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她還認為是高橋一輝只是一個普通人,來參與這次繼承人的競爭沒有任何意義,甚至連陪襯都算不上,現在卻徹底改觀。在她看來,以高橋一輝展示出的才能,雖然競爭依然沒有贏面,但至少不會輸得太難看。

「一輝少爺的洞察力和智慧,讓姬子欽佩。」

她再次躬身行禮,之前那一次是因為身份,這一次則是因為對高橋一輝的認同。

「哪有的事,姬子小姐過譽了。」

高橋一輝看得出,千島姬子對他的態度,確實發生了轉變。

「難道,是蒼騎家?」

一旁傳來古美門康平的聲音,他似乎已經調整好情緒,再次堅定了自己的看法:「肯定是他家沒錯了,他們早就對上原老師有想法了,只是一直沒有機會,這次你下山,正好被他們抓住了空檔!可惡,上山後一定要告訴麻衣小姐!」

「不,至少不會是蒼騎家。」

千島姬子搖了搖頭,否定了古美門的話,她依然盯著高橋一輝,輕聲道:「一輝少爺,本來這些是要上山之後才能讓你知道的,但你已經來到了這裡,又發生了這樣的事情,似乎對我和上原老師不是很信任。」

「抱歉一直瞞著你……」

千島姬子說著將輕柔的雙伸到頭頂的白色女僕發箍件,緩緩地摘下了發箍。

「倒也不是不信任,只是……」

高橋一輝本來正想解釋,卻隨著千島姬子雙手抬起之時,被驚得呆住了。

。 不過它的葉子已經有點發黃了,如果再繼續下去的話可能也會枯萎掉的。

庄塵將手指長短的植物,給收在隨身空間。

把它旁邊的幾株小薄荷也全部收回。

「實在是太感謝你了。」

庄塵的臉上有著一絲感激的神色,他伸出手揉了揉小奶狼的腦袋。

看著它害羞一般的,小跑的躲在了母親的懷下面。

庄塵跟它們進行了簡單的告別,便立馬提起步子離開了這裡。

此時的天色已經完全的亮了起來,遠處泛起了魚肚白,還飛著三三兩兩的變異飛禽。

火紅的太陽悄然的冒出了它的腦袋尖。

庄塵圍繞著山體,不斷的尋找著蒲公英的蹤跡。

他看著拔地而起的山壁,光禿禿的屹立在這裡。

天空上的變異禿鷲環繞著山體,兩眼放光的盯著庄塵移動的身軀。

它揮舞著最大的翅膀,製造出來的颶風揚起了巨大的灰塵,地上的碎石嘩嘩地滾動著。

庄塵輕皺著眉頭看著天上的那個禿鷲,他害怕萬一它製造出來的颶風。

在無形之中毀掉了山壁上的蒲公英。

「滾!」

庄塵低聲怒吼伴隨著他的雙手一揮,猛烈的力量向它碾壓了過去。

禿鷲的身體被迫不及防地從天上面墜落了下來,重重的在地上砸出了一個大坑。

「啾……啾……」

禿鷲惱羞成怒的聲音,刺耳的響起。

它掙扎著從地面站起了身子,揮舞著它兩米多寬的翅膀。

颶風一道道的向庄塵攻擊過來。

庄塵抬起他凜冽的眼眸,發現眼前的這一個禿鷲,身上是帶著風系異能的。

瞬間就看到他的身子消失在原地,只瞧見一道道模糊的殘影。

靈活地躲過它的每一道颶風,瞬間來到了它的眼前。

「砰!」

禿鷲瞪大了自己銅鈴般的瞳孔,反應迅速收攏了自己的翅膀。

阻擋在庄塵的身前。

庄塵的攻擊就像是打在了堅實的牆壁上一般。

只見禿鷲的翅膀微顫了幾分。

「你以為這樣就能夠攔得住我嗎?」

他的嘴角勾起了一抹邪魅的輕笑,悠悠的伸出手掌。

上面凝聚出了一團巨大的火球,放在他的羽毛之上。

看似平平無奇的火球,瞬間燃起了熊熊的大火。

禿鷲的翅膀被燒的焦臭,它猛的竄向了天空。

卻不料利用了這股風向,將身上的火勢加大。

它哀嚎的滾落在了地上,拚命的撞擊在地上想要撲滅這股火勢。

庄塵漫不經心的轉身離開這裡。

對於它的慘叫聲充耳不聞。

他現在的力量並沒有表面上看的那麼簡單,一時半會兒它也撲不滅的。

就算不能取掉它的性命,也能夠燒掉它半條命。

庄塵利用精神力控制著自己的身體,漂浮在半空中,細心的掃視山體的每一部分。

每一個縫隙都不放過。

「原來你這個小傢伙是在這裡。」

庄塵很快發現在山壁的半山腰處,發現了蒲公英的蹤跡。

它小小的苗從縫隙中,奮力向上生長著。

庄塵使用著自己的蠻力,把縫隙硬生生的給撬開。

掏出口袋裡面的匕首,輕而易舉的將它連根拔起。

「還好它並沒有生長在泥土之中,否則就會受到末世的污染。」

庄塵感覺到了一絲慶幸。

他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沒有做任何停留的向農莊跑了過去。

由於這兩個植物都還是小芽的狀態,所以不得不將它先種植在農莊裡面。

庄塵在得知車前子的生長環境,拿著倉庫的一根木棍,用匕首刮著木屑。

掂了掂手中的木屑,感覺數量差不多。

就去菜園子裡面找著一塊比較鬆軟的土地。

用小鐵鍬挖出一個小坑撒了木屑,還有粗砂在其中。

小心翼翼的把車前子,從隨身空間之中拿了出來梳理著它的根部。

細心的將它按在了泥土之中,用手將土地給壓死。

做完這些舉動之後,他用鐵鍬在旁邊刮著一條不深不淺的溝壑。

作為排水系統。

庄塵踏著步子走到另一塊地前,蹲下身子把這裡的野草通通拔乾淨。

用手指按了按土地的鬆軟程度,感覺差不多就把蒲公英挖個坑種植下去。

回到房間,拿出肥料撒在了蒲公英的周圍。

「這一次的病情就要靠你們了。」

庄塵揉搓著自己的雙手,把這一次的希望都壓在了它們的身上。

「庄大這是啥呀?」

岑鞏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睛走了過來,看著庄塵跑來跑去的模樣感到好奇。

「這個是蒲公英跟車前子,等它們達到了成熟的狀態。

你就立馬用你的複製異能,將它們大批量的製造出來。」

庄塵滿臉疲憊地走到他的身邊,拍了拍他的肩膀,將這個重任託付給他。

說完就往自己的房間走去,他簡單的洗漱了一下。

就重重的躺在了床上,閉著眼睛進入了睡眠之中。

直到烈日高照,曬得下面的菜苗都有些焉嗒嗒的。

這樣寂靜的氛圍,被一個焦急趕來的人打破。

「砰砰……」

庄塵迷迷糊糊的感覺到有人在敲自己的門,翻了個身沒有理會。

再次重敲與著急的呼喊聲,把庄塵從睡眠中拉了起來。

他穿起拖鞋木訥的走到門口,打開門看到岑鞏跟孔慈出現在這裡。

「怎麼了?」

「李教授把我們昨天挖出來的那具屍體給焚燒了,顧名思義是讓逝者安息。」

聽到她這樣說起,庄塵的睡意瞬間清醒了幾分。

「他越這樣做,我反而覺得他越有問題。」

話雖是這樣說,卻苦於沒有證據。

「現在的問題是我們現在就沒有標本,沒有辦法繼續研究出解藥來。」

「你先放寬心吧,我已經有了頭緒。」

庄塵用言語安撫著她,說完讓她先回去等著消息吧。

「庄大,昨天一天都沒有看到你。」

黃風屁顛屁顛的跑了過來,這神色看起來就像是受了委屈的小嬌妻一般。

「你來的正好,你去查一下為什麼最近那麼多勢力開始雇傭百姓建築房屋。」

黃風一聽庄塵給他安排了任務,立馬來了精神站直了身體。

微微頷首示意,轉過頭火速的去找著自己的隊友。

。之後一位姑娘就出現在他們的眼帘。來的是一位長相平平的姑娘,衣着樸素皮膚黝黑,十指和疊放在面前,但是佈滿老繭。

右手食指上甚至還帶着頂針,看樣子剛才在屋子裏做針線活還沒停下。

姑娘很有禮貌,上來就自報姓名並且行禮,晚晚與蕭瑾喻和玫玫趕緊回禮。

之後梅曉蝶坐下,老婦人倒是站起來了,微笑着解釋道,「你們聊吧。曉蝶的婚姻大事,她爹說了讓她自己做主。我這個當後娘的更不用在這說什麼了。」說着站起身,徑直出去了。

老……

《紅娘不好當》第149章家家有本難念的經 理智,是最大的武器。

比如現在,李肆就遇到了一個最理智的太上九階,這傢伙叫趙八山,但與趙家沒有關係,他是皇甫道德的手下。

這傢伙很淡定,就算有一段時間有些情緒變化,可最終還是冷靜下來。

現在,就盤膝坐在蘑菇大棚里,心如止水,安靜的不像話。

「主人,這個趙八山有點難纏,之前觀看野草圖時,全場最冷靜的就是他,後來主人解釋野草圖的時候,最淡定的還是他,再後來,主人要求有十個人赴死的時候,這傢伙的表情似乎很不屑,他似乎在那個時候就猜測出了主人的意圖。」

「這傢伙很聰明啊,但也真的低調。」李肆認真的想了想,趙八山大概算是皇甫道德的隱營里能排在第十九位的人物,連前十都沒進去,更不是皇甫道德的心腹,倘若不是在一天前成功進階太上九階,他都來不及參加這場蘑菇聚會。

「調取有關於他的全部數據。必要時去找趙玉衡來詢問。」李肆來了興趣。然後就坐在蘑菇大棚外靜靜的觀察著。

很神奇,真的很神奇。

此時其他的蘑菇大棚里,情緒的崩塌都在有條不紊的進行,除了神器組比較遲緩外,就這裡最安靜了。

時間不大,趙玉衡,趙金晟兩父子被帶過來了,因為趙青榭的關係,他們算是與李肆關係還不錯的,不過這一次,他們是沒資格加入蘑菇軍團。

畢竟趙玉衡目前才太上六階,趙金晟太上五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