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從來沒有試圖在語言上擊敗一個斯萊特林,因為他知道那樣沒有勝算,他說不出來那些傷人的話,溫柔的小獾們總是替他人着想。

弗林特見沒有嘴仗可打,有些遺憾,「管好你自己吧,瓦特級長大人。」

他帶着勝利的表情一步步踏上台階,看起來很得意,和樓梯上站着的失落的瓦特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弗林特太過得意,一不小心就開始大聲哼起了《女巫在哪裏》,一不小心就忘記了這裏離淺眠教授斯內普的卧室相隔不到十幾米。

「馬庫斯.弗林特。」

沙啞又熟悉的聲音響起,這是刻在弗林特靈魂深處的聲音,曾經無數次在自己犯錯時出現。

這個聲音代表着教授的關懷,代表着坩堝的炸裂,代表着自己又要遭殃。

弗林特僵硬地轉頭,看向了帶着睡帽,穿着袍子的黑髮教授,那張嚴肅的臉,配上什麼服飾,都是嚴肅的。

不知道這次,是去獎盃陳列室里給獎盃除塵,還是再次將《細數五百種神奇植物》抄寫十遍。

「斯內普教授…」弗林特開口,帶着絕望,剛才的得意已經不復存在了。

「晚上好,」他說。

安娜吃着瓜,又捏起一個蟑螂巧克力放入嘴中,不由感嘆,果然,人生就是起起落落落落。

斯內普教授瞥了弗林特一眼,準確的來說是用白眼給他做了個Spa,「馬庫斯.弗林特——這個名字,聽起來和小矮妖應該還是有些區別——」

「但是為什麼?你的一些習性和他們如此相似呢?」斯內普使用一個’不需要回答,因為足夠讓人窒息’的問句開始了他的毒液噴射,「你拿着掃帚是想去幹什麼?」

「去當家養小精靈嗎?」

斯內普停頓了一秒,「或許弗林特夫人會想了解了解你最近的學習狀況,她還曾經拜託我照顧她的孩子…」

梅林的鬍子啊!提到母親,弗林特慌了,如果有誰比神秘人更可怕,那一定是聽到教授告狀而暴怒的母親。

「斯內普教授!」弗林特風光不在,「我馬上回寢室!千萬別告訴我媽!」

「《菌類大全》,」斯內普教授說了一個書名。

「我知道的,老規矩,十遍,」弗林特熟練地點頭。

「二十遍,」斯內普教授補充,「十遍懲罰你準備夜遊,剩下十遍懲罰你準備夜遊還在公共區域大聲喧嘩。」

弗林特渾渾噩噩地轉身,和站在樓梯上發愣的瓦特錯身,一步一步走向宿舍,嘴裏還嘀咕著’二十遍,二十遍…’

也許等他發現《菌類大全》並不像瓦特一樣單薄好欺負的時候,會又一次地感受到來自世界的惡意。

「你,」斯內普指了指瓦特。

「呃!是!在!斯內普教授!」瓦特反應過來,急忙上前,「我是赫奇帕奇的級長,瓦特.波凱比!」

「波比,盯着這兒,我不想再聽到任何人再在這裏說話。」

「是!」瓦特突然有些崇拜斯內普教授,嚴肅,強大,寥寥幾句就能讓巨怪.弗林特甘拜下風,「順帶說一句…斯內普教授,我叫波凱比,不是波比…」

波比聽着更像是某種小動物的名字。

「怎樣都好,」斯內普走回辦公室,「保持安靜!」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陽光散落在寧靜的房間里。

莫小漁緩緩張開了眼睛,柔軟的大床,舒適的房間,這一晚上她睡的好舒服啊。

「雖然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回去,但是在這裏過一段時間也蠻好的……」

畢竟,只有在小說里她才能過上千金大小姐的生活。

舒舒服服的起了床,莫小漁突然感覺到,她好像又胖了!

「我去,這什麼情況啊?」看着自己一夜之間變得肉乎乎的小手,莫小漁趕緊衝進了洗手間。

「啊!!」驚叫一聲,莫小漁發現自己竟然長了雙下巴!

「天啊,昨天不過吃了一頓法國菜而已,我怎麼胖了這麼多?」

嘟囔著,莫小漁這才意識到昨天自己睡了一覺醒來,好像就變胖了一些,今天竟然雙下巴都出來了。

雖然她長的不錯,有點嬰兒肥也不影響美觀,可是她直覺這詭異的狀況不簡單!

「書里沒有長體重這段戲啊?」

思索著莫小漁趕緊把人體秤搬了出來,書中的莫小漁應該和她的體重一樣是90斤,可她現在竟然稱上的數字,竟然有九十六斤!

也就是說兩天的時間,她竟然胖了六斤?!

她這輩子還沒這麼胖過!這到底是什麼情況啊?

而且她眼看就要進娛樂圈了,怎麼能胖呢?

想着莫小漁趕緊換上了運動服,下樓跑步去了。

折騰了兩個小時回來,肖麗晚餐也做好了。

「小漁啊,你身體剛好,怎麼今天就出去跑步了?」前天才暈倒過,今天怎麼能運動呢?

「媽,我好像胖了。」莫小漁失落的坐了下來。

肖麗狐疑的放下湯碗看了眼莫小漁,隨即驚呼:「你怎麼胖了這麼多?」才不過一天晚上而已,莫小漁竟然長出了一點雙下巴!

「是啊,我都懷疑我是不是浮腫。」莫小漁沮喪的喝了口水。

「浮腫?那等下媽陪你去醫院檢查。」

「謝謝媽。」莫小漁點頭道:「我先上樓稱一下。」

之前她每次去健身房健身結束,都會瘦一些的,她想上去看看成果。

只可惜……站上了秤她赫然發現,九十六斤半的重量,竟然一點沒掉!反而又漲了半斤!

「見鬼了,到底是怎麼回事啊?」莫小漁鬱悶的抓亂了頭髮,眼下也只能等和肖麗去檢查之後看了。

再度下樓,莫小漁早飯都沒吃,生怕自己再長胖,肖麗也不好勸她。

吃完了飯,肖麗便打算帶她去醫院。

此時莫家的門鈴卻被按響了。

「我去瞧瞧。」肖麗去開門,很快門口就聽到了她驚訝的聲音。

「徐偉?你這是幹什麼?」

「莫夫人,對不起,是安總讓我把夫人的東西送過來的。」徐偉話音一落,進來幾個人把莫小漁的行李送了進來。

沒想到是安正燁這麼着急趕她走,竟然行李都送上門來了,莫小漁起身來到了徐偉等人面前怒喝:「不用往屋裏搬了,統統給我拿走!」

見莫小漁不讓他們搬,徐偉面露難色:「夫人,這是安總的吩咐,你現在反悔已經來不及了。」

看出徐偉是誤會她不想離婚,莫小漁冷聲開口:「反悔?回去告訴安正燁,姑奶奶做出的決定,是絕對不會反悔的!」

莫小漁如此氣勢,讓徐偉略微一愣,這還是之前那個哭着喊著都不肯離婚的莫小漁嗎?

「這些東西,除了我的證件之外,其他的都給我丟掉,安家東西,我一樣都不要!出去!」

惱怒的指著門口,莫小漁彷彿多看那些行李一眼都嫌臟。

幾個保鏢看了眼徐偉,徐偉無奈只能把莫小漁的證件包還給她,隨後讓人把東西都搬出去了。

眾人都離開,徐偉才開口對莫小漁道:「東西我們會帶走丟掉,但是安總交代,晚上讓您再回一趟安家。」

「回去幹嗎?我沒興趣。」莫小漁現在是一點都不想見到他。

「回去簽署離婚協議。」徐偉恭敬開口。

「離婚?好事啊,回去告訴他,晚上六點我準時到。」莫小漁勾唇一笑,似乎真的一點都不傷心。

徐偉狐疑,最終點頭:「好的,那我就先走了。」

「慢走不送。」莫小漁懶得多看徐偉一眼,起身收拾東西打算去醫院。

肖麗卻哀愁的看了她一眼:「小漁……你真的要離婚啊。」

「當然!一定要離開那個渣男!」莫小漁堅定的咬咬牙,這件事她是絕對不會改主意的!

收了心思,莫小漁跟着肖麗去醫院做檢查了。

安燁集團。

頂層辦公室里,安正燁眸光森冷的聽着徐偉的彙報。

「她讓你把東西都丟出去?」這個小女人,竟然這麼嫌棄安家?

「是。」徐偉點頭:「夫人……莫小姐還說,今晚六點她準時到。」

安正燁眸光微眯:「你覺得她說的真的,還是欲擒故縱?」

兩年都死活不肯離婚的女人,突然就答應離婚了,他忍不住懷疑這是莫小漁的把戲。

「我覺得……莫小姐好像是認真的,好像,還很開心。」徐偉認真的說着他親眼看到的事情。

「開心?」這個詞讓安正燁莫名鬱結。

「對,或許莫小姐是真的喜歡上許總了吧。」除此之外,徐偉想不到莫小漁突然轉變的原因。

可這句話頓時讓安正燁周身的氣勢變得極為森冷。

徐偉立刻意識到自己可能說錯話了,立刻頷首道:「沒什麼事,我就先出去了。」

辦公室門關上,安正燁的眼神卻依然幽深如墨。

「莫小漁……你到底在搞什麼鬼?」

陽光醫院。

莫小漁和肖麗走出了醫院,莫小漁看着各項指標都正常的檢查報告,一頭霧水。

「查了這麼多,竟然都沒查出我突然變胖的原因?」

「能確定的是你沒水腫,媽媽就放心了。」肖麗拍拍胸脯道:「是不是你昨天吃太多了?」

「……」莫小漁啞口無言。

她昨天去法式餐廳確實吃了不少,可是也不至於胖六斤吧?

「算了,我回家減肥去了,不想進許天之前胖成豬。」

「好。」肖麗支持,陪着她一起回了家。

莫小漁一下午的時間都在拚命的鍛煉,身體比之前虛弱,她只能適當的調節,但還是練出了一身汗。

累了之後,她睡了個午覺,可是醒來之後,她突然發現……她竟然又胖了!

「又是三斤?!搞什麼啊!」她竟然已經99斤了,眼看就要破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