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人,分成了四組,每一組決出三強;這十二強再進行兩兩對決,勝的一組角逐前六名次,敗的一組角逐后四個名次。

小組賽很簡單,輪空修為最高者,其餘四人兩兩對決,勝者跟輪空者一起晉級。

之後的兩兩對決淘汰賽的賽制,兩兄弟有一點點不一樣……

軒轅志提倡的是由決策團分組,盡量避免強強對決。

軒轅無命提倡的是抽籤決定,因為在他看來,運氣也是實力的體現。

眾人稍微碰了下,還是決定在這次兩兩對決的賽制中,先用軒轅志的賽制,待到下面的賽事,再用自我抽籤的方式。

如此一來,新的賽制也就出爐,在後來略作修改後,成為了日後很多年延續的獻技評比的賽制。

讓所有人都熱血沸騰的是,第一個小組中第一場比賽,就打出了屬於少年郎們的血性。

兩個男孩,一個名為亞斯,另外一個名為托雷。

兩人的修為都是覺醒四星,加上有一定的煉體基礎,實力相仿。如同兩頭小獸一樣的兩人在台上對戰了將近十分鐘,幾乎是拳拳到肉,甚至連牙齒都用上了,最終托雷在體能上略遜一籌,敗下了陣來。

我有億張召喚卷 而且這一戰還發生了一件讓所有人意外的事,那就是托雷在頹然下場后,接受到軒轅無命那鼓勵的目光時,突然進入了二次覺醒的狀態。

而覺醒成功的托雷,竟然達到了靈覺境七星,一下突破了三個星級,這讓托雷一下成為了焦點人物。

按照以往的賽制,托雷就已經被淘汰,沒有機會去角逐前十。

軒轅無命再次建議,加上一次挑戰賽,只要在比賽過程中,能夠挖掘潛力,自我突破的優秀子弟,都能成為挑戰者,進入挑戰賽環節。

而挑戰賽的具體規則,就是在角逐出前十之後,挑戰者可向前十中的任何一個發起挑戰,挑戰贏了,直接成為該名次的得主,而被挑戰者則會下降一個名次,如果次位有人,也跟著下降一個名次。

而前十的任何一個人本身也是挑戰者,每一個挑戰者只有一次挑戰的機會,也只有一次被挑戰的機會。

這樣一來,得出來的排名就越發的權威,絕對沒有人會不服氣了。 人活著是為了什麼?

這個問題,或許每一個人在一生之中都會問許多遍。

有人為了名,有人為了利,有人為了實現自我價值,而有人甚至為了他人而活……

不管是為了什麼,在這熙熙攘攘的世界中活著,存在感是很重要的。每一個人在為了各自或是偉大、或是平凡的目標而奮鬥的時候,或許在不知不覺中,也已經收穫了名利,實現了自我價值,甚至……能影響到他人。

前世輪迴,而且帶著兩世記憶的軒轅無命,其實也經常會問自己這個問題。

他是一個對名利還是比較淡薄的人,他比較自我,也比較珍視自己身邊的人或事,所以他應該是一個為了實現自我價值而活著的人。

當然,軒轅無命的骨子裡其實是有一股俠骨柔情的……

就如同上輩子的軒轅無命,自己是一個很底層的人物……身世凄楚,收入低下……但是他卻一直在努力幫助他人,做一個能讓他覺得自己有價值的好人。

這輩子,軒轅無命從有了自我意志以來,他的成長就帶著一些自我價值賦予的使命感。

比如說一開始為了三房在家族中的崛起,到後來為了朋友的仇恨抗爭,再到後來為了家族爭取生存空間,為學府爭取榮譽而奮鬥……

一直到現在,軒轅無命再次回到了自己家族……

軒轅無命一直就希望能讓家族儘快強大起來,不管是以什麼方式。居安思危,軒轅無命是一直有很大的危機感,他一直覺得生存是一件很困難的事,尤其是在這種弱肉強食的時代。

你不成長,迎接你的不僅僅是沒落,可能是死亡!

軒轅無命也一直希望,當他的能力能更加強大的時候,能幫上更多的人,至少比上輩子要幫上更多的人。

這次回家,軒轅無命很開心。

他開心的是,在他沒有空的時候,軒轅志和家族中的長輩們去做了這些他一直想做而沒空做的事。

在軒轅志的聚英計劃之中,許多平民家庭和奴隸都獲得了實質的好處。而軒轅家也在這個計劃中,迅速壯大。

連西門慶尚且樂見這個計劃的的未來,一下給出了那麼大一筆財富給軒轅家。對於這種計劃,軒轅無命自然是會不遺餘力地支持。

當軒轅無命將一滴一滴的精粹魂血送到這些少年的手中時,看到這些少年那激動和充滿幹勁的雙眼,軒轅無命似乎又找到了他最初的赤子之心。

獻技評比一直持續到了晚上,才終於角逐出了最後的前十。

「謝謝無命大哥!」

獲得了第三名的托雷,在接過手中的六品精粹魂血時,說了一句跟其他的子弟一樣的話,但是他的心情真的不一樣。

如果不是軒轅無命二次更改賽制,他是根本不可能成為第三名。

軒轅無命輕笑著撓了下托雷那棕色的捲髮:「繼續加油吧,你們的人生才剛剛開始!」

第二名和第一名都是內族子弟。

這是軒轅無命也很高興的事,畢竟他們的名次可是實打實贏來了,沒有任何內幕和貓膩。

第二名的是原來軒轅世家旁系家族濮陽家一個少年,名為濮陽陽。

這個濮陽陽是炎屬性極元靈根,覺醒七星,二次覺醒達到八星,而且擁有非常不錯的天賦武靈技「灼炎」,這種天賦武靈技能讓他的炎系武靈技都擁有加強級的灼燒狀態。

濮陽陽其實擁有問鼎的實力,只不過他的運氣稍微差了那麼一點點,所以獲得了第二名。

這次獻技評比的第一名,才是真正的嫡系,軒轅無命的堂侄兒,是軒轅伯雄的親曾孫女,名為軒轅輕舞。

軒轅輕舞的父親,是軒轅承祖的長子軒轅青。

軒轅輕舞的天賦非常不錯,擁有天冰聚元靈根的她,竟然能夠六星覺醒,而且在獻技評比之前已經完成了二次覺醒,直接達到了九星,而且擁有天賦武靈技。

這樣的天賦,絕對當得起萬里挑一。

因為軒轅輕舞的天賦武靈技屬於身法類,而且她為了這次獻技評比專門修鍊了三種克制濮陽陽的冰系武靈技。

兩人打過兩場,軒轅輕舞都贏了。

軒轅輕舞的第一名,是當之無愧的。

而且軒轅輕舞還是個很漂亮的女孩,長大了一定會是個大美女。

軒轅無命將那一滴四品精粹魂血送給她的時候,眼中有更濃烈的期許:「還記得你爺爺的樣子么?」

軒轅輕舞重重點頭:「記得……不用太爺爺他們的神念影像,我也記得,他很愛我……很愛我們大家。」

軒轅無命正容道:「是啊,他很愛我們,為了保護她的家人,他付出了他寶貴的生命。但在你身上,我看到了家族希望的傳承。」

軒轅輕舞眼中卻滿是崇拜之色:「小叔你才是我們家最大的希望呢,太爺爺和我爹他們都以你為豪呢。」

「他們也會以你為豪的!」軒轅無命輕笑。

「是的!」軒轅伯雄長身而起,那剛毅的面容在火光中閃著堅定的光芒,只聽他朗聲道:「我以你們每一個為豪!進入前十獲得獎勵的,要戒驕戒躁,而沒有獲得獎勵的,也無需擔心……」

「除了年關獻技評比,以後還會經常有各種賽事,只要大家能像托雷一樣,敗而不餒,努力挖掘自己的潛能,終會獲得屬於你們的獎勵。」

「在你們的身上,我看到了荊棘谷無限光明的未來。有你們的存在,荊棘谷的希望之火會不斷傳承下去,永遠不會讓它熄滅!」

軒轅伯雄的話語,引起了無數人的共鳴。

「希望之火,永不熄滅!」

有人開始吶喊著這個口號,然後引起越來越多人一起吶喊。

「那麼……」

軒轅伯雄環視了眾人一眼:「孩子們,狂歡吧!今夜,盡情地狂歡吧!」

這是個不眠之夜。

對於每一個見證了這個夜晚的人來說,也是個很難忘記的年關之夜。

在提醒獲得精粹魂血的眾子弟明日一起為他們血煉護航后,軒轅無命回到了眾長者所高坐的主席台上,發現聖禹一直笑口未消,似乎被軒轅儲和軒轅叔雄他們陪得挺好。

「聖禹大人,開心了?」

聞到一股子衝天的酒味,軒轅無命笑看了過去。

「不錯,你們人類別的東西都沒什麼好的,但是這酒很香,這食物很美味!」聖禹大笑著。

軒轅無命忍不住翻了翻白眼:「除了酒菜合你胃口外,我們家族這些小子們的拼搏就沒讓您老高看一眼?」

「他們都太弱了……我龍族的新生龍都比他們強!」聖禹連連搖頭。

軒轅無命瞪眼道:「聖禹大人,您能不拿我們人類跟你們龍族這方面做比較么?」

「這不是你說起這個話題的么?」聖禹怪笑。

「得,我這是自取其辱呢。」軒轅無命沒好氣地揮了揮手。

而這個時候,令狐珂兒突然開口道:「聖禹大人,既然你嫌他們都太弱了,你今日恰逢其會,就不表示表示?」

軒轅無命眼睛大亮:「對啊,聖禹大人,你可是堂堂龍王,怎能不好好表示一下?」

「表示一下?」聖禹微愕,隨即反應過來:「臭小子,你這是把主意打到我身上來了?」

軒轅無命哈哈大笑:「聖禹大人,你隨便表示一下,對他們可都會受用無窮啊。」

眾人也都期待地看向聖禹,正如軒轅無命所說,聖禹隨便表示一下,恐怕都是非凡的存在吧?至少,他的表示不能比軒轅無命小家子氣啊。

聖禹微微皺眉:「可我能給他們什麼呢?我身上的東西他們現在也都用不上啊……難道我現在給他們一人一枚乾元化神丹?」

軒轅無命都嚇了一跳,這可不是幫那些小傢伙們,這會害了他們的。

匹夫無罪懷璧其罪的道理,可不是蓋的。

「這玩意我也沒多少啊!」好在聖禹也沒有這個打算:「要不然無命,你說我該怎麼表示?」

跟軒轅志對視了一眼,看到軒轅志比了一個細水長流的手勢,軒轅無命心頭一動:「要不然聖禹大人能給我們一點真龍魂血?」

「真龍魂血?」聖禹表情微沉:「你這臭小子,把真龍魂血當成什麼了?可以量產的東西么?」

軒轅無命連連擺手:「當然不是,我可知道除非成為神祇,否則每一頭龍一生也只能獻祭出一滴真龍魂血。我知道這個東西極其珍貴,所以也不是讓聖禹大人現在就給,可以等以後這些小傢伙們要是成長到您看得上的高度,或者日後有哪些天才弟子你們能看上眼,再賜予其中部分人……」

被聖禹那嚴肅的目光盯著,軒轅無命尷尬地撓了下腦袋:「我的意思你應該明白,你也知道高品級的血煉對人類武者實力成長的重要性,你就看著辦吧!反正,我們荊棘谷可以跟龍族修成永世之好,他日龍族但凡有用得到我們的時候,隨時吩咐,只要不涉及到種族道義方面的事,萬死不辭。」

軒轅無命這個時候,是有點撒潑耍賴的樣子了。

聖禹沒好氣地說道:「這荊棘谷……你們軒轅家的實力這麼弱,怎麼跟我族談合作?」

「聖禹大人,你可莫欺少年窮!」軒轅無命眸光閃亮:「六年前,你不也曾用這種目光看過我?」 一句莫欺少年窮,讓聖禹頓時啞然,而且覺得老臉有些發熱。

的確,他第一次見到軒轅無命的時候,完全就如同今天看這些小人兒一樣的目光。

要不是軒轅無命救了煚五,又給煚五的母親築墓豎碑,他都不會正眼看軒轅無命,或者會直接一個屁就給崩死了。

即便是那樣,他還是依然對軒轅無命不屑一顧,只打算給點好處打發了就是,所以煚五在說要跟軒轅無命在一起時,他會那樣的勃然。

甚至後面要求血煉,他也是一副壓根不認為軒轅無命能成功的樣子。

不過後來,軒轅無命卻一步一步地證明堂堂翼龍族族王是有看走眼的時候。

「你是一個異數!」聖禹深吸了口氣,深深看著軒轅無命:「但不表示這裡的小傢伙們都能像你一般。」

軒轅無命淺笑:「所以……我讓聖禹大人用眼睛看著嘛,就當您老漫長歲月中的調劑品,看看從這荊棘谷中,能走出多少像我,多少能夠入您法眼之人。如果有,你能否給他們一些機會呢?」

軒轅伯雄等人緊緊地盯著聖禹,大氣都不敢喘。

他們都無比期待聖禹肯定的回答,因為他們知道,一旦聖禹答應下來,那以軒轅家為主體的荊棘谷將真的距離聖地很近了。

畢竟能跟一個龍谷保持著一種共進退的合作關係,那是非常恐怖的。

至少,現在七大宗門沒有一個宗門能擁有如此底蘊。

「有些事,我不能輕易地答應你,畢竟我是代表整個龍谷。」聖禹正容道:「這次你與我同去龍谷,助煚五完成祖龍禮考驗,我會將此事提到祖龍長老團中,能否成就看長老團之意。不過在此,我可以給你一些基本的許諾。」

軒轅無命眸光大亮:「聖禹大人,請說。」

「真龍魂血不是那麼好拿的,但是亞龍魂血我可以答應每十年給你們荊棘谷供應一批。」聖禹說道。

「亞龍魂血?」軒轅無命心頭微動,他自然知道什麼是亞龍,像煚五的母親那就是亞龍,那是擁有龍族血脈的其他高階妖獸。

「可別小看亞龍魂血,能被評價為亞龍,按照你們人類的標準,都是三品以上的妖獸。」聖禹正容道。

眾人嘩然,三品以上的妖獸的魂血,那就都是三品以上的魂血。

三品以上的魂血,就有「神血」之稱了,當然這種神血只是一種稱謂,跟神魂之血有天壤之別。

軒轅無命朗笑道:「我就知道聖禹大人不會小家子氣,那就多謝聖禹大人了。」

「不用謝,這些亞龍魂血我也沒有帶在身邊,回頭你跟我去了龍谷,就可以將它們帶回來了。」

軒轅無命連連點頭:「好的……那就這麼說定了,現在……聖禹大人請吃好喝好,酒肉管夠!」

「你這小子,敢情我要是不答應給你點好處,我這酒肉都沒得吃了是吧?」聖禹沒好氣地瞪了軒轅無命一眼。

眾人哄然大笑,氣氛越發得熱烈。

能不熱烈么?

軒轅伯雄等人都不是白痴,用屁股也能想到,所謂的一批亞龍魂血就不是簡單的幾滴,少說也得是幾十滴。

每十年幾十滴亞龍魂血,這可是逍遙聖堂這種頂級宗門也不敢想的啊。

而且這還是最低級的許諾。

一旦軒轅無命去龍谷,能夠說服祖龍長老團,讓荊棘谷跟龍谷真的達成聯盟合作,那荊棘谷以後就大發了。

每一個天才子弟,在適合的時候都能完成高品級的血煉,那每一個都將會是同階的頂級天才,每一個的戰力都能抵擋同階數人……

隨便憧憬一下,都能想象到那個時候荊棘谷會成為一個何等傳奇的存在。

看著熱鬧的場面,心頭暖暖的軒轅無命,卻在思量另外一個問題,那就是荊棘谷這個地方終歸太過普通,雖然山清水秀,環境宜人,但是想要發展成為聖地,卻遠不夠格。

這荊棘谷一沒資源,二沒地理優勢,而且所處位置又很尷尬,只能作為初期培養新人的一個基地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