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甚至想到了這會不會是闇冥的陰謀,故意讓大軍一路毫無阻礙地進駐到阿里戈郡,在通過不斷地佔城駐兵的過程中,讓穆野王的大軍分而化之,然後以迅雷不及盜鈴之勢,絕地依託地利的優勢反擊,將大軍各個擊破!

但最後的出現的事實證明,穆野王的擔憂根本就不存在。因爲本就是被暗魔暗中收買的人手謀奪到的阿里戈郡,無論是在軍中還是平民的心中都一直沒有得到一種認同感。

更何況,失去了劉通50000多精銳鐵騎之後,阿里戈郡原先在軍中爲闇冥所驅使的人手幾乎已經全數消亡了,根本難以掌控大勢!

穆野王的威名也不止是在烈焰帝國內響亮,在整個阿里戈郡的平民心中,穆野王的個人威望已經遠遠地超過了他們對暴風帝國大帝的敬畏,在暴風帝國一夕沒落之後,現在這種感覺更是如此了!

所以,聽到了穆野王親率大軍來掠城的消息,幾乎所有殘存在城內的士兵、軍官、城主都失去了依城而守的鬥志!

因爲這種擔憂,穆野王一度下令讓莫天的先鋒營進軍的速度放慢一些,再放慢一些!

而因爲對這種毫無漏點的先鋒戰役的厭倦,加上莫天也看到了身下的這5000多人已經明顯地產生了一種浮躁的情緒,驕橫的表情已經**裸地在每一次兵至的城主舉城而降的那一刻盡顯無遺了!

拿下了離阿里戈郡城最近的最後一個城池,莫天就不顧手下這羣驕兵的不滿,徑直下令原地駐紮了!

當後續的大軍全部來到的時候已經是天已經完全黑了!

在接收了城主印信之後,亦是知道了阿里戈郡城內還有着3萬駐兵的軍事情報!

“三萬守軍,在五六萬的攻城大軍的威脅也應該不至於像這樣毫不抵抗,直接開城投降了吧!”莫天仰面倒在城外的一處小山包上,美美地欣賞着夜色,心中期待着!

似是看出了先鋒營已經產生出來的驕氣,穆野王也甚至驕兵必敗的道理,隨即就將莫天的先鋒營調撥到了大後方管理軍需去了!

對於這個調令,莫天雖然感到一陣無奈,但是鑑於和穆野王也是老熟人了,這個面子是必須得給的!要不然,讓在烈焰帝國軍士中有着極高威望的鐵血軍神被自己給頂得下不來臺,這個後果莫天雖然不在乎,卻會讓他更加的難做!

停軍休整,讓這些變得有些浮躁的士兵都平靜了下來!

戲劇性的是,在穆野王親率5萬大軍攻到阿里戈郡城之下的時候,幾乎和之前莫天的先鋒營所經歷的那樣,阿里戈郡城中的三萬兵丁雖然爲數不少,卻大多都只是老弱病殘。在象徵性地抵擋了一次烈焰帝國軍隊的攻勢之後,成功守住了城關的阿里戈郡兵卻出乎所有人意料地大開中門,在阿里戈郡城城主的帶頭下,沿着城門跪伏了一地,再一次投降了!

至此,整個阿里戈全郡都完整地納入了烈焰帝國的版圖!而在這次的反擊戰中,烈焰帝國軍士的傷亡竟然都沒有超過一千人,可以說是幽燕之地千年歷史以來最爲成功的一場戰役了!

在大後方,聽說了前軍戰事的莫天心中的抑鬱之情一下子就減輕了許多,反正都一樣是沒有大規模的廝殺對戰,這戰場對於莫天的吸引力也就大打了折扣……

如此一來,莫天對沒有身居前線的失落感也就隨之消失了!

拿下了整個阿里戈郡,佔據在這片幾乎和烈焰帝國北部行省規模彷彿的區域中,消化這些原暴風帝國的故民、整合全郡的各種日常雜務,更重要地是通過這些行動來將這阿里戈郡真正地融合到烈焰帝國的版圖中,就成了重中之重!

十多萬的軍士,被穆野王分駐在各個城池內。使得穆野王的身邊就只剩下了不到一萬的軍事力量!很顯然,這樣的實力根本就不足以支撐一場大的戰役,想要再次爲帝國開拓疆土的願望是決計實現不了的了!

但是,不管怎麼說,拿下了阿里戈全郡之後,穆野王心中也是一陣喜悅!唯一讓咱們的大將軍不滿意的地方就是這阿里戈郡內的闇冥勢力就像是一瞬間從空氣中蒸發了一樣,讓對闇冥怨念甚深的穆野王一度氣得發狂……

在烈焰帝國大帝華龍騰發佈了一道檄文,向着整個幽燕之地的各個實力宣佈了阿里戈郡成爲了烈焰帝國下轄的一個郡城的時候,緊隨着而來的是幽寂鎮所有勢力——獵殺者公會同樣向各大勢力聲明瞭放棄整個幽寂鎮的所有權,並將其無條件地附送給烈焰帝國!

一時之間,烈焰帝國的聲威上漲很快,隱隱有幽燕之地第一勢力的氣派了!

幾天的時間,整個幽燕之地的上空隨處可見那飛舞着的信鴿的影子!各個勢力都在這開始變動的大陸來臨之際,爲自己一方的勢力謀劃着……

因爲前方大勝,這天從烈焰帝都城內一列輕騎,擎着烈焰皇室圖騰的旌旗在風中飛揚着向着阿里戈郡的方向飛奔而去!

三天的功夫,這列輕騎就在北距城邊軍大將張正彪的親自護衛下來到了那座新近收復的阿里戈郡城之中!

無他,這列帶着烈焰大帝華龍騰聖旨的使臣在穆野王的陪同下,在全部郡城的駐守軍兵面前宣讀了帝國對這些有功之士的賞賜!

北距城城主慕戰,晉升帝國一等侯爵!

虎賁郎將張正彪升級爲虎威將軍!

城衛軍大都統趙鐵虎晉升三等侯爵!

除卻這上述北距城中的三大巨頭晉升二連跳,三連跳之外。在所有的出戰人員中,全軍無論是將領還是普通的士兵都晉升了一個軍階!

就連莫天也因爲他先鋒營所在的重要位置,一日之內連下數城!直至在最後一道阿里戈郡城之前,幾乎所有的功勞都被莫天這個先鋒官佔據了大半!

雖然,這時一場沒有硝煙的勝利。但是,莫天的功勞卻是實打實的!在穆野王上書烈焰大帝華龍騰的密信中,甚至強力地推崇了此番莫天在北距城至阿里戈全郡戰役中所產生的作用,所立下的功勞是當之無愧的第一!

可以說,這樣的功勞面前,就算是烈焰帝國封莫天一個公爵之位都算不得誇張!但是,因爲莫天真實身份的緣故,自由聯盟莫家嫡系的出身卻限制了這種高位的可能!

在華龍騰的幾經思量下,最終還是定下了對於莫天的封賜:烈焰帝國一等榮耀侯!

顧名思義,就是極度尊崇,卻沒有任何實職的虛位。

很顯然,對於華龍騰的這個封賜,莫天並不會覺得會有任何的興奮!名利,這些在一心追求武道的莫天心中連個屁都算不上!

就算是給他一個皇帝位來做,莫天都不屑爲之!世俗的權力,終究是比不得那能夠改天換地的實力的! 烈焰大帝華龍騰的封賞聖旨是徑直在阿里戈郡城裏面宣佈的!沒有出現在阿里戈郡城第一線的莫天卻不知道此時此刻穆野王卻正將要爲一件於他密切相關的事情頭疼着!

阿里戈郡城的城主府內,這裏依舊還是阿里戈最高的行政長官處理公務的地方,但是因爲烈焰帝國新任的阿里戈郡行政官員還沒有上任,這裏就成爲了北征大軍臨時的辦事處了!

作爲這座城中最有權勢的一個人,穆野王雖然不在意這些形勢,但是卻只能在這個城主府內維持穩定!

此刻,穆野王獨自一個人坐在那大氣的城主寶座上,手中正拿着一疊文書在翻閱着。

阿里戈郡城內的情況,比穆野王想象地要嚴重許多。因爲闇冥策動暴風帝國動亂之後並沒有立即對地方進行很好地治理,現在原暴風帝國所屬各地都出現了各種輕重不一地動亂!

這原本就處於整個幽燕之地最北部的邊域——暴風帝國的生氣一下子就低迷了很多,許多地方就像是一個未開化的蠻荒之地一樣!

因爲各種動亂,雖然總的來說在暴風帝國的境內是闇冥的勢力掌握着對各個地區的大勢,但是卻有着許許多多的中小勢力在這片地盤上有着屬於自己的一畝三分地。

複雜的勢力分佈,讓穆野王手下的一支各大勢力都有所瞭解的力量——幕府衛有了可乘之機!

可以說,滲透在幽燕之地各個勢力區域之中的幕府衛是穆野王獲取各方情報的重要來源。

幕府衛的強悍之處並不僅僅只是體現在情報之上,他們之中的每一個成員的實力也尤爲強悍,幾乎都能夠和帝國皇家武者學院的畢業生相比美。

這隻力量的存在幾乎是被穆野王擺在明面上的,但是至於這隻幕府衛的人數規模到底是多少,就連烈焰帝國的一國之主華龍騰都無從知曉!

這個祕密僅限於只有穆野王一人。

別的就不說了,現在穆野王的親衛營之中,就有近一半的人是幕府衛的成員!

這時候,穆野王帳下一個其貌不揚的士兵信步推門走進了這間全郡城中最爲高貴的書房內。

聽着這位士兵進來的腳步聲,穆野王的神色並沒有任何的變化,似乎是一點都不介意這個士兵的唐突、魯莽!

空蕩蕩的書房內,僅有這穆野王和這名親衛兩個人存在着。但就算是如此,該名親衛依舊還是謹慎地打量了一遍周圍的環境,再一次確定了沒有任何的耳目之後,他才恭敬地一步步走到正伏案翻閱着重要文書的穆野王的身前,遞過去了一隻小巧的竹筒放在案上,而後向後退了幾步:“家主,這是幕府衛傳來的最近的一次消息!”

毫無疑問的,這名親衛就是之前所說的幕府衛的成員之一了!

因爲幕府衛一直是穆野王的私人武裝力量,所以每一個幕府衛的成員都從來只是稱呼穆野王爲家主,而不是帝國的大將軍!當然,在一般的正式場合下還是要改過來的!

“嗯!”穆野王淡淡地點了點頭,輕輕地合上了手中的文件,伸手將這絕密的情報拿在了手中!

拆開了竹筒的活塞,穆野王從竹筒內取出了記載了所有情報的薄薄娟紙!

三四頁的紙張上寫滿了蝌蚪般大小的文字,穆野王一字逐着一字地細細看着。

開始的兩章只是記載了一些幕府衛在暴風帝國各地所蒐集到的各種軍事情報,其中並沒有任何太大的價值!畢竟這各個城池中主要的力量都被闇冥勢力牢牢把握着,別人根本就無法插足進去!所以,穆野王一直沒有任何的反應。但是到了第三章娟紙上,穆野王的臉色就漸漸開始沉凝了下來!

無他,因爲這張娟紙上記載了一些由駐在暴風城中的幕府衛得來的消息。

暴風城,這座和烈焰帝都相提並論的舊時暴風帝國的王城,此時此刻還依舊依靠着暴風帝國王室的那點僅存的實力在苦苦支撐着,這也正是在幽燕之地上各個勢力還沒有對外宣佈暴風帝國解體的原因!

這薄薄的娟紙上,記載的信息的價值對一個敵對國的大將來說其實並沒有任何的價值,不過是一些在暴風城內發生的一些勢力糾葛罷了!

但是,這字裏行間突出的一個人名卻讓穆野王忍不住皺了皺眉頭!

“莫毅!”

是的,就是莫毅,莫天這一世身份的父親!

從開篇起就曾說過,莫毅在幾個月之前就帶着莫家的商隊到暴風帝國和皇室交易從幽暗森林內獲取的資源。

原本依仗着自由聯盟五城主之一的莫家,和暴風帝國的皇室交易的話是根本就沒有什麼可以擔憂的。但是由於暴風帝國內部突然毫無徵兆地出現動亂,導致現在暴風帝國王室的掌控力緊緊只侷限於帝都一城之後,那時已經被困在了暴風城內的,莫毅一行人就被各地闇冥掌控的勢力堵住了會自由聯盟,莫家的歸途!

沒有了地方上的支援,淡淡憑藉一個帝都根本就無法讓暴風帝國將莫毅帶來的所有貨物全部吞下!

王室無法消化,莫毅所攜帶的諸多貨物就根本無法銷售出去。動輒上千萬量黃金價值的資源一直襬在哪兒,讓暴風城中的各個世家都看紅了眼……

試想一下,若是有一個人他總是將一大堆金銀財寶擺在你的面前晃盪着,而且只要你一伸手就可以觸摸到這些實實在在的財富,這是一種何等的誘惑啊!

尤其是對於這些世家來說,雖然暴風城內的各個世家除了暴風王室之外,底蘊都無法和自由聯盟五大世家相提並論,但是卻對這些資源無比的眼熱!

若不是有着莫家的這塊金字招牌震懾着,這些爲了家族發展大計的世家家主肯定會不顧一切地想莫毅一行人伸出罪惡之爪的!

事實上也確實是如此,穆野王看着他手中的娟紙,那上面清楚明白地寫着:莫家商隊在暴風城中遭受了一股不明勢力的襲擊,商隊所攜帶所有貨物都被暴風城中各個世家瓜分一空!莫家二爺莫毅不知所蹤…… 莫毅的失蹤按道理上來說對於身爲烈焰帝國大將軍的穆野王並沒有什麼關聯。

自由聯盟五大世家雖然勢力龐大,但是執掌一國百萬雄兵的穆野王也絲毫不弱。但是莫毅的身份卻由不得穆野王不重視!

莫毅=莫天的生身父親。而莫天,在穆野王的心目中的分量就足以抵消莫家全部的勢力了!

看到這個情報,穆野王首先想到的是該如何儘快地將莫毅的下落找到。別的不說,就說他那顆掌上明珠現在分明就是一顆心都掉在了莫天的身上。

財閥大人的心尖寵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穆野王甚至覺得自己將來還會和莫毅結成兒女親家!

雖然他並不知道莫天千里迢迢獨自一人來到烈焰帝國求學的原因,但是穆野王結合着莫天表現出來的那驚人天賦,就已經斷定了莫天在莫家或許有着一種獨特的地位。

什麼修煉廢柴之類的稱呼既有可能是莫家爲了掩飾莫天天才光環的一個障眼法而已!

任穆野王再如何地睿智,也無法想象到莫天的靈魂來自於另一個世界,而且還帶着一身的作弊器!

“通知大陸上所有的幕府衛,我要儘快知道莫毅的消息。並且,要盡一切可能保證他的安全!”穆野王緩緩地放下了手中信紙,面色嚴肅地對這個負責情報聯絡的幕府衛吩咐道!

“是,家主!”親衛微微彎了彎腰,俯身退了出去。但是,他的心裏卻在暗自納悶着:爲什麼家主會對莫家人如此感興趣?難道說,是爲了莫家那雄厚的資源?

想不明白的他卻不敢對穆野王的吩咐有任何的懈怠,當即就將這道密令從特殊地渠道傳送到了各地幕府衛的手中!

因爲被烈焰大帝華龍騰封侯了,莫天最近在北距城中享受着城內各個商賈官宦的奉承!各有甚者,眼見莫天如此年輕就已經身爲了帝國的榮耀侯,鐵定是前途不可限量了。都紛紛表示要將自家的黃花大閨女獻給莫天做妾!

抱着這個想法的商賈官宦並不在少數!一時間,對這些人莫天竟然產生了一絲畏懼,灰溜溜地獨自一個人跑到了幽寂鎮中躲清閒去了!

幽寂鎮是原先烈焰帝國,暴風帝國、混亂之領和幽暗之森的紐帶。

地理位置十分的顯耀,可以說從幽寂鎮的四面八方隨便那一處方向都通向着大陸的要塞。

所以,即便是在戰時,幽寂鎮的人流也不會因此而銳減多少!小小的一處城鎮,卻有着不下於一箇中等城池的人氣。

此刻,莫天百無聊賴地坐在幽寂鎮的一家酒館中小酌着,烈性的朗姆酒讓莫天似乎回到了過去那種殺手的生活。

每每結束了一個任務,他總會找個沒有人地橋頭對着孤寂清冷的月亮對飲着一罈燒刀子,體會着那胸腔之中似火一樣灼熱燃燒着的快感!

莫天就這樣獨自一人坐着,一口有一口地對着酒罈子灌着,一種難以言喻的氣質從莫天的身上傳了出來,這樣的舉動更是使得酒館中幾個身着暴露的女郎看着莫天那張清秀的臉蛋心中一陣火熱!

“嗨,看可愛的一個小弟弟啊!一個人喝悶酒多無趣啊,要不要姐姐好好陪陪你?”

一道嬌媚的聲音在莫天的耳邊響起,此刻正對着莫天正面的座位上一個一身火紅色緊身皮裙的成熟女郎正對着莫天大拋媚眼!

“嘿嘿,快看,那不是酒館的老闆娘——火狐狸嗎?看來這騷蹄子是看上那個小白臉了!”一個面容粗獷的大漢一臉幽怨地看着火狐狸那嬌媚的樣子,語氣有些酸酸地對身邊的同伴說道!

“唉,可惜了!”這羣獵殺者都發出這樣的感嘆聲,看向莫天的眼神也開始變得不那麼地友好了。

作爲幽寂鎮最大,也是最受歡迎的酒館,它的老闆娘——火狐狸的嬌媚對這些粗漢子有着 致命的吸引力。

有着火狐狸這塊招牌在,酒館的生意不火爆都沒有天理了。

在幽寂鎮中這些爲數衆多的獵殺者雖然將火狐狸視爲夢中情人,但卻沒有一個敢有着霸王硬上弓的心思。

因爲,前些年的時候,有着這樣想法的人都被火狐狸給送進宮做太監去了!

而這羣人之中也不乏在獵殺者羣體內有着極高聲望的凝神境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