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不記得李峯什麼時候變得這麼矯情,在他的印象中,李峯從來都是直來直去的,有什麼說什麼,今天是怎麼了。

看着李峯欲言又止的樣子,王小鬧就覺得好笑。

“你,不覺得,你身邊的女人太多了嗎,這不是一件好事。”李峯沉吟了很久,看向王小鬧。

“唉,我還以爲什麼事呢,原來是這個啊。”聽到李峯說完,王小鬧笑了笑,滿不在乎的說道。

“你有多久沒有看到上官晴晴了。”

“額,好像有些日子了。她最近工作特別忙,所以一直沒有見面。”王小鬧想了一下,隨後說道。

李峯沒有再說話,低下頭,握着手中的茶杯,左右搖晃着,不知在思考些什麼。

掙扎了許久,從口袋裏拿出手機,翻弄了幾下,遞給了王小鬧。

“你自己看看吧。”隨後,繼續低頭看着茶杯。

王小鬧疑惑的接過手機,猜想李峯在打什麼主意。

只是,當他看到手機中的照片的時候,便沒有了剛剛的淡定。

這,這是。

猛地擡起頭,看向李峯,卻發現李峯已經盯他看了很久。

“這是,我前些天出去辦事的時候,路過看到的,所以拍了下來。”李峯淡淡的說道。

“呵呵!”

靠在座椅上,仰頭看着棚頂刺眼的燈光。

直至眼花繚亂,眼淚直流。

“小鬧,你現在的心,已經飄遠了,已經沒有了當初的幹勁了,如果這樣,你是不會打敗他的。”李峯給王小鬧倒了一杯清茶,提醒道。

“或許吧,我該收收心了,該走的都走了,該散的也都散了。”許久,王小鬧長嘆口氣,哀傷的看向窗外。

漫漫長夜,大街上依舊還有不少的人羣。

他們都是在這裏賣命奮鬥的人,爲了生活,被逼無奈,做了一些自己不願去做的事情。

親情,友情,愛情,不過是人生的陪伴而已。

到頭來,自己依舊還是自己。

送走李峯,王小鬧沒有開車,已經醒酒的他,漫步走於大街上。

秋風吹過。

好涼。

不知不覺的,走過了無數個紅綠燈。

遠處,一家三口在那裏嬉鬧着。

路過的王小鬧竟然忘卻了走路,站在那裏,靜靜的看着。

在多年之後,我是否也會向他們現在一樣,和自己最愛的妻子一起牽着孩子的手,漫步在大街小巷。

嘀嘀嘀。

刺耳的喇叭聲,擾亂了王小鬧的幻想。

原來,他在不知不覺中竟然站在了馬路中間。

噔噔噔噔噔噔。

小古董還在賣力的吶喊着。

是一個陌生的號碼。

“喂,你好,哪位?”王小鬧坐在馬路牙子上,禮貌的接起電話。

“是我。”

一個讓王小鬧做夢都沒有想到的人,竟然會給他打電話。

“怎麼是你?”王小鬧驚訝的說道。

“小雪讓我轉告你,她現在很好,希望你能幸福。”韓小熙說道。

“嗯,然後呢?”王小鬧平淡的說道。

撿起地上的石子,用力扔向遠方。

微風吹過,銀杏樹葉紛紛落下,漂落在王小鬧身上。

“你就不想知道,她現在到底過得怎麼樣嗎?”韓小熙說道。

“呵呵,已經不重要了。”王小鬧淡淡的說道。

無所謂的話語,讓他自己都感覺那麼陌生。

“鬧鬧,你真狠心。”電話那邊,韓小熙憤怒的說着。

“也許吧。”王小鬧嘆道。

都沒有在說話,僅有的只是兩人的呼吸聲。

“鬧鬧。”就在王小鬧想要掛斷電話的時候,韓小熙輕柔的說道。

輕柔的讓王小鬧有些害怕,有些陌生,他不敢相信,這句話是從韓小熙嘴裏說出來的。

冷公主的霸道帥惡少 在他的認知裏,韓小熙就是個敗家女,一無是處的臭女人。

她竟然能說出這麼溫柔的話。

“鬧鬧,我們明天上海見。”說完,不等王小鬧說話,便切斷電話。

嗯?明天上海見?什麼意思?她知道我去上海嗎?

一堆的疑惑,瀰漫在王小鬧腦海中。

再次看向一家三口,已消失了蹤影。

不免有些小失落。

走進一家快捷酒店,迷迷糊糊的睡下。

呵呵,大千世界,我竟然連一個像樣的家都沒有。

這一覺,王小鬧睡的很安心,很舒服。

又是一個人了,也好,就這樣吧。

早早起來,從牀上騰飛,舉起大拳頭,神經質的吶喊着。

“奮鬥。”

飛般的趕到火車站。

差點又沒趕上火車。

這是,王小鬧第一次出東三省。

儘管他現在不缺錢,但他依舊穿着寒磣。

當他下火車的時候,感覺和這個城市是那樣的格格不入。

繁華的都市,連打個車都這麼貴。

看着計價器飛般的跳着,王小鬧心裏在流血。

那都是錢啊。

“額,師傅,那個最高的塔叫啥啊?”坐在後座的王小鬧,好奇的指着遠處的建築物問道。

“東方明珠。”司機大叔笑呵呵的說道。

“哦,原來那就是東方明珠啊。”王小鬧直勾勾的看着。

“那個呢,那個呢。”王小鬧繼續指着另一個高建築問道。

“華夏貿易中心。”司機大叔耐心的說着,“你要去的不就是那棟大廈嗎?”

“哦哦,好像是吧,我不太清楚啊,第一次來大城市啊,哈哈。”王小鬧撓撓腦袋,哈哈大笑着。

“你在那棟大廈裏上班嗎?”司機大叔好奇的看着王小鬧。

“我去談生意。”王小鬧笑笑說道。

司機大叔驚訝的看向王小鬧,“哎呀,小夥子不得了啊,去華夏貿易中心談生意。” “額,大叔,去那裏談生意,爲什麼就不得了了呢?”王小鬧像個好奇寶寶一樣問來問去。

“一看你就不是本地人,看到那棟樓沒有,那可是喬氏集團總部,整個大樓都是他們家的,實力可想而知。你能和他們談上生意,當然很了不起。”司機大叔指着那棟超級豪華的大廈,對着王小鬧說道。

“額,好吧。”王小鬧雖然不太明白,但還是裝作已經懂了的樣子,裝模作樣的點了點頭。

和大叔司機閒聊片刻,車子便來到華夏貿易中心樓下。

眼淚汪汪的付了車費,走下車子。

宏偉闊氣的大樓,赫然出現在面前。

仰頭看去,竟然看不到頂端,天知道這到底有多高。

喬氏集團?

蓋這棟樓得他媽多少錢?

整了整衣服,從透亮的大理石柱子上看一下自己,感覺形象還不錯,才邁着步子走進去。

一進大堂,清涼無比,比之外面炎日的天氣不知強了多少倍。

王小鬧像鬼子進村一般,進門之後,來回張望着,不知該往哪裏走。

突然看到遠處有幾個美女在一起閒聊着,王小鬧徑直走了過去。

“額,美女,能問你們一個事嗎?”走到旁邊,王小鬧硬着頭皮問道。

“你是想借用洗手間嗎?在那邊。”一個長相不錯的美女手指着遠處對王小鬧說道。

“啊,不是,我是想問問,喬娜在不在,我約了她今天在這裏見面的。”王小鬧尷尬的想找個地縫鑽進去。

聽到王小鬧說完,幾個美女相互看了看,眼神中竟然帶了些許的震驚。

“那個,先生,你是說,你和我們喬總監約好了是嗎?”剛剛說話的美女不敢確定的看着王小鬧問道。

“嗯,對,應該叫喬娜。”王小鬧點了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