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心想估計自己還真是一個人住了,躺在床上,雖然旅途勞頓,但是怎麼也睡不著,心裡老想著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白天他打電話到縣委組織部問過,他們顯然也不知情,這有些讓人難以理解,照說這種情況,黨校應該通知一下縣委組織部。那樣自己也可以把組織關係牽走。

想到自己將來可以要轉組織關係,張青雲心裡沒來由一陣興奮,可是只一會兒他又想到了耿霜,心中網泛起的一點興奮,轉眼便煙消雲散。

他拿出手機,一連給耿戰撥了幾個電話,都是關機狀態,他有些沮喪的將手機扔在床上,耿霜啊!耿霜啊!你再哪兒?留個聯繫方式也好啊?

連幾天,張青雲漸漸適應了黨校的生活節奏,早上起床。有課的時候去上課,沒課的時候就在家上網查查資料。由於兩世為人,他現在對每個機會都很珍惜。所以學習很認真,其實黨校學習也不像外面傳的一樣,就是走過場,張青雲感覺老師的水平很高,確實能學到東西。

尤其是行政管理學和經濟學,張青雲聽了幾次課覺得收穫匪淺,他不由得感嘆黨的黨校制度確實太好了,幹部活到老、學到老方可能夠與時俱進。張青雲在學習的過程中也不忘跟同學交流。他仔細觀察過周圍的同學,自己顯然有些另類。因為這些人基本上都是省市一級機關過來的幹部,很多級別都是副處甚至更高,而且年齡並不大,基本都在嶼聳以

很多人也對這個插班進來的學員很感興趣,一來是張青雲年輕,二來大家都明白這是個什麼班?能在培班開始后再插班進來的肯定非得有硬關係才行。

當然,這裡的學員可跟大學校園完全是兩回事,因為基本都是老機關了,大家說話、溝通都很講究技巧而且對很多問題都諱莫如深,而張青雲當然也不會跟別人說自己來自雍平。

大家課餘的交流也很少探討學習的事情,基本上都在1思的為自己拓展人脈經過幾天的接觸,張青雲也漸是雙幾,這裡面有很多人都是省委、省政府機關出來的,武德市過來的也有,一個叫譚志明的學員就是武德市委辦公室過來的,級別不祥,不過從談吐和年齡判斷,應該比自己只高不低。

由於兩人都住宿舍。而且在同一樓層,所以一來二去也熟絡了不少。譚志明屬於那種不露鋒芒但是特精明的人。只有刃多歲,但是為人非常圓融,平時也很活躍,課餘很多時候張青雲都見他和其它的學員相談甚歡!

通過觀察,張青雲還現,所有的人明顯分成了兩個圈子。一個圈子是住毒城市區的,下課以後他們基本都駕車回家了,這些人應該都是省機關或者蓉城市機關派過來的幹部。

另一個圈子就是住宿舍的,張青雲所住的八號樓就住了很多一個班的同學,這些人都是下面地級市派過來的幹部。

江南省的八個市。每個市基本都有幾人。

兩個。圈子裡的人有明顯界限,基本很少交流。大家無形中好像就默認了這種圈子,張青雲很少見人打破過。其實想想也不難理解,官場就是個名利圈,圈子裡的人都只對自己有用的人感興趣。至於用不上的人,誰也不願在上面浪費太多時間。

當然這兩個圈子都和張青雲無關,所以平時張青雲也聽得多,說愕少。他總覺得人脈的拓展其實在黨校並不是個好地方,這裡的人面具大多,大家說話交流大多是在盤問別人的底細,更像一個尋找盟友的場所,張青雲認為自己還沒有這個資格。

中午,張青雲吃過午飯。由於下午沒課,所以像往常一樣準備回宿舍上網。

開門,見房間有些客廳有些凌亂,他不由愕一驚,心想黨校莫非還有賊不成?他正想回卧室看看有沒有遭竊,那間一直鎖著的房門突然開了,從房間內走出一個力出頭的青年,估計跟自己相差無幾,穿著也很隨意,一個港式平頭,剃得很短,除了臉色白了點顯得有些不健康外,基本算個英俊的人。

「你好!」張青雲率先開口道。

年青人一驚,眉一挑道:「你是誰?你為什麼有房間鑰匙?」

張青雲一愣,聽出了對方語氣中的敵意,連忙給他解釋自己也是這個宿舍的人。

年青人眉頭皺了一下,嘟囔了一句:「這個伍學烈,跟他叮囑過我喜歡一個人住,怎麼還給我塞人!」說完他便沒理張青雲。自顧坐在沙上擺弄起手上的手機,張青雲膘了一眼,好傢夥,諾基亞彩屏帶攝像頭,在這今年代是標準的高檔機,要一萬多塊吧!這傢伙有點來頭!

別人不想理自己,張青雲也只好訕訕的笑了笑,打開自己的房間將門關上開始上網。心中卻有些疑惑,這今年青人不太像官員,言談舉止太過鋒芒畢露了,可是怎麼會跟自己住一見宿舍呢?「哎!我說那個誰。你在房間把門鎖得死死的不悶嗎?出來轉轉,我跟你聊聊!」張青雲正在查資料,門口響起那小子的聲音,大大咧咧的,嗓門還不小」

張青雲皺皺眉頭,起身打開門,那年青人正坐在客廳,指了指沙道:「坐吧!」

張青雲臉色一變,看這傢伙的架勢還真把自己當主人了,忘記了自己也是房間的一員,不過他還是強忍著道:「有什麼事情嗎?」

「叫你坐你就坐,最煩的就是你們這幫所謂的精英幹部,整天老著臉,累不累啊!你看看你,年紀才。青年人皺皺眉頭說道,話說一半,他語調一變:「咦?看咱倆年紀相差不大,你在那個單位混

張青雲心中不爽,臉上卻有些想笑,則傢伙一語中的,黨校還真如這傢伙所說,大家都喜歡老著個臉。

「這個。問題我還正想問你呢!你是什麼單位的?應該是公安局的吧?不是公安局就是城管局的?」張青雲忍住笑道。

「恩?」那傢伙雙眉一挑,道:「還有點眼力嘛!我就蓉城公安局,咦?我聽你這意思是話裡有話啊?怎麼了?說你兩句來氣了?我叫韋強,蓉城公安局辦公室的,你也該介紹一下了吧?」

「太子黨!」張青雲心裡暗道,看著姓韋的一副公子哥兒架勢指定是太子黨,看來他老爸也挺了解自己兒子的,這種人也只有放在公安局才不會惹亂子,如果在別的單位,這幅脾氣,即使是中央領導的兒子,可能骨頭渣都沒了。

「張青雲!省黨校科級以上機關班學員!」張青雲道,面對這傢伙,他怎麼也不能說自己是雍平月全鎮黨委書記吧?

感謝豬哥豪爽打賞。護法之名實至名歸!感謝兄弟們踴躍投月票。不攀比,不急躁!呵呵。

另,本書設定是一本長篇,現在情節剛剛拉開帷幕,布衣為官,自然不可能沒有挫折。挫折走進步的階梯,後續情節豬腳為漸漸進入主流!,) 快看,營座懷沒有死,他的水帶讓他給扔出來民看到嚴超把水壺扔了出來,就大聲的喊道。bsp;「娘的!你小子不要命了!」袁偉一下子拉住吳民那伸出去的半個。身子,兩個,人都爬在了大石頭的下面。「蹦蹦!哨哨!」幾聲子彈打在石頭上被反彈到別的方向的聲音。要不是袁偉及時的把吳民給拉倒,估計現在的吳民身上最起碼也得多上一個彈洞。

「連長我們來增援你們來了!」二排長張一民帶著二排的三個班也趕了過來。

「都爬下!給我到山脊下面去!」袁偉一看二排的人到了,知道456高地上差不多都解決完了,但是為了二排戰士們的安全就對著張一民喊道,子彈不長眼,要是被咬上一口,可不是鬧著玩的。張一民聽到連長的命令后。馬上把二排的人都帶下了山脊。

「營長給困在山脊上了!你還愣著幹什麼?開槍啊!」張大海對著手中拿著槍還發愣的蔣輝大聲的喊道。實話說蔣輝的確被剛才鬍子建的死給嚇到了,鬍子建的血還掛在蔣輝的臉上,這些血還有著鬍子建的餘溫。張大海的一聲叫喊。把蔣輝一下子給拉回到現實,嚴超給困在了山脊上。這一下子就把蔣輝的注意力給引了過來。嚴超對他們一營的每一個人都很好,就像一個大哥一樣,蔣輝摸了一下自己的臉,蔣輝看了一下自己的手,手上全是血。鬍子建的血。血液一下子蔣輝就被這手上的血給點燃了,「鬼子!打死了我的營長,還要打死我們的營長!我要把我的營長給救回來!」這是蔣輝此時內心的唯一一句話。

蔣輝抓起二班鬍子建的集束手榴彈掛到武裝帶上,鬍子建拿著二班的集束手榴彈,一下子從山脊下面的安全地帶衝到了炮火連天的山脊上。他的手中握著一支安陽式步槍,他邊沖邊向敵人的戰壕處開火,子彈一顆一顆的打向敵人的戰壕,他的面目絕對的是猙獰的,安陽式步槍在蔣輝的手中跳躍著,子彈如洒水般的潑向敵人的戰壕。

第一團前線指揮部內。

「旅座,456高地給打下來了看他們高興的,唉!你怎麼不高興啊!」參謀長在一邊說道。

「高興什麼?那麼強大的炮火對456高地技了那麼長的時間,就算是只蒼蠅也差不多得給轟焦了,就不要說人了,再加上炮火的突然性上面的日軍來不及躲藏。一定傷亡傷重。面對一個連的傷兵袁偉的一連還能打不下來,這是最應該打下來的了,最重要不是在456高地,而是通往52高地的那條山脊,這個路要是奪不下來,那麼52,高地就打不下來,整個戰鬥的重點在這裡,52,高地打不下來,其他的都是白扯。」蕭遠點燃了一支香煙面戴愁容的說道。

「是啊!這才是最重要的。32高地才是重點。」參謀長也附合的說道。

一團旅座馬鋼才聽到這話也沒有再說什麼,人家說得有道理,你還找人家什麼碴啊。

「旅座!一連孔建國報告,袁偉他們在通往52高地的山脊上受到了日軍迫擊炮的攻擊。」

「什麼!還有沒有被摧毀的日軍炮兵陣是什麼,迫擊炮。」蕭遠聽后急切的問道,這個時候,如果不能很快的拿下通向52高地的那一條山脊,那麼整個進攻過程就都要停下來,攻擊部隊也要受到敵人火力很大的傷亡威脅。

蕭遠一把從參謀長手中奪過了步話機機筒。

「孔建國!我是蕭遠,你們那裡的情況怎麼樣?」蕭遠急切的冉道。

「報告!旅座,456高地的敵人都被我們給解決掉了,三個洞子除了一個洞子里的敵人不投降被我們給用手雷給消滅外,其餘的兩個洞子里的日軍都出來投降了,共計九個俘虜,現在正在押解的路上。但是山脊那邊的炮火很猛,我們聽得到,據剛才回來的戰士說,馬連長在讓脊上受到了日軍迫擊炮彈的攻擊,炮彈把山脊的路給封鎖住了,他們被迫停了下來。」孔建國在步話機中報告道。

「孔建國!你聽好了,你能判斷出這些日軍的迫擊炮彈是從什麼地方打過來的嗎?」蕭遠問道。

「我判斷的不是很准,我這裡有一個從3師炮兵部隊過來的士官志,他說這些炮彈是從左面那裡打來的,他說應當是這個地方,這裡可能是一個日軍未被我摧毀的迫擊炮陣地。」孔建國大聲說道。

「你告訴那個,炮兵,我不要他的估計之類的辭彙,我要的是肯定,最少也要八成的幾率準確!」蕭遠說道。

傾世蕭後傳 孔建國那邊在沉默了一會兒后,「旅座,他說他的幾率能達到九成。」

「好!」蕭遠扣上了步話機。

「傳令,向這個方位開炮。那裡還有一個未被我軍炮火摧毀的日軍迫擊炮陣地。」蕭遠向參謀長說道。

「是!」參謀長拿起了電話小「要炮兵陣地。「

3師炮兵陣地,一排排的大炮伸向了南方。「轟、轟、轟!」大炮開始了怒吼。

日軍的迫擊炮陣地上,「轟轟轟!」只有五門迫擊炮陣地的讓腰立時就陷入了一片火海之中,剛才還在歡射著的日軍的迫擊炮此時給炸得上了天,四分五裂,陣地上的日軍炮兵都被我軍的炮火給拋向上天空。

456高地山脊。

張一民爬到袁偉的身後。

「連長,我把步話機也帶來了,連長讓我們馬上給炮兵報告諸元,以便我軍的炮火的對其進行炮火打擊,這是3師炮兵部隊的標定員。」張一民對著袁偉說道,張一民的身後是一個3師炮兵部隊過來的一級士官。

「放屁,老子現在正挨炮呢,娘的,先讓他們把這些狗日日軍迫擊炮給老子掀嘍!」袁偉怒道,他正因為這些日軍的炮火而生氣呢冷不定張一民來湊了個鬧,結果讓袁偉給罵了回去,張一民也沒有敢再說什麼。

這時蔣輝一下子沖了出去,衝上了炮火連天的山脊。袁偉被這突如其來的變化給驚住了,他沒有想到蔣輝雲汀品礱陽步槍隻身衝上山脊六袁偉深知這個時候衝上山脊四高地進行衝鋒,意味著什麼,就算蔣輝不被打來的迫擊炮彈給打中,也會被對面戰壕里的日軍射來的子彈給打中,再者只憑蔣輝他一個人的力量也根本不會對對面戰壕里的日軍形成什麼大的威脅,但是蔣輝的速度很快。袁偉根本就沒有時間阻止他。

「轟」。的一聲巨響,一顆迫擊炮彈打在了山脊上,炸開的炮彈隨著爆炸捲起陣陣的泥土,拋向天空,並且掉了下來,這顆迫擊炮彈正打在蔣輝的面前,距離蔣輝很近,摔下來的泥土有一些都掉在了蔣輝的身上,蔣輝被這一顆迫擊炮彈的衝擊波給震了一下,身子一晃,但是蔣輝並沒有被迸飛的彈片給擊中。此時蔣輝的腦子裡全部都是嚴超的影子,他的心中只有一個想法就是把他們的營長給救出來,把對面戰壕里的那些王八蛋給送上西天。蔣輝並沒有停下,他扶了一下頭上被炮彈衝擊波給震歪了的鋼盔,腳下並沒有停下,還是向前衝去。

「娘的!快點兒機槍向戰壕里的日軍射擊,一定要把他們的火力給壓下去」。袁偉大聲的喊道,吳江這時已將自己的機槍給架好,子彈從機槍口中衝出來打向對面戰壕里的日軍。天空完全被夜幕給籠罩在一片黑色的氣氛當中,雙方的打刀的子彈交織成了一道火力網,飛奔著的蔣輝腳下賤起一陣陣的泥塵,他左右的樹木也都隨著打來的子彈而折斷,這些都是日軍飛向蔣輝的子彈打成的,顯然對面52高地戰壕內的日軍發現了蔣輝,但是對蔣輝的目的對面的日軍還不明白,這個時候衝上山脊,他一個人能幹什麼,戰壕里日軍的最高指揮官是一個。少尉。他雖然有點兒不明白,但是還是命令讓下面的士兵開槍射殺這個小不要命的中**人,可是蔣輝的命就是那麼好,多少顆飛向他的子彈都沒有打中他,只是在他的腳下和左右賤起泥塵和折斷不少的樹枝。

蔣輝越沖越快,很快蔣輝就過了山脊,衝過了那一道由迫擊炮彈組成的死亡之牆。

「連長!蔣兆這小子的武裝帶上掛著集束手榴彈呢!」吳民一眼看到蔣輝的身上掛著集束手榴彈就馬上向袁偉報告道。

「都朝戰壕里的日軍打,一定要壓住」。袁偉聽后馬上對左右的戰士們命令道,袁偉想如果蔣輝能把這捆集束手榴彈給扔進日軍的戰壕的話。那麼對正在受到阻擊的一連來說那就好極了,起碼能把直接威脅我軍前進的火力給打掉,這個小時候,蔣輝能不能達作戰目的是最重要的。

「媽的!沖啊」。張大海吼叫著,就跳起來要衝上了山脊,一班的戰士在聽到張大海的這一聲后都跳了起來要衝上山脊。但是這個時候,二排長張一民一腳就把沖在最前邊的張大海給跺到了,二排的其他戰士也都把一班的戰士給攔了下來,這個時候再衝上去只有去送死,必竟像嚴超和蔣輝那麼幸運的人不多。

蔣輝衝過嚴超的身邊,嚴超並沒有發現蔣輝沖了上來,還爬在那個炮彈坑裡躲著子彈呢,蔣輝也沒有停下來,而是繼續的向前衝鋒,他的眼睛當中多了一絲的理智,當那一枚迫擊炮彈在他的面前爆炸時。他的身子被衝擊波一震,他的腦子裡想起了,自己到底怎麼該如何的救出自己的營長。他這麼毛毛燥燥的就衝出來的。唉!正好自己的下裝帶上有一捆集束手榴彈,要是能把這捆集束手榴彈扔進對面敵人的戰壕里,那麼一定能把敵人對這條山脊的火力控制點給一舉摧毀。要救營長必須要先打掉這個。敵人的這個火力點,就算他衝到營長嚴超的身邊他們又能怎麼樣呢。還不是讓日軍的火力給壓得抬不起頭來。

這個時候,蔣輝已經明白自己要做的事情,他只有用他的速度和毅力來達到他的作戰目的了,蔣輝衝擊的速度很快,且不斷的變化著方向他進行的是之字路線,他也不明白當時為什麼會把鬍子建的集束手榴彈給掛在了自己的武裝帶上,可能是下意識的動作,想起了早年看過的電影上的英雄,炸碉堡,他邊沖邊把自己武裝帶上的集束手榴彈摘下來握在手中。

吳江的機槍怒吼著,袁偉帶領著其他的戰士向戰壕里的日軍進行著射擊,子彈帶著明亮的拽光飛向日軍的戰壕,日軍的士兵也對山脊下面的一連進行著火力壓制。還有一百米,八十米。五十米。四十米,三十米,好!蔣輝看著自己距離日軍的戰壕越來越近,心中默認著距離,在距離日軍戰壕三十米的地方,他突然拉開了集束手榴彈其中一個的引信。掄卧了自己的臂膀一下子向日軍的戰壕扔了出去,他的嘴中叫喊著」去你媽」。

只見這一捆集樂手榴彈在夜空中劃出了一道優美的弧線就落入了日軍戰壕的中間位置,然後蔣輝就感覺自己的鋼盔被什麼東西給用的力的撞了一下,「哨」。的一聲,他就一個仰面到了下去,是一顆飛向蔣輝的流彈打在了他的鋼盔上,由於子彈打來的彈道方向是向上的,所以只是在遇到蔣輝的鋼盔后被堅硬的鋼盔反彈到另一個彈道上去了,並沒有打穿蔣輝頭上的鋼盔,但是子彈的衝擊力還是把蔣輝給撞到了,蔣輝倒下后發現自己沒有受傷,就一個側滾就翻入了山脊下面的敵人射擊死角里去了。

「轟!」的一聲,扔進日軍戰壕的集束手榴彈在日軍的戰壕中就開了花,祜紅色的火焰翻滾著小几個被直接炸到的日軍士兵被拋手榴彈的衝擊波給炸上了天空。按說這蔣輝扔出的手榴對於整個戰壕內的日軍士兵並不會造成對全部的殺傷,但是這是集束手榴彈,而蔣輝拉開的手榴彈引信也只是拉開了一個手榴彈的,那些沒有被拉開引信的手榴彈在被引爆前就被拋到了別的地方,這些被拋飛的手榴彈就成為了第二波爆炸的爆炸點,這一下子就把手榴彈的殺傷力給提高了好幾倍,殺傷半徑也擴大。

「轟!轟!轟!」又是幾聲手榴彈爆炸的聲音,戰壕內的日軍死的死傷的傷,戰壕內日軍的汞品品摔官那個小少尉則是在第顆年榴彈爆炸時就被拋向了祟糊天空。一切平息之後,還只有幾個日軍沒有受傷,但是也被這恐怖的爆炸給嚇得愣住了。

「沖啊!佔領敵人的戰壕!」袁偉看到蔣輝的目的達到了。日軍的戰壕也陷入了一片火海之中,就下了達衝鋒的命令,並且一馬當先越過了那塊大石頭沖了出去。唉!這個時候,日軍的迫擊炮彈竟然沒有打來。山脊上敵人阻擊的炮火停止了,沒有了這道死亡之牆的阻攔,再加上對面日軍戰壕內的日軍死傷慘重,衝鋒的路上相對安全了許多。這個時候正是馮師的炮火向那個未被摧毀的日軍迫擊炮陣地發炮的時候,日軍的炮兵正在被我軍的炮火給蹂藺著。根本就有能力和時間再向山脊這邊發炮了。

「沖啊!為兄弟們報仇!為鬍子建報仇!」二班的戰士叫喊著沖了出去,衝上了山脊。

「殺啊!救營長!一班的戰士們在張大海的帶領下衝上了讓脊。

一連的戰士們在袁偉的帶領之下很快的就佔領了52高地日軍的戰壕。袁偉首當其衝一越沖入日軍戰壕上看到戰壕內還有活著的日軍。一個日軍士兵這個時候剛剛反應過來,本能的向袁偉舉槍,袁偉一梭子就把這個小日軍給打倒了,在袁偉的帶頭下其他沒有被手榴彈給炸死,的幾個日軍士兵都被沖入戰壕內的一連戰士打成了篩子,戰壕內外都是日軍的屍體,一片血腥的場面。嚴超被張大海背起,直接就給送下去了,他身中兩彈,一顆在左臂。一顆在屁股上。蔣輝也從山脊下面爬了上來,他除了鋼盔上被打了一個窩槽外和滾下時在臉上有一點划傷外。其他一點傷也沒有。

「把傷員都抬下去,其他的人進入戰壕。防止日軍的反撲」。袁偉沉著的下達著命令,「唉!張一民,那個3師的炮兵呢,讓他來標定諸元

「是!」張一民馬上從後面回答道。

那個3師的炮兵士官馬上就越進了戰壕內,這時。

「轟!轟!」幾聲炮彈的爆炸聲,在剛剛被我軍佔領的日軍陣地上響起,幾名一連的戰士被這突入其來的炮彈給卷上了天空,包括那位從3師過來的炮兵士官,這些炮彈都是從52高地日軍主陣地上的直瞄炮里打出來的,戰鬥一開始時這些直瞄炮為了隱蔽起見,日軍軍官就一直沒有讓它們開火,而此時日軍軍官看到陣地前的戰壕被我軍佔領后就命令直瞄炮向我軍開火,以殲滅和擊潰攻入戰壕的我軍,日軍的輕重機槍也一起向剛剛佔領戰壕的一連掃來。

52高地山腳下的戰壕內。

「娘的!怎麼又有炮彈打來啊!呸」。袁偉從泥堆里爬了出來,一邊抖著身上的泥土一邊吐著嘴裡的泥土,另外還一邊的罵著娘,二排長張一民被捲起的泥土埋得只有半個身子,他的頭朝下,正在用力的向外退著自己的身體。

此時袁偉所率領的一連正在受到32高地上日軍直瞄炮的炮擊。直瞄炮的準頭還是很準的小必竟是從2,高地上直接打來的。這時戰壕外內是一片狼籍,除了日軍的屍體還憑加了幾具我軍戰士的屍體,挖得有一人高的戰壕也差不多被剛才的炮彈給炸平了,只有十幾米還是不連貫的存在著,沒有被炮火給打中的一連戰士都爬在戰壕內。

蔣輝是剛剛越進戰壕時就被一顆打來的炮彈所掀起的泥土給埋住的,如果他要是再晚一點兒跳進戰壕的話,那麼他現在也差不多得從天上摔到地上了,他當時就感覺一片黑黑的東西朝他壓了過來,然後就被撲倒了,那種感覺就像是被活埋了一般。蔣輝從泥堆里爬了出來,臉上和頭上全是泥土,嘴裡全是泥巴,他的安陽步槍也被泥土給掩埋住了,此時的蔣輝有點暈乎乎的,都是炮彈的衝擊波給震的,剛剛才從生死線上回來把戰壕內的日軍給解決掉,這又差一點兒被直瞄炮給轟上天,他有一種劫後餘生的感覺。這時,其他的戰友也都在他不遠的地方抖落著自己身上的泥土。

就在蔣輝扒拉著開泥土找尋自己的安陽步槍時,在他一邊的一具被泥土半掩埋的日軍屍體突然手指動了一動,即而那個日軍屍體站了起來。他的頭上有一片血潰還不斷有鮮血從頭上流下來,流得滿臉都是血,血流得連他的眼睛都是紅色的,看上去就像是一具詐屍的屍體。看得出來他是被剛才的手榴彈給震暈過去的,頭部也受了傷,這時才醒過來。他的手中沒槍,但是握有一把刺刀,再看這個日軍士兵的眼神,那是一種赴死者的眼神,他的臉上沒有一絲的表情,蔣輝看到了這裡,立時加快了雙手在泥土中摸索的速度,他要儘快的把他的安陽槍從泥堆中扒出來,此時的蔣輝手中沒有槍,只有在腰間武裝帶上掛著的一把刺刀,蔣輝要想活命就得先幹掉這個日軍士兵。那個貝軍士兵用眼神注視著蔣輝。並且一步一步的向蔣輝走來,其他的戰友都在別的地方,根本就沒有看到這兒還有一個。未被打死的日軍士兵。

「帆」。日軍士兵啊了一聲還說了一句聽不懂的日本話,估計是「殺啊。之類的意思吧,隨著他的喊聲,他舉起了手中的的刺刀,朝蔣輝狠狠的插了過來,他面目絕對是猙獰的。他要蔣輝的命。

蔣輝一個側滾就到了滾到了戰壕的那一邊,躲開了插向自己的刺刀。他的安陽步槍沒有摸到,可能是被震到別的泥堆中了吧,但是目前有一個滿面血潰的日軍要殺自己,沒有時間找槍了,蔣輝翻起身並沒有站起來。而是採用半蹲的姿勢。他下意識的把他的刺刀從武裝帶上給拔了出來,拿在了左手中。

看來這個小日軍士兵的神智可能被剛才的手榴彈給震得不清了,他的一刺力道是有了,速度和準頭就差了一點兒,要不是速度慢了一點。那麼當時摸槍加發愣的蔣輝也不會輕意的就躲開了這一刺刀。

「啊」。那個日本士兵又舉起了自己的刺刀朝蔣輝刺來,這一次這個日二」小度和力量都很大。準頭也很准,自朝蔣輝的胸口刺來十躍而起,腰肢一閃,日軍士兵的刺刀刀鋒被蔣輝給閃開了,而蔣輝的刺刀同時也划向了日軍士兵的腹部。

「哧!」的一聲,蔣輝手中的刺刀就刺入了日軍士兵的腹部,「啊。日軍士兵發出兩個啊聲,一把抱住了蔣輝的腰,是死死的抱住那種。蔣輝的左手被抱在了裡面,抽不出來,但是右手還是能動的。這時只要蔣輝用右手無論是用拳頭還是用掌,無論使用什麼動作打向日軍士兵的頭部都能將這個日軍士兵打倒或者是打暈,蔣輝的力量還是很大的,這些都源自這一年來在部隊的練,可是蔣輝在看到這個。日軍士兵的眼睛后他愣住了,這是一種什麼樣的眼神,一種執著。一種視死如歸把身家性命拋諸腦後。與敵人同歸於盡的眼神,蔣輝看得出來這個日軍士兵現在是以死相搏。

可是現在蔣輝的右手就是動不了,只能任由這個日軍士兵抱著。日軍士兵一下子抱著蔣輝就摔到了地上,蔣輝被壓在了日軍士兵的身子下面,他的脖子被日軍士兵的雙手死死的掐住了,蔣輝伸出自己的兩隻手想去推開他的手,但是他的手就像一雙鉗子一樣的緊,推都推不開,蔣輝就感覺自己的呼吸是越來越困難,他想喊其他的戰友來但是發不出一點聲音。就在這個緊張的時候。那個日軍士兵突然一下子側身到了下去,他的兩隻手同時也鬆開了蔣輝。

蔣輝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吳民站在他的面前,「你不打死他。他就打死你!不要對他們手下留情吳民說了這麼一句話。

原來,吳民在抖落自己身上的泥土時擰頭看了一下蔣輝方向的情況。就看到了蔣輝和那個日軍士兵在搏鬥,起先由於炮彈打來,大家並沒有聽到他們搏鬥的聲音,所以只有吳民看到了,於是就在蔣輝被日軍掐著脖子的時候,他馬上趕了過去,用他的安陽步槍槍托一下子就敲在了那個日軍士兵的後腦上。那個日軍士兵一下子雙手抱著頭就倒下了。

吳民用的勁不算太大,但是用得傢伙什狠了點,用的是安陽步槍的槍托。而且是用愣角部分擊中的那名日軍士兵的頭部,那個日軍士兵這時交沒有暈死過去,但是痛他得抱著自己的頭到在地上,吳民把安陽步槍的槍口指向這個。日軍士兵。「媽的!投降!」

突然那個日軍士兵抬起他那流滿了鮮血的頭,一下子越了起來。直接的撲向了吳民。一梭子子彈衝出槍膛。那名日軍士兵的胸口被安陽步槍飛出的子彈打得血肉模糊,隨著槍聲的停下,日軍士兵張著他那大大而又血紅血紅的眼睛慢慢的倒了下去,一把刺刀還插在他的腹部。刀把直飛的向著黑黑的夜空。

「媽的!死硬的日本小鬼子!」吳民一邊說著一邊在那個日軍士兵的屍體上狠狠的踢了一腳。

蔣輝站直起了自己的身子。但是又馬上低了下去爬在了地上,因為一顆打來的直瞄炮彈就在他的附近爆炸了。這是蔣輝第一次和真正意義上的敵人搏鬥,完全是以命相搏的戰鬥,這一場搏鬥雖說自己差一點就讓敵人給掐死,但是這條命還算是保下來了,可是這一場搏鬥確在蔣輝的心靈上引起了巨大的震航,

是啊!吳民的那一句話說的對極了,「你不打死他,他就打死你,不要對他們手下留情

在戰場上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手中都有槍,你不開槍他就開槍。只有打死他你才能活下去。這是戰場上不變的道理。也是戰場上不變的法則,什麼叫戰場上的英雄,什麼叫奮勇殺敵,什麼叫浴血奮戰,都是兩個字「屁話」戰場上的搏鬥都是屠殺。就是殺人,在和平的社會中你殺人是犯罪,而在戰場上殺人不光不是犯罪還是立功,那才就叫奮勇殺敵,這就是兩者不同的境遇。

蔣輝很後悔當時為什麼沒有把右手掄圓了給那個日軍士兵一下子,這樣就不用吳民幫忙了,是啊!那各日軍士兵在那種戰友全部陣亡的情況之下,只有一把刺刀還沒有忘記戰鬥,那怕是面對手持安陽步槍的吳民,他還是依然撲向吳民,以死相搏。而我確在有利於自己的情況之下愣住了,一下子陷入了被動的境地,相比之下,這名日軍士兵的戰鬥精神讓蔣輝素然起敬,雖然他是敵人。在戰場上對敵人的手軟就是對自己的殘忍,不為別的,只因為他們的名字叫做「敵人

「連長!不好了!3師炮兵過來的那個同志不見了剛剛從泥土堆里退出身子的二排長張一民對著袁偉說道,他的臉上和身上全是泥巴。他四下看了一看,沒有看到那個跟在他身後的巧師炮兵。

「不用找了,你找也找不到了,他剛才上天了,估計剛才下來的那些殘肢里有他吧袁偉說道。

「啊!那我們怎麼向上級報告by1高地上的目標諸元呢,上面還等著呢張一民驚道。

「老子知道!娘的!這些該死的小鬼子。什麼時候開炮不好這個。時候開***那門子炮啊。」袁偉罵道,但是說完了他又感覺自己剛才說的話好笑,這個時候敵人不開炮,那敵人還不成了傻子了,隨後他借著閃起的炮彈光看到張一民的臉色有點害怕。「娘的!你怕個啥!不是還有我們呢

「連長咱們不太懂這些諸元度啊。張一民為難的說道。

「狗屁。老子來,老子已前在軍校時就是學的炮兵,快點!***把那台步話機給老子找來袁偉嘴裡罵道,袁偉曾經當過炮兵,上軍校時學得也是炮兵,只不過在後來被分到特種大隊里來了,標定大炮的射擊諸元這點小事,對於學過炮兵的袁偉來說實在是小菜一碟。

張一民馬上爬著出去找那個剛才還跟在他身後的步話機員了。

「轟」。的一聲。一發直瞄炮的炮彈直接就落進了戰壕內,一名四班的戰士被炮火給轟上了天,李樂也被枚炮彈的彈片給划傷了,傷在大塊彈片插講了他的大腿里,懷好讀塊彈片不大。彈。心下穿討肌肉一下子就扎進了泥土裡,李樂都能看到彈片鑽進泥土裡揚起的泥塵,李樂當時就感覺自己的後腿上熱了一下。接著就是相對的前腿位置熱了一下,即而從這兩個地方傳來疼痛的感覺,他的腿一軟就倒下去了,李浩和吳江馬上衝上來,給他包紮。

啊呀!哇」的一聲李樂就哭了起來。

「沒事兒,沒傷到骨頭,你別哭啊!」李浩一邊給他包著紗布一邊安尉著李樂。

「唉!你別在哭了,要是劉天在的話,估計又要嘲笑你了,你一哭,他准拿你開涮。」吳江也在一邊說著李樂。

李樂一聽劉天,立馬就不哭了,因為劉天和他關係不錯,剛才劉天頭部受傷,雖說不是什麼大傷,但是劉天被送下去的時候,他還真有點捨不得。

另一斑

「標尺3口,5…」放」」袁偉手中拿著步話機筒熟練得說著炮兵的諸元術語,他正在向3師的炮兵部隊報告著52高地日軍的火力點諸元。「好!成功摧毀目標!下一個目標標尺37,8,」

52高地上時不時的升起掛紅色的火焰。52,高地上的日軍工事不斷的被我軍的炮火所擊中。首先倒霉的是那幾門直瞄炮,袁偉對那幾門直瞄炮恨的是牙根痒痒,同時它的存在也是對戰壕里的一連最大的威脅,所以首先要幹掉的就是它。雖說炮彈打來的密度很最多時才只有三發,但是準確率極高小這些都是袁偉報告諸元準確立的功,不出二十分鐘32,高地上的日軍火力點、碉堡、直瞄炮、觀察點大部分都被我軍的炮火給掀了起來。

52高地日軍指揮部內。

一個日軍大隊長站在觀察口前用望遠鏡向外觀察著整個陣地的情況。這個人正是52高地上的日軍最高指揮官小口浩男。

當他看到自己精心設計的火力點及碉堡被中**隊的炮火一個接著一個的掀起來。他的心是不時的就哆嗦了起來。太可怕了,照這個打法。不出半個小時,52高地上除了那些還沒有開火的兩個機槍火力點外其他的不都得完蛋了。想到這裡小口浩男本來就很緊張的心理這時就更加的緊張了,想想在臨進入52,高地前,長官親自為他和他的部隊送行,對他關照這次佔領32,高地和456高地這個任務。對於帝國能否抵擋住中**隊的進攻佔有多麼重要的意義,一定要把這兩個陣地給守住,這是一個很重要的任務,看領上司對自己是多麼的器重啊。想到這裡小口浩男的心裡就更加的增加了他堅守52,高地的決心。誓與陣地共存亡。

「不對!中**隊的炮火準頭太准了,一定有他們的炮兵觀察哨,要不然他們一次就只會打來幾發炮彈,他們的大炮不會打的那麼准。」小口浩男把望遠鏡放下。

「我看也是,最大的疑點就是那一段被中**隊佔領的戰壕,那裡一定有中**的炮兵觀察哨!我早就說過那條山脊很重要,不能丟。」一個少尉軍銜的日軍附合的說道。「情況就是這樣,對那一條山脊防守的最好辦法就是由迫擊炮的炮彈組成一道火力網,你看地形除了設計一條戰壕,別得都不行小可是那個迫擊炮陣地在二十一分鐘前已經被中**隊的炮火給毀掉了。我看現在一定要把那一段失去的戰壕給奪回來。打掉中**隊的炮兵觀察哨,這樣才能把32高地給守住,中**隊的炮火太利害了,436高地那裡都被中**隊的炮火犁了好幾邊了!大炮一戰爭中對士兵最大的威脅!小口浩男漠然地說道

「我看行!來人,給我把上衫尺叫來!小口浩男擰頭對著勤務兵說道。

沒有一會兒的功夫呢,一個渾身充滿了力道的年輕日軍上尉軍官跑步進入了指揮部內。

「報告!上杉尺奉命前來!」一個低頭。來人正是日軍突擊隊長上衫尺。日軍第7師團參謀長是他的親叔叔,也因此上杉尺在工作和作戰中都比別人要做得認真做的好,因為他不想讓別人說什麼,很快得他在這就得到了大多數人的信任和尊敬,同時也當上了全大隊戰鬥力最強的突擊隊的隊長。

「上衫!交給你一個。任務。你看,我軍現在的陣地前,有一段戰壕被中**隊給奪去了,戰壕內的帝國戰士全部壯烈犧牲,佔領戰壕的中**隊在那裡建立了一個炮兵觀察哨,現在他們的炮火正在向我們主陣地上的各個小火力點和碉堡及直瞄炮開火,現在我們陣地面臨著巨大的危險。小口浩男一邊說著一邊把望遠鏡遞給上衫尺,讓上衫尺看一看陣地前的情況。

「大隊長閣下,我剛在在前沿都看到了。您是不是讓我們上,把那一段被敵人佔領的戰壕給奪回來小重新奪回對那條山脊的控制權。」上衫尺精明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