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給自己的理由是,公主喜歡上了這一個人族的神!

他們現在只希望皇子殿下能夠早一點出現在公主殿下的身前,不然天狐一族,很有可能就會在這一代徹底消失了!

天狐一族,永遠只能生育一胎龍鳳胎。延續種族的使命,便是在這龍鳳胎自己的身上。

一旦其中一個喜歡上其他的族中,便再也無法生育出下一代。不過這樣的事情,在歷史上還沒有發生過。

可是現在,他們兩個看到小蘭的動作,只覺得這真的是整個世界都想要讓天狐一族滅絕麼?爲什麼公主殿下會喜歡上人類?爲什麼公主殿下會爲了一個人類而站在聖子的身前?

他們心中在哭泣,他們心中在哀憐。但是這一切,他們根本無法阻止。他們現在無法動彈,就連保持清醒都已經算是奢望,根本無力去勸阻公主殿下。

感受到身上的規則這裏,那屬於神才能夠掌控的力量在不斷的朝着虛空中發散過去,他們知道,自己什麼都做不了了!

他們包括所有新晉的神,在這一刻的力量都會反哺到虛空之中,不僅僅是成爲主神甦醒的養料,更是開拓一個新神界的基石。新神界能夠成功開拓的話,他們這些人,實力便可一步登天,成爲僅次於主神存在的高等神族。

雖然實力和主神還有着無法超越的察覺,但這是這個世界對他們的恩賜,也是對他們的索取。

他們兩個人的意識越來越模糊,可是那一股想要讓公主殿下回到這裏的心情,卻一點都沒有減弱。

可是盼啊如此,他們也無能爲力,因爲他們,只能沉睡到無盡的黑暗之中直至主神門復甦過來,直至新神界誕生! 身體之內的靈力不斷被抽離,就連血液都在沸騰,有一種想要破體而出的感覺,風愈眼前漸漸的開始變得模糊起來。

靈力越來愈少,他的實力似乎正在倒退。還沒有完全鞏固的化神期實力,雖然因爲這個世界的限制越來越小而開始變得強大起來,但是隨着靈力的流失,他現在越來越虛弱,甚至連精神力都離體而出。

他只見到自己身前出現一個模糊的身影,這個身影有些嬌小,但是對於此刻的他來說,卻像是佔據了整個天地一樣。身上靈力流逝的速度,因爲這個身影的出現而爲之一緩!

雖然看不到嬌小身影的面容,但是靈魂之中傳來的那一絲聯繫,讓他知道這就是自己那個不知道丟了多久的妹妹。

他此時覺得有些苦澀。看着眼前這個模糊而嬌小的身影,覺得自己太沒有用!

曾幾何時,他只顧着自己的願望,想要修煉得更強,只爲回到那個屬於他自己的世界,對於這個妹妹未曾擔心過一點。然而就在他最危急的時候,卻是這個自己從來沒有關注過的妹妹救了自己,這是何等的諷刺?

似乎是察覺到風愈的哀涼之意,他身前的身影回頭,對着他微微一笑。這個笑容是如此的陌生而熟悉,讓他心中有些痛,讓他覺得自己有些無用!

然而對於兩個聖子來說,小蘭的出現讓他們太過意外了!

在這個時候,根本不可能有一個神會出來阻止他們。因爲他們兩個的目的,可是要將所有的主神都釋放出來,不然早在人魔兩族戰爭的時候就有神出來阻止,又何必等到這個時候?

要知道,現在除了信仰成神的傢伙能夠站在這裏而不受影響,其他的神來到這裏,也不過是爲了這道血色光柱灌注魔力而已。

所以對於小蘭的出現,他們十分的詫異,甚至可以說有些不解。但是當看到小蘭身後那一頭身負七彩神光的時候,他們甚至直接開打大喊不可能!

“五萬年前,本體早已經將天狐一族屠戮殆盡,絕對不可能還有幸存者出現。”

在五萬年前的戰鬥,兩個聖子的本體拼着被所有主神重傷,也要將所有的天狐都消滅,不然也不會被其他主神聯手封印。若是他們的本體有心各個擊破,根本沒有幾個主神是他們本體的對手。

然而他們的本體在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就已經有預感,自己的計劃會被一頭狐狸阻止。因此在見到天狐一族之後,便明白這將是自己最大的敵人。

然而着也的確是他最大的敵人,因爲天狐一族的主神級強者着真的太多太多,足足有三百多個。然而除了天狐之外,所有主神級強者加起來,也不過兩百個而已啊!

而後他用盡一切辦法,將天狐一族大多數主神都擊殺,卻意外被其他的主神看到,引發了之後的主神大戰!

他的實力很強,強大到根本沒有幾個主神能夠對他造成傷害,只有幾個神系最強的系主才能夠勉強和他過招。

而對他來說,威脅最大的還是那些臭狐狸。那怕是一頭還沒有成年的狐狸,都能夠對他造成傷害。

所以,那怕是被其他的神主重傷,他也要將所有的狐狸都殺光,不然這些狐狸將會是他以後稱霸這個世界最大的阻力。

所以他們的本體爲了擊殺那些狐狸,被封印了!

可是在被封印之前,他們的本體,已經確定了所有的狐狸都已經殺死,不然他也不會被封印。

然而現在在他們的眼前,卻再一次出現了一頭狐狸,這對於他們來說無異於晴天霹靂!

“難道那個時候有漏網之魚?還是說,我們的計劃真的會敗在這頭狐狸的受傷?”兩個聖子現在十分警惕的看向小蘭。

雖然他們兩個不是本體,不知道本體當年遇到的狐狸有多強,有什麼詭異的能力。但是能夠讓本體拼死也要殺光的狐狸,絕對是強大無比的敵人。再加上她身外那一層信仰之光,絕對是一個難對付的敵人。

若是不小心一點,他們兩個很有可能會在陰溝裏翻船。

儀式已經進行到最後一刻,絕對不能夠在這個時候掉鏈子,不然他們就真的功虧一簣,以後再也沒有破除封印的機會了!

同時他們心中也有些疑惑,爲什麼這頭狐狸會在這個時候出現,難道是因爲她在這個時候成神,想要遵循先祖的意志,阻止他們的計劃?還是說,她的目的僅僅是風愈這個人?

他們兩個覺得,後者的可能性還是要大一些。如若不然,又怎麼可能會是在風愈千軍一發之際出現,並且護在風愈的身前?

看向風愈那副有些半死不活的樣子,他們兩個開始猜測風愈的身份。兩個人難道是姘頭?不然爲什麼妖狐這種最爲尊貴,比神繫系主還要強大的種族會在這個時刻爲了保護一個人類而出手?

特別還是當小蘭回頭的那一刻,他們兩個更加確信了,兩個人絕對是姘頭無誤,不然爲何會有這樣的表情?

但是這一刻瞬間,卻是兩個聖子偷襲的最佳機會。

他們兩個瞬間來到小蘭的身前,各自手中出現一個利用元素凝聚出來的元素之球。

光明聖子手中的光明元素之球,暗黑聖子手中的黑暗元素之球,一點波動都沒有,卻是讓天地都爲之暗色。

兩者出現的瞬間,大量的元素從那道血色光柱之中匯聚到他們兩個人手中的元素之球上,但是卻意外的沒有散發出一點點的元素波動。那些波動,似乎被兩者完全掩蓋了,一點都不成泄露。

似乎對於自己的攻擊十分有自信,兩個聖子此刻還回了一下頭,朝着血色光柱丟出了無數的空間戒指。

在接觸血色光柱的瞬間,那些戒指意義爆裂,無數的靈石在這一刻出現。有了這些靈石,血色光柱的光芒更嬌的鮮豔,就像是在血血管中移動的血液!

但是哪怕它再嬌豔,也比不過兩個聖子手中的元素之球。

風愈正和小蘭微笑,注意到了兩個聖子手中的元素之球,很想在這個時候出聲提醒。但是他發不出聲,就連動一動眼皮都是那麼的困難。他心中着急,但是現在的他,無能爲力,什麼都做不到,只能暗自焦急。

感受到風愈心中傳來的焦急,小蘭有些心痛的皺起了眉頭,出現在風愈的身邊抱着他,似乎想讓他安靜下來,更想要利用自己的溫暖驅逐他心中的焦躁不安。

可是小蘭的舉動,卻讓他更加的焦躁起來。兩個聖子的攻擊眨眼即到,若小蘭還是這個樣子,必定會被重傷。但是他什麼都做不到,除了眼睜睜的看和聖子的攻擊到來,被小蘭抱在懷中之外,他什麼都做不到。

甚至連動一下身體,想要給小蘭一點點的提示都做不到。

此刻他才感覺到,自己是如此的無力,自己是如此的弱小,連一點點事情都做不了。時光,彷彿又回到了之前,面對同伴的死亡他是如此的無力,他什麼都做不了,唯一能做的,也只是眼睜睜的看着他們在自己的眼前死去!

他掙扎着,他努力着,他不想讓悲劇在一次發生。但是無論他怎麼做,身體都不爭氣的倒在小蘭的懷中。他無法動彈,他無法說話,甚至就連現在想要思考都是一種奢望!

他的意識越來越模糊,他的感知也越來越弱,似乎這一切就這麼結束了!

“呵呵,如果真的就這麼結束了多好,如果自己只當一頭普通的狐狸,而不是爲了追求回家而做那麼多的事情,那該有多好?這樣父母就不會死,今天小蘭也不會面對這樣的危險了吧?”

風愈的意識越來越弱,心中升騰而起的悲哀,讓小蘭臉上出現眼淚。她不明白自己的哥哥爲什麼會生出死志,她不斷的呼喚着,卻得不到風愈任何的迴應。

而且本應該有着靈魂聯繫的兩個人,在這一刻感受不到對方的靈魂,似乎兩個人就這麼斷開了所有的聯繫。

看似長久,不過卻是一瞬。

兩個聖子的攻擊,也終於在這一刻來到小蘭和風愈的身邊。

小蘭俏臉一寒,她絕對不會原諒這兩個傷害自己哥哥的人。 風愈的意識越來越弱,心中升騰而起的悲哀,讓小蘭臉上出現眼淚。她不明白自己的哥哥爲什麼會生出死志,她不斷的呼喚着,卻得不到風愈任何的迴應。

而且本應該有着靈魂聯繫的兩個人,在這一刻感受不到對方的靈魂,似乎兩個人就這麼斷開了所有的聯繫。

看似長久,不過卻是一瞬。

兩個聖子的攻擊,也終於在這一刻來到小蘭和風愈的身邊。

小蘭俏臉一寒,她絕對不會原諒這兩個傷害自己哥哥的人。

那一直站在她身後的狐狸,此刻突然裂開那張嘴,露出裏面森然的牙齒。

兩個聖子突然覺得眼前一花,自己此刻已經是出現在那頭九尾狐的眼前,他們兩個人的臉神頓時變得無比凝重,

他們兩個根本不知道自己是如何來到這裏,或者說是被轉移到這裏。沒有一絲的空間波動,更沒有一絲一毫的空間波動。

這一刻,他們兩個纔開始正視眼前這一頭讓他們本體都頭疼無比的九尾天狐。

哪怕這一頭天狐還沒有成年,僅僅是一頭剛剛踏足真神領域的天狐,他們也不敢輕視。單單剛剛那一手,就已經足以讓他們兩個將之當成一個勁敵。

看到天狐張開的大口,他們兩個冷然一笑。雖然不敢輕視這頭天狐,卻不代表他們對自身實力不自信。

他們相信,這一頭九尾狐狸根本就不是他們的對手。雖然剛剛那種神出鬼沒的轉移讓他們兩個驚訝了一番,但還不至於讓他們不敢發動攻擊。

而原本打算攻擊那個女人和風愈的攻擊,此刻用在了這一頭天狐的身上。

他們手中的能量球,直接朝着九尾狐那張開的大口中丟去。能量球剛剛離開手,他們兩個飛速後退。

但是讓他們意外的是,能量球進入了九尾狐的口中之後,沒有了音信。什麼都沒有發生,沒有他們想象中的大爆炸。妖狐也沒有因爲這樣而發瘋,發狂!

這一切太過平靜了,平靜的讓他們兩個都愣在了原地,目瞪口呆的看着九尾狐。

而特別諷刺的是,九尾狐居然還如同吃飽了一樣,打了一個飽嗝。同時眼睛還帶着一絲嘲諷,似乎是在說剛剛的攻擊太沒有了,就像是一個甜點一樣。小樣,還是快給我多來幾個吧!

九尾狐的表情,讓兩個聖子頓時怒火中燒。

他們可是一個絕世高手的分身,同時也是貴爲一族最受敬仰的人,現在居然被這麼一頭畜生鄙視了,他們如何能夠平靜?

當下再一次暴動而起,手中再一次凝聚出兩個能量球。

血色光柱再一次分出大量的光元素和暗元素,匯聚到兩個人手中的能量球之上。

這一次能量球之中蘊涵的恐怖能量,就算是九尾狐也不敢輕視。它此刻露出了凝重的表情,顯然是這兩個能量球已經能夠威脅到它的安全!

它身形一陣模糊,即將消失在兩個聖子的眼前。

兩個聖子冷笑連連,嘲笑九尾天狐的天真,嘲笑它的無知。

一陣莫名的波動從他們的身上傳出,附近的空間竟是被加強了數倍,九尾天狐那模糊的身體竟是在這一刻漸漸凝實起來。

九尾天狐眼睛一縮,它沒有想到自己的空間魔法居然會被看穿,而且兩個身子的空間造詣居然比它還要強大數分。

此刻再無法通過空間挪離來躲避兩個聖子,它唯一能做的,便是和兩個聖子硬碰硬。

它身後的就跟尾巴瞬間豎起來,帶着繽紛的七彩光點,美輪美奐,讓人不自覺的想要沉醉於其中。

兩個聖子臉色凝重,他們知道天狐要認真的。但是他們對自己的攻擊有信心,此刻還是不閃不避,徑直的將自己手中的攻擊朝着九尾天狐送過去。

而九尾天狐九條尾巴豎起之後,天地間的元素竟是隱隱有一種想要脫離血色光柱的吸引,全都來到它尾巴之上的衝動。

兩個聖子臉色陰沉了幾分,不再維持手中的能量球,瞬間丟出。同時抽身回去,加強血色光柱的威力,儘可能的吸收更對的元素之力。

絕對不能在這一刻功虧一簣,若是此刻血色光柱消失了,他們兩個就再沒有辦法將本體喚醒。

這個世界的靈氣已經被吸收的差不多,以後無法在提供足量的靈氣讓他們打破那已經殘破的神界壁障。沒有神界氣息的流出,這個世界的空間無法加強,那些主神的封印就不可能被破壞。

這樣一來,他們的本體就真的無法在出現在這個世界上了!

他們兩個沒有想到,就算是主神都不一定能夠破壞的血色光柱,居然會被一頭不過初入神域的九尾天狐撼動。

“難怪本體有預感九尾天狐一族是我們道路上最強大的敵人,這並無道理啊!”光明聖子呼出一口氣,血色光柱總算是在他們兩個人練手之下恢復了穩定。

“不行,必須要分出一個人將那頭狐狸殺了,不然我們的心血就要白費了!”暗黑聖子臉上滿是戾氣,顯然是被九尾天狐之前的舉動激怒了。

“那頭狐狸真的太過詭異了,單單我們之中的一個人根本不可能打得贏!”光明聖子皺眉思考,“如果我們不練手的話……”

“不需要打敗它,只要能夠牽制它就行了!”暗黑聖子戾氣消散了不少,在這個時候必須保持冷靜,“只要能夠拖一炷香的時間,主神的封印就能夠破開,到時候這個世界便是我們的囊中之物。”

光明聖子眉頭還是緊皺,似乎是在衡量。隨後嘆了一口氣,“若是武神墓沒有被破壞,我們現在也不至於這麼累!”

武神墓是他們最重要的一個準備。雖然能夠讓溢血普通人瞬間變成神級,但是卻在這個過程中吸收那些人的潛力,同時將他們身體中大量的元素本源留下來。不然只要他們利用信仰之力,就能夠輕易的打開神界的大門,不用做這麼麻煩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