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不是什麼大善人,非要跑著四處懲惡揚善,但這種事情讓他碰到,順手解決便是。

還是小飛說起正事,說那邊等候多時,他才想起過來的。

路上碰到石鋒和陌上他們,簡單說過之後,千星讓陌上留下,石鋒跟著過來。

這種事情他沒處理過,問問石鋒也好。

來到特種小組,這是一個軍事基地,一群人翹首以待,已經等候多時,都站的筆挺,就連一些大腹便便的官員也是一樣。

「特使。」看到千星走來,一個個陪著笑臉。

總指揮本來也笑呵呵的過來,看到千星身後的石鋒,笑臉直接僵住,心中震撼,眼皮都在顫抖。

作為特種部門總指揮,他還是見過一些場面的,千星身邊跟著的百里雲飛就不說了,這個年輕的不像話的少年一樣是特使,上次他們打過交道。

他不知道千星和百里雲飛太多事情,特使身份也足夠分量。

而千星身後的石鋒就不同了,他曾經在別的城市突發事件中,遠遠見過石鋒一次,此人身份更高,實力更強,那些特使都喊其長老,老師。

此人出手威勢毀天滅地,給他留下極深的異象,簡直非人存在,絕對是極高的地位。

現在他看到這麼一個人,恭敬的跟在千星後面,他的世界觀都快崩塌了。

他看得出來,這是發自內心的恭敬,那麼這個年輕人的實力地位還更高?那能是什麼?不及境界,一些機密他無法知曉,猜測不到。

但只看出這一點,就讓他心底驚濤駭浪,難怪看那個視頻,雖然短暫,都覺得太離譜,火箭彈都能一腳踢飛。

這根本不是普通特使,這麼厲害的長老都只能跟著,這又得是什麼存在,什麼級別的。

他再一次覺得事情鬧大了,太大了,根本無法收場。

從某些方面說,這是他們特種部門的過失,一旦發生這類情況,他們特種部門可是有權掌控一切的,之前竟然錯漏,主要也是那些都是自己人。

總指揮心中驚顫,不是害怕什麼,他也是見過生死的軍人,正是因為這樣,知曉的多,他很尊重這些在暗處征戰外敵的玄盟強者。

只是此人太神秘,他心中沒底,相比之前的百里雲飛,有著正直坦率,最多倔強些,千星他看不透。

這種強者讓人心中太沒譜,總指揮默默跟在後面,只希望一切都好吧。

千星雲淡風輕,沒有笑臉回應,也沒有生人勿進,隨步走入,直接坐在主位,這也是他當仁不讓的位置。

小飛和他同級,他當弟弟一樣,這小子也不會在乎這些。

一群人在下面,靜謐的氣氛有些尷尬,也都不敢多說。

那個副廳長被帶來,看到主位上淡漠的千星,他眼神一顫,接著哭喊起來,「這位……」他發現根本不知怎麼稱呼,大呼冤枉,「誤會,誤會……我只是在搜查可疑人員,這兩天這邊很亂,我們一直都在搜查,不敢鬆懈馬虎,還以為……」

「是嗎,你不是說等我多時,你知道我?」千星隨口說道。

「不,不是,我是說等那些兇徒,弄錯了。」副廳長哭喪著臉,聲情並茂。

千星沒有理會,只是隨意翻著桌上的資料,都是玄盟情報部門第一時間搜查出來的此人罪證,大小罪惡事情太多,罄竹難書,甚至之前華天集團彎刀盟等的事情都和此人有關,他們是一丘之貉。

「真是事情太多,差點錯過了漏網之魚。」千星自語道。

「石鋒,這種事一般怎麼處理?」千星轉頭。

「一般查出罪證,交給上面就好,有專門的程序。」石鋒說道,「他也可以申辯……還有……」

「有些麻煩。」千星皺眉,「對了,忽然想起我好像可以先斬後奏吧?」

「當然可以。」石鋒笑道,「別說大人你了,我都有權利。」這次的事情他也憋著怒氣呢。越是忠厚戰士,往往最討厭的也是這種蛀蟲。

「呵呵,知道了。」

總指揮葉鎮幾人暗嘆,市長等一些官員紛紛變色。

「特使,這個,老午怎麼說也是副廳長,沒有功勞也有……」

千星沒有回應,起身走出。

「這……」

「你……不……你不能……你是誰,憑什麼……」副廳長慌了,沒聽錯?要殺他……他什麼都不知道,但什麼人有資格先斬後奏,這個世界簡直瘋了,而看幾個最高層的竟然默認,好像這個年輕人真有權利?

「不……別過來……我,我交代……我是受人逼迫的,司徒家你知道嗎,他們在首都都有人,他們要我找你麻煩,最好弄死你……不關我的事啊,我是被逼的。」副廳長哭喊道,語無倫次,千星還沒走過去,他腿軟竟然直接被嚇的尿褲子,千星的淡漠讓他驚懼。

本來他還是有底氣的,司徒家很強,他不知道具體多強,不知修者世界,但明面上凡俗實力就讓他仰望,他覺得再不濟,他上面也有人,司徒家足以幫他擺平。

剛剛那一刻,他忽然想起,這個人不是小角色,是司徒家的對手啊,那是他可以抗衡的嗎?他心中大罵,該死的司徒家,這次是把他坑死了。

他更不知道,司徒家已經完了。

「公安廳副廳長啊,你怎麼坐上去的。」千星搖頭,看過罪證,簡直人渣一個。

千星隔空揮拳,看都沒看,徑直離去。

那邊的哭喊戛然而止,副廳長驚恐,竟然真的敢當場殺他,接著他的屍體都在扭曲,虛空也在扭曲,然後直接化作飛灰,收屍都不用了。

市長等一些老頭還想求情,全都嚇得後退,噤若寒蟬,愣愣地看著,然後都看向特種部門的人,總指揮也是無奈搖頭。

千星已經走了,三人一起離去。

「星哥,我們是有特權,但我們玄盟和政府也是分開的,我們在外,一般不攙和凡俗事情。」百里雲飛走出來后,還是提醒。

從某些方面說,玄盟的特權,也是征戰流血該有的。而玄盟前輩正派,都不怎麼干涉這些,也不擅長,各有各的使命。

「我知道,一般嘛,這是特殊。」千星說道,「總覺得不爽,那些敵人都能斬殺,這些人有的比敵人還可恨,還浪費人力物力,浪費糧食去審判查證,總感覺太麻煩。」

「這樣多好,都省了。」

「星哥,你這……」

「好了,下次我注意,主要是看那傢伙案底太多,忍不住。」千星說道。

「我覺得星主沒錯,有些事情就是很簡單,不知道幹嘛非要弄得那麼複雜。」石鋒說道。

千星感嘆,他也見識了玄盟的情報手段,這次外出就得到很多幫助,情報在戰鬥中可是最珍貴的。

他之前是鬼槍,也是不夠格,不入超凡眼界,超凡有超凡的事。玄盟沒有真正全力去查,超凡出動等等,不然肯定也能查出些端倪。修行高手,異能手段,覺醒天賦,五花八門,擅長什麼的都有,去查凡俗往往更容易。

神医嫡女 ****** 後面一群人沉默,表現不一。

一些心有鬼胎的人膽寒,嚇得臉色發白,這太狠了,他們有的也做過不少見不得人的事,如今世道不比之前,這種人更多,還好這次沒有參與為難千星。

總指揮和葉鎮他們更多是震撼,這得是什麼威勢,隨意一擊都把空間打的扭曲,把人轟成飛灰,這個特使強的沒邊,難怪導彈都傷不到。

還有一些人靜默之後,十分憤怒,這多是一些老人,「無法無天,無法無天,光天化日之下,竟敢……我要上報,上訪,還沒有王法了嗎?」

幾個老者氣的顫抖,他們知曉特使權力大,但這種事情還從未遇到過,當然也是他們根本沒怎麼經歷過特殊的事。

很多時候還是眼界不夠,超凡一般是不參與凡俗,凡俗更是不了解超凡世界,他們都不知道辛密。

總指揮無奈勸說,作為特殊部門,他們還是知曉利害的,不過沒什麼用,一些學術級的老人,根本說不通。

這些老人知曉那副廳長的罪證之後,也是十分憤怒,但千星當場殺人,他們更無法接受,凡事都要講法,這算什麼。

接下來就是一群老人,甚至一些心懷鬼胎的傢伙害怕,也加入進去,一副受了委屈,群情激奮的樣子,也以為法不責眾。一起聯名上訪,舉報控訴千星的種種『惡行』,希望上面嚴懲。

結果就是沒有什麼回應,最高星宿,誰去嚴懲,只有一半以上的星宿一起聯名。

一群什麼都不知道的,世界天天在變,處在滅亡的危機中,還在這裡添亂。

之後更多蛀蟲的罪行全部送到,那些心懷鬼胎的無一倖免,千星知曉后,全部處理,當殺的殺,該驅逐的驅逐。

一些老頑固,也接連的被罷免。

既然要做,就做個徹底,千星果斷的很。讓玄盟派精英過來,他的虛宿一脈,外門的影組等等都是人才濟濟,擅長什麼的都有,陳老他們把關,送來一批精英,忠勇之人,補充空缺,不但有頭腦,還有實力。

幾天之內,南州徹底大清理,原本的腐朽在改變,還一片晴天,年輕朝氣,欣欣向榮。

不論是作為星宿,還是強大的自身實力,千星都能夠知曉,感應到變化,世界在變,變得很快,危機感很重,估計會越來越混亂,慢慢無法掌控。

在這樣的關頭,還留著一群蛀蟲,禍國殃民嗎?南州地域是他鎮守的一方,若哪天真的世界大亂,危機降臨,他就是這裡的最強者,也是所有人的希望。

在他的地方,他不容許這些蛀蟲,什麼都不做,偏偏享受著人上人的權利,還坑害人,他沒直接全殺就不錯了。

這些蛀蟲可惡,有些老頑固什麼都不知,也是扯後腿,千星一樣不喜歡,快刀斬亂麻。

他自問很多都會,但和一些擅長耍手段陰謀政治扯皮等等的老傢伙相比,還是遠不夠,他不擅長這些,小鬼難纏。

既然不行,也沒時間,乾脆一力降十會。你想法再多,我直接不給你任何機會。

政府是管理,玄盟是震懾力量,雖有權利,但一般也是不參與的,兩者算是分開。玄盟確實很公正,幾位老前輩很值得尊敬。

但既然有權利,那就可以施行,千星用了。

他可以征戰,可以做事,可以沒人幫忙,也未必幫得上,他不需要,但最煩還被人扯後腿。百里雲飛認真,大師兄有道憨實,都有自己做事方法,他也有,有著心中準則底線。

哪怕不入玄盟,一些事他也會做,願意征戰外敵,尤其是有些惡魔視他們是螻蟻,隨意都想滅城屠鎮,如之前的那個控魂魔莫巴。

入了玄盟,心中感恩,他依然會有自己原則。

南州市政各界遭遇大清洗,一片混亂,但在年輕精英的處理下,很快又穩定,朝氣蓬勃。

原本的一些蛀蟲懵了,早知道就不跟著瞎參與,還有一些老頑固氣的吐血,他們看不慣,正當上訪,竟然反被罷免,但也只能如此,沒人理會他們的訴求,隨著世界變化,只能他們自己看明白。 清妾 這些老頑固說不通的,把自己的安危,乃至南州一方的安危交給這些老頑固的手中,這些人保證什麼的,和他們扯皮,千星可不會,沒時間。

葉鎮他們作為特殊作戰部門,這幾天一直在感嘆,理性上他們是有所認同的,但這樣好似又太沒規則。他們屬於接觸到,但又不完全了解超凡世界辛密的一群人。

隨著時間過去,他們反而放心了,局面很快穩住,而且變得更好,作為戰士,這是他們最希望看到的,在外征戰,誰都希望後方無憂。

世界在變,各方高手都在變多,各處也變得混亂,事情很多,情況嚴峻,不可預料的因素比以往多出很多,各地都一樣,已經快要超過他們應付的範疇,力不從心,玄盟的人也是各處走動,忙碌的很,有的進步,有的也戰死。

隨處都可能出現精英級高手甚至更強,這已經讓他們較難應付,別的地方特殊部門經常都損失很大,他們很有壓力。

如今各部門都來了玄盟精英,這類人除了本身擅長管理,也有實力,超凡都有幾個,足以保一方正常,讓南州更安穩,他們為南州人民慶幸。

但這給一些人的感覺卻是千星不爽上訪,全部給收拾了,太霸道。

這件事情,玄盟深處星殿也是頗有微詞,有人無奈,有人支持,也有不少人反對,千星這種做法霸道。

一個個議論著,這才出去多久,鬧得事太多,也有人支持,覺得就當如此,他們不想插手這些破事,但也不能被束縛了手腳。還好千星夠強,若是回來的時候重傷,意外被這些蛀蟲滅了,那才是丟人丟到外星去了。

總之千星的事情頗有爭議。

「小飛也過去了,別被帶壞了……」

「什麼帶壞,我覺得應該學學。」還是各有說法。

千星殺了兩個魔神,還是臭名昭著十分難殺的魔神,這絕對是大功,這類魔神之前一年都未必能殺一個,千星剛出去都滅了倆。

但還有別的事情,又有人覺得殺機重,這是主要的爭議。

相比小飛,千星沒有那麼好說話,這讓一些人都難接受了,千星太年輕,打心裡一些老人還是覺得小輩。

對此千星懶得關注,他可以做事,也不可欺,惹怒他,誰的面子也沒用。

他沒有別的意思,事情太多,隨意交代一下,若不是一方星宿,他都沒興趣管這些。既要無憂,這是最好最快的辦法,雖然有些霸道,不近人情,卻最有效。

至於別人看法,與他何干?若是哪天危機降臨,或許很多人都會感激他,羨慕他們這邊。

****** 井木犴不止一次來了訊息,多是詢問勸說,也讓他多努力積蓄才是首要。副洞主亢金龍來訊息多是支持他,讚賞他的功勞,也讓他注意魔神的報復,多加小心,他們那邊一樣會注意,魔神的報復是一貫做派。

還有鬼金羊等一些老星宿有問候,有勸說,有鼓勵,有讚賞,也有責問……

千星淡然,每個星宿都有行事方法,他不干預,別人也影響不了他,都是同級,他鎮守一方就是。

這些是凡俗事情,千星很快解決,交給石鋒處理,之後都沒再過問。

這次收穫很大,首先是戰鬥收穫,很多靈感觸發,驗證,神通都精進很多,他沒有閑著,實力才是根本。

除了自身收穫,還有龐大的資源收穫,一些修行勢力,多年的積蓄可是無比豐厚的,本來他都難以拿走,太多了,還好他有納芥。

他深深感受到納芥的方便和珍貴,這次出去殺了那麼多地方,那麼多高手,竟然都沒有這等寶物,包括兩個外星惡魔都沒有。

這龐大的資源搬回來,他根本用不完。

他把很多都交給了講義氣和滾犢子他們,義氣盟這次出了很大的力,幫他處理很多宵小。江憶起選出的一些年輕人都不錯,但也有人戰死。

千星心中有愧,其實他沒有幫太多,給的資源也有限,最多算是幫江憶起兩個,其餘人都沒幫什麼。

義氣盟的實力也還是低了。

這些他都看到,心中很感激,來到義氣盟,看到一個個年輕人崇拜的眼神,他決定了。

把大半的資源都留給了江憶起,這次好好培養。

這絕對是天大賜予,江憶起看到都懵掉,滾犢子更是在如山的資源上打滾,這次它不搶了,好像都吃不完。

滾犢子還有一些妖獸的內丹可以用,這貨一直都在歪著嘴笑,一隻狗笑容太詭異。

要知道千星可是順了很多勢力的寶庫,葯園等等,雖然遠沒有到搜刮一空的地步,也是極多,一些大勢力下面都是很多人的,這些都是支撐很多人修行的。如今他拿著,大量的發下去,這已經比玄盟的中高等待遇都還好。

千星看在眼中,不乏熱血年輕人,這是應得的,讓大家都好好修鍊。

除此之外,他還傳授了一些簡單的武學,雲樓四層五層的他可以傳授,當然選的都是信得過的。

他也去了葉鎮那裡,一樣賜予很多資源,葉鎮他們都是忠誠戰士,值得培養,也確實有些實力不夠,跟不上如今世界變化的節奏。

世界太大,資源又沒那麼多,國家不可能做到大量培養。一旦沾邊修行的資源,都極其珍貴。

葉鎮他們那裡一樣有著不錯的年輕人,一直守護著一方,這次同樣有人戰死。

對此一群特戰小組年輕人都很激動,他們原本多是凡俗中兵王級的,哪個不想追求更強力量。

千星一樣傳授些功法,不過他們不同,他們也擅長熱武器,有的配合起來,也很強大,相對來說,江憶起那邊選出來的年輕些,根骨還稚嫩沒有定型,可更好選擇方向。

也算各有優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