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沒有選擇驚動楊青他們,反而是直接撂下鋤頭就往村裏跑。

眼看着已經到達村裏,離田間地頭比較遠了,青年男人撒開嗓子就開始大喊。

“不好了,出事了,有人在毀我們的莊稼呀,快出來呀,大家快去抓人啊!”

在這個時候,莊稼可是救命的東西,可以說是比命還要重要。

村民們是絕對不會允許莊稼被毀壞。

因爲他們覺得,東西吃了不可惜,若是毀了話就非常可惜了。

所以,就在青年男人才吼了一嗓子,不少的村民一邊穿衣服,一邊從自己的房間跑了出來。

在跟青年男人匯合之後,聽他解釋了一番。

知道了事情的來龍去脈,一羣村民扛着鋤頭,滿臉怒火的就往地裏氣勢洶洶的走去。

陳逸就是被村民們弄出的動靜給吵醒的。

想了想,陳逸就翻身下牀披上衣服也走了出去。

站在大門外,看着村民的大部隊,陳逸的心中生出了一股不好的預感。

陳逸想來都知道自己的直覺是比較準的,所以便想也不想地擡腳跟了上去。

一直來到地裏之後,看到被村民圍着的楊青衆人。

陳逸這才意識到剛剛究竟發生了什麼。

看着地上已經被踩到泥裏的莊稼,陳逸心痛不已。

這些東西可都是糧食啊,結果糧食就被這羣人給這麼糟蹋了。

現如今糧食有多金貴,所有人都是知道的,現在看到這一幕,陳逸怎麼可能會不生氣呢。

只見陳逸他滿臉的怒火,一步步的從村民讓出的小道中,往楊青那邊走去。

其實這會兒楊青他們也懵了,到現在都沒有反應過來,剛剛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也就是村民們的行動迅速,所以讓楊青他們來不及跑,就被逮了個正着。

這會兒楊青看着正一步步靠近自己的陳逸,心中一緊。

腦子不由自主的就回想起,他之前在紅衛兵那裏受過的罪。

好萊塢從動畫開始 而他受的這些罪都是拜眼前之人所賜。

想到這裏,楊青也不害怕了,便用仇恨的眼神看着陳逸。

陳逸看到了楊青看向自己的眼神,發現這個楊青到現在還不知悔改。

忍不住冷笑一聲道:“楊青,沒想到你去了一趟村委哪裏,回來之後還是不知悔改。”

“同一種錯誤竟然犯了兩次,怎麼,你是覺得我們發現不了你是嗎?”

聽到陳逸的話,楊青剛剛生出的仇恨瞬間消失,更多的則是懼怕。

“陳逸,你在說什麼?我不明白。”

見楊青還準備狡辯,陳逸直接冷聲說道:“你以爲你胡攪蠻纏就能夠躲得過去嗎?”

“我告訴你,你這次的情節比上一次情節還要嚴重,竟然毀壞了這麼多莊稼,你就等着被收拾吧。”

本來還有些害怕的,楊青這個時候不知道因爲什麼突然不害怕了。

抱着破罐子破摔的想法,楊青大言不慚的說道:“陳逸,就算我毀壞莊稼了,那又怎麼樣。”

“大不了還把我送去村委那裏啊,反正老子又不是第一次去了。” 聽到楊青這無賴一樣的話,陳逸徹底被氣笑了。

“楊青,看樣子之前在村委那裏你可沒有受罪啊,不然怎麼還這麼不長記性呢。”

“你說錯了,我這不是沒受罪,而是老子不害怕你們,你們想幹嘛就幹嘛吧。”

“不管你們使什麼手段,老子都受着,來吧。”

在說這番話的時候,楊青雖然表面上一副不怕死的樣子,其實心裏比誰都慌。

陳逸剛開始也被楊青這副淡定的樣子給騙了。

就在他爲難,不知道該怎麼解決這件事情的時候。

陳逸突然看到了楊青那微微顫抖的指尖。

便立刻明白楊青也不是他表面上表現出來的那麼淡定。

其實也只是在打腫臉充胖子罷了。

明白之後,陳逸便神祕的笑了笑。

“楊青,既然你都這麼說了,那我要是不把你送到村委那裏,可就對不起你剛剛說的那番豪言壯語了。”

楊青一聽到陳逸還打算把自己送到村委那裏,心突然猛的跳了一下。

不過很快又平靜下來了。

他努力的安慰自己,反正他已經去過那裏了。

就算自己再去一次,也沒什麼大不了的,經歷過一次之後,也就不覺得有那麼可怕了。

不過,陳逸下一秒說的那句話,直接讓楊青有點崩潰了。

“不過,你上次已經去過村委那裏了,結果出來之後竟然還敢再犯,而且情節還更加嚴重。”

“由此可見,村委那裏不能讓你改過自新,既然這樣,那就不要讓村委把你帶走了。”

楊青聽到這裏,鬆了一口氣。

結果下一秒聽到陳逸接下來的那句話,楊青差點因爲一口氣沒喘上去,猝死過去。

“既不能送到村委那裏,不如這樣吧,直接把你送到鎮上得了。”

“我覺得鎮上肯定有主持公道的人,那裏的人一定會更加的公正嚴明,不錯,不錯,我覺得我這個想法挺好的。”

這話一出立刻引起了在場上大部分村民的贊同。

“可以可以,陳小子的這個提議,我覺得挺好的。”

“我也同意,這幾個小混混已經成了慣犯了,若是再不嚴加懲治的話,以後會給咱們村子招來大禍的!”

“同意!”

“我也同意!”

……

因爲越來越多的人贊同,一些本來還有些因爲沒有破壞到他們家的田地。

又覺得楊青現在的樣子太不可憐,所以不忍心的村民,也開始動搖了起來。

畢竟人都是自私的,只要是觸碰到他們的底線和利益,他們都不會讓這種事情發生的。

這個時候的楊青和他身後的那些小混混,都被陳逸的話給嚇傻了。

看着眼前的這架勢,陳逸應該是要來真的了,

意識到這一點之後,楊青立馬就害怕了。

他不怕村委會,就怕陳逸會把他給送到鎮上去。

他在鎮上人生地不熟的,也沒有一個能求情的地方。

要是真去了,那還不死在那裏嗎。

他可是聽說過,鎮上的鎮長可是一個剛正不阿,鐵面無私的人。

一旦自己落到鎮長手裏,恐怕不死也要脫層皮了。

所以這會楊青是真的後悔了,於是便立刻轉過身。

看着站在一旁的陳逸說道:“陳逸,逸哥,大爺!求求你放過我吧,我知道錯了。”

“我以後再也不敢做這種壞事了行嗎?求求你不要把我送到鎮上去。”

“我聽說鎮長可是非常狠的,我怕我去了就再也回不來了呀。”

有了楊青帶頭,他身後的那些小混混們再也堅持不住了。

直接撲通一下跪在地上,齊齊的求饒。

“陳哥,求求你了,不要把我們送到鎮長哪裏,我們要是去了鎮上,恐怕就會死在那裏了。”

“是啊陳哥,只要您能放過我們,我們以後一定會洗心革面,重新做人的!”

陳逸沒想到一句要把他們送到鎮上的話,竟然對楊青他們的威脅如此之大。

更沒有想到的則是他們竟然如此害怕被送到鎮上。

“差不多就行了,求我也沒用,這件事情就這麼定了吧。”

“你們也別太害怕了,鎮長不是吃人的怪獸,只要你們好好反省,知錯就改,一定會沒事的。”

但是接下來不管陳逸怎麼解釋,楊青他們都沒有聽到心裏去。

就一個勁兒的求饒,求饒到陳逸這個當事人都煩了。

шшш _тtκan _¢○

陳逸不耐煩的揮了揮手。

“楊青,你跟你的兄弟們現在最好安靜下來,不要再吵了,不然的話,我現在立馬就把你們送到鎮上去。”

果然還是這個威脅比較有用,在陳逸的話音剛落下的那一刻。

楊青他們像是被一隻手扼住了喉嚨似的,一句話都不說了。

陳逸想了想還是準備徵求一下村民的意見再做決定。

於是便開口問道:“各位給禍害了田地的大叔大嬸們,這楊青他們也道歉認錯了,不知道你們願不願意原諒他們呢?”

陳逸的這個問題,問的直白又爽快,而那些被問到的村民們回答的也挺爽快的。

“不,我們不願意,我們是不可能原諒他們的!”

率先說話的就是發現楊青他們的哪位青年男人。

只見他態度激動,看向楊青他們的眼神都惡狠狠的,恨不得從他們身上咬下來一塊肉似的。

而其他人也同樣是這樣的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