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也就算了,周圍那些怪異的目光言語,現在的她已經不是那麼在乎。

可是,打包就有點掉價了吧?

「婉姐姐,打包就不要了吧,萬一人家回頭要吃要喝呢?」微微窘迫,江未雨紅著臉道。

無限之沉睡小隊 貌似也有些道理,想了想,唐婉道:「那行,那就打包一半好了。

打包一半留一半,這樣他們回頭要吃喝有的吃喝,咱們也不落空,兩全其美。」

還真是兩全其美,聽這話,江未雨尷尬得恨不得鑽地縫。

於是,當尹天瑤信心滿滿來到西南院的時候,正好看見人群怪異的目光中,林昊唐婉伊娜三個人忙著搜刮打包。

簡直沒嘔死!

也簡直後悔得想死!

若早知如此,說什麼她都不會弄請柬請他們來的,哪怕他們其實資格也夠了。

現在倒好,這等行徑,估計用不了多久就會有大把的人嘲笑她了。

原本她是想要一走了之,只當自己沒來過的,只是轉念一想,林昊越是如此,她不是越應該把伊娜,順便也把江未雨解救出來嗎?

是以她還是強行忍住了,面頰火燙火燙喊道:「林昊,你過來一下。」

此言一出,瞬間場面安靜下來,緊跟著議論四起。

「天瑤聖女!」

「是天瑤聖女!」

「天瑤聖女來西南院了,天瑤聖女居然來西南院了,她不應該在中央正院嗎?」

「好漂亮啊,不愧是中央修真界最頂級的天之驕女。」

天才遊戲2探心 「林昊,原來那個可笑的小子叫林昊,終於連天瑤聖女都看不慣他愚蠢的行徑了嗎?」

「……」

人群驚訝著,小聲揣測著。

林昊回頭看了一眼,很快又扭過頭去,問道:「你怎麼來了?」

這話問得蹊蹺。

尹天瑤挑眉:「我怎麼就不能來,這天道院難道是你家開的?」

說著見林昊還在掃蕩,頓時面子有些掛不住,上前一把拉住,怒道:「你鬧夠了沒有,這樣很有趣嗎?你不覺得丟人嗎?」

「怎麼丟人了?節儉是種好習慣,浪費才可恥呢!」唐婉不以為然道。

尹天瑤氣得奶疼。

也不跟唐婉一般見識,她怒氣沖沖盯著林昊道:「喜歡這些東西是吧,行,回頭你要多少我送你多少。

現在,你馬上停下,跟我去中央正院!!」 這下沒人鄙視嘲笑了。

人群妒忌得發紅的目光中,林昊四人在尹天瑤的帶領下離開西南院,前往中央正院。

中央正院,豪客雲集。

身處此間者,無一不是這中央修真界天資最出眾,身份最尊貴之人。

此間仙樂飄飄,此間天花亂墜,此間,幾乎隨便一個人隨意開口,都能引得天道共鳴,仙音滌盪。

好恢弘的氣象,周遭所見所聞,唐婉嘆為觀止,江未雨嘆為觀止,伊娜更是沒見過世面一樣,滿目震驚。

林昊一點反應沒有。

對他來講,這些太小兒科了,也就嚇唬嚇唬沒見過世面的小菜雞。

他若是真的想,這裡所有人都別想繼續留在仙界,都得乖乖去仙界報道,從頭開始。

尹天瑤並不懂,以為他也被震撼到了,淡然道:「看清楚了吧,這才是修真界真正的氣象。

或許你曾經見過一些宏大的場面,可相比這裡,都只是小巫見大巫,根本不夠看。」

又道:「我帶你來見識這些,並不是為了打擊你,我只是希望你清楚,死抓著伊娜不放手對你沒好處。

我可以很肯定的告訴你,正常發展下去,伊娜將來必然如我一般,是僅次於乾元聖女等少數幾人的絕強者之一,你跟她的差距會越來越大。」

「所以呢?」林昊淡笑,不以為意。

此刻他的目光落在中央正院最高處,那裡有人,但數量極少,看氣度,不出意外,應該就是不久之後萬古絕宴的主角乾元聖女幾人。

尹天瑤也抬頭看了一眼,心生嚮往,很快收回目光,道:「我的意思是,你現在放手還來得及。

凡事太盡,則緣份誓必早盡,現在放手,是恩典,遲遲不放,可能就留成了仇。」

其實是很有道理的,如果林昊真只是表面看起來那樣,那麼她這話絕對沒錯。

可惜,她從未真正了解過林昊。

不是林昊不給她機會,只是她自視甚高,從來不願相信罷了。

林昊並未就此表態。

堅信現在林昊應該能想清楚了,尹天瑤也沒再多說。

此後不久,在她安排下,伊娜和江未雨去很靠前的地方就坐了,林昊和唐婉則被安排在身份地位相對較低的區域。

可見即便來到中央正院,人與人之間的身份也是不一樣的。

在中央正院的人,一樣分三六九等,一樣尊卑有別。

所幸以兩人的心性,對於這些都不怎麼在乎。

在二人眼裡,這裡的吃喝還不錯,比西南院還要精緻講究,這就夠了。

不同於這邊有人暗地裡冷眼旁觀,明面上無人問津,伊娜和江未雨是真正被當成大角色了。

原本廣元聖子凌雲聖子等人就在,尹天瑤又給引薦了不少大人物,就連最高處的乾元聖女幾人都被驚動了,派人了送來見面禮,表示善意。

林昊是真的沒理會這些,但是唐婉卻一直悄悄關注。

某一刻,她禁不住嗤笑道:「感覺好有趣的樣子,這些人追著伊娜和未雨使勁捧呢!」

林昊笑呵呵:「是蠻有意思的,不過也正常,通常站得比較高的人都比較自以為是。」

「你在說你自己?」唐婉眨眼取笑。

林昊搖頭:「我那不叫自以為是,我那叫自信。」

唐婉就樂,舉杯道:「好吧,你那叫自信,來,為你的雙重標準干一杯。」

林昊也不生氣,舉杯碰了一下,相視一笑后,二人雙雙飲盡。

原本以為這次來赴宴也就這樣了,好吃好喝,完事後直接回去,不想還是有意外出現了。

兩人正吃喝聊得開心,忽然有人來到跟前,傲然道:「你就是林昊?」

這種無聊的問題聽得太多了,林昊抬頭看了一眼,根本都懶得回答。

那人也不管他答不答,兀自傲然道:「聽說你是伊娜的主人,而且跟江未雨關係不錯,但本座覺得你不太夠資格。」

林昊依然不語。

唐婉笑著問道:「所以你來是想說?」

「我來是想通知你們,從今往後,她們跟你們再沒有任何關係,你們也最好不要再痴心妄想,否者本座會讓你們知道開罪本座的代價。」

又是一個凌雲聖子一樣想法的人物,自以為是的程度比之凌雲聖子猶有過之。

林昊也懶得跟他理論,問道:「你是八劫散仙,話說你能修鍊到如今這個地步不容易吧?」

八劫散仙,實力比之金仙有過之而無不及,而且戰鬥起來根本不需遮遮掩掩,說是修真界最強戰力絲毫不過分。

那人也沒多想,畢竟他不是一般人,以他的身份地位,被人認出很正常。

林昊說完,他大笑道:「既然知道本座乃是八劫散仙,那就更應該知道遵從本座的旨意。

記住,從今往後,她們與你二人不再有任何關係。」

其實完全不知道他圖什麼。

林昊搖了搖頭:「你本該有大好的前程,你本該在仙界擁有一個極高的起點,可惜了。」

聲音十分平靜,卻莫名有股蠱惑人心的力量。

原本那八劫散仙有些被激怒了,想要懲戒一翻,讓林昊知道厲害,讓林昊知道為什麼要尊重強者。

只是還沒等他發怒,突然他瞪大雙眼,一縷恐懼浮上心頭。

心魔!

此刻面前坐著的明明是個人,在他眼裡,卻成了無比猙獰可怖的心魔。

有些東西不是不看就不存在的,心魔就是如此。

儘管他已經及時收回目光,恪守本心,全力對抗,等醒悟過來,依然冷汗津津,面色蒼白。

感受到道基已經鬆動,第九次的天劫已然不遠,他呲牙欲裂。

「魔道妖人,你敢毀本座道基?」

毀人前程,猶如殺人父母。

準確的說,很多修士可以放棄親情,卻舍不下前程,是以毀人前程之仇,往往還在殺人父母之上。

那八劫散仙歷經無數磨難才走到今天,原本他有一個十分光明的前程,原本用不了太久他就能在仙界直接從大羅金仙起步。

可就因為多看了兩眼,一切都懸了。

若是不能度過第九次散仙之劫,那麼八劫散仙跟一劫散仙也沒什麼區別,一樣會煙消雲散,徹底消失於天地之間。

退一萬步說,即便還能渡劫成功,道基受損的情況下,未來成就也必定有限,想要更進一步難上加難。

如此,焉能不恨,怎能不怒? 突然出現的狀況,使得現場的氣氛忽然凝固。

在場沒有普通人,隨便一個人都有著超強的實力與底蘊,更有著遠超尋常修士的眼力。

一開始也沒太注意,此刻仔細一看,皆發現那八劫散仙面色泛黑,有劫雲加身之兆。

可是,這不應該啊?

怎會如此?

這位乃是新晉的八劫散仙,剛剛渡過第八次散仙之劫不久,正因為此,他才得以以散仙的身份來到這中央正院。

按照常理,他的最後一次散仙之劫實在將近一千年以後。

一旦度過最後一次散仙之劫,屆時他將飛升仙界,直接成就大羅金仙之位,前途無量。

怎麼會這麼快?

人群大惑不解,紛紛色變。

再看那八劫散仙對面的林昊,頓時不由自主多了幾分忌憚。

雖然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可眼下的情形,顯然那八劫散仙身上的狀況與林昊脫不了干係。

如此一來,這人就有點可怕了。

能使得以為八劫散仙天劫無緣無故提前,此人或許不像表面看上去那麼簡單。

林昊也不在意這些人的看法,淡然道:「自取其辱,怪不得人。」

又抬頭看了看,道:「我若是你,現在就不會再留下來浪費時間,而是好好回去準備應劫了。

若準備足夠充分,你多少還有那麼一絲機會,否者,萬載苦修,毀於一旦。」

十分平靜。

或許在外人看來,此等行徑太過歹毒了些,可林昊心裡半點同情都沒有。

很簡單,辱人者,人恆辱之。

說到底這是此人自己找的,並非他有意針對。

那八劫散仙眼眶滴血,呲牙欲裂,慘笑道:「好狠毒的心思,本座不過一翻好意前來奉勸一句,閣下不聽也就罷了,為何要如此歹毒?

閣下能不動聲色激起本座心魔,使得本座道基消融,根基大損,天劫提前,此等手段,比之尋常魔道中人還要歹毒,說,閣下到底何人,來我乾元盛會究竟有何意圖?」

這下又成一翻好意了,還說別人歹毒,卻不知當時心高氣傲咄咄相逼的究竟何人。

尤其後面這話,儼然就是一頂大帽扣下來,咬定林昊是魔道中人,來此處別有居心。

偏偏結合此刻這八劫散仙身上出現的異狀,這些話不少人都信了,一時間人群看向林昊的目光森寒無比。

林昊也不在意,更加懶得解釋,淡笑道:「魔道中人便魔道中人吧,本帝林紫霄,來此……」

稍稍頓了頓,一杯酒下肚,「據說這裡美酒佳肴甚多,匯聚了幾乎整個修真界的精粹,本帝特來品鑒一翻,嗯,就是這樣,信不信在你們。」

是真沒把這些人當回事。

若他願意,此間九成以上的人會遭遇那八劫散仙一樣的解決,要麼天劫加身,要麼提前飛升。

而且,能做到哪一步,他並非一定要動用心魔之力,即便不動用心魔之力,他也有的是辦法。

也就這話,那八劫散仙直接忽略了後面,斷章取義怒道:「仙魔不兩立,邪魔外道,人人得而誅之。」

此言一出,氣氛瞬間變得熾烈起來。

凌雲聖子率先響應,高聲道:「沒錯,仙魔不兩立,邪魔外道,人人得而誅之。

林昊,難怪你死死抓住伊娜不放手,原來你竟是魔道中人。

身為魔道中人,你竟敢混入這裡,居心叵測,今日,你勢必難逃一死。」

修鍊界,道魔之爭是永恆的主題,修真界層面如此,仙界層面也不例外。

不過這一世走得太快,沒怎麼經歷這種事,是以要不是在這裡聽人說起,林昊還真有些忘了有這麼回事。

而對於凌雲聖子來說,林昊是不是魔道中人,其實不重要。

重要的是他看林昊不爽,他想殺林昊而後快,然後現在又正好有那麼一個理由,讓他可以發動群眾的力量來完成擊殺,是以他十分耿直的就跳了出來。

在他之後,當日在九重仙塔惡言相向的某些聖子聖女也跳了出來,紛紛表示要在此除魔衛道。

事情變成這個樣子,尹天瑤根本沒想到,意外之餘,她有點暗惱林昊不知輕重,也有些內疚。

歸根結底,雖然認為林昊自大,想要讓伊娜自由,其實她對林昊沒有惡意,她也把林昊當朋友。

所以這個時候她還是站了出來,澄清道:「這是誤會,我尹天瑤以自己的長生道途起誓,林昊他絕不是……」

長生道途起誓,這絕對是修真界乃至仙界最重的誓言。

可惜沒說完,林昊忽而起身,朗笑道:「一群土雞瓦狗,即便本帝真是魔道中人,你們又能奈我何?」

狂妄。

此言一出,尹天瑤差點沒嘔死,怒道:「林昊,你發什麼瘋?

你什麼時候成魔道中人了,我怎麼不知道?」

又道:「你就算不為自己想,可身邊的人呢,伊娜,江未雨,唐婉,你得為她們想想吧?」

話音剛落,唐婉就笑:「挺好啊,魔道中人,率性而為,嗯,我決定了,從今天開始,我就是魔道中人了,怎的,要殺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