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腦海中殘缺的記憶一閃,秦南這才明白過來,這枚戒指正是林曉之曾經得到的天尊傳承,也是引發這一切的罪魁禍首,乾坤心血戒,乾坤天尊的本命至寶!

「這上古時代果然就是非同凡響,堂堂天尊傳承,也並不是多麼罕見。這要是放在我們那個時代……」

秦南感嘆了一句,就將此戒收起,迅速盤膝而坐,吸納天地間的仙意。

「這上古時代中,第五小仙域每一寸空間中蘊含的仙意,都要比以後濃厚了足足十倍。空間屏障的強度,也要強出了好幾倍。」

秦南腦海中念頭一閃。

大約半個時辰后,他雙眼睜開,體內的主力,已經恢復了四成。

「轉印心法!」

秦南迅速結出法印,一股無形的波動,旋即向四方盪開。

此術乃是在催動逆古祭壇之前,項元專門傳授給他。

因為心意回到上古時代之後,他們不會出現在這個地方,動用了此術之後,他們彼此之間,就能夠有所感應,認出對方的身份。

「此地不宜久留。」

秦南心中暗道,飛入虛空之中。

大約三個時辰之後,他進入了一座上古山脈之中,並且經過仔細的搜尋,找到了一處絕佳的隱蔽之地,布下了諸多禁制。

秦南盤膝坐起,一邊恢復傷勢,一邊雙手結印。

他這一次的運氣,並不算是太好,這具身軀的原主人,修鍊的乃是一部名為離心劍經的問道之法,諸多主術和道術,也全部都是與劍有關。

雖說以秦南的武道天賦,大可將它們轉化為刀術之類的,但這樣太浪費時間。

秦南現在所做的,乃是重修不朽上魔真訣。

較為遺憾的是,他的萬法不侵聖體,現在是沒有了,無法繼續修鍊下去。

時間一點一滴的流逝,一晃便過去了一個月。

在此期間,秦南的傷勢,已經恢復了如初,不朽上魔真訣的上篇,也完全煉成,可以招來上魔之界,打出上魔規則。

除此之外,秦南還將他曾經所學的戰道大典,穹宇太荒真經等等問道之法們,重新修鍊起來,在體內凝聚出來了道法之圖。

秦南現在一身戰力,比起原主人林曉之來,要強橫了許多倍,不過比起當初秦南乃是主境巔峰時,又差了幾倍。

「今年是聖天歷第兩千年,這一年當中一共發生了三十九起頗有意思的事情。其中就有一個,一位叫做龍島天尊的巨頭,下達了懸賞令,位置正好就在這第五小仙域!」

秦南尋思了片刻,旋即雙眼發亮。

要知道,龍島天尊開出的好處,是非常驚人的。

只要誰能夠找到四方龍圖,他就會替誰出手三次!

這一段機緣,對於目前的秦南來說,可以說是非常之好。

畢竟,現在秦南修為較低,暗中還有一個張雨兒和皇甫少奇的敵人,他此次還殺死了暗流沙的兩位主境,想必對方也不會放過他。

再者,這上古時代,可不同於他們後世。

如今這聖天歷兩千年,正是最為輝煌的一個時代,一位位天尊巨頭們,層出不窮,主宰級別的強者那更是遍地存在。

要是有了龍島天尊相助,那無疑是有了三張保命符!

「算算時間,現在距離龍島天尊頒布懸賞令,還有差不多接近一個月。那先不妨看看這天尊傳承,到底是什麼吧。」

秦南心中暗道一聲,神念探入乾坤心血戒中。

轟!

一股無比驚人的威壓,宛如神雷一般,立刻在秦南識海內爆開。

一道古老的聲音,像是跨越了無窮時空,響徹而起:「吾乃乾坤天尊,在此留下自創劍訣一份。誰若能夠將此劍訣,給完全學會,練至圓滿境界,方能夠催動乾坤心血戒,成吾之傳人。」

話音一落,一幅畫面,浮現而出。

在那其中,一道面容模糊的白衣身影,手持著一把古老仙劍,身形閃動。起初的每一劍,速度都非常緩慢,但是等到了後面,速度變得越來越快,最終達到了一個無比恐怖的程度。

饒是以秦南的修為,一時之間也無法跟上。

「好可怕的劍訣!」

秦南雙眸中,露出了抹神異之色。

明明只是一副虛幻畫面,但那股劍意好像化為了實質一樣,給他的靈魂都帶來了一定的衝擊。

秦南迅速平復心神,沉入這門劍訣之中。

不得不說,一代天尊強者自創的劍訣,遠非一般的主術,甚至是天尊之術能夠相比的。以秦南的天賦,也耗費了足足十天,才勉強將其參透。

隨後,秦南將手中之劍,替換成為了古刀,一步步開始演變。

又是十天後,隨著一聲龍吟,秦南手中的虛幻之刀,粉碎開來。

大乾坤刀訣,完全掌握! 簡艾見狀不由無奈失笑,看著林逸道:「我真沒有事,等我忙完這一陣,就回武館報道,你也讓師傅不用擔心我。」

見簡艾如此說,林逸只好點了點頭。

不想讓幾人再把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簡艾不禁看向冠桃和高陽,一臉打趣的開口問到:「高陽,打工的感覺怎麼樣?」

「挺好的。」高陽直言道。

一旁閆天佯裝肉麻的抖了抖身子,繼而看著高陽道:「高陽,你太對不起清歡給你的定位了,清歡當初怎麼說你的?」

舊歡新寵:老公愛不停 高陽聞言,不解的看向閆天:「她話那麼多,我怎麼記得住她說了什麼?」

林逸在一旁好笑的接話:「清歡說你是高冷禁慾范兒的男神,以後長大了準是面癱的霸道總裁!」

「結果誰想到你這小子竟然這麼浪漫!」閆天一臉稱奇的直嘖嘴:「為了桃子去快餐店打工,虧你想的出來。」

林逸笑道:「這叫外冷內熱?」

閆天搖頭,一針見血的道:「叫悶騷!」

「噗……」簡艾在一旁聽著,忍不住笑出聲來:「這個詞還真挺貼切的,適合戀愛中的高陽。」

只是任由幾人一唱一和,高陽都不為所動,反倒是冠桃忍不住紅了臉。

「你們別這麼說,他就是想要體驗一下,沒有別的意思。」冠桃急到。

她這不說還好,一說閆天又來勁兒了:「哎呦呦,看給我們桃子心疼的,現在連高陽的玩笑我們都說不得了,行行行,我們不說了。」

林逸和簡艾兩人在一旁笑的開心,司月一臉莫名的看著眾人。

冠桃被閆天氣的又羞又臊,高陽卻是不動聲色的握住冠桃的手,語氣低沉溫柔的道:「不用理他。」

這時,簡艾的手機響了,簡艾一邊笑著聽幾人說話,一邊順勢接起手機。

是母親打來的。

「小艾,今天放學回家吃飯吧。」王允梅在電話那頭開口。

雖是平時很日常的話語,可簡艾還是在王允梅的語氣里聽出了些不同。不由開口問到:「媽,是有什麼事嗎?」

王允梅沒想到女兒這般敏銳,她什麼都沒說,竟是就被聽出來了。

「有事,等你晚上回來再說。」王允梅鎮定住內心,盡量平靜的開口。

簡艾了解母親,知道這是有要緊事跟她講,雖然晚上她還要去公司,但是回家吃頓飯的時間還是有的。

「好的,那我放學就回去。」簡艾道。

王允梅掛了電話,整個人都跟被抽空了力氣一樣的靠在了沙發上。

一旁調休在家的王允芝見狀不免擔心的看著她:「姐,你沒事吧?」

王允梅嘆了口氣,輕輕搖了搖頭:「我沒事,就是一想到要和小艾說這事,心裡就直突突。」

說到底,她還是緊張,還是害怕。

王允芝起身坐了過去,也跟著嘆了口氣:「小煜都知道了,這事兒也瞞不了小艾多久了。小煜說的也對,你主動和小艾說,和等她自己知道,肯定是不一樣的,你既然也是這麼打算的了,那倒不如就坦然一點,不要給自己那麼大壓力。」

道理王允梅都懂,只是身體的反應她控制不了。

而且女兒是認識簡長生的,這要是讓她知道了兩人是父女關係,她真的怕會對女兒造成什麼打擊。

「芝,你說小艾會是什麼反應?」王允梅不安的看著妹妹問。

王允芝見她這狀態,就知道她是緊張的有些過頭了。

當下不禁拍了拍她的手,極力寬慰道:「自己的女兒你還不了解嗎?小艾那麼懂事,她自然是會理解你的!而且你又沒做錯什麼,你有什麼可緊張的?這件事的後果充其量就是那個簡長生又多了一個恨他的人而已。」

「你且放寬心,晚上我們都在,就趁著這個機會,把小艾該知道的事都告訴她。她不是小孩子了,確實有知道這些事的權利。不然你想,那簡長生和小艾同是地產商,肯定是免不了要經常碰面的,你也不想簡艾在面對簡長生的時候對他一無所知吧?」王允芝又道。

王允梅聞言,輕輕點了點頭:「你說得對,就是要讓小艾知道簡長生是個什麼樣的人才行。」

下午放學,簡艾直接打車回了家。

一進門,便是熟悉的飯菜香,簡艾忍不住叫到:「媽,我回來了,好香啊!」

「小艾回來了。」王允芝聞聲先迎了出來,上前接過簡艾手裡的書包:「你媽在廚房呢,你先歇會,一會兒你哥也回來。」

「那今天人還挺齊啊。」簡艾笑著道,見王允梅一直沒從廚房出來,當下不禁趕緊拉過小姨,壓低聲音問到:「小姨,是不是出什麼事兒了?」

王允芝聞言不由一愣,而後笑道:「你這孩子,心思倒是活絡。有事,一會兒吃飯的時候咱再說。」

王允芝盡量把氣氛搞的輕鬆一些,給王允梅等一下說的事做好鋪墊。

果然,見小姨反應還算開心,簡艾心裡便覺得應該不是什麼壞事。

換了鞋直接進了廚房,王允梅正在燉雞,簡艾已經有一段日子沒見到母親了,當下不由動作親昵的從身後抱住她,笑著道:「媽媽燉的雞真香。」

「香一會兒就多吃點,我不給你打電話,你也不知道回來吃個飯看看我們。」王允梅佯裝生氣的開口道,以此來掩飾內心的雜亂。

簡艾並未察覺,只是撒嬌的應到:「最近公司的事情比較多,小姨應該告訴你了吧,我是真的忙,一會兒吃完飯我還得去公司加班。」

王允梅一聽,心裡不免一陣心疼,當下不禁側頭看著女兒搭在自己肩頭的小臉,關心的囑咐:「別太累了,看你這黑眼圈,工作再多也比不上身體重要。」

「我知道媽,特殊時期,白總有事不在,我臨時頂上,以前這些事都不用我操心的。」簡艾連忙解釋。

王允梅知道簡艾這麼大的公司肯定輕鬆不了,所以也沒有深說,當下點了點頭便將簡艾給轟了出去:「行了,別耽誤我做飯,出去等著吧。」 「看看情況如何了。」

秦南平復心神之後,就從身上的儲物袋之中,取出了一塊玉令。

此令名為集仙令,乃是十大天尊道統聯手打造而成,一般各種各樣的大消息,都會出現在上面,後世的萬象仙令,就是由此模仿而成。

秦南神念探入其中,找到了第五小仙域的所在,很快就看到了一行鮮紅色的大字。

「龍若天尊忽而頒布懸賞,無論是誰只要能夠找到四方龍圖,他便在力所能及之中,替之出手三次!此次懸賞為期十年,任何修士皆可前往龍象島上,接取懸賞令,進行參與!」

「如若找到了四方龍圖,只需回到龍象島上,將懸賞令交給天功殿,龍若天尊的意志,便會親自降臨!」

秦南見此,便站起身來,沒有任何的耽擱,飛入了虛空之中。

……

……

不得不說,這一份奇特的懸賞令,讓整個第五小仙域,都為之震動起來,無數大大小小的勢力,還有修士們,紛紛動用各種手段,探尋有關於四方龍圖的一切。

不僅如此,就連其他小仙域中的一些勢力和散修,都被徹底吸引。

紅龍城中,亦是這般,那一個個酒樓茶樓裡面,皆是人聲鼎沸,不少修士們,彼此交談。

就連一直在閉關的紅龍城城主,也蘇醒了過來,緊急召開了密談。

至於秦南,得到了林曉之諸多殘缺記憶,對於第五小仙域算是頗為熟悉,在耗費了數個時辰之後,就抵達了紅龍城中。

繳納了一定仙石,就順利進入裡面。

秦南走在大街上,看著兩邊的景象,暗暗點頭。

這紅龍城雖然只是一件上古道器所化,但是城中的每一座宮殿,就連每一塊大石,彼此間都形成了一種大陣和禁制,還和四周的天地有所連接,固若金湯。

就算一位主宰初期的存在,如果將此城運轉起來,也可以抵擋住一位主宰巔峰數個時辰。

秦南過了一會之後,神念慢慢釋放開來,最終覆蓋了整座城池。

「嗯?」

秦南很快就感知到,全城之中主宰級別的強者,竟有足足五位。

其中,城主府所在的位置有三位,分別是一位主宰大成境界,兩位主宰初期境界。

「這主宰大成境界之人,恐怕就是這紅龍城城主了。」

秦南心中暗道,細細思索起來。

他該如何拿到四方龍圖,還不被他們給發覺?

強搶和盜竊,那肯定是不行的,秦南一向不屑於這麼去做。

那麼……

「有了。」

秦南心中浮現出來了一個想法,當即朝著城主府走了過去。

「站住!」

在城主府那巍峨的大門兩邊,分別站立著兩名身披戰甲的侍衛,一見到秦南靠近,立刻厲聲喝道:「來者何人?」