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就很清楚,新月社的黑牢裏,每天都要有一批人在慘叫中死去。

韓老不想要那樣的局面。

林絕突然笑道:“不過,我要多謝韓老你。”

“謝我幹嘛?”

韓老立刻防備地看着林絕。

無故謝他,必有妖。

林絕笑道:“謝謝你告訴我,你在新月社是個重要的人。”

韓老皺眉:“你什麼意思?”

“我的意思就是,既然你是新月社的重要人物,那應該知道新月社的一系列行動和規劃吧,現在,告訴我。”

林絕笑得更加燦爛。

但韓老分明感受到,林絕的眼裏的寒意,一絲一毫都沒減少過。

不過,他更惱怒的是,林絕居然要他說出新月社的計劃。

“我不會說的,你還是死心吧。”

韓老怒道。

他絕不做新月社的叛徒,何況,一旦說出口,以社長江浮沉的德行,必將滅他的口。

林絕似乎早知道韓老會是這態度,也不在意。

“你覺得身在我林幫的大牢,你有討價還價的餘地嗎?”

林絕看着韓老,面無表情:“我只給你一個機會,說還是不說?”

韓老冷笑:“不說,怎麼?相對我用刑嗎?儘管動手吧,哼一聲,算我輸。”

六品大成的修者,肯定不懼怕一般的毒打。

韓老臉上帶着傲然,“雖然我不是你的對手,但你就算打死我,也休想從我嘴裏翹出一點信息。”

“我不會打你。”

林絕搖了搖頭,手一揮:“開門。”

立刻有人前來打開牢門。

韓老後退一步,驚恐道:“你,你想幹什麼?”

一想又覺得自己表現得有些丟臉,立刻死死盯着林絕,絕不屈服。

既然林絕不會對他動手,那麼林絕想怎樣讓他開口?

韓老還真好奇了。

“我說過,不會打你,但是,你還是會開口。”

林絕冷酷着臉,手上吸力一出現,對着韓老就蓋了下去。

韓老駭然:“什麼?我的真氣?”

他眼睛睜得大大的,只覺得體內的真氣如流水,被層層吸走。

那種痛苦的感覺,讓韓老大聲慘叫起來。

但林絕絲毫沒有鬆手的意思,韓老丹田快速萎縮,裏面的真氣已經見底了。 “啊,我說,我說,放過我。”

韓老求饒了。

真氣居然生生被吸走,那種感覺,令他想發瘋。

整個人都扭曲了,五臟六腑糾纏在一起。

如果可以,韓老甚至想求林絕乾脆點,解決他算了。

林絕終於鬆手:“我說過,你會交代的,現在說吧,我聽着。”

韓老大口喘氣,眼神驚恐:“你,你到底對我做了什麼?我的真氣,爲什麼只有那麼一點點存在了?”

林絕冷笑:“如果不是我及時收手,你一點都不會剩。”

“太可怕了,林絕,你太可怕了。”

韓老聲嘶力竭叫起來。

林絕冷喝:“說。”

“好我說,新月社挑撥你和世家間的關係沒成功,就打算對你身邊的蘇家動手了。”

韓老看了一眼林絕,更加恐懼。

因爲林絕的臉色徹底冰冷了。

“還有,遠東風雲會的獨眼龍羅豹已經在趕來京城的路上,他掌握得有蘇氏集團的股份,本身又是一個高手,與新月社一起聯合,對付你。”

韓老嚥了一下口水,“沒了,差不多就這些。”

之前他還抱着必死的心態,打死也不會泄露新月社的祕密。

可現在,韓老恨不得多說一些。

此人太可怕了,他辛苦修行一輩子的真氣,就這樣沒了。

那種打擊,堪稱致命。

林絕冷聲道:“居然想對付蘇家,新月社還真是打的好算盤,可惜,不管是誰來,都要給我有來無回。”

韓老沉默。

知道林絕馬上就會趕回去,前去蘇家的人,絕對要完。

“這羣白癡,希望別真的去對付蘇家啊,不然是逃不過林絕的報復的。”

韓老心頭哀嘆。

Wшw ¸тt kán ¸¢ ○

但他知道自己的擔心是白費的,新月社的人行事無法無天,此刻怕都到蘇家的地盤了。

蘇家。

蘇若雅正在辦公室處理事務,蘇鵬就帶人守衛在門外。

突然兩聲大響,門被推開,蘇鵬嘴角流血,衝進來慌亂道:“家主,快跟我走,新月社的人打上來了。”

蘇若雅大驚,但情勢緊急,已經不容許她多想了。

外面的打鬥還在繼續,但是一邊倒,蘇家的衛隊節節敗退,不斷髮出慘叫聲。

江天昊的嗤笑聲傳來:“蘇家不過如此,衛隊裏都是廢物,蘇家主,你還不出來嗎?還是已經嚇得腿軟,動不了啦。”

蘇若雅猛一咬牙:“這些混蛋,真當我蘇家是軟柿子不成?我倒要去看看,他們能拿我怎麼樣?”

身爲家主,她要是都自己逃走了,剩下的人會怎麼想她?

蘇若雅決定留下來。

蘇鵬大急:“家主,不能再等了,快跟我走,要是你出事,林先生非得殺了我。”

他是給林絕立過軍令狀的,要是保護家主不力,後果不堪設想。

緊要關頭,蘇若雅攏了一下耳邊的秀髮,微微一笑:“蘇鵬,你走吧,去通知林絕。我要留下來,蘇家沒有我不行,我蘇若雅,不做一個膽小的人,我要與蘇家的共存亡。”

“家主,你……”

蘇鵬絕望看着她,重重點頭:“行,那我就陪家主你留下來,這樣,也算是給林先生一個交代。”

這時江天昊帶着人已經近在咫尺,一看到蘇若雅,江天昊就戲謔笑道:“蘇家主,原來你沒逃啊,嘖嘖嘖,你的眼神好可怕,是要吃了我嗎?”

蘇若雅冷冰冰道:“姓江的,你公然闖進我蘇家的地盤,我的男人,林絕不會放過你的。”

江天昊冷笑道:“林絕這時候不知道在哪裏呢?等他回過神來,老子已經把你帶走,到時候林絕只能任由我新月社使喚,我想讓他死,他就得死。”

蘇若雅心頭大驚,怒罵道:“你們無恥,居然想用我來要挾林絕。”

她完全相信,一旦自己落入新月社手裏,爲了她,林絕什麼都願意做的。

那不就等於,新月社可以主宰林絕的生與死。

江天昊身邊的彭老冷哼道:“想自殺?門都沒有,我在這裏,你什麼都做不了。”

蘇若雅絕望了,淚水從眼角滴落。

她剛剛只是念頭剛起,想從窗戶跳下去,不讓自己落入這些混蛋的手裏。

結果彭老就察覺了,並且直接以強者的威勢定住了她。

蘇若雅現在,就是一個木頭,她不能動了。

“你們這些新月社的雜種,我和你們拼了。”

蘇鵬怒吼,衝了上去。

主辱臣死。

蘇若雅作爲蘇家主人,受到侮辱,他蘇鵬乃是蘇家子弟,自然要拼死捍衛家主尊嚴。

“哼,不自量力。”

彭老冷哼中,踏前一步,雙掌狠狠拍打而出,強烈的真氣風暴席捲,蘇鵬如風中落葉,被倒卷而回。

www▲тт kān▲CO

噗!

蘇鵬高高拋起,半空中就噴出一口鮮血,重重摔在地上。

“蘇鵬。”

蘇若雅痛呼一聲,淚如雨下。

“家主,快……逃。”

蘇鵬奄奄一息,但想到林先生的囑託,對他那信任的眼神。

蘇鵬就咬牙想要站起,只是無論他如何掙扎,身體都動彈不了。

彭老冷笑道:“我聽說過你,蘇家的一個小有名氣的天才,可惜,老夫這種實打實的八品強者,對付你如同踩死一隻螞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