幫主,倘若你得知了這項訊息,那便如何?」

沒等喬峰搭話,孫曄先笑了,「感情都是一群糊塗鬼,如果少林武功那麼好練怎麼少林寺就那幾個武僧啊?要是武功的作用真有那麼大怎麼不見大宋打勝仗啊,只不過關係自身利益的時候連真假都分不清楚罷了。」

現場剩下的人頓時怒了,看錶情喝罵都到了嘴邊,只有智光大師長嘆一聲,「阿彌陀佛,確實是我等辦了錯事,此事言之有愧。」

眾人聽了,臉上盡皆是動容,現場這些人認為,越是名聲大的人越是難承認自己的錯誤,只有智光大師是敢作敢當。

孫曄已經看透了今日這場丐幫聚會的本質,什麼追查馬大元之死,爭權奪利而已,智光大師也是沒有權力之心,更兼對喬峰是契丹人這件事一百個不放心,所以才被人利用了。

至於喬峰,就是因為在本幫內部威望太高了,引起了幾大長老,還有不少舵主,加上馬夫人,徐沖霄這些丐幫重要人物的針對,對這件事推波助瀾,就是要把喬峰給趕下台。

現場的人都沉寂在震驚當中,當今丐幫的幫主,武林中赫赫有名的北喬峰,竟然不是漢人,而是契丹人,着實太過令人難以置信了。

現在這個世道,大宋和大遼之間,可謂勢成水火,其中的仇恨很難理清,但是肯定是剪不斷理還亂,只不過孫曄作為現代人根本理解不了其中原委,但正因為如此才能看得清楚。

國讎家恨,數不勝數,也正是如此,三十年前的雁門關大戰只是一場縮影,其中本質還是仇恨夾雜才令那些武林人士不明不白的就做出事來。更是造成了今日這般後果。

最為驚駭的就是喬峰這個當事人了,他做了三十年的漢人,如今忽然道明契丹人身份,心緒沸騰至極。

喬峰慘笑一聲,今日的局勢發展到現在,他已經徹底明白過來,明白了道理,他心中又如何好受?這些年來是喬峰一手把丐幫發展到如今這種如日中天的局勢,結果卻被手下人容不下。

「阿彌陀佛,喬施主,出家人不打誑語,你契丹人的出身確切無疑,你若要報仇,就從老衲開始吧。」

智光和尚黯然嘆息,一副引頸待戮的樣子。

「大和尚你也什麼都別說了,真的也好,假的也罷,這種場合想想也知道以喬幫主的性子是肯定不會動手的。」就算孫曄說出這種話,智光和尚還是表情不變。

「呵呵,不過喬幫主是契丹人也好、漢人也罷,憑他在丐幫中這麼大威望都有叛幫之人出現,看來丐幫今後就是在勾心鬥角中沒落的命啦!」孫曄一臉好笑的在旁邊說着風涼話。

「放肆!」

「這裏哪有你說話的份!」

徐長老再也綳不住了,連帶旁邊幾大長老也都忍不住了。一張好似百年古樹班駁樹皮般皺紋橫生的老臉氣得揪成一團。

可讓徐長老更加氣憤的事情發生了,除了他們幾個下邊的丐幫弟子,其他的居然有人臉上寫滿了認同。

「孫兄弟,這是丐幫私事,一切還等喬某處理完再說。」喬峰還是一如既往的維護丐幫。

「其實今天的事情很好解決,只要喬幫主捫心自問一句,戀位否?」

「哈哈,好了,就這樣吧,我反正是報完信兒了,那在下就告辭了。」說着孫曄腳下一震身子直直的飛了出去,好歹來了一場至少要裝一下啊。

但是沒人注意,這就很尷尬。其他人都轉頭去看喬峰了。

戀位否?

孫曄輕飄飄一句問話,好似洪鐘大呂在耳便炸響,震得喬峰臉色大變半晌都沒能回過神。

這一句話,也把丐幫的內鬥情況展現在所有人面前,

丐幫高層臉色很不好看,他們自認為完全是為了丐幫着想,但是這話他們又沒法反駁,畢竟確實指望着喬峰下台呢,於是又集體把目光投向喬峰。

喬峰長嘯一聲紓解心中的悶氣,喊罷,說道:「此棒承汪幫主相授,喬某執掌丐幫,雖無建樹,差幸亦無大過。今日退位,那一位英賢願意肩負此職,請來領受此棒。」

喬峰連問三聲,丐幫中始終無人答話。

喬峰抱拳向眾人團團行了一禮,說道:「青山不改,綠水長流,眾位好兄弟,咱們再見了。喬某是漢人也好,是契丹人也好,有生之年,決不傷一條漢人的性命。」

忽聽得呼的一聲響,半空中一根竹棒擲了下來,正是喬峰反手將打狗棒飛送而至。

再說喬峰,走出杏子林時間不長,見眼前飛來一個大點的蟲子,遠看像是沒見過的蟲子,等到機械蟲飛到眼前,喬峰頓時定在原地,蟲子渾身金屬色,喬峰長這麼大從來沒見過這麼精密的機關造物。

見蟲子在眼前越飛越慢,好像是在打量自己,等了一會兒卻聽見小蟲子發出聲來,正是孫曄的聲音。

「喬幫主,是我,孫曄,之前現場有高手存在,所以未曾與你細說,我這有幾個在剛才聽的時候思考的問題,我之前寫在紙上用這個小蟲給你送過來,你可以仔細思量一二。」

喬峰聞言頓時伸出手來,機械蟲也放出紙條在喬峰手上,之後迅速飛起轉身消失不見。

喬峰仔細一看,頓時大驚,趕忙運起輕功朝一個方向飛速趕去,背影隱約可感覺有些惶急,後邊緊跟着過來的段譽也連忙跟了上去。 溫軟參加華鼎作文大賽總決賽時,是父親親自送她去了現場,母親陪同著的。

而阮家的人更是端坐在電視和手機屏幕面前,觀看着這場華鼎作文大賽的現場直播。

是的,沒錯,為了保持作文大賽的公正性,所以還採用了現場直播的方式,將整個比賽的過程公之於眾,讓大家知道作文大賽名副其實,不含水分。

華鼎作文大賽自創立以來,都享譽了極高的榮耀,不僅是因為其含金量,還以為其程序的公正性與嚴肅性。

在這裏,你的作文水平的高低,是由你的才華所決定的,而不是你身後所處的家室與財力。

很多人會在這裏一舉成名,也有很多人在這裏慘淡退去,而這一切的一切都是由自己的才華以及機遇所決定的。

如若不是真才實學,那麼在這場比賽中就會被暴露無遺,會讓世人見到自己的窘態,這就是說為什麼要看自己的才華。

而另外一方面,機遇也是一個十分難得的一個要素,因為就算是有着實學,但是選到的題是自己所不擅長的一個領域,那麼也是徒勞的。

其實在我們現實生活中,才華與機遇也是不可剝離的,空有才華,而沒有恰當的機遇,就像是沒有被伯樂找到的千里馬,碌碌餘生。

而只有機遇,沒有才華,那就像是根基不牢的建築,總有一天會在不經意之間坍塌,給自己致命的一擊,並且無法再有機會復原。

這也是為什麼,有人稱華鼎作文大賽也是一面照妖鏡的,因為它確實可以照出一個人創作水平,還有的作品中透出來的思想境地與其人生態度。

比較客觀的來講,創作自己的作品,其實也是對自己內心世界的一個比較深刻的反應,自己所創作的東西也映射了內心的世界。

人們可以通過你的作品,了解到你的思想境地,還有你的三觀。

雖說是華鼎作文大賽的總決賽了,但其實也不是一次的比賽,它分為了幾個部分。

一個是等級考核比賽,就是給予相同的題目,讓進入總決賽的參賽選手們同時限時創作。

創作完成之後,大家的作品會在專家團們高效率地批改下,以最短的時間內告知所有參賽選手作品的得分,以及作品的等級。

在這之後,作品被評為一等級和二等級的參賽選手可以進入下一輪的比賽。

而被評為三等級的參賽選手,則只能遺憾淘汰了,不過還是能夠選擇留在現場,在比賽台下觀望接下來的比賽,同時也會得到一份鼓勵性的獎勵。

在這個環節,一等級和二等級的作品都會被展示在平台上面,在現場觀看比賽的網友也是可以看到其作品的。

大部分的網友對於初次評比的結果還是較為滿意的,等級的區別還是比較大的,第一等級的作品就要比第二等級的作品要優秀太多了。

是那種一般人都能夠看得出來的差別,無論是其創造的意境還是語言的運用方面,第一等級的作品都要優越太多。

除此之外,還特別展示了初次評比的前三名的作品,這三個作品幾乎都是讓人拍板叫絕的,也是本次作文大賽總決賽最後冠亞奇軍的種子選手!

能在初次評選中得到這樣的好成績,這樣的實力的確讓人望塵莫及的。

只要在後續的評比中不出大亂子,也沒有黑馬人選殺出重圍,那能獲得最後的勝利那幾乎是板上釘釘。

當然這其中也是有變數的,比如在後續的選題上遇到自己所不熟悉的領域,還有在初次評比中有些許失誤,但以儘快調整過來的競爭選手。

還有就是出現概率極少的黑馬事件,就是在初次評比中表現平庸,但也能馬馬虎虎過關,但在最後一次評比的時候,卻能夠超常發揮,取得難以預料的成績。

不過像這種黑馬,也不是那麼容易遇到的,對於那些發揮穩定而自身極其優秀的人才更有可能能堅持到最後,並且讓自己的努力有回報。

溫軟發揮是比較穩定的,在初次評比的時候,她的作品等級是一等,不過在一點作品中算得上一般的。

因為初次評定的題目更適合寫議論文,也就是在護士教育下較為規範的一種作文題材,比較難出彩,溫軟發揮得並不算太好。

但她心態極好,知道自己成功晉級,就開始準備了下一場的作文評比了。

在初次評比成績出來之後,是有15分鐘的消息時間的,這個時候是給比賽的選手比較自由的時間,可以好好整理一下自己的頭緒。

當然也可以去喝喝水,吃吃東西什麼的,創作其實也是一件極其費腦力和體力的一個事,如果沒有體力來支持自己,那也是極難的。

還有的選手也會選擇去和自己的指導老師好好溝通一下,包括這次評比中自己的作品有哪些不足,還有哪些閃光點?以及接下來該如何的調整。

而在這自由休息的15分鐘內,這些通通是允許的,大家的言行舉止都是相對自由的。

不過在最後一次作文評比開始鈴聲響起的時候,所有的參賽選手都要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按照指示,選擇自己的參賽主題,然後再進行構思,最後再整體創作。

「嗨,你感覺如何?」在溫軟旁邊的一個女孩子見溫軟不像有什麼威脅的樣子,就開口和她搭訕。

溫軟禮貌地回答道:「一般。」

旁邊的女孩子心情更加輕鬆,表現的一般,那對於自己的威脅又減輕了不少,自己又能往上擠走不少名次了,真不錯!

因為女孩對溫軟放鬆警惕了,所以笑容也真實了不少,還開口安慰她道:「沒事,我們還有最後一次評比,爭取好好發揮!我們都可以的。」

這話一說完,女孩又手握成拳,做成了加油打氣的模樣。

溫軟對於這種天生自來熟的人沒有很大的敵意的,但畢竟並不熟,所以沒有裝作很熟稔地回答,而是依舊很有禮貌。

「謝謝,加油!」溫軟點了點頭,不過臉上卻是面無表情的。

對方以為他還在為之前的評比所傷心,繼續鬱悶着,所以才會苦着一張臉,面無表情的模樣。

她心中樂開了花,嘴上卻依舊在為她加油打氣,「哎呀,沒事啦!我們能進入到總決賽,就已經證明自己非常優秀了,重在參與嘛。」

這話其實算得上有些假的,華鼎作文大賽的豐厚獎勵,所有的參賽選手都是心知肚明的,也都是跟着能夠取得好成績來的。

不是重在參與,而是要努力爭取最後的冠亞軍,這才是參加本次作文大賽的終極目標。

溫軟感覺有些不對勁,但也不好多說什麼,畢竟人家也沒有很明確地表達出自己的態度。

「嗯。」溫軟輕輕地點了點頭,然後又嗯了一聲,算是禮貌性的一個回應。

而和她說話的女孩子,就好像打開了話匣子一般,「忘了介紹我自己,我叫月琳,很高興認識你。」

月琳滿臉的笑,看得出來是一個很外向的人,擅長與人交際及溝通,人緣算得上比較好的。

溫軟腦海里正在為接下來的比賽做準備,表現的依舊不算熱忱,她回答道:「好。」

溫軟自己都沒有意識到,自己在潛移默化中已經把梁木的說話習慣學了個十足十的,說話也開始言簡意賅,直抓重點了。

不過對於不理解她的人,很有可能會把這當做敷衍了事,並不想繼續聽下去。

當然,此刻的溫軟的確有此意,她只想安安靜靜地想接下來的比賽,怎樣才能夠讓自己創作的作品?等購有更多的亮點,得到更好的成績。

然而,月琳卻依舊在她身旁嘮嘮叨叨的,想要和她說些話。

溫軟覺得自己頭都大了,想要明確地拒絕,但看到對方是個文文弱弱的女孩子,而且字裏行間也沒有透出些壞心思來,她一時又覺得直接拒絕太過殘忍。

於是,溫軟很委婉地表達了自己的想法,只是不知道是對方沒有get到意思,還是知道意思,故意而為,一直都沒有停下自己的那張嘴。

就那麼巴拉巴拉的,說了好久,關鍵是她自己也沒有覺得很尷尬,反而更加起勁了。

於是在這休息的15分鐘之內,溫軟聽人家這小姑娘說了足足10分鐘話。

而那5分鐘,還是月琳上廁所花費的五分鐘,才沒有繼續在她耳邊叨嘮,溫軟也趁機休息了一下,然後找了找自己的不足之處。

好在,華鼎作文大賽的最後一次比賽,很快就開始了,只是試題一發下來的時候,不少參賽的選手都冷抽了一口氣。

因為太過讓人驚奇了,試題的內容大致是,談談對柴米油鹽醬醋的自我理解以及感悟。

這樣的主題比較難見到的,柴米油鹽醬醋茶都是人們的日常生活必需品,基本上每個人每天都會與這些接觸到。

按照這樣的理解的話,那這作文不是簡簡單單的事情嗎?隨手就能寫出一篇華麗的文章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